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三十七章 一剑斩魂
    轰!

    王纣手持紫焰长枪,狠狠向着方原击了过来,不愧是魔边血海里魔炼出来的一身修为,如此恶战之下,居然越战越猛,大开大阖,洛飞灵修为不弱,实力也很强,但在他那荡荡凶威之下,却明显抵挡不住,滔滔紫焰碾压了过来,根本就让人生不出抵挡的心思,实力是一回事,气势又是一回事,他这种人天生便擅长在战场上厮杀,已不是一个修为能解释的!

    而迎着这一幕,再看着那打算赶往三寸灵山所在的金身胖子,方原心里极度沉重,忽然间一咬牙,脚踏罡步,手捏法印,那一柄邪剑,再被他提了起来,横在了胸前……

    随着方原额心里那一道剑光凝聚了出来,周围温度忽然便极速的下降。

    好像这一片世界转化,忽然就到了冰天雪地里。

    在周围众修眼中,仿佛天地之间,都刮起了酷烈的寒风,飘起了茫茫雪花,但定睛看去,又什么都没有,仿佛这一切的幻象,只是因为方原的剑意太过强烈,影响到了他们的神魂,使得他们看到了融在了方原剑意里的某种意境而已,这却让他们心惊胆颤……

    几乎不理解,得有多强的剑意,才可以做到这一点?

    而在下一刻,那茫茫剑意,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分散开来,而是忽然间像是被某种强横无边的力量,引得极速收缩了起来,所有的剑意都凝炼到了一起,最终像是海上明月升,化作了一道剑光,仿佛超脱于这世间一般,孤伶伶飞在方原身边,难以形容的凝炼……

    “他又要出剑了?”

    不远处的吕心瑶与驼背负山使,见到了这剑意升起,都是脸色大变,飞快后退,被他们操控着的神尸也好,傀儡也好,则都在这时候狠狠迎了上来,要不惜一切封锁这剑光!

    刚才方原那一剑,实在是吓破了她们的胆。

    尤其是,方原如今化出的这一道剑光,与之前还不一样,那时候方原一剑斩三人,施展出了无边剑意,而后一剑分作三剑,但在这时候,他施展这一剑,却是连手里的邪剑都没有动用,只是将一身剑意凝聚了起来,便形成了这么一道凝炼到极点,纯粹到极点的剑光!

    这样的一剑,斩在了身上,那该有多么恐怖?

    便是再给她们十个胆,也绝不敢于此时亲身去试这道剑光的威力!

    “嗯?”

    就连那正缓步向着三寸灵山所在的位置走去的不动明王使,这时候都心有所觉。

    慢慢的转过了身来,看着方原那道剑光,他皱了皱眉头。

    脸色微微阴沉,也不知施展了什么法门,身上的金光便瞬间大盛,满空流金。

    照亮了四方光明,静静的立在了虚空之中,不动不摇。

    这一刻,在他心里,都似乎生出了些渴望,想试试这一剑能不能接得下来。

    “留下!”

    但在三大黑暗使者都已极度认真的对待这一道剑光之时,王纣与另外的十具神尸,还有吕心瑶操控的三大傀儡护道者,则拼命冲将了上来。

    那三大黑暗使者,都惟恐这一剑斩向他们,可是他们却巴不得这一剑斩向自己。

    对他们来说,性命无足轻重,只是想着消耗掉方原这一剑,借着这个机会,身边的人就可以伺机将方原斩杀了,无论如何都是大赚的……

    倒是那三大妖将,心里可是不敢硬接,这时候早就悄悄的溜开了。

    “唰!”

    迎着那王家道子、十具神尸与三大傀儡联手绞杀过来的神通,方原这一剑在他身边凝滞了许久,终于还是飞了出来,剑光一现,便像是消失在了天际,只有一道流星飞掠!

    这一道流星似乎左冲右突,只想从他们中间穿插过去。

    在这么快的剑光之下,便是那十具神尸与三大傀儡,都有些抵挡不住,跟不上那剑光的速度,眼看着便要被剑光飞走,惟有王纣,施展出了半部天功,速度忽然间提升了数倍,挟着一身紫火,堪堪迎上了那一道剑光,然后被那一道剑光结结实实斩中。

    “挡下了?”

    吕心瑶与驼背负山使,忽然间都松了口气。

    脸上,有着难以抑止的喜色。

    虽然对吕心瑶来说,失去了王纣,便等于是丢失了迄今为止最强的一大助力,但毕竟还是将方原那一道剑光拦了下来,她看得出来,方原那一道剑光,凝聚了他无尽的心神,绝非普通的剑道,可以随意施展,只要挡下了这一剑,短时间之内,便不会使出第二剑来。

    甚至说,他的法力与状态,也会大受影响。

    这时候,便恰是将他困死绞杀的好时候……

    “杀了他!”

    驼背负山使也压抑不住心间的惊喜,急急的催动了十具神尸。

    “哗……”

    十具神尸得到了驼背负山使的神识摧动,一身邪气暴涨,急急向着方原横扫了过来,神通力量交织,犹如大网,铺天盖地的将方原镇落在了里面,而刚刚斩出了一剑的方原,在这时候确实显得身形有些虚弱,迎着这一片神通,想要施展神法躲开,居然慢了稍许。

    洛飞灵大惊,急要来助时,却又已被吕心瑶的三大傀儡给缠住了。

    而那金身的胖子,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失望之色,冷冷的摇了摇头,便继续转过了身,向着三寸灵山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似乎这边的战场,已经引不起他的任何兴趣了。

    但也就在他即将转过身时,忽然微微一怔。

    像是想起了什么,神情有些诧异的转身向方原看了过来。

    方原斩出了那一剑之后,气机萎蘼了一些,正冷冷的看着身前的王纣。

    刚那他那一剑,被王纣结结实实的迎了上来,一剑斩入了识海。

    这时候,本来应该头颅爆开的,可是却没有出现那一幕,反而像是将王纣也斩得懵了。

    这时候,他只是呆呆站在了原地,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幻。

    时青时白,便像是黑夜与白昼,光明与黑暗不停的转换一般。

    “轰隆!”

    眼见得那十具神尸攻到了方原身前,他忽然间猛得一颤,一身紫焰滔天,挟着无尽的狂暴之势,席卷四域,居然将那攻到了方原身前来的十具神尸都给击飞了出去……

    “这怎么可能?”

    吕心瑶忽然脸色惊愕,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而看着王纣居然会在这时候救下自己,方原也松了口气,脸色微缓。

    王纣击飞了十具神尸,自己也现出了难以形容的痛苦之色,他挥起拳头,重重的敲了自己的脑袋两下,脸色显得有些迷茫,又有些恍然,整个人都似混乱了一般,五窍之中,都有鲜血流了下来,但最终,还是抬头看向了方原,沉声喝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被人用邪法控制住了!”

    方原回答的言简意赅:“所以我向你识海里斩了一剑!”

    “你斩伤了我的元婴……”

    王纣愤然大喝,面现痛苦之色:“我的神魂……正在消散……”

    方原点头,道:“你快要死了,如今应该正是回光返照的时候!”

    说着话时,他将一颗丹药递了过来,道:“这里面乃是一颗十转疯魔丹,可以将你最后的潜力全都激发出来,可以让你达到此生的修为巅峰,让你一直战到最后,战到死……”

    王纣脸上的痛苦无尽,低声闷吼道:“你这浑蛋,你先是将我打伤,又夺我队首,如今居然又对我下了杀手……”他怒气汹汹,连声怒喝,但吼叫声到了最后,却忽然间渐渐的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抬起头来,看了方原一眼,低声道:“你该早斩这么一剑的!”

    方原摇头:“这一件付出的代价太大,再加上我对她的邪法如何控制得你,并不了解,所以实在没有半分的把握,不到万不得已不敢出剑,哪怕现在,也只能一剑斩伤你的神魂,希望你可以自己苏醒过来……并不是我破了他的邪法,是你弥留之际自己摆脱了邪法!”

    “不必说了!”

    王纣摇了摇头,将手里的紫火长枪一丢,伸出了大手:“将我法宝还来!”

    方原毫不犹豫,将一柄黑色大刀,以及一个红色葫芦还给了他。

    王纣接过了黑色大刀,挥舞了两下,似乎有些满意,然后他又一把抓过了方原手里的那颗丹药,直接塞进了嘴里,皱着眉头咽下,过了一会,才转头看向了方原,低声道:“从被那个女人制住,一直到现在,真如噩梦一般,但我做的所有事,居然都还记得,尤其是在龙迹大殿里的时候,你说我刚愎自用,却一心为了任务,而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

    沉默了一下,他继续说了下去,道:“说的很好!”

    一边说着,一边转过了身,脸上升腾起了腾腾紫焰,火烧三千里。

    “我王纣向来没什么朋友,因为那些人讨厌我,我也讨厌他们……”

    他背着身,低声说道:“但若是早一点听到了你那些话,倒没准会和你喝一杯!”

    “……”

    “……”

    说罢了那一番话时,王纣已陡然间冲了出去,黑色大刀展开,撕裂了夜幕,滚滚杀气弥漫九天,而那红色葫芦,也早被他祭起在了半空之中,里面火焰闪动,三千火鸦军冲了出去,犹如一片火云,在王纣的带领之下,浩浩荡荡,直向着后面的吕心瑶迎了上去!

    “贱人,吾乃王家道子,你怎敢对我施此邪法?”

    迎着那腾腾杀气,无边怒火,吕心瑶忽然就变得手脚冰凉,脸色惨白。

    她万万没想到,刚才方原那一剑,本来就不是打算斩向她们中的任何一人,他那一剑,本来就是要斩向王纣,而目的也很简单,便是为了要将王纣识海里,自己的意识给斩掉,虽然这样一来,王纣也必然会死,可是在他临死之前,神情却已经恢复了清醒……

    更恐怖的是,在王纣恢复了清醒之后,方原便将他的大刀与火邪葫芦还给了他。

    也就说,这时候开始,一直到王纣的神魂消散,他都是处于一个巅峰的状态!

    这让吕心瑶心里升起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之意……

    一个处于巅峰状态的中州小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