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三十六章 一定要撑住
    “杀……”

    在这时候,方原也已经再一次与黑暗使者等众战在了一起。

    局势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驼背负山使被方原一剑斩去了肉身,也等于是斩去了他的修行之路,害得他从前途无量的神婴,跌至了只能修炼鬼婴的可怜虫,不仅大道无期,甚至以后能不能保住现在的地位都两说,因此心下最恨方原,第一个大吼一声,拼命摧动起了身边的十具神尸,这些生前的骄贵世家子,便一个个邪气四溢,森森然向前冲杀了过来,手中神通,横扫一片虚空!

    他们这些黑暗使者的优势便在此处,若是旁人受了这等重伤,那整个人就废了,不值一提,但对他们来说,本来就不是以一身实力见长,虽然肉身废了,但只要元婴还在,便一样可以驾驭神尸,因此从表面上来看,他能动用的力量,甚至可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只不过,毕竟也是刚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他再恨方原,也被那惊人的一剑吓破了胆,却是绝对不敢再冲到前面去了,只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了不动明王的身边,随时准备逃命。

    而在另一厢,吕心瑶也是目光阴寒的看着方原。

    不必她亲自下什么吩咐,王纣便已手握紫火长枪,轰隆隆横扫虚空,直向着方原打去。

    他是在魔边征战惯了的人,手里有兵器和没有兵器,发挥出来的实力简直不可同日而已,虽然这时候手中持的不是他惯用的黑色长刀,但一身武法施展了开来,再有那可怖的紫火加持,一样是惊天动地,所向披靡也似,反倒是成为了给方原造成压力最大的一个。

    除他们之外,最后剩下的三大妖将自然也更不客气,那一头虎妖,身边跟随了千只伥鬼,阴风啸啸,生扑活人,而那牛妖,则是手持三叉戟,鼓荡开了一身惊人法力,戟法所指之处,虚空为之迸碎,最后一只,则是那一只金丹境界的蛤蟆妖,居然也跟着又跳又叫。

    它修为弱,不敢冲到方原身前去,但在旁边呱呱乱叫,居然也震得虚空颤颤。

    无论是方原还是洛飞灵,都感觉有些聒噪,心烦意乱。

    但他们两人也深知此时形势之严酷,班飞鸢此前说过,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完成封印,而从他们开始到现在,也不过只是开始了一个多时辰而已,如今龙迹遗种,已经前去围攻他们,不知道那两队人马,是否能挡住,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就更不能放这些高手们过去添乱了,他们两人已经毫无办法,只能咬紧了牙关,守得一时便算是一时……

    “呼喇喇……”

    方原右手握邪剑,激荡了开来,一身剑意如大雪肆意延展,防守的密不透风,堪堪敌住了王纣的紫火长枪,更有剑光不时突起,斩向神尸,而他的左手,则裹在了大袖里,不停写下了各种符篆,道道神通便呼啸而出,时时挟起惊天之威,抓住对手的空子硬攻猛打。

    而洛飞灵在这时候,则于他身边飞快游走,拾遗补缺。

    二人一个身形沉稳,如渊停岳峙,一个身形灵动,如红鸾飞天,倒是一时恰如其分,配合的无比巧妙,两个人出手,便像是一只大军也似,堪堪接下了十具神尸、王家道子,以及三只妖将的围攻,转瞬间数十合已过,这十几位高手,居然硬生生没有跨过雷池一步!

    “果然有些本事,不输于三位队首!”

    那金身胖子打量了方原几眼,摇了摇头,平静道:“不过能做到这一步,也是他的极限了,你们还担心个什么,不必再藏着掖着了,有什么本事尽管都使出来吧!”

    后面一句话却是向吕心瑶和驼背负山使说的,她们两个闻言,也不敢不从,只能激起勇气,一个神识一动,打向了虚空,在地上,便有一具无头尸首飞了起来,正是驼背负山使的肉身,他望着自己肉身,也似有些心痛,但还是怒吼一声,引动了肉身中的某物。

    嘭!

    他的肉身,陡然炸裂,篷篷血雾飞在了半空之中,这血雾像是有灵之物,甫一出现,便立时向着方原与洛飞灵狂涌了过来,带着某种怨毒与贪婪之意,绞向了他们两个人。

    方原远远嗅到了这血腥味道,立时脸色一变。

    他在秦乱吾最后留给了自己的消息里看到过,这正是南疆血蛊!

    此前这些人在龙迹祖殿之中,将仙盟天骄一网打尽,用的便是此蛊。

    此乃妖域盛传的一种邪毒,十分可怖,本是驼背负山使的压箱底手段,只是在祖殿一战里,秦乱吾一口将殿内血蛊全吞了下去,靠本命神火将它们炼化,所以这驼背负山使的血蛊,也算是被他毁了大半,剩下的一小半还要作引子,因此一直到了现在都没有再用。

    而如今,驼背负山使肉身已毁,再想炼这血蛊也没用了,便干脆的用了出来,而且这时候,他是用自己的肉身为祭,施展了血蛊,便使得这血蛊威力之强,犹胜祖殿之时!

    “小心!”

    方原低声大喝,翻掌一按,凭空有缠绕着雷电的青鲤浮现,游到了半空之中。

    那血蛊虽毒,但青鲤乃水灵炼化,防御极严,又有雷电之力融入其中,却也不是这等邪蛊可以轻易的腐蚀进去的,借着这一道神通,倒是暂时性的避免这血蛊侵害,只是他也不知道洛飞灵有没有办法抵御血蛊,因此没有召唤青鲤来护着自己,而是先看向了洛飞灵。

    “我不用!”

    洛飞灵忙叫了一声,然后手忙脚乱的将左耳耳坠取了下来,向着空中一抛,那耳坠便一颗水滴也似,于半空之中化作了一道纱衣,罩在了她身周,将血蛊尽皆拦在了远处。

    “是个让人放心的人……”

    方原没了后顾之忧,再次凝神恶斗起来。

    不过,一方面要动用法力对抗血蛊,一方面御敌,压力自然大了许多。

    而吕心瑶在不动明王发话之后,也一咬牙,再次将三位护道老祖谴了出来,这三位护道老祖乃是她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杀手锏,论起单个实力,或是不如王家道子,但三个人一起出手,却比王家道子还要强势,这一出手,便使得方原与洛飞灵的压力一下子达到了极点!

    “受死!”

    王家道子最适合这等正面硬战,手中紫火长枪已挥舞到了极致,居然愈战愈猛,尤其是发觉到了方原与洛飞灵身上的压力已经大到了极点之时,蓦得一声虎吼,挥枪击来!

    “嘭!”

    方原急切间横剑于胸,森然莫沛,直将这一枪拦了下来。

    但他也被震得双臂微麻,身形在空中移出去了数丈之远,才堪堪稳住身形。

    洛飞灵见状急忙冲来,手里的红色匕首飞舞开来,道道红芒飞快游走在虚空,直将方原与她自己都护在了里面,但是外面,王家道子、十具神尸、三大妖将、三大护道老者,同时挟着强横无边的法力攻了过来,洛飞灵接下了这偌大法力,一时小脸也变得有些苍白。

    方原心间压抑,目光缓缓扫了过去。

    遍目所及,皆是强横无边的对手,凶悍难言。

    这样级别的对手,便是自己平时遇到了,也得认真对待,更何况一起涌来?

    正面对抗,着实凶险啊!

    再看向三寸灵山方向,那里也已经是硝烟滚滚,杀声震天,道道宝光飞冲九宵,可见也正是一片激烈恶战,不知形势如何,只能看到四面八方,都有源源不断的龙种从深山里钻了出来,潮水一般向着三寸灵山涌了过去,比他们初时遇到的龙种袭击,强横了何止十倍?

    更重要的是,方原这时候看到那不动明王冷眼旁观了半晌,便微微转身,向着三寸灵山的方向走了过去,似乎他权衡了一番局势,还是觉得阻止那道封印,比耽搁在这里更重要。

    若是这实力深不可测的胖子赶过去了,那又怎么可能还继续封印得下去?

    “一定要将他们全都留在这里……”

    方原一颗都狠狠的颤了起来,狠狠咬紧了牙关。

    “方原师兄,这可怎么抗啊……”

    而在方原身边,洛飞灵一人抵住了周围狂攻,也是惊呼了起来,不但挥舞着手里的短刀,将一身实力摧动到了极点,更是将身上的各种法宝都祭了起来,两只耳坠,丢出去了,裙裾上的四件佩饰,丢出去了,脚踝上的一个铃铛,也踢出去了,浑身上下已干干净净了。

    再打下去总不能脱衣服吧?

    之前他们说过要硬抗下去,但如今这局势,又岂是单单硬抗便能化解的?

    “呵呵,已经到了这一步,你还要苦撑?”

    王家道子王纣见到了这一幕,忍不住冷声大笑,紫火长枪漫漫击来,与洛飞灵祭起了在了身前的红色刀光对了两计,直将洛飞灵也震得心神微摇,小脸苍白了许多,而他则是愈占愈勇,森然大喝:“方原,你当时还怪我带人送死,如今的你,又何偿不是在主动送死?”

    迎着王纣的怒喝,以及他愈发凶狂的攻势,方原咬牙站了起来。

    “说了抗住,就要抗住!”

    他握紧了剑柄,一颗心强行沉了下来:“便是天塌了下来,也要一手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