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三十三章 不动明王
    哪怕吕心瑶是第一个看破了方原的计划,也是第一个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她还是不明白,这局势是怎么出现的?

    明明自己三人占尽了优势,明明他们这边掌握的力量简直比方原和洛飞灵加起来都要大了十倍不止,明明自己三人也没有轻敌,一发觉不对劲,便立时全力向着方原下了重手,只想着尽一切可能将他绞杀,怎么到了最后,还是落到了这个地步?

    剑意蚀入体内,她感觉到了一种冰凉彻骨的感觉。

    好像是有无尽的雪花,融入了自己的肉身之中,让她浑身冰凉,神魂都似冻僵。

    自己神术无双又如何,自己掌握了四大厉害的傀儡,甚至还包括了一个至尊元婴的中州小圣,但那又有什么用,他们如今都在下方,远水解不了近渴,根本就救不了自己……

    “终究还是让这寒门子弟给……”

    她的心里,生出了一个无比惊恐的绝望念头。

    ……

    ……

    “唉……”

    也就在吕心瑶被这种绝望的情绪包裹之时,忽然身前响起了一声冷笑。

    一个浑身金黄的胖子,似缓实急,从前面的山林之中,慢慢的走了出来,看起来他走的很慢,但周围灵光飞舞的速度,与他的速度比起来,都会慢得像一朵花开,而在他的手里,还拎着一个满身血污的男子,便像是倒拖了一截树桩也似,慢慢的出现在了吕心瑶身前。

    缓缓抬头,他便看到了场间的一片狼藉。

    然后他低低的叹了一声,轻声骂道:“废物!”

    在他的眼中,吕心瑶这时候正在被一道极为闪亮的剑光斩入肉身之中,身上的生机也正在这一霎急急的流逝,于是他便皱了皱眉头,扔掉了手里拎着的男子,一步踏上了前来。

    “难道是……”

    吕心瑶的眼角留意到了那一抹金光,心间忽然狂喜。

    她还未抬起头来看到那个人,便感觉有一只大手探了出来,一把扯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扯了回来,扔在身后,然后那个人便直接向前迎了出去,挡在了她的身前。

    “嗤!”

    也在这一霎,方原远远击来的一道剑光恰恰斩至。

    “叮!”

    那一道剑光斩在了这金身胖子的胸口之上,划出了一道淡淡的血痕,似乎有淡淡的血意渗露了出来,但只是似有若无,很快便恢复如初,至于那天地之间如雪也似的剑意,更是对他形成不了任何影响,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便冷笑摇头,然后向前看去。

    这一看去,自然便看到半空之中的方原,以及肉身崩碎的麻衣问机使和驼背负山使。

    “不动如山,万物归藏!”

    他眉头微皱,双手合在一起,捏起了一个法印。

    随着他喝声响起,身周忽然间大放光明,虚空之中,万物都似乎受到了他的牵引,尽皆向他飞来,犹其中麻衣问机使那残破的肉身,以及驼背负山同使那一颗飞在了半空之中的头颅,都像是有两只无形的大手,于刻不容发之际擒住,然后霎那间扯到了他身前来。

    哗啦啦……

    紧随而来的,便是方原那弥漫大半片天空的剑意,犹如潮水,滚滚而来。

    这无边剑意,乃是方原于雪原苦练十年而成,何其恐怖,这一狂涌过来,便将所碰到的一切都化成了齑粉,可是在冲到了他身前来时,他却不动不摇,只是站在那里不动。

    “嗡……”

    犹如剑击铜钟,清越响声连绵不绝。

    足足过了数息功夫,这声音才缓缓的消止了下去。

    半空之中的方原缓缓收剑,脸色凝重,缓缓向着那个人看了过去。

    那身材高大的金身胖子,正挥挥手掌,扫去了身上的一层寒霜。

    他一身金铜色,甚至散发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光芒,便如一尊黄金铸就的肉身也似,便犹如一面高墙立在了虚空里,吕心瑶被他挡在了身后,麻衣问机使的肉身被他抓在左掌,驼背负山使的脑袋则被他提在了右手,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自己的剑意切割的破破烂烂。

    但他那破烂衣服的下面,肉身却光滑如铜,没有半点伤痕。

    第四位黑暗使者,终于赶到了!

    望着他那似乎分毫无伤的金身,方原眼神也在这时候也缓缓凝了起来。

    ……

    ……

    那金身胖子,又或者说是四大黑暗使者之中的不动明王使,在这时候也是脸色阴沉。

    他提起左手里面的麻衣问机使看了看,只见他头颅开裂,元婴被绞碎,如今已经是半点生机也无,彻底神消道丧了,脸色便更是难看,随手扔在了旁边,反正已经救不得了。

    然后他看向了左手之中驼背负山使的脑袋,抬手一勾,那脑袋里,便有一缕红色神光飞了出来,在半空之中化作了驼背负山使的模样,瑟瑟发抖,满面惊恐,时隐时破。

    “你肉身被斩,元婴受创,别说晋升,修为也保不住了!”

    金身胖子弹指打出了一道金光,注入了这驼背负山使的神魂里,使得他神魂变得凝实了起来,而后淡淡道:“这一战还用得着你,至于以后,想办法修成鬼婴,能活几年算几年吧!”

    “我恨……我恨啊……”

    那驼背负山使哀嚎不已,绝望的令人心间生悸。

    本是高高在上的神婴,甚至在黑暗之主的帮助下,有可能触摸化神门槛……

    ……可是如今,居然只能以鬼婴的身份活下去了?

    除非亲历,无人能够明白他这时候心里的绝望,愤怒,以及恐惧!

    金身胖子不知能不能理解,他只是做到了自己该做的,然后便转身看了吕心瑶一眼。

    她亦是身受重伤,脏腑皆被剑意冲击,伤势可怖,但毕竟是元婴境界,这种伤对他们来说,慢慢将养,还是有希望医得好的,只是武法会受影响而已,但她武法本也不怎么样。

    想到了此节,他脸色终于变得缓和了一些。

    抬头看向方原,他脸上露出了些佩服之色:“居然将他们伤成这样,你是怎么做到的?”

    方原脸色慢慢恢复了平静,没有回答,却向他身边看了过去。

    他自然也看到了那一个被他扔在了一边,浑身是血的男子,眼神有微微的动容,却被他强行压下,声音维持着冷静,声音低低的道:“那些人呢,他们又怎么样了?”

    金身胖子抬起了头来,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为什么不问他?”

    被他扔在了一身,浑身是血的男子,废力了极大的力气,才抬起了头来,他一脸络腮胡子,眼睛瞎了一只,浑身上下,骨头也不知断了多久,抬头看着方原时,却苦笑了起来,声音很弱,苦笑道:“老方啊老方,你可真是……可真是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好任务啊……”

    说着话时,他便已呕出了一口鲜血,剧烈咳嗽了半晌,才继续说了下去,声音显得很低沉:“都死了,全都死了,孟家道子,陆家道子……便都被这死胖子给捏死了……”

    “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留下我一条命来……”

    这个活了下来的人,自然便是宋龙烛,他全然没有了平时的嘻皮笑脸之色,反而显得无尽的疲惫,带了一股子颓丧之意:“我们……做到了你说的事情,留在了后面的人,全都给杀了……但是谁能想到呢,谁能想到这个死胖子居然落在了最后面,迎头就撞上了……”

    “我老宋看错了他们……”

    “那些世家子也很有种,没有一个逃的,都上了……”

    “他们设下了陷阱,动用了家传神通,将那落在了后面的三十六妖罡斩杀了个干干净净,没有让他们任何一个人活下来,把你说的事情都解决了,直到这个死胖子出现……我们斗不过他,可是那些世家子没有一个怕他的,哪怕他们当时也受了重伤,依然冲了上去……”

    宋龙烛声音哀哀的说着,一阵剧烈咳嗽,声音里忽然带了些哭腔:“可是我老宋也有种啊,我也不是没上,你把他们都杀了,为什么还要留下我,你留着我这条狗命做什么?”

    “这是我的习惯……”

    金身胖子,在这时候才淡淡一笑,开了口:“我平时杀人,都要留上一个活口,因为只有留下了活口,才有人把我杀人的事情讲给别人听,见让我不是无由的造了杀孽!”

    “见证……见证……”

    宋龙烛似哭似笑,挣命拼命,想要起身。

    但他还是失败了,这时候他一身伤势难以形容之重,整个人已近乎被废掉了。

    而方原,在这时候也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