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如此阴毒
    本是一场激烈恶斗的场间,瞬间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只有这一片大地的满面苍夷历历在目。

    方圆数十里内,山川峰岳,已几乎没有一座完整的,河水都已干涸。

    到处都是枯折的树木,还燃着点点野火。

    半空之中,三位黑暗使者心下冷笑之余,也不免有些心惊,倒是没想到在已经占尽了优势的情况下,会碰到这么一位难缠的主儿,要不是他们各有神通,强行压制,还真很棘手。

    不过如今总算是解决了,那厮非但已死,甚至连渣也不剩了。

    “方原师兄……”

    洛飞灵已几乎惊得呆了,放声大叫,奋力从那三位缠着她的老怪物手中逃了出来,身形划出一道直直的红线,冲到了方原被困的地方,眼神紧张的望着这满目苍夷之地,已完全看不到方原存在过的痕迹了,整个人便顿时呆住,傻傻的站在原地,像是丢了魂一般。

    “哈哈,无心使,你这小情人,原来是这么个不自量力的主儿!”

    而与她相比,麻衣问机使脸色大悦,放声大笑,望向了吕心瑶的眼神里,不无得意之色。

    “呵呵,也不错了,不输中州小圣!”

    那驼背负山使听了他的话,登时微微冷笑,道:“若不是咱们三人联手,怕还制不住他,这等本事,直接化成了灰,也算是可惜了,问机,单论修为,他怕是不输于你吧?”

    那麻衣问机使听了,脸色便有些挂不住,冷笑了一声,道:“本领再大,还不是死了?”

    说着看了无心使吕心瑶一眼,似乎要看穿她的身份。

    无心使吕心瑶这时候却显得面无表情,看到方原化作灰烬的一幕,她初时心里轻快了许多,但如今,看到了洛飞灵望着场间呆呆而立,方原已死了无痕迹的一幕,心里却忽然有些乱了起来,尤其是注意到了麻衣问使机看向了自己的那种得意而狂妄的表情,便更是不快!

    倒像是心里忽然变得有些空落落了。

    “你不是很狂么?”

    “分明是饭都吃不饱的泥腿子一个,却从来也学不会奉承人,让人打的满脸是血,都笔直的站在那里一步也不退,总让人想不明白,你凭什么可以有那种不属于你的傲气?”

    “你觉得考了仙榜榜首,便可以看不起我们了么?”

    “仙榜榜首,终于给你取消了!”

    “你觉得自己成了仙门真传,就可以俯视我们了么?”

    “但你终究,还是被迫逃出了师门!”

    “你自命不凡,觉得自己很聪明,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乌迟国时,在那种情况下,都坏了我的大事,可真是厉害啊,一飞冲天,声名惊天,一步一步毁了天来城金家秘境,又在中州夺了六道魁首,回云州以一人之力灭了阴山宗,压得我们曾经的仙门都在你一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将你奉若神明,甚至听说你在修行路断的情况下,都可以修成了至尊元婴……”

    她越是想着,越是解气,心里甚至被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充斥,几乎要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心里那个声音几乎要从口中冲了出来:“哈哈,但无论如何,你还是死了……”

    “你这么大的本事,还是死了……”

    “你做下了那么多名动天下的事情,耍了这么多威风,你还是……”

    她心间念头纷转,想起了方原做过的那么多事,每一件她都很清楚,当初听说时,心里也曾压抑过,但越是如此,想到如今方原死在了自己的傀儡手里,便愈觉得痛快,可是莫名其妙的,在她一件件想起了自己曾经仔细的打听过,方原做过的事情时,心里忽有些不安。

    一个无法用言语形容,只存在于直觉中的念头升了起来。

    “不对啊……”

    “经历了这么多凶险的事情你都没死,却在这里死了?”

    “……”

    “……”

    在这个念头出现的一霎,吕心瑶忽然心间微变,抬头向半空中扫去。

    此时的天上,虚空寂寂,乌云密布。

    皆是因为他们刚才的法力太过强横,引动了周围天象变化的缘故,天地之间迷蒙一片。

    而在半空之中,麻衣问机吏与驼背负山使的目光正冷冷看向了下方呆呆站立的洛飞灵。

    虽然洛飞灵乃是南海忘情岛小圣女,定然有些不为人知的手段,但在他们占尽了优势的情况下,自然也不会怕了她,这时候已准备着鼓动剩下的力量,将她也一并拿下!

    而因着刚才镇压方原的缘故,麻衣问机使的阵旗,驼背负山使的十具神尸,甚至还有自己如今最强的傀儡王纣,都为了困杀方原,聚集到了下面去,甚至连自己的三位护道者,因为奉了自己的命,要一直缠着她,因此这时候洛飞灵冲了下去,他们也跟着过去了……

    吕心瑶忽然间心就变得一片冰凉!

    心里忽然就想起了方原之前说过的话:“不是你们在狩猎我,而是我在狩猎你们!”

    ……

    ……

    “哈哈,这位南海小圣女,看着怪可怜的,不如一并拿下吧!”

    麻衣问机使得意之余,正看着洛飞灵哈哈大笑。

    驼背负山使也面露冷意,叹道:“是个好材料,只可惜不能祭炼神尸……”

    二人说着话时,眼见得吕心瑶的三位护道者已经向着洛飞灵冲了过去,想起刚才方原就是被她的傀儡斩杀的,若是这南海小圣女也被她的傀儡拿下了,那岂不是被她抢去了所有功劳,因此两个人都不约而同起了心思,便要立时发布命令,先将洛飞灵拿下再说……

    但也就在此时,正在原地站着,呆呆发愣的洛飞灵,忽然抬起了头来。

    向着他们两个笑了笑!

    麻衣问机使与驼背负山使都愣了一下,这小圣女笑什么呢?

    “小心……”

    不远处的半空之中,吕心瑶忽然一声惊叫。

    那声音实在太过惊恐,带着一股凄然,让他们两个都有些头皮发麻。

    ……

    ……

    “哗啦”

    也就在这一霎,他们头顶之上,云层之中,忽然间升起了一道气机。

    那一道气机,也不知准备了多久,突然提起了一身的法力,却像是黑夜里骤然升起了一颗星辰,而这一颗星辰,又在霎那之间光芒四裂,变成了一轮无法直视的烈日!

    昏沉沉的空中乌云都给搅碎了,迷蒙之中,正有一道身影,青袍猎猎,身形挺拔。

    正是方原!

    从半空之中现身的方原,别说粉身碎骨了,身上简直连一点伤也没有,他也不知做了多久的准备,这一剑的剑意,已强烈到了极点,凝实到了极点,在他现身的一霎那间,一身剑意便浩浩荡荡升腾了起来,犹如实质,又如大雪,苍苍茫茫,肆虐无迹的铺展了开来!

    与此同时,他身边便已出现了一只蛤蟆。

    那只蛤蟆正仰起了头来,嘴巴张开,却从嘴里吐出了一个骷髅头形状的剑柄。

    方原反手握住剑柄,便从它肚子里拔出了一柄剑来。

    那一柄剑,带着一股子邪异到了极点的气息,随着一剑出鞘,空中居然出现了无数道黑色的影子,足有成千上万道,每一道都有着难以形容的戾气,乌央央飞舞在了半空之中……

    “唰!”

    方原反手持剑挥落。

    伴随着他在雪原磨砺了十年的剑意,手中邪剑狠狠斩落了下来。

    不是斩向某一个,而是同时斩向了三位使者!

    在这迷蒙天地里,便如一轮烈日化作了三颗流星,直斩向了三位黑暗使者。

    “居然是假死……”

    在这一霎,吕心瑶惊的后背寒毛都竖了起来,声音里也不知夹杂着恨意还是愤怒。

    “这厮……居然还是如此阴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