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三十章 轻易的死掉了
    三大黑暗使者一出手,真正的凶威便显露了出来。

    能够被那黑暗之主看上,成为其御下使者,这三位又岂能差得了哪去?

    若说他们本身的修为,或许还没多么可怖,最多也只是比肩一些中州道统的世家子而已,尚算不得出类拔萃,可他们所掌握的邪术与秘法,却异常的可怖,远非寻常意义上的修为境界可以定义,看起来,他们只是三个人,但真正动起了手来之后,有人施展上古异宝,有人驾御十具神尸,有人直接操控了中州小圣级别的绝世狂人,这又怎么去计算?

    方原的身法不可谓不快,神通不可谓不精,但在真正与他们对上了之后,还是很快被逼入了死角,那一式闭天门的神通,都被生生打破,身形便如断了线的纸鸢一般跌了下去。

    喀喀……

    此时的下方,便是一片群山碧水,方原身形直坠了下来,便立时将一座形如葫芦的大山震得山基碎裂,硝烟四起,脸色显得无比苍白,嘴角已露出了一抹殷红,但他坠落了下来之后,却连嘴角的鲜血也顾不得擦拭,在地上一弹,便飞身而起,急向着远空逃遁。

    “还想逃?”

    空中响起麻衣问机使的冷喝,就在方原的前方半空之中,一道阵旗从天而降,挟着强横无边的残阵之力,结结实实镇在了虚空之中,而后,接连不断的阵旗,犹如骤雨,从半天之中降临了下来,布满了方原四面八方的虚空,便像是一堵一堵的高墙接连出现。

    方原在时,已展开了八荒身法,忽左忽右,急欲夺路而行。

    但任是他身法玄妙,那阵旗却落下来的越来越多,每多一道阵旗落下,他的活动空间便少了很多,到了最后时,已隐隐像是一座巨大的囚笼笼罩了四域,将他困在了一方区域。

    “傲慢小儿,受死!”

    而紧接着冲了下来的,则是王家道子王纣。

    他身上覆满了紫色的火焰,难以形容的可怖,一拳轰隆隆落下,身周紫火腾腾暴涨,难以形容的炙烈之意,将一条十余丈宽的大河直接蒸的热气腾腾,河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下降,到了最后时,甚至直接露出了干涸的河床,而后河床也被烤得融化,成了琉璃色。

    “这便是天功之威吗?”

    方原眼底,也露出了一抹凝重之意。

    对于修行中人,天功他自然了解,这代表了修行界里至高无上的法门,只是与神诀仙法不同的是,天功已经不是可以随便修炼的,对于绝大部分的人来说,便是拿到了天功,没有足够的天资,也根本无法参悟,只有天资惊人,又或是机缘巧合,才能领悟一二。

    便如洛飞灵,她生在南海,而作七大圣地之一,南海自然是有天功传承的,可是她一样没有修炼过,因为如今她还年幼,修为也不够,领悟不了天功的道理,修行了也没用。

    对她来说,天功最大的用处,就是被她偷了过来,想要拿到雪原上去交给自己而已。

    因着机缘巧合,王家祖上,也曾得到过半部天功,但也只有半部而已,几乎无人可以修炼成功,但王纣只靠了半部天功,居然便能领略出其中部分神威,已是令人难以想象!

    只可惜的是,这样的人,如今却是自己的敌人。

    方原心间压抑,却也只能咬起牙关,双手重重按落。

    身周陡然有青气浮现,雷电滋生,而后一条青色大鲤鱼凭空跳将了出来,绕着他身周游动,随着这鲤鱼出现的,还有层层水幕,仿佛将方原身周三百丈,都化作了一片水世界。

    “嗤啦……”

    王纣一拳击来,打入水幕,溅起层层白雾,充斥了半边天空。

    周围的山石奇峰,皆被这巨大的力量荡平,一座一座倾塌,犹如大地翻平。

    但在滚滚硝烟散落之后,却发现方原与王纣两人,居然都是身形对峙,不动不摇。

    两人这正面一击,竟似斗了个平手。

    那一拳里,有了天功的影子,威力自然可怖,但方原这一条青鲤,却也是他从筑基境界便开始修炼的,已融入了玄黄一气诀之中,随着他修为提升,这一条青鲤也远非当初可比,如今已隐隐拥有了某种道蕴,以水克火,以柔克刚,却是真个生生将这一拳接了下来。

    “这厮真有这等本事?”

    半空之中,麻衣问机使,驼背负山使,还有吕心瑶,见得这一幕,也皆是脸色微变。

    直到此时,才不得不承认,方原的本领,倒比他们想象中更高。

    此前他们一入龙迹,真正在意的,只有那三队队首,因此设下了无数计谋,也只是想着将他们三人除去,但到了如今,才意识到,这位刚刚晋升元婴的方原,居然也有着不下于三位队首的本领,心里一时觉得有些凝重,但也忍不住的升起了些许庆幸之意。

    “还好那三人已死,还有这厮只剩了孤身一个……”

    他们心间低叹:“否则的话,直接对上了他们这些人,自己又有几分胜算?”

    “休要啰嗦,直接杀了他!”

    三人对视一眼,皆心间起了狠辣心思。

    那麻衣问机使第一个暴喝,脚踏诡异的步法,于半空之中游走,身形过处,却是形成了一个玄奥又诡异的巨大符文,而后双手结起一个古怪印法,眉心微凝,向着下方狠狠一指!

    那些密布于上空之中,犹如囚笼也似的阵旗,在这时候立时飞快旋转。

    道道残阵之力变幻无穷,却似道道凌迟的刀。

    交织纵横,切割虚空,狠狠的向着位于囚笼最中心的方原绞杀了过去,一霎那间,便使得方原周围狂风大作,残阵之力有若狂刀,不停的围绕着方原劈斩,凶险可怖。

    方原感受到了那种难以形容的压力,脸色也是大变。

    抬手一按,朱雀雷灵直飞九天,于半空之中撞上了那无边阵力。

    雷电之力爆散了开来,形成了一方雷云。

    这一片雷云,生生护得他不至于被这残阵之力直接扫上,但那巨大的压力,却是直接降临到了他的身上,使得他的双足,在这时候都已缓缓陷入了地底,半点也动弹不得!

    “去吧!”

    那驼背负山使,则是低声厉吼,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

    十具由世家子炼制的神尸,急急俯身冲去,飞快的围绕在了方原身边,各自施展出了自身的强横神通,犹如铁锁一般向下束缚而来,方原也只好急急施展神通,身边青气旋转如风,形成了一个大的风壁,将那些神通勉强抵住,但这时候,脸色也已无比难看了。

    “呵呵,终还是螳臂挡车!”

    吕心瑶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轻轻擦了擦唇边的胭脂,然后纤指一点,身边一道巨大的铁枪凭空而现,挟着巨风,直向着下方的王纣飞了过去,被面无表情的王纣伸手抓在手中。

    “赐你一件神兵,去了结了他吧!”

    吕心瑶的声音里,带着种难以形容的轻快之意。

    “方原师兄……”

    洛飞灵意识到了方原的险象,直惊的脸色大变,急急转身,便要赶过去相救。

    她如今已是被吕心瑶的三位护道者,又或说是三位傀儡缠住,这三位护道者,都是一方老祖级人物,每一位的修为都比吕心瑶高,地位更不知高了多少,但谁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居然都中了吕心瑶的邪术,甘心留在她身边,言听令随,便如走狗一般的受她驱使。

    洛飞灵修为与实力,已经很是不弱,小辈里出类拔萃,但想要赢了这三人,也很不容易,可是她一着急,便要脱身出来,身法灵动,这三人居然一时也阻拦不了她。

    “呵呵,你不是要教训我么?”

    吕心瑶则是低声冷笑,纤指轻扬,手里已然出现了一柄碧绿色的古剑,也是不知是何方的异宝,“唰”“唰”“唰”几剑,周围落英缤纷,隐含道道寒光,直逼到了洛飞灵身前。

    这几剑,逼得洛飞灵退回了原地,面上恨意大起。

    而另一方,王纣手持铁枪,挥舞了两下,似乎很是满意,然后摧动了一身紫焰,左手在长枪之上一抹,这一条铁枪之上,便也燃起了令人心惊的恶焰,而后他满面杀气,步步沉重如山,直向着方原冲了过来,手里的长枪横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劲风,直向方原扫去!

    在这一霎,方原被麻机问使机的星宿旗镇住,又被十大神尸困住,如何能躲能挡?

    眼见得这可怖一枪击杀了过来,居然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击到了自己身前来……

    轰隆隆!

    这一枪狠狠刺落在了方原身前,强横无边的劲风立刻迸扫了过来。

    周围山脉如泥沙,一层一层的崩裂,散乱飞舞。

    丈余粗的古木一片一片的被连根拔飞,扫向了四面八方。

    周围的野湖流水,皆被蒸干,变成了一片沙漠也似……

    “哈哈,这一下,怕是连渣也不剩了……”

    半空之中的麻机问机使见得这一幕,直乐得呵呵大笑,轻轻击掌。

    “集得我们三人之力才送你归西,也足以使得你自傲了!”

    驼背负山使面露冷笑,而后轻轻摇头:“只是可惜了这一具好肉身!”

    “死了么?”

    吕心瑶见得这一幕,也飞身一剑逼退了洛飞灵,然后自半空里缓缓转过了身来,眼神淡淡扫过了那已经半点生机也无的大坑,以及立身于坑前身形静默不动的王纣,脸色似乎有些开心,但又似乎有些惋惜,轻轻摇了摇头,低叹道:“你终究还是这么轻易的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