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自量力
    这几位黑暗使者,虽然都是黑暗之主御下,但却分明都有着些各自的心思,他们赶来之后,一直都没有真正出手,像是在等着什么人,只是没想到,等的人一直未至,方原与洛飞灵却是凶性大发,倾刻之间一番交手,居然被他们斩去了自家几位大妖,若在平时,倒也罢了,他们带这些大妖进来,未尝没有让他们垫背的意思,可如今毕竟是在自己占尽了优势的情况下,却被他们如此砍瓜切菜一般杀掉了这么多,回去了之后,又怎么向妖脉交差?

    因此这几个人也立时顾不得了,对视一眼,心念互通,便齐齐压了上来。

    但没想到,方原比他们还要凶,一见他们压上,他居然也是脸色一沉,仍是向前逼来。

    身形裹挟了一道青气,直向前赶来,虚空轰隆,被他的身形撞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使得他那身形,似乎直接便冲到了那问机使的身前,右掌向着虚空里一按,九天之上,便已是雷声轰鸣,然后道道雷蛇直从天空落了下来,与方原的一掌同时击到了问机使身前。

    “这么狂?”

    问机使脸色大变,刚才第一个照面,他就差点被方原一箭射杀,因此嘴上说的最狂,又因着吕心瑶的事,最看不惯方原,但一看到方原迎面向着自己冲了过来,却还是微微心惊,一声沉喝,身形如流烟一般稍退,身边数十道阵旗立时飞起在了半空之中,交织飞舞。

    这些阵旗,皆是特别炼制过的,每一道阵旗,便缠绕了一道龙迹残阵,力量可怖,方原之前也借由龙迹残阵,将三寸灵山扯了过来,可是三寸灵山一动,之前的残阵便用不得了,却没想到,这位问机使身边,却还有着这么多的阵旗,搅天覆地,难以形容的可怖。

    就算是他,迎着这阵旗,也只能身形腾挪,让到了一旁。

    若只是七八道残阵之力,以他如今的修为,还可以硬抗,但数十道残阵之力,那便已经超出了他的境界极限,尤其是在这凶险层出的恶战之中,更是不能被这残阵之力困住。

    ……

    ……

    “哈哈,任你修为通天,又如何能抵得我这上古一百零八星宿旗?”

    问机使见到方原避让,心下大喜,双掌一挥,又有十几道阵旗飞了出来,漫天遍野,于半空之中飞舞,交织碾压,急急的向着方原逼了过来,竟似要将他逼到死角之中。

    与此同时,另一侧的驼背负山使,亦是沉声大喝:“夜长梦多!”

    喝声之中,双掌用力一搓,铮铮作声。

    他身边那十具神尸,听到了这个声音,皆是双目翻白,身上邪气大盛,齐齐向方原后背扑了过来,十具神尸,居然同时打出了十道神通,虽然这些神尸与他们之前相比,实力起码弱了三成,但毕竟生前都是天之骄子,如今将一世心血养成的神通打了出来,何其可怖?

    就算是没有章法,硬扫过来,那也不是常人所能硬接啊……

    方原察觉到了后背这令人生寒的可怖力量,心神也紧紧绷了起来,飞身而起,施展了八荒步法,这步法他早在未成元婴之前,便已悟将了出来,暗合阵理,玄妙无双,这时候一展了开来,问机使祭起的近百道阵旗,居然一时锁不住他,反而由得他急急向后掠去。

    “当啷……”

    他掌间剑光闪现,将两道无法躲避的神通击溃,旋及身形划出了七八道诡异的影子,散向了四面八方,但在最后时,却又异常诡异的合拢到了一起,居然从那十具神尸之间穿插了过去,而后一道剑光划出了惊人的光弧,异常耀眼的向着驼背负山使斩杀了过去。

    “原来你的目标是我?”

    那驼背负山使见到这一幕,也是脸色微变。

    他万没想到,在十具神尸同时扑上的情况下,方原也能穿插过来,毕竟神尸不是活人,反应要慢了许多,倒给了他一个冲到自己身前来的机会,且看方原出手如此狠辣而顺畅,便可以猜到,他刚才攻向麻衣问机使,兴许只是一个佯攻,最终的目的,便是斩向自己。

    ……

    ……

    只是,就算猜到了这一幕,这驼背负山使也是脸色稍惊而已,居然不动不摇,反而向着方原森然一笑,眼见得这一道剑光便要斩到他身前,忽然方原身后响起了一身沉喝!

    是王纣!

    在方原展开了八荒身法的情况下,罕有人能够捕捉到他的身形,但王纣居然及时反应了过来,轰隆隆几步横跨虚空,踏将过来,身上紫光流转,一拳重重向着方原后背砸落。

    就算他没有惯用的黑色长刀,以及那火鸦葫芦,但只凭这强横肉身,便威势无穷。

    场间其他人的一拳,方原或可硬抗,但这王家道子经历了魔边无数年磨炼的一拳,方原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硬抗的,无奈之下,只能暗暗一咬牙,飞快转身,手里的剑光横在了胸前,结结实实的接下了王纣的一拳,两人身形皆是一怔,而后漫天皆是迸溅的流光。

    “方原师兄!”

    洛飞灵见得这一幕,已隐隐有些担心,但却没有上前相助,而是急急冲向了吕心瑶。

    眉心红光隐现,红色匕首犹如红线,直斩向了吕心瑶。

    在吕心瑶身前,本来还有两三个大妖,但他们见到了这一道红芒,却皆是脸色大变,急急闪身让开,不敢硬接,洛飞灵则是抓住了这个机会,急向着吕心瑶一刀斩下。

    只有将吕心瑶逼入了绝境,才能引得王纣回转。

    ……

    ……

    “你真当我怕了你这南海的小可怜虫?”

    吕心瑶望着这一刀,却是冷冷一笑,眼中现出了恨意。

    她右手轻轻抬起,在着唇边一抹,而后顺势挥出,向着虚空里一按。

    周围虚空,立时生出了无限的变化,赫然便有三具玄棺凭空出现,那三具玄棺皆纹着古老而诡异的道纹,里面生机充沛,在被吕心瑶召唤了出来之后,玄棺盖子被立时弹飞,而后三具浑身上下皆穿着黑袍的老者,从这玄棺里面跳将了出来,同时挥掌向了出来!

    “嗡!”

    洛飞灵一刀斩落,迎着那三人击出的劲气,居然只斩下了三尺有余,便被弹了出来。

    她身形退了数步,也是脸色微变:“是活人?”

    那三具玄棺里出来的,并非神尸傀儡,而是活生生的人,而且三人皆是气机深厚,修为精深,其中两个,居然是神婴,而且达到了元婴中阶存在,第三位乃是灵婴,但修为却达到了元婴高阶存在,放到哪里,都是雄霸一方的祖师爷级人物,居然甘愿躺在玄棺里。

    看到了洛飞灵的脸色,吕心瑶便显得有些快意,低声笑道:“就算你是南海小公主,也没有这么多的护道者吧,本座今天倒要看看,你这南海小圣女,究竟有什么本事!”

    说着,低声一喝:“王家道子,你不是修炼了半部天功么?还不使出来?”

    ……

    ……

    “嗯?”

    另一厢,方原身边剑光流转,青气浮动,正驾住了王纣拳头,一脚将他踏飞。

    如今的王纣的黑色大刀与火鸦葫芦,皆在他的手里,赤手空拳的情况下,王纣实力上比他弱了一筹,只是肉身实在强悍,这时候出手又悍不惧死,被他一脚踏在了胸口,也只是后退了几步,却未受致命伤势,仍是死死的缠了上来,也让他一时难以斩杀,心间烦扰。

    周围凶险无数,可不敢被他缠上,这时候也只能想办法先将王纣摆脱了再说!

    但没想到的是,王纣听见了吕心瑶一声大喝,神色却是一黯,森然向方原看了过来,一脸黑脸,骤然间变得血红,而后红色里又升腾出了缕缕金意,最后时,金意里面,却又出现了一抹紫芒,这似乎对他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嘴角已经有缕缕鲜血流淌了下来……

    “玄九天功!”

    但他还是将这一道功法施展了出来,肉眼可见,在他身周,涌起了惊人的紫焰。

    轰隆!

    暴喝声中,他一步踏出,猎猎紫焰,便犹如天降流火,裹挟在了他拳头周围,像是一颗从天而降的流星,狠狠的向着方原后背打将了出来,周围虚空都成了琉璃之色……

    “闭天门!”

    刻不容发之际,方原一声闷喝,双手猛得合在了一起。

    青铜之门于虚空里出现,然后王纣那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青铜之门上。

    轰!

    虚空震颤,方原脸色微微泛白,青铜之门轰隆作响,但毕竟还是没有被一拳打碎。

    但他身形这么一僵,那十具神尸,以及麻衣问机使的阵旗则都涌了过来。

    道道神通,皆皆打在了青铜之门上,方原终于支撑不住,双臂一颤,分了开来,那一式闭天门之神通便也荡然无存,再下一看,十具神尸巨大的力量同时袭来,他已身形站立不稳,急急向后跌了出去,而在半空之中,数十道阵旗与王纣的第二拳,同时向着他砸落了下来。

    “方原师兄……”

    正抵御着吕心瑶三位护道者围攻的洛飞灵,见得这一幕,满面惊惶。

    “真想凭一己之力对抗三大神使?”

    吕心瑶则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轻轻摇头道:“你果然还是像以前那般不自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