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狩猎
    这样说就不好了吧?

    已经修行到了这个境界,爬到了这个地位,大家都是要面子的……

    听了洛飞灵的话,尤其是看到她挽起袖口就要过来打人,场间诸修脸色都有些变化。

    吕心瑶的脸色尤其的难看,冷冷看着洛飞灵,一点也不掩饰眼底的恨意,而另外几个人,王纣只是面无表情,向洛飞灵看了过来,似乎十分警惕她会不会向吕心瑶出手,麻衣白面男子,则是啧啧有声,一副十分感慨的模样,负山使则是事不关己一般,只是冷冷笑着。

    而在他们三大黑暗使者之后,层层云气里,正飞快赶到的十数位部属,则是心神骤然一提,看到了洛飞灵向前走了过来,心下自然提防,但见使者不下命,便也都保持了沉默。

    吕心瑶冷冷看着洛飞灵,脸色阴沉如水,冷淡道:“你真想动手?”

    洛飞灵一刀便斩了出去,骂道:“狐狸精!”

    “你!”

    吕心瑶脸色真个难看到了极点,心里怒气冲冲,没想到洛飞灵这么蛮不讲理。

    但偏偏她还真怕这么个不讲理的,就算伤不到自己,也让她感觉在同伴面前大落了脸面。

    脸色阴沉,望着洛飞灵一刀斩来,她不动,亦不作声。

    但她身边的王纣,却陡然间抬起了头来,“呼”的一掌向前打了过来,掌力之雄浑,引动了天地之间的流砂,甚至地面之上,都有道道黄土飞扬了起来,大地似乎因着他这一掌,与天空拉进了几分距离,然后难以形容的狂暴力道,皆随着他这一掌,狠狠向前逼来。

    “王家道兄,你居然敢打我?”

    洛飞灵似乎吃了一惊,身形疾闪,于空中一翻,躲开了这一掌之力,匕首横在了身前,将这一掌的余波御下,然后抬起了头来,厉声叱道:“难道你忘了身为道子的责任吗?”

    王纣脸色深沉,直接又是一步踏上,挥掌击来。

    面带冷笑,沉喝道:“说什么道子不道子,你敢对心瑶姑娘不敬,便是罪无可恕!”

    “你还真是被迷了心窍……”

    洛飞灵脸色一变,生起了气来,喝道:“不会哭哥哥,揍他!”

    早在王纣出手之时,方原便在旁边看着,只见到王纣力量雄浑,神通可怖,但却又隐然合有法度,出手之时进退有距,与平时毫无异处,全然不像是那被人控制了神魂之后,神魂昏噩,肉身僵硬的模样,心里对吕心瑶那犹如鬼魅一般的手段,便更觉得惊人……

    世间控人的幻法,千奇百怪,多种多样,但被控制了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神魂上面的糊涂,法力上面的凝滞,出手之时,起码也比清醒的时候弱了三成,无法避免!

    可是被吕心瑶控制的王纣,却根本没有这种现象。

    除了他在一心想要做成这件事的时候,会表现的有些歇斯底理,甚至是疯狂之外,平时看起来,根本就与普通人无异,某种程度上,当真便像是迷住了某个人,愿意为她掏心掏肺拼尽一切的模样,动起了手来,这实力不仅没有削弱,反而因为这疯狂,似乎更强大了。

    旁人出手,可是要权衡利弊,考虑后果的,他却全然没有。

    这种人,自然可怕。

    “好!”

    听到了洛飞灵的话,方原也只是忽然答应了一声,陡然间欺而身上。

    一步踏出,轰隆一掌拍了出去!

    青气紊绕,引动天地,犹如一片青云,狠狠撞向了前方。

    恰与王纣向着洛飞灵拍出的一掌相撞,天地之间嗡然作响,数十里之内的流云都被震散,虚空似乎出现了琉璃也似的裂纹,方原身形一晃,青袍猎猎而飞,王纣则是稍退了一步!

    “你找死!”

    王纣脸色大怒,狠狠盯了方原一眼。

    但眼见得洛飞灵借机再次一刀向着吕心瑶斩了过去,他还是直冲了过去阻拦。

    “果然没救了!”

    方原脸色微冷,陡然之间浑身法力大震,青气在这一霎膨胀了数倍,犹如一座巨山,内中又蕴含变化,涌现了道道可怖雷光,如神鞭也似,狠狠的向着王纣背后打了过去,居然是在一霎之间,出手之力重了十倍不止,完全动用了真正的法力,要一击斩杀王纣!

    而王纣在这一霎,察觉到了背后的杀机,但居然不理,还是要去阻拦洛飞灵斩向吕心瑶。

    “歹毒!”

    可是看到这一幕,吕心瑶却是脸色陡变,猛然间一抹唇边胭脂,喝道:“顾你自己!”

    轰!

    王纣于刻不容发之际,骤然转身,法力鼓荡,横在了胸前。

    喀喇!

    他被方原这一击打中,身形便如一块岩石,直从半空之中跌了出去,接连撞塌了四五座山峰,直被无尽的山石压在了下面,悄无声息也似,而吕心瑶身边众人,也皆是脸色大变,急急在这时候赶了上来,白面麻衣年青人与罗锅老者,尽皆神思大起,死死盯住了方原。

    “你若没死,快快出来!”

    吕心瑶亦是身形一摆,堪堪躲过了洛飞灵的一刀,然后急急大喝。

    到了这时候,洛飞灵倒是没有继续斩来,只是冷笑得看着她。

    “哗啦”一声,下方的无尽废墟里,一片山石被打飞了出来,王纣从里面缓缓爬起,看得出他伤势不浅,肉身残损多处,但仍身形站的笔直,缓缓打开了一个瓷瓶,将一颗丹药吞了下去,然后再次慢慢走上了虚空,气机仍然显得十分雄浑,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也似。

    但也幸亏他刚才及时回身挡了一下,否则定然已是神魂俱灭的下场了。

    吕心瑶直到这时候,才恨恨看了方原一眼,森然道:“你们两个好歹毒!”

    刚才就连她也没在意,只当是洛飞灵在胡搅蛮缠,随手挡下也就罢了,却没想到,一个不留神,居然险些害了王纣的性命,这时候反应了过来,心下仍觉得有些余悸。

    她施展的幻术,自然是精妙非常,但既然是幻术,便有幻术的弱点,便如在他受到了危胁之时,王纣便会不惜一切的前来护着她,置自己背后的凶险于不顾,方原与洛飞灵便明显是看出了这一点,故意由得洛飞灵攻向自己,引得王纣注意,然后方原忽然间下杀手。

    若不是自己反应快,还真个差点让他们得手。

    王纣可是她入了龙迹之中,最大的收获,身为中州四小圣之一,实力强到可怕,甚至比她之前用了无数年积累起来的四大傀儡都要强,若不是当时她们已经在龙迹深处布下了陷阱,而受了伤的王纣又真个一头撞了进去,合众人之力将他拿下,自己才对他施了法。

    否则的话,这等人她平时根本连靠近也不敢靠近,哪有机会得手?

    便是在她们如今的阵势里,王纣也是一大助力啊!

    ……

    ……

    “她还挺聪明的……”

    洛飞灵转过了头,似乎有些遗憾的向方原说道。

    “不是她聪明,是王家道子太强了!”

    方原只是沉着一张脸,缓缓回答。

    这倒不是假话,刚才那一击里,他动用了全力,还抓住了机会,虽然王纣回身挡了一下,但仍然受创不轻,但他居然只是吞了颗丹药,便好端端的走了回来,依着方原对丹药的了解,他一定是吞了某种短时间内便可以强行提升生机的丹药,否则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这肉身得有多强悍才经得起这番折腾?

    ……

    ……

    洛飞灵道:“那怎么办?”

    方原道:“杀得一个算一个!”

    洛飞灵点头道:“好!”

    二人看起来只是平平常常的对话,但在话音落下时,却瞬息间升起了一身的法力。

    “好大胆!”

    只是在这时候,自然已经收不到奇效。

    黑暗使者一方,早就在他们忽然间向王纣痛下杀手之时便留了神。

    此时听了他们两个的话,哪里还会有半点犹豫,直接便将一身法力鼓荡了起来,三位使者,以及跟在了他们几个人身后,修为比较高的十位元婴部属,皆缓缓的逼了上来。

    身边乌云骤起,阵旗飘飘,一片黑压压的寂静,里面有道道瘆人的目光看了过来。

    “不动明王还没到么?”

    乌云之中,吕心瑶身形若隐若现,声音淡淡响了起来。

    他身边的麻衣白面年青人叹了一声,笑道:“你也知道,他腾不了云,只能跑着来!”

    吕心瑶点了点头,道:“那就不等他了,凭我们这些人,也足够了吧?”

    “嘿嘿,狩猎天骄,本座最喜欢了……”

    听了她的话,身边的罗锅老者负山使低声一笑,道:“仙盟进来的人,有些本事的或是已经死了,或是成了咱们的人,剩下的不过小猫两三只,难道咱们还拿不下?”

    说着这话时,他轻轻搓了搓手,在他身背后,便有十具面无表情的修士都走了出来。

    这些人皆是此前与方原等人一起进入了龙迹的天骄修士,从里面甚至还能看到当初与方原在一个队里的同伴,在这时候,却都已经变得灵性全无,煞气滚滚,惊心动魄。

    吕心瑶身边的王纣,亦是倒提了一双拳头,慢慢走到了吕心瑶身前。

    而那麻衣白面的年青人,却是轻轻展开折扇摇着,扇面上有一只狰狞兽首的画像。

    煞气滚滚如乌云,缓缓向前压了过来,便似天都颤了一颤。

    则方原与洛飞灵则对视了一眼,一个青袍猎猎,一个白裙飘飘,一个身边青气隐现,一个眉心红光暗浮,一个戴了哭脸的面具,一个戴了笑脸的面具,也同时向前踏出了一步。

    “你们搞错了一件事……”

    方原声音淡淡响起:“如今不是你们在狩猎天骄,而是我们两个来狩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