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二十一章 改天换地是阵师
    神筹三百六十道,推衍仙机擒大龙!

    此时的方原,立身于峰顶之上,身周玄木紫玉筹飞舞,每一道算筹之上,都系着他的一线神识,而通过对这些玄木紫玉筹的利用,便将一道道龙迹残阵的规律都推衍了出来,然后每得出一个结果,他身边的青气便犹如大手一般飞舞了出来,将那道道残阵扯了回来!

    在成功抓住了第一道残阵之后,他推衍的也越来越快,越来越顺畅。

    一道,两道……百道,三百道……千道……

    一道一道的残阵之力,被他引动,像是无数条大龙被他降伏,围绕在他身边盘旋不已,时时引动天象,头顶之上乌云聚拢过来,又再散开,日月星辰,都在随之运转……

    而在下方的山谷,周围看着他凝神推衍,引动残阵的模样,也皆是目眩神驰。

    普通修士还好一点,只是觉得这时候的方原虽然运转的不是神通,但居然也生出了一种傲立于天地之间的绝世气象,仿佛他成为了天地的中心,可以掌御这天地间的一切力量。

    而班飞鸢,则没有这么简单了。

    最初时,他看着方原推衍残阵,还只是凝神打量,抱了些疑惑。

    眼神有些审视,似乎要看方原是真的可以运用到那三百六十根算筹,还是只是将它们取了出来看起来好看罢了,毕竟,对他们这等修为来说,别说三百六十根算筹,便是三万六千根,也可以用法力轻松托举起来,但只有真正用到了这些算筹,才算是达到了这个境界!

    可随着方原一道一道擒下大龙,他的脸色却渐渐变了。

    从审视,变成了惊诧,最后甚至变得有些激动,有些敬畏,也有些黯然。

    “班师兄,你没事吧?”

    仙机堂莫衍乃是班飞鸢的好友,这时候忍不住问道。

    班飞鸢的脸色似哭似笑,沉默了很久,才低声道:“我从小到大,便一直是同龄人里的阵道第一,修为有成之后,便是无数阵道大家,都被我甩在了身后,从易楼之中,有着那么多易楼出身的阵道天骄,可我也不输于他们,还很快便获得了易楼阵道仙师的认可,别人都说我是小辈阵道第一人,也就是说我是除了当世那寥寥数倍阵道大宗师外的第一阵师……”

    “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是除那些前辈之外的阵道第一人……”

    他一边说着,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发苦了起来:“可如今,眼看着我再进一步,就可以和那些阵道大宗师并肩了,怎么就发现了一位阵道方面的领悟似乎比我还高的人?”

    “做了一辈子第一,如今却要做个第二了?”

    仙机堂莫衍没想到班飞鸢居然受到了这么大的打击,似乎道心都有些不稳了,只好劝道:“你没听他说么,他曾经有异人传授,学过太古阵道,这是他的机缘,我们羡慕不来的!”

    班飞鸢脸色阴晴不定,只是不住的摇头,喃喃道:“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

    ……

    身周青气鼓动,残阵汇聚越来越多,这些残阵,可以在龙迹之中残存十万年之久,除了因为它们都与三寸灵山有着某种玄妙的联系,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得三寸灵山的力量之外,也代表着它们都拥有着极为可怖的力量,每一道残阵,都似乎有着无法忽视的强横力量。

    若只是一道两道,数十道,凭方原如今的修为,还可以将它们压制,但数量一多,那力量本身就已经达到了一种摧枯拉朽的程度,方原都不敢直接硬抗它们所蕴含的力量,更别说还要通过它们,将那三寸灵山扯到自己身边来了。

    因此在方原的推衍之中,他这时候要做的,便是在掌握这些残阵的轨迹之外,还要形成一种阵势,借它们自己的力量扯来三寸灵山!

    而这,便无疑使得他所需要的推衍,又提升了数倍。

    每多扯来一道残阵,便需要更多的推衍。

    他身边的三百六十根算筹,彼此都不接触,但旋转的飞快,犹如飞剑,不停的划出可怖的破空之声,而他的左手,更是飞快捏动,出现了一片虚影,犹如一朵莲花不停的绽放。

    到了后来,他身边方圆千里之内,聚拢的残阵已是越来越多。

    不下于三千道!

    就连他身边的算筹,也都有些微微弯了起来,那是因为承载了他太多的神识,已渐渐快要达到极限,似乎力量再多上一点,便要被这强横无边的神识给震断掉一般的模样!

    但好歹,方原如今用的,乃是仙盟奖励的高档货,倒还可以支撑得住。

    而眼见得周围残阵数量已差不多了,方原便也眉眼一横,手中推衍不断,脚下却忽然踏出了一道罡步,浑身法力便是一抖,青气漫漫卷向高天,一道由龙迹残阵临时化就的阵法,便忽然间运转了起来,天地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上接九宵,下接幽冥……

    如此一幕,直将下面山谷里的众修都看的脸色惨白了起来。

    他们心里,已忍不住的想起了一起句。

    神通强者,或可惊天动地!

    但惟有阵道强者,才能改天换地!

    ……

    ……

    “你说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来?”

    而在此时,龙迹之中,三万里之外,一座灵气异常充沛的苍翠大山周围。

    黑暗之主御下四大护法,正围绕了此山,盘坐在虚空之中,在下面,则到处都是人影绰绰,宝光隐现,分明便是有无数人都藏身于下方,将这一片苍翠大山周围三千里范围,封锁成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便像一只贪婪的巨兽也似,张大了嘴巴,等着对手自投罗网!

    那位身穿麻衣,脸色惨白的年青人,似乎已等的有些不耐烦,手里一把扇子,轻轻敲击着手掌,不停的叹息着,看起来有些百无聊赖的模样,就差唱首小曲来打发时间了。

    “无论早晚,他们总是会来的!”

    说话的是另外一边虚空里的罗锅男子,他低声笑着,看起来心情很是愉悦。

    而在他身后,则直直的站着十个浑身裹在了血雾之中的修士,这些修士肉身僵直,双目无神,看起来就像是干尸一样,一丝气机也无,但在他们身上,却可以感受到隐隐约约的煞气,十分可怖,居然比至尊元婴级别的大修都不惶多让,这让他像是捡了宝一样,激动不已。

    “本座倒是不怕他们来,嘿嘿,他们来的越迟,本座这十具神尸便越强,操控起来越是得心应手,哈哈,有此神尸在,便是你们不出手,本座也可以一人灭了那些残存蝼蚁!”

    “你这次可是大赚了呀,负山使!”

    那身穿麻衣的白面年青人笑道:“这一次龙迹之行,便让你得到了十具炼制神尸的好胚子,这可都是那些大世家大道统花了不知多少心血培养出来的呢,就算你能让他们发挥出三成力量,便也是你的一道大助力,看样子如今的你实力大涨,莫非要夺这十大使者之首?”

    “嘿嘿,只发挥三成么?”

    那罗锅负山使低声一笑,道:“你也忒小瞧了本座的神术,起码可以让他们发挥出七成本领来,才算不负我一番心血,只是可惜了那位乱天小圣,这厮自寻死路,肉身崩毁,连神尸也炼不成了,否则本座力量还要大增,不过,若说是夺这十大使者之首的位子的话……”

    他偷眼看了不远处沉默不语的金躯胖子一眼,低笑道:“本座可没这么大野心!”

    周围众人,都看出了他的野心,皆是冷笑不语。

    倒是在这时候,坐在了旁边的无心使,面带冷笑,似有意,似无意的轻轻抹了一下自己唇边的胭脂,在她的身后,便有一个男子声音淡淡的开口:“我们此前进入龙迹,仙盟给了我们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时间一过,龙迹或有剧变,就不可能完成这任务了,如今已过去近十天之久,他们想必也按捺不住了,或早或晚,就在这剩下几天里,一定会赶过来!”

    这说话之人,正是王家道子王纣,他这时候又恢复了此前的淡然模样。

    只听他说话,全然听不出有什么问题,倒像是一个正常人一般,只是忠心耿耿的守在了无心使的身后,不仅遇到了事情时会奋不顾身的上前恶战,平时甚至还能参与讨论。

    那位负山使听得王纣一开口,心里便有些不舒服。

    自己的神尸再多,终究是无灵之物,倒不如无心使的傀儡那般好用了。

    而看着他们明争暗斗,那位金身胖子,则根本是连眼皮也不抬一下,全然不理会他们。

    “一个个的拽的不行,耍威风……”

    白面麻衣的男子则是心里不痛快:“本以为这次进来,我才是最能发挥作用的呢……”

    正当他们各怀心思时,忽然间周围似有一阵微风拂过。

    周围诸人有些不以为意,只有白面麻衣的男子微微一怔,抬起了头来。

    也就在下一息,忽然之间,微风化作了狂风,轰隆隆自天边袭卷了过来,像是一头无尽凶兽吼叫连声,凶狂奔来,被他们守得密不透风的这一座苍翠大山,更是直接被这无边狂风卷了起来,忽然间暴响连声,整座大山都连腰拔起,居然要被这一阵狂风生生的卷走!

    “不好……”

    一众黑暗使者,皆是脸色大怖,跳了起来:“有人施展神通,要将此山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