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一十八章 独揽大权,任人惟亲
    迎着方原的怒火,山谷内的众人,都神色有些尴尬的沉默了下来。

    他们自然不会忘了大殿之内发生的事情!

    虽然在那种情况下,他们觉得自己处理的方法没错,如此紧迫的时间内,他们甚至没有仔细去思考的时间,当然不会相信方原的话了,可无论如何,事实证明他们当时确实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以致于方原冒险逃走,也害得自己这些人被妖魔所侵,死伤一片惨重……

    所以,这时候方原的怒火,他们也无法说些什么。

    而其实如今说话的,倒多是在大殿里时比较沉默的一帮人,当时那些于大殿里时义愤填膺,指责方原的世家子,反而在这时候皆一个个的保持了沉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见到众人都未还口,方原也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

    山谷之中,显得气氛十分压抑。

    都是劫后余生之人,碰到了一起,却并没有半分喜悦之色。

    “方原道兄,或许……这时候应该先摒弃私利,商讨一下这次任务的事情……”

    一片沉默里,有人迟疑着开口,向方原抱了抱拳。

    谷内众修听了此言,皆略略松了口气。

    虽然大殿之内闹的不愉快,但毕竟大家还是有着共同目标的,你总不能还揪着不放吧?

    “不必商讨!”

    但方原听了这话,却摇了摇头,迎着众修诧异的脸色,他淡淡道:“在红天会时,我见过你们家族长辈商讨事情的模样了,很聒噪,也没什么用处,在这龙迹之中,形势已然紧急至此,再作那等无谓商讨,根本就是耽误时间,所以,如果你们还想继续完成任务的话,那便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完全听命于我,依我命令做事,直到完成这次任务,或是失败!”

    “什么?”

    山谷之内众修,听闻此言,脸色皆是大变。

    其实因着在大殿之内误会了方原,他们也心间略略有愧,这一次重见,便一直心存忍让,便是被方原上来就劈头盖脸喝斥了一番,也强忍着没有说话,但听了方原如今的话之后,却还是有些忍不住了,彼此望望,脸上都露出了一些不平之意,甚至有些恼火……

    他这是要做什么?

    将诸多世家道子,当成是他的下属不成?

    就算是秦乱吾救他们出来之前,曾有遗命,让方原做这三队队首,你也不该如此霸道啊!

    场间诸众,修为比你差了,还是地位比你低了?

    大家尊重你,可以一起探讨事情,但你居然不让众人参与商讨,又是什么意思?

    “方道友,此前你还因为王家道子刚愎自用,夺了他的权,可如今你……”

    有人按捺不住,愤然道:“……和当时的他所作所为,又有何异?”

    众人闻言,深觉此言有理,便也都看向了方原。

    但方原听了这话,却只是看了那说话之人一眼,道:“我夺王家道子的权,只是因为他不相信当时的前路有凶险,而不是认为他的做事方式有问题,事实上,我还很认可!”

    “这种方法很有用,只是要看谁来用!”

    那说话之人立时说不出话来了,只是面上愤愤之色尤在。

    方原扫过了众人,冷声道:“如今的形式你们也明白,大敌当前,我们又损失惨重,想要完成任务,何其困难,便是我,推敲半晌,也只有一个可能性非常低的方法,在这种情况下,更是不容得出现半分意外,所以我才要你们完成听命于我,确保万无一失!”

    微一沉默,接着说了下去:“你们现在可以做出选择了!”

    “……”

    “……”

    “你已经想到了方法?”

    “是何妙计,快些说出来听听啊……”

    场间众人听了方原的这番话,立时神色有些激动了起来,对方原的抵触也没这么强了,一时议论纷纷,脸上都露出了些激动之色,已有人忍不住上前催促着方原说出来。

    就连没有开口之人,此时也是面露好奇之色。

    他们自己都没有意料到的一点却是,无论敌友,居然都下意识的相信了方原的话。

    他说有个方法,那便是有个方法!

    毕竟,他是六道魁首啊……

    方原却没有急着说出来,只是静静的看着众修,道:“你们愿意奉我之命么?”

    众修明白了他的意思,神情之上,便微微一凝,彼此左右的看了过去,如今剩下来的十几个人里,宋龙烛等人并未受伤,这时候自然不会有什么疑异,而刚从大殿之中逃了出来的人,面上却有些难色,有人偷眼向着陆少伯、孟家离等人看了过去,想看他们的意见。

    不过,这时间也很短,便有人做出了选择。

    “若你当真还有完成这任务的方法,那我们听令于你又何妨?”

    “对啊,秦乱吾世兄,当时不也说你是现在的三队队首么?”

    “……”

    “……”

    众人一个个的开口,皆凝重的点了点头。

    他们这一点头,便等于是把命交到了方原手上了,剩下的人里,则只剩了寥寥四五个世家道子,皆与陆少伯等人是一脉,在众人都答应的情况下,他们的沉默便显得非常突兀。

    方原转过了头,静静的看着他们。

    陆少伯等人,心里便忽然生出了极大的压力:“这位六道魁首,是在逼我们低头么?”

    心里隐隐猜到了方原的用意,可若是不答应,那岂不是代表着自己这些人没有将任务放在心上?可若是答应了,谁知道这位六道魁首会不会怀恨在心,暗中陷害自己?

    眼见得周围十余人目光都在冷冷的看着他们,他们心里也生出了些无奈之意了。

    以大势压人本来是他们擅长的,结果这泥腿子用起来居然也这么溜……

    “为了完成任务,我们也愿意承认你三队队首之名!”

    一片沉默里,孟家道子孟天离,还是低低一叹,沉声开了口。

    这却也是经过了一番算计的。

    虽然如今他们答应了奉方原之命,于颜面有碍,也有可能被穿些小鞋,但想来,凭借着自己这些人的身份,方原也不敢做的太过放肆,毕竟他们在龙迹之外还是有家族有底蕴的,方原也要顾虑到这些,而好处便是,他们承认了方原的首领地位,这责任便小了。

    他既然已夸下了海口,那么任务失败的话,这黑祸也是他背了。

    听得孟天离开口,其他几位世家子,便也皆点头表态。

    如今一来,谷内众修,便皆都承认了方原的三队队首之位,也答应了奉他之命。

    方原脸上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只是平静的扫过了陆少伯,孟天离等人的脸,淡淡道:“你们答应了就好,这样的话,如果你们在执行任务之时不尽力的话,我便有理由杀你们了!”

    “哗……”

    陆少伯等人脸色大变,齐唰唰的目光看向了方原。

    可方原却无别的解释,倒像是开了一个玩笑也似,然后立时便带了场间众人,离开了这片山谷,又找到了三千里外,一座新的隐秘山谷,亲手布下了禁阵,然后聚集在了这片山谷之中,清点了人数,又确定了诸人受的或轻或重的伤势,便开始了自己的安排与布置。

    “如今我们还活着的人有十七人,两位重伤之人,已无再战之力,不算,候鬼儿不擅争斗,不算,因此只得有十四人,此前队列,因着伤损不定,需要重新编排,除开我与飞灵师妹之外,尚剩十二人,便将这十四人分成四个小队,每一队再由我点出一名队首来吧!”

    众修听得方原的话,都只是点头,自然不会因为这等小事触怒于他。

    于方原便低声安排,一一道来。

    “第一队为擅长阵势的班飞鸢、李红枭、莫衍、青道人四人,李红枭为队首!”

    “第二队为擅长武法的公羊里,程仙河,赵太道,韦龙绝四人,韦龙绝为队首!”

    “第三队为擅长神通的孟起,飞玲儿,许玉人,丰梁鬼修四人,许玉人为队首!”

    “第四队……”

    他说到了这里,微一沉默,目光众众修脸上扫了过去,众修知道他要说到谁了,这时候心神也不由得一紧,然后听着他道:“为修为较高之人,须担重任,便以陆家道子陆少伯,孟家道子孟天离,九圣堂道子苍机子,散修宋龙烛组成,由散修宋龙烛为队首……”

    听了此言,周围隐隐起了些骚动。

    宋龙烛更是快要哭了出来,哭丧着脸道:“老方,你真不是在坑我?”

    周围众修也皆是有些不解的看着方原,如今这四队分成,便可看得出方原的行事风格了。

    虽然分队没有问题,但在提命小队队首之时,那可完全是胡点一气,全然不论众人的威望与地位啊,每一队提点之人都是自己熟识之人,尤其是第四队,在陆家道子、孟家道子都在的情况下,居然把一个身份不如他们,修为也不如他们的宋龙烛提成了队首……

    再想到方原之前说的话,便可见他刚做了这三队队首,便将“独断专行”、“任人惟亲”这几个做队首的错误全犯了一个遍,这么一个态度,当真是要完成任务的模样吗?

    而方原察觉到了众修的想法,回答的非常简单:“不服气的,还可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