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剩下的交给你了
    “哎呀呀,方道友啊,你这可就不地道了吧?”

    方原等人,逃离了大殿之后,便一路疾掠,急急奔向远空。

    逃到了直数千里之后,便已确定背后无人追来,但方原仍未止步,施展开了八荒步法,仍是急急向着远处逃去,也不知逃出了多远,才堪堪选了一处隐秘山谷落下。

    不敢怠慢,立时将青气漫开,遮住了整个山谷,然后又取出乾坤袋里提前准备的一些阵禁等物,飞快的布在了四周,确保万无一失了,这才将蛤蟆雷灵里面的宋龙烛等人放了出来,那宋龙烛一见天日,立时哭丧了一张脸,大声叫道:“我们已经很够意思了好吧,就算不信你,也在帮着你逃出来,可你倒好,自己跑了,还得把我们带上,你老人家……”

    他悲吼着,欲哭无泪:“这是非要让人误会我们是你的同谋不可啊……”

    方原则是吞了一颗丹药,镇定心神,低声道:“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在救你们的命!”

    “救我们的命……”

    宋龙烛唉声叹气,苦笑道:“老方啊,咱们都是同生共死过的,当时我不告而取,拿了你一罐子宝液,事后你见了我,也没讨要,可见咱哥俩这感情是真的,我也愿意相信你是为了我们好,可关键是,你这一次说的事情太过离谱了吧,让我们怎么相信你们啊……”

    方原恢复了些精力,心神也平静了下来,这才道:“连你们都无法信我,别人便更无法信我了,所以我才没有过多解释,只能救得一个算一个,先将你们带出来再说……”

    说着这话时,他回过头,向着大殿方向看了一眼,沉默不语。

    洛飞灵脸色也有些复杂,低声道:“方原师兄……”

    方原摇了摇头,道:“到了这时,想必那大殿里的人已经剩不下几个了!”

    见他说的凝重,宋龙烛等人也是脸色大变,纷纷站了起来。

    而方原,却不再多说,只是摊开了手掌,却在他掌心里,放着一个小小的金环。

    宋龙烛、许玉人等人皆不知所以,只是怔怔的看着他。

    但过了没多久,他们便忽然间看到,那金环之上,居然生出了些淡淡的金光,而后,许多半透明的符文从金环之上升腾了起来,在虚空之中震动,而后出现了一声声惊惶大叫。

    “王道兄,你在做什么?”

    “当然是送你们归西了!”

    “你……难道你是疯了不成?”

    “哈哈哈哈……”

    “你们还没看出来来吗?”

    “他不是疯了,他是中了邪法啊……”

    “……”

    “……”

    听着这个声音,周围的宋龙烛等人,忽然间便皆是脸色大变,如见神鬼。

    一个个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

    而洛飞灵听着这些话,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强行保持着心间的平静,道:“不论别人怎么说,秦乱吾师兄总不是一个傻子啊,他这个人聪明的很……偷看我家丫鬟洗澡好几年,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过……他已经将金环都留给了他,他怎么还是发现不了呢?”

    方原点了点头,道:“你做的很好!”

    当时他们急着逃走之时,秦乱吾动用一道虚影,追赶了出来,在那时,方原都已感觉到,秦乱吾其实是有机会再次向他们出手的,就算不见得能够留下他们,也会对他们形成很大的威胁,但却没想到,秦乱吾终究还是没有出手,只是放过了他们,让他们这么离开了。

    方原当时还想着,秦乱吾或许是选择了相信自己。

    但如今看来,他其实只是因为某些别的原因,才放自己离开罢了。

    而在当时,洛飞灵借着向秦乱吾挥出那一刀之际,极为隐蔽的将金环递给了他,方原也察觉到了,而如今,这一个金环,便是他们惟一可以和那些人联系的途径……

    他本想着借着这金环,可以有个再度提醒秦乱吾的机会,但没想到,听到的这只有这些。

    看样子,王纣已经出手了……

    方原的脸上,忽然现出了一抹恼怒之色:“我已说了那么多,你又将金环留给了他,这个人只要不是傻子,便应该有些警惕,怎么会还是任由那王纣大开杀戒了?”

    听出了方原心里的不甘恨意,宋龙烛等人皆沉默不语。

    他们这才知道,为何方原离开之时,非要强行斩杀王纣,他就是因为猜到了王纣中了邪法,才不惜一切要将他斩杀啊,虽然冒然出手,斩杀一位世家道子,中州小圣,在别人眼里便已经是十分惊人的行为,可若是他能成功,那么对其他修士的威胁,便能降低很多!

    但如今,从金环里传来的声音来看,还是失败了。

    他没能杀了王纣,殿内那些人,也没能提起足够的警惕,大祸降临了。

    “来的是黑暗之主御下四位使者!”

    也就在此时,金环里面,传来了一道显得非常微弱的神念:

    “一位名唤无心使,是位女子,以邪法控制了王纣的便是他,似是与你相识,提到了未婚之类言辞……”

    “另一位是身穿麻衣的白面年青人,看他的气机,应该是擅长神通,看似迷恋无心使,实则阴冷狡诈,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泄露无心使的秘密……”

    “还有一位驼背老者,名唤负山使,应该擅长蛊毒!”

    “最后一位是个身材壮硕的男子,气机非常的可怕,一定要最为小心他……”

    “此外,还有三十位身穿黑袍的部属,黑色莲花法宝一个……”

    周围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皆在凝神听着这金环里传出来的微弱声音。

    那是秦乱吾的神念,他将自己看到的一切,猜到的一切,都通过金环传递了过来。

    “玄宗圣女已死,一队死伤大半,二队也伤了四五人,我亦无法出去了……”

    最后时,他的神念越来越弱,只显得有些无奈:“抱歉,方原道兄,飞灵师妹……”

    “你们做了这么多,我本该有些警惕,但可惜,我警惕的太晚了……”

    他的声音很低,显得非常平静:“对方出手很快,没想着给我们留什么余地,在我意识到大殿之内阵法有变时,已经大势已去,因此,我只能等待一个机会,将他们送出去!”

    “我非常想要做成这件事,但可惜我没有这个机会了!”

    “方原道兄,这一次,只能靠你了……”

    “……”

    “……”

    那断断续续的神念与声音,终究还是消失了。

    足过了很久,谷内众人,才深呼了一口气,向着大殿的方向看了过去。

    如今他们距离那里太远,自然看不到那里发生的一切。

    但只是大略一想,便知道那里如今定然发生着极其惨烈的事情。

    “黑暗之主……黑暗之主的人怎么会进入龙迹之中?”

    宋龙烛第一个暴跳如雷,愤然叫道:“当初六道大考,他们的血使者便混了进来,为何如今又一次被他们混了进来?这龙迹,又岂是他们想进就能进得来的,这究竟……”

    看着他气到已然变得铁青的脸色,方原倒是显得很平静。

    “很简单!”

    他低声道:“仙盟里肯定出现了叛徒,这是惟一的解释!”

    “出现了叛徒……”

    宋龙烛等人,皆是脸色大变,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方原,似乎想说什么,但又不敢说。

    这一个猜测,实在太可怕了,他们其实都已经猜到了,只是不敢说出口来,但方原却非常平静的确定了这一事实,如果一件事没有别的解释,那么剩下的惟一可能,便是事实。

    “这……这可怎么办啊……”

    宋龙烛怔怔站在场间半晌,忽然有些懊恼的捶了捶自己的脑袋。

    “一队队首死了,二队队首死了,三队队首成了对方的人,还有剩下的那些人里,死伤超过了大半啊,黑暗之主又派了这么多人进来,就算秦乱吾舍生取义,为那些人创造一个逃出来的机会,又能够让他们活下几个来,我们甚至连之前测量出来的结果都丢了……”

    每个人心头之上,都像是压了一座山。

    “而甚至在外界,还有一个我们不知道是谁,想象不到的人,在暗中帮着黑暗之主……”

    宋龙烛沉沉叹着,蹲了下来:“我们可怎么做啊?”

    “……”

    “……”

    没人回答。

    这个问题同样也盘距在其他几人的心间。

    只是一霎之间,他们便发现,这个本来十分顺利的任务,已然成了绝路。

    而方原在这时候,也没有多说话。

    他站起了身,向着洛飞灵走了过去,从金环里,洛飞灵听出了秦乱吾的死志,也知道他不会再活着出来了,她没有在人前说些什么,但在其他人讨论时,却蹲在了旁边不说话,只是肩膀微微颤抖,方原走了过去,手掌轻轻按在了她的肩膀上,慢慢拍了拍。

    “我很难受……”

    洛飞灵抬起了头来,脸上满满都是泪痕。

    她望着方原道:“秦乱吾师兄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可是他死了!”

    “我知道!”

    方原点了点头,动作有些木讷,也只能按着洛飞灵的肩膀。

    过了一会,他才站了起来,声音异常的平静与坚定,道:“我们去把任务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