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一十三章 血漫古殿
    “居然就这样被他逃了?”

    “可恶,天涯海角,也要把他追回来!”

    龙迹古殿之中,见得方原居然带了洛飞灵逃走,剩余诸修,也皆是愤愤不已。

    对于他们来说,平白无故闹出来的这些事情,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本来这一次任务还算顺利,三队人马,济济精英,都发挥所长,在期限到来之前,便完成了各自的测量,而且未曾损失一人,这就等于是任务完成了一半了。

    剩下的不过是推衍出三寸灵山所在的位置,将其封印,便不负仙盟所托,可以心安理得的去拿到仙盟此前为他们许诺的大功德了。

    但谁能想到,居然会出现方原这么一个不合群的,将第三小队搅扰的一片大乱不说,更是在他们汇合之后,仍然满口胡言,最后一大片大乱的情况下,居然还带了忘情岛圣女走了?

    他们一个不慎,被他逃了出去,但心间愤愤,却无不想将他追回来。

    众修的目光,皆向着三位队首看了过去。

    就算要追,也得经过三位队首的同意,以免乱了阵势。

    秦乱吾这时候脸色凝重,似有些怒意,但却没有立时开口,不知在想些什么。

    第二队队首玄宗九道圣女则罕见的出现了一抹怒意,低喝道:“先是夺权,又是刺杀,最后居然还拐带跑了南海的圣女,这个野腿子散修,简直便是胆大包天,罪无可恕,就算是我们以任务为重,也不可放任他在外面搞鬼,我提议,无论如何,也要先将他抓住再说!”

    秦乱吾脸上也现出了一抹凝重之意,似乎有些犹豫难测。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在犹豫?”

    王纣的厉喝声忽然响了起来,在他手里,还抓着那三颗分神钉,满面皆是恨意,眼见得方原从自己面前逃走,他亦是怒火中烧,厉声喝道:“那小儿定与邪修为伍,故意来这龙迹之内捣乱,便是不想让我们顺利完成任务,若不将他杀了,我们后面的事怎么做?”

    众修闻言,皆认为有理,纷纷附和。

    陆家道子陆少伯道:“此子若只是碍于私怨,夺了王道兄的队首之位,那倒也罢了,但你们刚才也看到了他所为,那还是仅仅出于私怨吗?此子分明便已经疯了,他恼羞成怒,不惜刺杀王道兄,刺杀失败之后,更是将忘情岛圣女掠走,谁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骑鹤的袁家女子迹亦点头道:“他会对我们后面的任务形成极大的威胁!”

    另有人喝道:“刚才虽然被他逃了出去,但他也不好受,况且在这龙迹之中,他又能逃到哪里去?我提议诸位同道,先分兵几处,将他找出来,救回了忘情岛圣女再说!”

    “我附议!”

    “不可容他在外作乱!”

    “……”

    “……”

    一时众修意见倒是统一了起来,纷纷大喝。

    但一片混乱之中,只有秦家道子秦乱吾,低声不语,直到众人目光都看向了他,希望他下令了,才沉声道:“别忘了我们此次进入龙迹是要做什么的,一切皆是任务为重,而今三队测量结果,都已在手,当务至急,还是该要将那三寸灵山推衍出来,封印了为好!”

    第二队队首玄宗圣女闻言,脸色微变,冷冷看向了秦乱吾,寒声道:“秦道友,有些事情,别人或许不知,你我却心知肚明,刚才形势危急之际,分明只有你有此本领,将他们二人留下,但你明明已经睁了眼,却还是看着他们走了,你心里倒底在想些什么?”

    秦乱吾听了此言,沉默了很久,道:“我心里有数!”

    第二队队首玄宗圣女大怒:“你难道是……”

    秦乱吾忽然低喝:“我已经说了我心里有数!”

    他辈份既高,名声也大,名列四圣八杰,地位非俗,但平日里向来温和,很少发火,这时候忽然间暴怒起来,却直将众人都吓了一跳,一时大殿之内,无人作声,就连那玄宗圣女,这时候也是脸色愤愤的闭上了嘴,整片大殿,倒像是所有人都消失了,压抑的厉害。

    而秦乱吾沉默了片刻,便又开口道:“我知道你们担心的什么,也承认你们担心的或许有道理,但这一次入龙迹,毕竟还是要以完成任务为重,而且,我们现在有完成任务的可能!”

    说着话时,他声音低沉了下来,直至无声。

    却是想起了方原。

    别人都不理解方原为什么会发疯,但他想到了当初在海面上,看着他与洛飞灵两个人踏了巨鲸,青袍白衣,联袂而来的模样,心里却微微一动,隐隐的,似乎了解了什么。

    “倘若你是为了洛师妹才苦心孤诣,设此迷局……”

    他低低叹了一声,微微摇头:“但无论如何,此举都太蠢!”

    如此想着,又忽然心里微动,下意识看了王纣一眼。

    此时的王纣,便在他身边不远处,脸色苍白,显然之前被方原击伤的旧患未愈,刚才方原一剑斩来,剑气又似乎伤了他的脏腑,使得他这时候伤势更重了,但他一身气机,却极是清朗,到了他们这等境界,对方有没有受邪法控制,或是夺舍,简直就是一目了然,肉身可以作得了假,但神念却作不得假,平时的言行举之,若有破绽,更是可以一目了然。

    “他说自己独自一人完成了灵脉测量……”

    他想到了一点,便又细细琢磨了一番。

    而在王纣到来之后,他们已与王纣交谈过,细节也问过了不少,知道他是在从方原手上遁逃之后,独自进入了那一片方原所说有凶险的区域,独自一人,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完成了灵脉测量,然后又花了半天时间赶来与自己这些人汇合,而方原等人,却是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推衍出新的需要测量的区域,然后又赶了半天路过去,再用了大半天时间完成测量。

    如此想来,王纣提前比方原他们赶到,也是理所当然的。

    细细想过了诸般细想,再来看如今兀自气咻咻的王纣,哪里有半点疑点,如此想来,确实是那六道魁首故布疑阵才指责他的了,自己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该怀疑王纣才是。

    众修不知道他心里是在想什么,但见到他已说出了这些话来,便知道他心间已有决议,场间众修,毕竟还是以他为尊,见他表态,便是第二队队首玄宗圣女都不会再多说些什么,众修自然也没有意见,只是转头看向了王纣,眼神在这时候,也都显得有些复杂。

    “呵呵……”

    王纣见众人看向了自己,便冷笑了一声,淡淡道:“到了这时候,何必再看我,毕竟这次入龙迹,我什么想法都没有,既然秦道兄说了一切以任务为重,那么便……”

    他说着话时,脸色忽然微微一变,眼神看向了大殿最深处。

    声音都似有些嘶哑了:“那是什么?”

    殿内众修皆是一怔,尽皆凝神向着大殿深处看了过去。

    立时鼻端之内,嗅到了淡淡的血腥之气,脸色便皆是有些变化。

    更可怖的是,随着这淡淡的血腥气出现,大殿之内的阵势,似乎也隐隐出现了某种变化,便像是有风云聚散,龙迹之中,开始有道道诡异如丝的力量从外界涌入了大殿中来。

    “不好!”

    秦乱吾忽然脸色大变,身形瞬间飞掠,扑向了大殿深处。

    “有人改动阵势!”

    第二队队首玄宗九道圣女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低声大喝,冲向了大殿深处。

    “是那六道魁首……”

    王纣也失声大叫,紧跟着冲了过来,激起一身气血。

    秦乱吾与玄宗九道圣女冲到了大殿深处,便同时激起一身法力,去镇压那大殿深处的大阵变化,这是他们来到了这大殿之后,布下的禁阵,因为在龙迹之中,灵脉变幻,无法借助天地之力,因此他们只以阵简为阵角,护住了这一方大阵,但如今赫然出现了问题。

    竟似有人从外界引入了龙迹残阵之力,在改变这阵势。

    这种改变,悄无声息,若不是王纣反应快,他们甚至还未察觉。

    嘭!

    秦乱吾与玄宗九道圣女皆施展强横法力,牢牢镇压住了那正在变化的阵心,但外面残阵之力,何其可怖,便是他们二人,镇压起来,也有些吃力,脸色都瞬间苍白了些。

    也就在此时,王纣到了。

    他激起一身血气,双手隔空推来。

    然后就在他到了近前之时,身边忽然浮现了七八道分神钉。

    法力摧动之下,犹如闪电,狠狠刺进了秦乱吾与玄宗九道圣女体内!

    五根分神钉打入了秦乱吾身周五道大窍,另外三根钉进了玄宗九道圣女体内。

    这一着出人意料,他的距离又与秦乱吾玄宗九道圣女又实在太近,更重要的是,没人想到他居然会在这时候向这两队队首出手,居然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刺落了下去。

    而直到此时,王纣的脸色才忽然平静了下来,继续道:“既然你们要以任务为重,那你们便去死好了!”

    周围瞬间安静了。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王纣,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就连秦乱吾,这时候也是有些惊诧,慢慢转过了身来,目光直直看着王纣,没有说话。

    五根分神钉,皆钉在了他的身上,钉住了他的神魂,也钉住了他的元婴,更是使得他肉身生机大幅度下降,一瞬间气息便下落了无数,看起来便像是一个苍老的老头子一般。

    “知道么?”

    王纣冷声笑道:“我最讨厌你了,凭什么你是一队队首,我却是三队队首?”

    ……

    ……

    “王道兄,你……”

    玄宗九道圣女厉声大喝,喝道:“你在做什么?”

    她只中了三根分神钉,伤势比秦乱吾要轻了许多,这时候惊怒之下,激起了不少残余力量,狠狠劈掌打来,但声音里,还兀自带着些疑惑之处,似乎直到此时,仍想不明白。

    王纣鼓荡一身法力,硬接下了这一掌,森然道:“当然是送你们归西了!”

    轰隆!

    在他说着这句话时,古殿深处,忽然有轰隆之声响起,一片血光漫漫而出。

    正是他们刚才便嗅到的血腥气味,这时候成十倍百倍的暴涨了起来。

    而在这一霎,王纣也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脸上露出了森然笑容,周身也燃起了滔天血光,力量也像是瞬间增强了数倍也似,不仅之前的伤势看起来瞬间一扫而空,甚至力量提升了数倍不止,一声低喝,整个人犹如鬼魅一般冲到了玄宗圣女身前,狠狠一拳打了过去。

    “轰!”

    他这一拳,居然直接燃烧了血气,力量强悍的惊人。

    再加上这玄宗圣女,本来便不以武道见长,又身受重伤,偏偏被分神钉钉住,元婴又出不得壳,立时被王纣这一拳砸到了石壁之上,一身脏腑都似乎碎成了渣子,脸色更显得苍白无比,口中鲜血狂涌,目光惊疑的看着王纣,颤声道:“你……难道你……疯了不成?”

    “哈哈哈哈……”

    王纣拳出如雨,狠狠向着玄宗圣女打去,一拳接着一拳,势若疯虎一般。就连他自己,都浑身上下迸出了道道血口子,这是他不顾自身,拼命出拳引动的法力反噬,也就是说,他这个时候已完全不管自己肉身受不受得了,打出了拼命的架势向着玄宗圣女打落。

    “你们还没看出来来吗?”

    而在这时候,听着玄宗圣女的大喝,秦乱吾忽然苦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嘴角便有鲜血滚落,身受五道分神钉,他伤势无疑是极重的,但这时候,他的脸脸上却只带着些无奈之意,以及深深的自嘲:“他不是疯了,他是中了邪法啊……”

    “中了邪法……”

    周围众修听到了这句话,心头如遭重击。

    一个个的都是脸色大变,恍然见了鬼一般,表情无比的复杂。

    他们忽然想起了方原逃走之前一直在说的话……

    ……难道他说的反而是真的?

    看着王纣那疯狂的模样,他们心间便升起了无尽的惊惧与复杂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