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一十章 谁真谁假(二合一大章)
    “方原道友,你可还有什么要解释的么?”

    场间气氛已然压抑到了极点,随着王纣的出现,大殿之内,众修脸上都多了些窥得真相的冷笑,一个个看着方原的眼神,又是讥嘲,又是森然,甚至还有些鄙夷之色,只有秦乱吾,这时候仍是端坐不动,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方原,静静的问了一句。

    “有什么好解释的?”

    方原沉默了许久,才淡淡开口。

    刚才一瞬间,他也有些怀疑自己当时的判断,可是缓了缓神,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毕竟当时自己心里那种不安是真的,发现龙迹残阵的变化也是真的,尤其是,候鬼儿的反应也是真的,这种种征兆,便足以支撑自己做下当时的决定,虽然现在他也有些不解,王纣为何没有在那片区域发现什么,安然归来,甚至还独自完成了测量,但却不会后悔。

    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出那样的决断。

    如此一来,便不会再有什么内心的动摇,抬起了头来,望着秦乱吾,然后目光又扫过了大殿之内的其他人,沉声道:“我当时做下决定是有原因的,原因也已经跟你们说过,这便已经够了,若有什么事,离开了龙迹之后,我自担起便好,这时候,自然该以任务为重!”

    秦乱吾听了这话,眼神微凝,点了点头。

    但还不待秦乱吾说话,旁边的王纣已然额头之上,青筋毕露,森然喝道:“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敢狡辩,当时只有你和这个瘪三说有什么凶险,别人又有谁看出来了?班飞鸢乃是小辈阵道第一人,阵道造诣,远超我等,你且问问他,当时可曾看出什么异兆来了?”

    众修的目光都看向了班飞鸢,目露询问之色。

    班飞鸢叹了口气,向方原投来了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道:“我对方原道友的阵术造诣,还是十分佩服的,但有一说一,当时他提出周围残阵有变,前方可能会有凶险时,我便已尽一身所学,推衍过周围的灵脉,但是我敢保证,当时我没有发现任何不妥的地方……”

    周围众修听了,脸色更是变得丰富了起来。

    有些之前便与方原有旧怨的世家子,这时候甚至露出了些欣喜之色。

    而王纣听班飞鸢说完了,脸上的怒意便更盛,大步向方原走来,森然大喝:“姓方的,王某入了龙迹,便只想不负所托,将此任务完成,浴血奋战,不曾让你伤了一根寒毛,谁曾想会遇到你这等险恶之人,今日若不将你斩杀,我王纣一世,还有何颜做人?”

    轰隆隆……

    他说着话时,一身法力已然提起,便要狠狠向着方原打来。

    方原忽然凝神看了他一眼,脸色微变。

    洛飞灵在这时候提起了红色短刀,立身于方原之前,脸上全没了之前的嘻皮笑脸之色,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凝重,整个人气质也已大变,高高在上,一脸冷漠,低喝道:“当时方原师兄的决定,是我让他做的,你们若有胆量动手,尽可以朝着我出手试试!”

    听得这话,场间众修,脸色便皆是一变。

    谁都看了出来,洛飞灵是在替方原揽过,但偏偏面对着洛飞灵,却不好说些什么。

    毕竟洛飞灵是圣地之女,身份在这里,谁又敢对她不敬?

    她就算是蛮不讲理,那也确实有蛮不讲理的底气!

    “洛师妹,你……”

    方原见到了她这等模样,也微微动容,轻轻唤了一句。

    洛飞灵暗暗传音道:“方原师兄你不要说话,这个锅我来背总比你背的好……”

    方原微微凝神,便不好再说什么。

    “飞灵退下!”

    见得洛飞灵出现,以如此霸道的态度要将方原的过失揽到自己身上,大殿之内的诸修,都一时有些为难,却又不知拿她如何是好,但也在这时候,第一队队首秦乱吾却冷着一张脸,抬头看了起来,低声喝道:“这是你任性胡闹的时候吗?你难道不知道这次任务有多重要?”

    “我就不退下!”

    洛飞灵双手叉住了腰,与秦乱吾针锋相对,叫道:“你是一队队首,就这么不讲理的吗?我和方原师兄,当时都是察觉到里面形势不对,才决定临时改道,可是王家道子不听我们的怎么办,难道带大家去死不成?再者,我们只是要保证大家的安危,才去夺权,否则若真想杀王家道子,你以为凭我们二人之力,还真能被他活着逃掉不成?”

    越说越气,气愤的跺了跺脚,道:“还有啊,现在他进了那片区域一趟,便说明那区域里真没有凶险啦?也许是看到我们大队人马没过去,在那里埋伏的生灵便不想打草惊蛇,离开了呢?”

    说到了最后,众修都听出了她已经有些胡搅蛮缠的意思。

    但大殿之内,气氛还是有些压抑了起来,毕竟是南海圣女,胡搅蛮缠也不能忽视啊……

    一队队首秦乱吾沉默了很久,只是看着洛飞灵。

    而洛飞灵也气呼呼的看着他,摆明了态度,一步也不肯让。

    过了许久,秦乱吾低低的叹了一声,道:“诸位同道,这件事是非黑白,并不难辨,不过方原道友有一句话说的还是对的,这一次入龙迹,毕竟是以任务为重,无论他所说的那个理由是真是假,都由不得我们来处置他,依我看,还是先将任务做罢,离开了龙迹再说!”

    “到了外面,自该将方原道友做的事告诉诸位长辈,由他们决断!”

    于此次进入龙迹的众人之中,秦乱吾自然是最有威信的,能成为一队队首,本来便足以证明他的威信,这时候听得他说了这话,场间众人,脸色倒是微微一变,一时无人反对。

    就连洛飞灵,这时候也转头看了方原一眼,面露询问之色。

    不知道这个结果,是不是方原想要的。

    但方原却只是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王纣在这时候,眉头紧皱,满面恨意,忽然上前了一步,喝道:“此子野心勃勃,要夺我队首之位以代之,甚至不惜满口胡说,又何时将任务放在眼里了?秦道兄说的或许有理,既入龙迹,便当以任务为重,可你确定此子是真心为了完成任务才进来的么?”

    “嗯?”

    殿内众修听了此言,皆是微微一怔,不知他想要说什么。

    就连秦乱吾也是眉头一皱,向他看了过来。

    王纣脸上露出了一抹森然之意,低喝道:“南海红天会之前,世间便传言说他与雪原邪剑修有勾结,非我正道一脉,甚至连他究竟是如何结成至尊元婴的也无人知晓,此前的南海红天会,便因为他的身份可疑,不想让他入内,只是诸位圣地之主说情,才给了他这个机会,可谁能想到,他刚入龙迹,便险些坏了大事,难道你们这时候,还觉得他的身份清白可信?”

    “哗……”

    众修皆是一惊,响起了一片低议之声。

    之前他们还只是怀疑,方原是抱有某种私心,才做出了这等事,但听王纣的意思,居然是对方原的身份都起了怀疑,认为他是别有用心,有意来搅乱这一次的任务的?

    秦乱吾皱起了眉头来,低声道:“王道兄还请慎言,此话不该乱讲!”

    王纣冷声一笑,道:“我现在亦没有什么证据,但这一次任务毕竟太过重要,若出了意外,又有何人担当得起?我可以忍耐一时,暂时不要他偿命,但为了稳妥起见,起码也要将他以分仙钉钉住八窍,好生看管起来,以免他再对任务造成什么影响才是吧?”

    大殿之中,众修表情又是一变。

    那分仙钉可是专门针对他们这等元婴大修的仙器,可以钉住元婴,让其施展不得变化,不过,越是这等高阶的修士,愈是难以被束缚,可是能够束缚他们的法宝,便越是歹毒,这等分神钉便是如此,一旦钉上,就算及时解封,那元婴也必定受损,从此无望晋升。

    难道是这王纣心底恨极了方原,有意要报复他?

    洛飞灵这时候脸色已然变了,将手里的红色匕首死死握住,宋龙烛等人则都是倒吸了一口中凉气,可偏偏在这个场合,他们也说不上什么话,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

    而秦乱吾身边,一个一直沉默的红衣女子,这时候也是脸色大变,有些担忧的看了过来。

    秦乱吾微一沉吟,缓缓摇头,道:“我还是觉得此事……”

    “我觉得王纣道兄说的有理!”

    还不等秦乱吾说完,人群里忽然响起了一声冷笑。

    众修皆转头看去,却见说话之人,身穿白袍,手里把玩着一根竹笛,正是陆家道子陆少伯,他冷冷的瞥了方原一眼,道:“我们此前便曾经怀疑这位方原道友与邪道中人有勾结,不然他年纪轻轻,所修剑道,又非洗剑池一脉,至尊元婴,又是如何修出来的?”

    “当时他刚刚踏入南海之时,我们便想将他拿下,好生问个清楚,只是被人所阻,而如今,已经入了龙迹,且他险些坏了这次的任务,若不赶紧制住他,又有谁能心安做事?”

    说罢了,轻轻一笑,看向了周围,道:“袁师妹,孟世兄,你们二人意见如何?”

    听了他的话,不远处一位身边偎依着一头白鹤的女子,和身边卧着一头梅花鹿的男子,都对视了一眼,平静的点了点头,大殿之内,气氛顿时变得不一样了,很快便有人接过了话口,沉声道:“王家道子与陆家道子说的有道理,他既犯下了大错,便该受此惩罚!”

    而周围众修听了他的话,心间皆是一沉,脸色变得复杂了起来。

    方原与他们背后世家的矛盾,知者不少,便是不知道具体情由的,也都知道这些世家道统,一直都将方原当成了眼中钉,后来参加了红天会,方原得到了几大圣地认可,这些世家道统,表面上便低调了很多,没有再表现出明显的敌意来,似乎已经放弃了这个打算。

    但谁能想到,在这关键时候,他们便忽然间又跳了出来?

    最关键的是,这一次方原有过在先,他们便是跳了出来,也是顺理成章。

    “不错,我也支持他们的决定!”

    “我也支持,先将此子扣下,离开了龙迹之后再说!”

    “……”

    “……”

    而随着陆家道子、孟家道子等人发了话,殿内气氛已是一变。

    一时之间,大殿之内此此彼伏,居然都是赞同之人在开口说话。

    那陆家道子,孟家道子等人,本身便是名列四圣八杰,乃是中州天骄中的佼佼者,尤其是王纣,还是四小圣之一,影响大的惊人,他们这一一表态,便有许多本来意见不坚定之人,也跟着表了态,居然在这大殿之中,形成了一种好像是人人都在支持这个决定的局面。

    到了这时,秦乱吾已是眉头紧皱,向第二队队首,玄天九道的圣女看了过去。

    那玄天九道的圣女却是看了孟天离一眼,淡淡道:“孟道兄的决定,我也是支持的!”

    秦乱吾知道她们玄天九道,早就与孟天离所在的孟家有过了协议,名义上是玄天九道的圣女作主,但很多事情,都是她与孟天离商量着来的,这时候却立时有些无奈了。

    随着这玄天九道圣女开口,场间形式已然大变,居然像是统一了意见。

    “你们,敢!”

    洛飞灵已急的跳了起来,像只凶悍的小狗一样死死的盯着那些人,似乎逮上就是一口。

    而在秦乱吾身后,也有一个一直沉默,这时候却显得有些愤然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未免也太过份了,落井下石,尤为可恶,因为一个过失,便要毁了人的前程不成?”

    众人听了,皆有些愕然。

    转头看去,却见说话的乃是九重天小公主李红枭,她本是第一队中人,亦是各个世家子交好的对向,平时双方关系处的也很不错,但没想到,到了这关键时候,她却忽然发表了不同的意见,而且态度异常的坚定,倒让周围众修都心间一沉,却没有立时开口驳斥。

    “如今局势未明,真假未辨,你们便要毁掉方原道友根基,究竟是何道理?”

    而在方原身后,许玉人也忽然站了出来,脸色深沉,低声喝道。

    “不错,就算是你们世家子,也不能欺负人啊!”

    宋龙烛也嚷嚷了起来,叫道:“就因为方原道友没有背景吗?欺负我们散修是不是?”

    韦龙绝寡言少语,这时候也一咬钢牙,握紧了钢枪向前踏上了一步。

    “其实他们说的也对啊,分神钉那是毁人前程的东西,能随便打到人身上么?”

    “便是该有什么惩罚,那也只能由仙盟决定,而不是我们吧?”

    “王家道子的心情倒可以理解,但我想,还是另找个稳妥方法看住他就是了……”

    “……”

    “……”

    随着他们开口,倒也陆续有些人说了话,有的自是觉得分神钉打在人身上,这处罚太重,于心不忍,也有人为了讨好南海忘情岛小圣女和九重天的小公主,更有人只是不想事情闹大罢了,虽然说话的人不多,但稀稀落落,也在这殿内形成了一个统一些的力量……

    有了这些人的话,秦乱吾脸色便好看了许多,正要开口,却忽听得一声“闭嘴”!

    说话的乃是王家道子王纣,他在这时候,似乎已经被激怒,双目血红,狠狠的看着方原,大喝道:“说什么惩罚太重,难道他有意搅乱我们的任务不是真的?说什么不该毁人前程,难道他伤了我道基,害我此生无望再破境不是真的?到了这时候,你们还想护着他?”

    说着话时,一身凶气暴涨,左手往虚空里一按,身边便已浮现了四道上面布满诡异符咒的钉子,在火光下反射着寒光,被他一身法力裹挟,浮浮沉沉,便要直接向着方原冲来。

    “王家道子道基被毁了?”

    众修听了这番话,也皆是大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王纣。

    此前他们只是见到王纣身受重伤,却没想到,他居然连道基也受损了。

    仔细感应,似乎王纣的气机,确实有些缺损……

    ……意识到这一点,众人的脸色皆已大变。

    这毕竟是王家道子啊,中州四小圣之一,居然被毁了道基,此生无望再破境……

    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可怕的?

    一时,王纣那一腔无处发泄的怒火,立时被许多人理解。

    “轰隆!”

    这一下,不仅是王纣,就连中州陆家道子陆少伯等人,也皆站起了身来,一身气机滚滚荡荡,犹如天塌如云倾一般向着方原镇压了过来,厉声大喝:“你这卑鄙小人,还有何话说?”

    “不对……”

    而迎着周围无边怒火,方原也是脸色大变,在听到了王纣最后那番话时,心间某个猜想忽然得到了证实,急声喝道:“他已经被邪法控制了,现在根本不是真正的王纣……”

    周围众修,皆是一怔,还以为自己没听清楚。

    而方原在这一霎,脸色如结了冰一般,低喝道:“相信我,我见过这等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