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百零九章 是何凶险?
    依着此前所言,三队人马,各自拿到了测量检果之后,便需要汇合于一处,而后通过这三个结果的推衍,找出三寸灵山所在的位置,加以封印,如今虽然方原这一队人马出了些意外,但总归还是在约定时间之前得出了结果,虽然方原心间还有疑虑,也只能先去汇合。

    踏上腾云,一阵飞驰电掣,而如今距离约定的时间已只剩了半天功夫,时间紧迫,方原自然也不敢怠慢,将玄黄一气诀都摧动了起来,犹如一阵狂风随行,众修跟在这狂风之中,便如借风行舟,速度都快了三成,见到方原这等神通,就连钟太和都有些诧异了,一时还以为方原也是借了某些异风成就的天道筑基,却不知方原的玄黄一气诀,本就包罗万象。

    在这等加急加快的势头之下,总还是在天黑之前,堪堪赶到了事先三队约好的地点,这里却是龙迹之中,一座历经不知多少年,早已破败的古殿,此殿当初应该属于龙族大能们的祖殿,位于龙迹最中央,也惟有选在这个地方,才不论三寸灵山在何处,都可尽快赶去。

    “总算还是赶上了!”

    远远的在半空之中,便看到了下方一处高大恢宏,却显得有些破败的黑色建筑,立于一座高山之上,众修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龙迹之中的任务实在重要,谁也不敢耽搁上半分。

    倘若这七天之限没有赶上,那就算是完了任务,事后的功德奖励,没准也得打个折扣。

    “空中来的是谁?”

    此时那破败古殿周围,已经布上了一些简单的阵法,既有防御之能,又有感知之效,想是布阵之人也水平不错,方原等人刚一靠近了那大阵,便只见里面数道气息警觉了起来,有人立于大阵之中,一道神念远远的飞了出来。

    “仙盟御下第三队人马,我是现在的队首方原!”

    方原沉声低喝,也同样是一道神识打了过去,以教对方验明正身。

    为防对方生疑,干脆连自己现在的身份也说了出来。

    “喀喀喀……”

    听了方原的话,那古殿之内,微一沉默,然后便有大阵运转,缓缓打开了一条通道。

    方原等人在殿前按落了云头,向着周围一打量,便举步走了进去。

    只见这破败的龙殿极是宽敞,里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显得昏暗而压抑,走过了走廊之后,便见到眼前出现了一座宽敞的大厅,这时候第一队队首秦乱吾与第二队队首玄天九道的圣女率领的两队人马都已经赶到了,正在殿内休息,见到方原等人,目光便转了过来。

    “你们来的有些晚了,差半刻便过了子时!”

    目光扫过了众人,最后落到了方原的脸上,那位玄天九道圣女淡淡开口说道。

    “我们遇到了一些意外!”

    方原并不多言,只是将玉简捧在了手中,道:“但总算拿到了相应的结果!”

    第一队队首秦乱吾点了点头,他身边便有人过来,将那玉简拿了过去,立时引出了玉简里面的内容,似乎是在重新推算,验证什么一般,然后秦乱吾面无表情的看着方原,淡淡道:“你们第三队出了意外的事情,我们自然也皆知晓,正要等着你过来,给我们一个解释!”

    “他们已然知道了?”

    第三队里面,宋龙烛等人,皆是一怔,眼神都有些担忧的看向了方原。

    方原也没料到,刚一与另外两队汇合,便遇到了这个问题,他眉头微微皱了皱,也不多作解释,只是道:“没什么好解释的,我预感到了当时的路线上会有凶险,与队首王纣解释,他却一意孤行,我意识到他会对这次任务造成影响,所以便夺了他的队首之权!”

    “哗……”

    一听得此言,殿内众修,立时脸色各个惊变。

    方原说的轻描淡写,但众修心里,却一时便如风起云涌一般。

    “夺了队首之权?”

    “开什么玩笑,这队首之位,乃是仙盟定下,也是可以随便去夺的?”

    “你说会有凶险,那又是什么凶险?”

    一片低议喝斥里面,方原默不作声,秦乱吾与玄天九道的圣女等人,也皆是皱了眉头,并不胡乱开口,似乎是在静静的等着什么,也未过多长时间,拿到了方原手中玉简之人,便已走了过来,在秦乱吾身边道:“结果重新推衍过了,没有问题,应没有动过手脚!”

    第三队中人听了此言,脸色皆是一变。

    这才知道,秦乱吾拿到了这个结果,第一时间便是找人重新检测,是担心有人做手脚。

    这是将自己这些人,当成了什么?

    “只要结果正确,那便一切好说!”

    秦乱吾点了点头,目光也微微发冷,向着方原看了过来,森然道:“方道兄,此事任务,都很是顺利,我们两队人马,皆在一天之前便拿到了结果,在此地等你,如今你虽然也赶在了期限之前赶来,也拿到了结果,便你却借机生事,倘若误了大事,可知是何后果?”

    听出了他话里的痛斥之意,方原只是沉默不语。

    旁边的宋龙烛等人,更是脸色担忧,但在这时候,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班飞鸢等人,在听到了结果正确时便放下了心来,这时候都站在了一边看戏。

    洛飞灵听了这话,却是心间一急,直接站到了方原身前,叫道:“秦乱吾,你休要胡说八道,我们都知道,方原师兄是为了避开凶险才出此下策,你凭什么说他是借机生事?”

    “哦?”

    秦乱吾看了洛飞灵一眼,目光缓缓一转,落到了方原脸上。

    打量了他一眼,才缓缓道:“你说是为了避开凶险,那倒说说,究竟是何凶险?”

    方原听了此言,沉默了半晌,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哗!”

    此言一出,大殿之内,便忽然间一片大乱。

    不知多少人脸上露出了冷笑,喝道:“那就是说,有没有凶险便凭你一张嘴了?”

    “呵呵,说什么凶险,然后趁机将王家道子推下马来,自己夺了这队首之位,是为了保证四大秘境开启之时,有自己的一份机缘么?你打的算盘不错,但却将我们都当成傻子?”

    “这等重要的任务之中,也敢动这小心思,简直罪无可恕……”

    “……”

    “……”

    在这一片喧哗之中,方原只是沉默不语,当时他感觉有凶险,如今确实不好解释,更不好在这时候当着众修的面解释,而迎着众修的愤然,宋龙烛、许玉人、韦龙绝三个,虽然心间向着方原,但在这时候,却也无法帮忙,只是暗暗低叹着,心间生出了诸多担忧。

    而洛飞灵听到了这么多指责,却是脸都气红了,叉着腰就要一个个的骂回去,可是方原却在她身后,拉住了她的手,慢慢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在这时候再替自己说什么。

    洛飞灵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只是眼眶却有些泛红,委屈的受不了。

    “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当时我确实发现了有些端倪,知道继续再往前去,会遇到可怕的变数,别说完成任务,或许全军覆没都有可能,这才做下了那等事,但一时之间,也无法向你们解释,诸位或是信我,或是不信,方某也没有办法,先完成了任务再说!”

    等到周围声音为之一落,方原才淡然开口,低声开口。

    “呵呵,你连那前面究竟有何凶险都不知道,也敢做出这等恶事?”

    可人群里,陆家道子陆少伯却冷冷开了口,目光里面,皆是讥嘲之意。

    方原听了,只是摇了摇头,懒得解释。

    “我来告诉你是什么凶险吧!”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一个森然的声音响了起来,第三队里面,众修皆是一惊,循着声音看去,便见到大殿深处,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身上一片压抑的怒火,居然正是此前在方原手底下逃走了的王纣,他这时候望着方原,满眼都是压抑不住的杀意。

    “你当时借口前路有什么凶险,向我偷袭出手,我遁走之后,便不信你的邪,独自一人,继续向前赶去,独自在那片区域完成了灵脉测量,除了一只受了重伤的遗种,被我一掌拍死,饮了它的鲜血疗伤之外,根本什么也没有碰到,难道,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凶险?”

    说着,一道卷轴狠狠掷在了方原身前,喝道:“这是那里的灵脉测量,你自己看吧!”

    啪!

    卷轴落到了地上,缓缓打开,里面皆是卜算数据。

    第三队的队员们,皆是一怔,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卷轴上面的结果。

    一时后背有些发凉!

    谁也没想到,王纣重伤逃遁之后,居然没有立刻来找另外两队的人汇合,而是自己跑去了被他们放弃的那一片区域,而且独自完成了那一片区域的测量,又赶了回来……

    如此一来,岂不是彻底证实了,方原说的那凶险并不存在?

    一时间,无数目光都落到了方原脸上,有的担忧,有些讥潮,有的幸灾乐祸……

    就连此前相信方原的同队之人,这时候也皆目光惊疑的向他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