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圣地之威
    参加红天会之前,对这些大人物们议事的方法与模样,考虑了很多,但真个见到了,才发现与自己想象中还是相去甚远,虽然依着方原如今的道心与对人间的领悟,出现这种乱象也似乎是意料中的事情,但真个看到了之后,还是觉得非常的荒唐,甚至是……扯淡!

    听起来,每个人都说的有道理,都从大义出发,也都能为自己的言辞,找到一番大义作注角,可是当各种意见,各种提义交织在了一起的时候,便出现了一种现象,那便是乱!

    主殿之内,吵的不可开胶,七嘴八舌。

    人人都是张口大劫,闭口天下,也似乎满嘴道理,但偏偏乱成一团。

    偏殿之内,诸小辈修士,脸色都显得有些难看了,甚至是尴尬。

    他们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自家长辈那许多看起来有道理,甚至是大义凛然的提议里,却或多或少,都带了些夹杂了其他因素的考量,有对未来局势的谋划,有对利益关系的铺设,甚至还有一些对旧怨新仇的明争暗斗,这便多多少少,使得这些提议,都变了味道。

    年青人总归是更理想一些,他们自然也希望着这一场红会盛会,可以如想象中的一般,众志成城,凝聚一意,摧朽拉朽也似将这世间隐患除掉,将世间力量集聚起来,抵御大劫!

    但他们其实也知道,这基本上不可能……

    他们能说自己长辈考虑的错么?

    因为就算是他们自己,往细了想想,也不得不承认那些问题的存在。

    会在了那个位子,自然便要考虑那些问题……

    甚至说,某种程度上,他们来偏殿里旁听这场议事,本身就是有些学东西的含义在里面。

    因此,无论如何,他们也只能听下去……

    ……

    ……

    从一开始的激动,兴奋,再到后来的尴尬,惭愧,再到后来的疲惫,其实只是用了一个很短的时间,偏殿之内,众小辈修士也不像此前那种神色凝重,如临大敌了,他们知道这才刚刚开始,一些关键的问题,还没说到,真正手握重权的大人物,甚至还没开口。

    而这,应该也是红天盛会的惯例了。

    红天盛会,前面七天,便是这等议事,后面三天,则是南海盛宴。

    或许,这只是因为一开始创办此会之人明白,在这场议事里少不了会有许多人争的面红耳赤,剑拔弩张,因此才特意在后面三天安排下了南海盛宴,好让这些在议事之上争的激烈之人有一个缓和的余地,以免在大劫之时彼此不对付,暗中做下什么不利大局的事情?

    如此想来,倒不得不佩服那起初设下这红天盛会之人了。

    若是以前的方原,听到了这会上的乱象,猜到了那些人大义凛然的面孔下的私心,或许亦会义愤填膺,但经历了雪原之事,他已道心坚稳,这时候却仍是淡然相对,只是心间不悦。

    他身边的洛飞灵,似乎感受到了他内心里的一抹忧色,便凑了过来。

    轻轻拉了拉他的手,低声道:“方原师兄,你是不是有点烦啦?”

    方原看了她一眼,低声一叹,道:“我只是在想,如此真可以商议出有用的策略么?”

    洛飞灵晃了晃脑袋,道:“他们议事,大都是这样的!”

    方原听了,眉头皱的更是厉害,深吁了口气,便不想再发表什么意见。

    洛飞灵也似乎有些狡黠的笑了笑,道:“老祖宗很早就教过我啦,这世上有圣人境界,却没有圣人存在,便是有圣人,也只可能是一域,一国,甚至是一族的圣人,而不可能是这天下的圣人,是所有人的圣人,我们也不可能指望所有人都是愿为天下先的模样,只能先承认这世人本来就是这样的,才能够从现在这个局面里,找到真正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来!”

    方原听得洛飞灵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倒是微微一怔,有些诧异的看向了她。

    洛飞灵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你人这么聪明,一定可以明白这些话的,你看,现在一直在讨论的,其实只有那些世家道统的人,而七大圣地的人,其实都没有开口,因为他们都知道,现在根本就不是真正议事的时候,而是先让这些人把他们的意思说出来,只有他们都说出了自己内心里真正的要求,才可以从中梳理出脉络来,才能够制订出真正的计划!”

    “那这……”

    方原怔了半晌,想起了曾经在典藉里看到过的话:“……妥协?”

    洛飞灵用力点了点头,道:“说是妥协不好听,或者应该说是……平衡!”

    方原本来就不是一个笨人,一些道理,他哪怕不感兴趣,也隐隐约约的懂,这时候亲眼看到了这团乱象,本来还有些心间烦躁,但在这时候经得洛飞灵一点,却立时心间明快了起来,想到了世间种种,便不得不心间一叹,承认了洛飞灵说的话便是世间的现状。

    洛飞灵也看出了方原的想法,道:“你看吧,前面几天,肯定什么也商量不出来,但过了三天之后,便会陆续有圣地长老,或是仙盟长辈开口,将一些事情敲锤钉音,当然了,商量出来的结果,或许和一开始想的有些不一样,但大局上,却应该不会偏离最初的方向!”

    方原静静的点了点头,压下了心间躁意。

    他开始听了洛飞灵的话,以一种置身事外的态度来看这一场大会。

    ……

    ……

    时间如是过了数日,确如洛飞灵所言,主殿讨论了无数的问题,却始终没个结果。

    从对妖域的态度,再到对魔边的增援,再到对黑暗魔主的计划等等,每一个问题都讨论了许久,而每讨论一个问题,也总是会延伸出更多的问题来,某些时候,这问题甚至都会跑远到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某种程度上,简直让人感觉有些荒唐,感觉不可思议。

    只不过,在这种乱象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开始有些手握重权的大人物们开口了。

    听得为攻打妖域的事情已经吵的不可开胶,几乎要现场斗将起来,双方争执不下,几位坐在了大殿上首的人便对视了一眼,然后似乎一直在作壁上观,悠哉悠哉看戏的洗剑池剑首便开口了,笑吟吟道:“大忡道主,你急公好义,一心为天下考虑,本座理解,不过你一直想攻打妖域,荡平那七道妖脉,可是派何方兵马过去呢?不如你大忡道场做个先锋?”

    那位与青丘道人吵的已经面红耳赤的大忡道主,便是老脸一红,却不敢在言语上驳斥洗剑池剑首,而那剑首在说过了大忡道主之后,便又看向了青丘道人,笑吟吟道:“青丘老弟,你也莫要如此焦急,七大妖脉究竟为何疏远了仙盟,想必你也不是一无所知,极力阻止仙盟发兵,也不像你说的那般一心为妖域吧,依本座瞧来,七大妖脉还是要尽量拉拢过来,白风族伏杀仙盟使者的事情,也须得有个交待,但这件事,便由你们青丘狐脉为主如何?”

    那位来自妖域的青丘道人便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拱手:“此事可行!”

    为了支援魔边之时,各部军马谁先行,谁压后的问题争吵不休时,九重天仙皇便冷冷的笑了一声,淡然开口:“既然谁都希望自家军马后赶至魔边,不愿吃亏,那就不要再让诸族如此头疼了,一切军马统御皆交由仙盟,由仙盟谴仙将便是,我九重天愿交十万兵马!”

    这一番话挟着皇威镇压了过来,御劫援军的调动问题便定下来了。

    有两大道统为谁该多交出一条灵脉,谁该少交一条灵脉争执不下,便有来自日易楼的长老轻笑着开了口:“魔边将军苦寒,资源一直不够用,倘若诸位还不舍得给予资源支持,那便由我们易楼出面,改变一下幽州北域的灵脉走向,好使得魔边多几条灵脉如何?”

    这一番话,吓的那两大道统脸色大变,很快便有了一个折中的想法。

    易楼的人可不能开罪,他们动个手脚,自家灵脉便没有了。

    有道统希望得到琅琊阁的三大仙法,而琅琊阁白夫人只是笑吟吟的摇了摇头:“不行!”

    “为何不行?”

    白夫人笑吟吟道:“因为我不想给你们!”

    “……”

    “……”

    最让方原目瞪口呆的是陆家族人,那位陆家族长似乎对仙盟极有意见,一直在吵吵嚷嚷,定要设巡查使监查仙盟,而且他也明显做足了准备,自己口若悬河,说的有理有据极是热闹不说,还暗中结下了许多同盟,明明帮口,居然已将仙盟诸人说的似有些无言以对了……

    然后这时候南海忘情岛的老祖宗就生气了,猛得一拍桌子,喝道:“监查监查,监查你奶奶个腿儿!”

    那陆家族人立时闭嘴了,不敢再发话。

    ……

    ……

    “方原师兄,我说的没错吧?”

    洛飞灵一直在旁边开心的看戏,这时候便有些得意的过来邀功。

    方原只是有点无奈,心想,这是七大圣地么?

    ……跟想象中还是有点不大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