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八十九章 再见故人
    金桥横空,直指仙殿,金光璀璨,如平步金云。

    方原立身于桥头位置,望着赶来的诸人,心间一时有些难以形容的滋味。

    本以为方原已是无缘仙会之人,却没想到最后关头忽然一下子赶来了这么多邀请,周围留在了小岛上的世家子仆役之流,皆已目瞪口呆,傻了也似。

    比起片刻之前,方原立于桥头,无人搭理的模样,眼前这一幕却是显得太过不同了。

    一个是似被天下嫌弃的弃儿,一个却是被这么多大道统,这么多大人物关注的骄子,无论是哪种,都有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感觉。

    琅琊阁、九重天、洗剑池、易楼、南海忘情岛……

    这已是五大圣地表明了态度了。

    本是因着触怒了中州数大世家道统,或许还有着仙盟内部某些大人物的不满,因此被刻意冷落的六道魁首方原,这时候居然忽然被五大圣地垂青,局势变化未免太惊人了些!

    最重要的是,最后关头,仙盟也表明了态度。

    不但允许方原与会,而且是德高望重,修为深厚的太虚先生亲自来接,这份重视,却又比几大圣地更为明显,也更为坚决了,某种程度上,这又代表了仙盟对那件事的态度。

    琅琊阁少主白悠然等人,看向了彼此,脸上都带了淡淡的笑意。

    他们也明显意识到,好像他们的橄榄枝凑到一起来了。

    而洛飞灵短短时间内,赶了数千里的路,还吵了两回架,撒了一次娇,终于给方原拿来了入会的手令,这时候却用不上了,也分毫不觉得不满,反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方原,笑的极是开心,一瞬间便对这些开了口的道统使者们产生了极大的好感,难以形容的得意。

    方原迎着众人的目光,也是沉沉吁了口气,似将胸间郁气一吐而光,然后便向着这些人轻轻施了一礼,这时候不知说什么好,便也不再多言,施过一礼之后,轻轻抬脚上了金光大道,来到了微笑看着自己的太虚先生面前,道:“前辈,时隔数年,总算有缘再见了!”

    若是换了别的仙盟之人,方原怕也不会这般感激。

    如今,最为触动他的,便是太虚先生亲自来接自己了。

    他与这位老先生,只算有过一面之缘。

    其实是这一面之缘,也谈不上,只是曾经在天来城金家秘境,这位老先生在秘境之外看到了自己,自己却没有看到他,不过出于惜才之心,这位老先生在之后,便一直心存提携之意,无论是六道大考,还是后来的阴山宗一役,明里暗里,他都对自己有许多指点。

    这种感激,是很真诚的。

    “呵呵,当年老夫见到你时,还只是一个天道筑基的好仙苗,虽有爱才之心,但造化弄人,却一直没有机会真个帮到你,本以为时间多的是,却不曾想,数载悠悠过,你居然已成为了一方元婴大修,前途无量,便是超越老夫,也不过是数载之年,倒真让老夫汗颜了!”

    太虚先生还不等方原拜下,便将他扶住,上下一端量,笑呵呵的说道。

    “先生德高望厚,功参造化,岂是晚辈可以望背?”

    方原说的很客气,对这位老先生,确实有着很深的敬重之意。

    “年老了……”

    太虚先生笑着摆了摆手,道:“潜力耗尽,难有寸进了,倒是你,年纪青青,大道可期!”

    他说着话,便转过了身来,与方原一起向岛内行去,却是没有在前引路,也没有让方原跟在自己身后,而是与方原并肩入殿,显现出了一种平起平坐之意,可谓十分罕见。

    而周围诸圣地使者,见了此状,便皆是一笑,化作流光回殿中去了。

    到了这时候,他们自然都不会与方原来抢这风头。

    “刚才让你等了这么久,心里是否有些失望?”

    太虚先生陪了方原过桥,轻声笑着问道。

    方原微一犹豫,点了点头,道:“不瞒先生,一开始确实是有一些的!”

    太虚先生点了点头,笑道:“有也是应该,老夫前来迎你,也是为了告诉你一些话!”

    说着,微微一顿,低声道:“人心本是复杂的,仙盟再如何,也是人来组成的,因此仙盟内部,也有着各种各样的意见,无法脱俗,但是,仙盟又毕竟是仙盟,所以就算内部也有很多意见,但总不会辨不清黑白,你在雪原上做的事情,有人不满,也有人喜欢!”

    说到了这里,他看了方原一眼,道:“更有人,很是佩服你!”

    只此一番话,方原听得,心间最后一抹憾意已去,停下来行礼,道:“多谢先生!”

    太虚先生笑道:“该是仙盟谢你!”

    说罢了之后,他便也踏上了浮云,直往仙殿方向去了。

    方原深呼了口气,道心通明,念头畅达,便迎了海风,青袍荡荡,大步向前走去。

    琅琊阁少主白悠然骑在了白麒麟上,乐颠乐颠的跟了上来,面上也满是欣喜,笑道:“先生先生,当年你离开琅琊阁的时候,娘亲还有些担心你的修为,没想到这几年过去,你居然已经这般厉害啦,哈哈,但我觉得我也不差,你看我现在够用功吧,正式修行不过七年时间,便已经是天道筑基啦,这一次见了面,你总不会再因为我懒惰打我了吧?”

    一边说,一边笑的开心,小麒麟一路小跑,得得作声。

    方原笑了笑,道:“小时候打你,是为了让你明白道理,如今你长大了,便该自己摸索道理,再打你就不应该了,更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你用了七年成就天道筑基……”

    说着转头看了白悠然一眼,道:“我当年在青阳宗修行,用了还不到七年!”

    白悠然顿时呆了一呆,心里快速的盘算了一遍,有点傻眼。

    他觉得自己七年时间成就天道筑基已经很不错,但自己毕竟是琅琊阁少主,资源无数,明师无数,修行条件之好,世间难寻,可方原当初却是在名不见经传的云州小仙门,一步一个脚印走了出来,结成天道筑基的时间,却比自己还快,其中高下,自然很明显了。

    不过也只是一愕,便得意的笑道:“先生便是先生,若没这么厉害,怎么做我的先生?”

    半空里一道红光掠来,落到了金桥之上,正是洛飞灵,她看了一眼骑在了小麒麟背上得意洋洋的白悠然,便皱了皱眉头,道:“方原师兄,这个傻小子是谁,怎么叫你先生?”

    白悠然见到了洛飞灵眼前一亮,忙道:“先生,这位就是师娘吗?”

    洛飞灵听得脸色一红,笑道:“这小子长的真俊……”

    ……

    ……

    沿了金桥,直向前走去,便是通往议事仙殿了,此岛古木参天,只在岛间有着数座气势恢宏的大殿,本来入岛之人,有许多大人物,但偏偏因着方原来得晚,这时候入岛之人却只剩了他一个,再加上他这件入岛事宜,生出了波折,这时候便不知有多少人关注着这里。

    正迎着金桥,乃是一座占地十里的巨大宫殿,此时的宫殿之中,已不知坐了多少大人物,因此宫殿旁边,连个大阵都没有,实在是有这么多大人物在,设不设阵,已经没有意义了。

    那大人物分别盘坐在了殿内,围着殿内广场而坐,气息深沉,面目难明。

    而对着这么多大人物,也没有多少人够胆子直接以神识去探查他们的真面目。

    方原入得了岛来,便朝着大殿拱手施了一礼,以示敬意。

    那一座十里大殿之内,似乎有人暗暗点头,也有人在凝神打量,一时倒有些复杂。

    方原也不去想那各种目光里面蕴含了何意,行过了礼后,便向着周围两座大殿之中的左殿行去,那最中间的大殿,以他如今的修为与地位,还是没资格进去的,只是有了身为年青小辈的代表,进入偏殿旁听而已,而这两座大殿之内,还有许多像他一样身份的人。

    入得偏殿之内,便立时迎来了无数道目光,皆十分复杂。

    在这些人里,便有那陆家道子、骑鹤女子等人,他们看向了方原之后,都没有开口,甚至养气功夫十分到家,连脸色也没有多少变化,但内心里究竟怎么想,就谁也不知道了。

    “哈哈,方道友,早听说你到了南海,只是一直无缘相见啊……”

    大殿深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大笑,随着笑声,便有几个人站了起来,为首一个,面容粗犷,身材高大,脸上带着十分熟悉的笑容,却正是当初六道大考之中见过,后来与自己一同名列小七君之列的宋龙烛,他满面堆笑的迎了上来,道:“你那只白猫呢,跑哪去了?”

    想起了他曾经做过的恶劣行径,方原无奈,只好道:“猫跑丢了……”

    宋龙烛:“……”

    方原由得他在那里发愣,目光向着四方看去,便见那些站了起来的人里,便有宋玉人,韦龙绝等人,皆是故人,便一一行礼,最后时却看到了独坐在一边,身穿红裙的女子。

    李红枭一脸淡漠的看了过来,嘴角似乎还带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