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迎你入殿
    南海红天会,与其说是一场仙会,倒不如说是一次大劫之前的议事大典。

    每逢此会到来,世间高手,名流,各大道统的主事之人,闲云野鹤里面的高手,甚至一些身份特殊的邪道高手,以及大妖等等,都会来参会,可谓高手云集,若说这些人有一点相同,那便都是手握重权的绝世高手,一举一动,对天元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对于这些人来说,也惟有大劫降临这等大事,才可以让他们离开自己的老巢,聚在一起,同商大事。

    也正因为这等仙会,三千年只有一次,所以其规格,才至高无上。

    那些大人物们自不必提,他们本就是仙会的邀约对象,但对于年青一辈的修行之人来说,可以参加这场仙会,哪怕只是入侧殿旁听,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了,一生只此一回!

    方原既然来了南海,自然也想参会。

    当年九姑跟他说这场仙会时,便有着考较他的意思在里面。

    在那时候,九姑便已经在暗示,若是可以成就至尊元婴,或许便有参会的资格,方原这么多年,便也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终于在踏入南海的前一刻,成就了至尊元婴,也算是达到了标准,那么,是否可以得偿所愿,进入这南海红天会,便是他惟一关心的了。

    这时候,看到那些陆家道子等人,陆续踏上了金桥,前往仙殿,在他们身后,甚至还有许多非是至尊元婴之人等着踏上金桥,自己却只能在桥边等着,心情自然有些不悦。

    他知道,若依着实力与修为,自己应该是够了的。

    甚至论功德,自己也是够了的!

    不提别的,雪原一事,自己撞破了那几个古世家与道统在雪原上的秘谋,毁了他们的计划,拯救无数资源,仅此一事,便是有大功于魔边,寻常人根本无法触及的大功德。

    而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让自己入会,便是仙盟一念之间了。

    而这,其实也是方原一直关心的问题,他早在雪原之上得罪了那些世家与道统时,便想过这个问题,自己坏了他们的好事,那些世家与道统,自然恨自己入骨,而洗剑池只关心剑道,内部里惩罚了那些掺与了此事的洗剑池弟子之后,其他的便置之不理了,自己是否因着那件事成了天弃地厌鬼嫌之的人,最关键的一点,便是要看仙盟会怎么对待自己……

    仙盟是会为了那些世家与道统的态度而冷置自己,还是表明态度,认可自己的功德?

    方原也知道,世间底蕴最深,便是中州,那些世家,皆是世间最有影响力的一批人,他们哪怕是在仙盟之中,也都有着自己的代言人,若论起对抵御大劫的贡献,这些世家与道统当然比自己重要的多,可是方原还是对仙盟抱有了一线希望,想看到他们的结果。

    毕竟,仙盟代表着天元最本真的愿望,那就是抗衡大劫。

    而这些仙盟里的人,遵巡的法则,也是不掺杂道统之争,不夺天下,不谋私利,甚至都不会局限于族群之争,只是一心想要团结天元各方势力,凝聚一心,渡过大劫……

    在天元,他们也算是最理想化的一批人了。

    这些人会如何对自己?

    ……

    ……

    周围人陆续上桥,纷纷从方原身前经过。

    方原站在了原地,面色平静,任由海水拂来,不动不摇。

    周围已经有许多古怪的眼神看了过来,哪怕是再恨方原的世家之人,也没有人开口说些什么,更不会有人在这么庄重的时候开口嘲讽,他们只是从方原身边经过,然后漫不经心的看方原一眼,至于那眼神深处,是否也有着些得意与嘲弄,便只有他们自己明白了。

    金桥之上,人流渐少。

    有资格进入仙殿的人自然不多,很快也就走光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大人物们的随身侍卫等等,本来就不会进入仙殿,这时候,方原仍是直直的站在了桥边,自然引来许多目光。

    周围开始有一些似有若无的窃窃私语响了起来。

    周围虚空之中,甚至金桥对岸,也隐隐有一些玩味的目光远远的看了过来。

    海风强劲,青袍飘飞。

    方原皱起了眉头,洛飞灵估计还没有说动忘情岛的老祖宗发话,仍未见踪影,而仙盟那边,也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倒是接引去了足够的人,两边的黑甲石像,似乎准备离开了。

    “方道友,事已至此,也不好说什么!”

    在方原身后,那位一直都没有踏上金桥的乱天小圣秦乱吾,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此前一直都没有踏上金桥,只是在方原身边守着,似乎是在盯着方原,直到此时,才看了方原一眼之后,低声说了一句,然后便摧动浮云,直向着金桥之上飘去。

    踏上了金桥之后,微微一顿,似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未说。

    他踏上了金桥之后,那两尊黑色石像似也得了指令,准备收起金桥。

    “果真没能进去吗?”

    这时候,仍在小岛上守着的诸世家护道者,族卫等人,眼神一下子热切了起来。

    不知多少目光都落在了方原脸上,暗中窃窃私语响起无数,虽然到了如今的境界,很少会有人如此不知事,当着方原的面说些什么,但那态度却也很明显了,有人带了惋惜之意,也有人带了冷嘲之色,更有一些人,这时候都远远的看着方原笑着,神情很是兴奋。

    世间至尊元婴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些,不参与这场仙会倒没什么,毕竟有许多人根本连来也没有来,但像方原这等,本来就在风口浪尖上,又来到了南海,甚至站在金桥旁边等了这么久,结果却没能进入仙会的人,则无疑有些特殊了,难免会受到人关注……

    等将来这件事传开,更不知会有什么的传言了。

    这位曾经风光无限,如今依然表现出了极大潜力的年青人,终究被天下所弃了吗?

    ……

    ……

    而迎着海风,方原也低叹了一声。

    远远可见,四面八方,道道通向了诸般岛屿的金桥,都已经开始收回。

    他心里也有一丝失落,准备离开。

    可也就在此时,忽听得一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且慢!”

    方原身边的两尊黑色石雕,本已准备将金桥收起,听到了这一声大喝,却是手上动作一缓,这座小岛上的众人,也皆抬头向着那声音传来之处看去,却见金桥另一头,一个少年人骑在了一匹白马背上,飞快马加鞭的赶了过来,马蹄得得,手里高举着一道卷轴。

    “那个人是……”

    有人看清了那金桥之上的少年袍服模样,还有那匹浑身雪白,颈生白鳞,头生双角,用力的抹了抹眼睛,才发现那并非白马,而是一匹罕见的白色麒麟,眼神立时变直了。

    一身儒袍,跨坐白麒麟,这少年人的身份还难猜吗?

    “先生,你终于来了……”

    那骑了白麒麟的少年冲到了金桥边上,从麒麟背上跳了下来,向方原大声问了好,然后便依着弟子之礼,向着方原拜了一拜,这才站了起来,只见得满面惊喜,很是激动。

    “你已经长的这么大了?”

    方原心间也是微动,自然认出了这骑着白麒麟而来的少年。

    正是当年的琅琊阁少主白悠然,如今却已长成了一位翩翩浊世美少年,当初自己在琅琊阁教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开始修行,而如今,却也已经有了天道筑基的修为了。

    “先生,我是奉了娘亲的命,特来迎你进去的!”

    白悠然欣喜的向着方原说道,然后高举了手里的卷轴,向着那守在了金桥两岸的石像沉声喝道:“琅琊阁有谏书在此,六道魁首方原潜力无限,品性俱佳,应入仙会列座!”

    小岛之上的众修,闻言便皆是一惊。

    谁能想到,在这最后的关头,会有琅琊阁少主亲自持谏书来接他?

    只是,这心间惊愕之意尚未缓去,便又忽见得仙殿方向,一朵红云升起,沿了金桥快速的向着这小岛方向飘了过来,那云上站了一位胖胖的阴侍,旁边人眼尖,早有人认出了此人的身份,正是皇州九重天宫里,神皇面前的红人,堪称只手遮天的辣手崔公公……

    那崔公公踏着红云,来到了小岛之上,向着方原笑了笑,然后才慢慢展开了手里的紫榜,悠声道:“九重天仙皇有旨:方原此子,朕甚赏之,红天之会,当有此子一席……”

    周围一时变得鸦雀无声。

    便又在此时,忽然间一道剑光飞了出来,于小岛上空抖起剑音:“让他进来!”

    又有一道红光急急的飞了过来,正是赶路赶的一脸通红的洛飞灵。

    然后便是一位身穿易楼卦衣的年青女子,手捧符令而来,本想说些什么,但见到这么多人开口了,便只是立身于金桥之上,向着方原点了点头,指指手里的符令,微微一笑。

    而在最后,则是一位白须飘飘的老者,缓缓自金桥上走了过来,正是太虚先生。

    他手持拂尘,来到了金桥此端,向着方原笑道:“老夫代表仙盟,请你入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