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八十四章 龟腹竹书
    “额……”

    老乌龟这一声,把方原和洛飞灵都骂的懵了。

    明显听得出来,这老乌龟当真是有些急眼了,方原也实在没想到,兴冲冲的要帮这老乌龟一个大忙呢,没想到人家居然不领情,眼神顿时有些诧异的向着洛飞灵看了过去,心想你这准备给人家翻身,不是已经提前说好了的么?怎么就忽然把人家给惹急眼了呢?

    洛飞灵也是呆了一呆,旋及叉着腰和老乌龟对骂:“你这人不讲良心是不是,我是好心才要帮你翻身来着,而且上次说要给你翻身的时候你也不是笑呵呵的答应了嘛?”

    老乌龟大怒着开口:“上……次……”

    洛飞灵道:“上次你就是这么说的!”

    老乌龟意识到自己开口说话,那是万万说不过洛飞灵的,只好再一次动用了神念传音,愤愤道:“上次知道你小娃娃调皮,没这么大本事,万一这次真给我翻过来了怎么办?”

    洛飞灵:“嘿呀……你逗我?非给你翻过来不可!”

    老乌龟大叫:“不能翻!”

    洛飞灵:“就翻!”

    老乌龟:“不能翻……”

    洛飞灵:“就翻……”

    方原:“……”

    “……”

    “……”

    眼瞅着这两个似乎可以一直这么对着循环下去,方原已是满心的无奈,只好出来劝架,连向着洛飞灵拱了几遍手,求这位姑奶奶闭了嘴,然后向着那闭上了眼睛只是一个劲的重复着“不能翻”三个字的老乌龟叫道:“前辈既然躺的舒服,那晚辈去把那几座大阵拆掉!”

    老乌龟又瞪开了眼,两道低黯的目光透过了海水看向方原,冷笑着传音道:“谁说我躺的舒服啦,一开始躺着是舒服,但是让你在这里躺个十万年你还会觉得舒服吗?”

    方原顿时无语了,这乌龟不讲理啊!

    洛飞灵也再一次来了气,愤愤道:“这老王……”

    说到最后一个字看了方原一眼,脸色微红,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

    方原无奈的向老乌龟道:“晚辈与飞灵师妹只是想帮一下前辈,实无恶意,不知究竟是为前辈翻过身来好呢,还是就任由前辈躺着好呢,我们都行,前辈给个准话就行!”

    “这个小娃娃倒是心好!”

    老乌龟嘿嘿一笑,又道:“比那个女娃娃要好的多!”

    洛飞灵得意的抱着胳膊,道:“方原师兄当然好,还用你来说?”

    老乌龟没想到全然激不怒洛飞灵,又知道知道吵过不她,索性不吵,只是嘿然一笑,回答方原的话,道:“男娃娃说话很是中听,小娃娃就得听话才好,我老人家呢,能翻身自然是翻身好,但是现在大浪未来,诅咒未去,我老人家还没到可以翻身的时候啊……”

    “大浪未来?”

    方原有些诧异的看向了老乌龟。

    老乌龟道:“海底一卧十万年,大浪来时我翻身,小儿没听过这句话吗?”

    方原无语道:“那句话好像不是这么说的……”

    老乌道:“我年龄这么大,我懂还是你懂?”

    方原也不好跟他争这个问题,只好问道:“前辈说的诅咒不知是什么?”

    老乌龟道:“你们不是已经看到那块破石板了么?”

    “破石板?”

    方原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块长不见头尾的巨大石碑,心想这也叫石板?

    老乌龟叹了一声,道:“你们两个小娃娃也不想想,谁有本事能把老我老人家翻过来,还不是当年有人非要我驼着这块破石碑,把我老人家逼急了,就这么往海里一躺,看你能拿我怎么着吧,没想到这石碑跟定了我,这一躺十万年啦,到现在还没机会翻过来……”

    洛飞灵冷笑:“躺了这么久,还翻得回来吗?”

    老乌龟哑然,过了一会才叹道:“那时候年青啊,哪曾想会有如今的麻烦?”

    洛飞灵绷着脸,但越想越好笑,忍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方原也忍着笑,道:“若是前辈既想翻身,又不想现在翻身,那晚辈布下的十道大阵,倒是不急着现在便撤去了,若是前辈可以控制此阵运转,不就可以想翻身时翻身了?”

    那老乌龟声音沉寂了下去,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过了一会,讶然开口:“这些大阵是你布的?”

    方原点了点头,道:“晚辈与洛师妹一起布的!”

    “不错,不错……”

    老乌龟点了点头,道:“瞧你也是刚刚才出世的娃娃,没想到还能有这等本领,这大阵也算布的不错,只是阵理太差,若想帮我老人家翻身,怕是还要再往精细里下下功夫……”

    “还不够么?”

    方原倒是微微一怔,道:“前辈也懂阵法?”

    老乌龟冷笑了起来:“小儿没见识,你可知世间第一道阵法从哪里来的吗?”

    方原微一沉吟,洛飞灵便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是来自河洛图书!”

    老乌龟道:“对喽,那河洛图书,便是从我老人家的背上来的,所以这样算起来,世间任何学阵术的生灵,管他是人魔妖鬼怪,统统都是我老人家的门生,是我的徒孙!”

    方原听得讶然,实在不知这老乌龟是不是吹牛。

    传说中的太古羲氏大帝观龟背而创河洛图书,是为阵道之初,只是当初那位大帝观的究竟是不是这只老乌龟背上的九宫格,那就谁也不知道了,不过以时间来算,若是这老乌龟当真已经在这里躺了十万年的话,那么羲氏大帝见过他,似乎也是说得通的……

    犹豫了一下,方原还是决定尊老。

    虽然他是修行中人,尊老之说不见得能束缚他,可关键是这乌龟着实太老了。

    “前辈对这些大阵,有何不满之处,可以讲来!”

    方原向老乌龟拱手道:“晚辈或许阵道不精,但好歹可以依言修缮大阵!”

    老乌龟沉默了很长时间,道:“女娃娃呢?”

    洛飞灵也不知哪里来的得意劲儿,道:“方原师兄做啥我就跟着做啥!”

    老乌龟满意了起来,道:“男娃娃看着聪明,人也好,但我老人家还是更信女娃娃,既然你们两个都答应,那我老人家便给你一次帮我的机会,你们先到老夫肚子上来……”

    方原与洛飞灵对视了一眼,便一起向着老乌龟身上浮去。

    半个时辰之后,到了老乌老肚子上,不过看起来,却是一大片连绵无尽的海底丘壑。

    老乌龟的声音再次响起:“面朝正北,向前走三千里!”

    方原与洛飞灵便一起浮去,到了那里之后,便又听得老乌龟道:“再向西一百里!”

    赶到了此间,又听它道:“再向北十里!”

    “向东二里……”

    如是换了好几回,终于听得老乌龟道:“对喽,就是那里!”

    方原四下里打量了半晌,道:“这里有什么?”

    老乌龟道:“肚子有点痒,你们帮我挠挠……”

    方原顿时无语,洛飞灵气的狠狠跺了它几脚。

    老乌龟呵呵大笑,道:“再向北去,约有十里,若见道纹,则停下,循道纹而走,当可见一洞府,便入那洞府去吧,里面有些东西,你们先拿出来看看再说吧……”

    方朱与洛飞灵对视了一眼,决定再相信这老乌龟一次。

    顺着它所指,再次向北去,只见这里生了无数珊瑚,高耸如山,鱼群往来,看起来便是最常见的海底风光,在这里看了许久,也没发现什么道纹,正以为受了老乌龟的骗时,忽然洛飞灵想起了一事,挥手一扬,一道法力从地面扫了过去,便见得地上有一群黑色的沙子被扫光,隐隐约约,可见得那沙子底部,却是有着一些复杂的线条,似乎指引着什么。

    方原心里微动,暗中推衍了一番这线条走向,最终看向了一个方向。

    沿着这道纹所指,绕来绕去,却是在一片极为繁茂的珊瑚里,发现了一个隐秘的洞口,心里想着,这或许便应该是老乌龟所指的洞府了,然后提神走了进去,倒是微微一惊。

    却见这里,果真是一方洞府模样,只是太过久远,又浸在海底,无法阵守护,看起来已十分腐朽,在这洞府尽头,摆着一方石案,而石案旁边,则有几个石架,但石架上都已经被海底螺蛳等侵蚀,便是有什么典藉所在,也都已经荡然无存了,实在没什么可看的。

    “如何如何?”

    老乌龟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也有些焦急。

    洛飞灵道:“都烂光啦,啥也没有!”

    老乌龟的声音顿时有些黯然:“唉,烂光了么,这么久了,确实太久了……”

    “不对……”

    方原忽然微微一怔,大袖一挥,下面那已经腐烂的石案便飞了出去,然后就看到,这石案下面,居然还藏着一卷竹书,色泽淡青,在这幽深海水里,散发着些许神秘的幽光。

    “这里居然还有一卷竹书?”

    老乌龟听到了他们的自言自语,一时兴奋莫名,大叫道:“对头,对头,就是那卷竹书,哈哈,我老人家就知道别的东西会坏掉,这卷竹书不会,毕竟是天下神物,光阴不浸,怎么可能坏掉呢,快快,你们快看看,那卷竹书上面的字迹还在不在,快点看看……”

    方原法力一荡,保持心神镇定,打开了竹书,看得一眼,便道:“字迹还在!”

    老乌龟喜不自胜,叫道:“太好啦……”

    但方原却又苦笑了起来:“可上面都是古篆文,我们看不懂啊……”

    老乌龟呆了一呆,怒叱道:“现在的小娃娃都这么不学无术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