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七十八章 至尊元婴
    “方小友,看样子你没这么容易离开!”

    那位陆姓中年修士,感应到了周围半空里传来的气息,眼中闪过了一抹凝光。

    感应着周围的十数道气机,方原也低低的叹了一声。

    这些人,从他一进入南海范畴,便在盯着自己,这时候见自己落在了这一方岛上,更是直接围了过来,而且只是隐成合围之势,却又不出来相见,很明显也是不怀好意了。

    离开雪原之时,倒也想过到了南海,会和这些在雪原上被自己搞坏了大计的世家与道统们相见,也知道这些人一定没这么容易善罢甘休,虽然,地宫已经毁了,他们现在对付自己也没什么用处,但这些世家却不会这么想,自己搞垮了地宫,后果太严重了。

    在明面上,似乎没有人听说过他们这件事,也没有人会议论,但私底下,各大世家,道统,野心勃勃要在雪原搞事情,结果却被一位金丹小辈给搞得灰头土脸之事,却流传甚广。

    无论是脸上还是心里,他们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无论是为了心里那口怨气,还是自己的颜面,他们都不会让自己好过,此前方原道心险些崩溃,便是因为意料到了这一天,不过当时虽然有些心灰意懒,但如今却是不同,渡过了道心之劫,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就可以坦然面对,这时候形势突然,却也未放在心上。

    感受到了周围的敌意,看着那位陆家修士的脸色,方原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

    “我若硬要走,你们敢拦我?”

    如今可不是在人烟稀少的雪原,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暗地,方原毫不怀疑,若是在一个可以保证不被旁人知晓的环境里,这些家族会毫不犹豫的取了自己的性命,可如今毕竟是在南海,他们还敢为了报复,堂而皇之将自己斩杀在这里不成,真当仙盟是摆设?

    看出了方原面上的嘲讽之意,那位陆姓修士脸色也低沉了下来。

    过了半晌,他忽然抬头看向了方原,道:“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方原不语,只是冷冷看着他。

    那陆姓修士自己说了下去,脸上露出了冷笑:“这里可是南海红天会,大修云集,牵系天下,守卫森严,可入此域者,无不身家清白,来历清楚,你这小儿却于雪原隐匿十年,不知去向,十年之前,更是曾经勾结邪修,谋取无生剑冢资源,教我等如何放得下心你?”

    方原听了这话,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倒是有些佩服的看了那陆姓修士一眼,这等诬陷之辞张口即来,也是种本事!

    而那陆姓修士则越说声音越冷,寒声道:“红天会是天下大事,我等幸得与会,自然不能坐视邪派妖人混进来,方原小友,你来的突然,我等不能不防,还是跟我们走一遭吧!”

    随着此间落下,周围虚空里那些气机,皆是一凝,隐隐向前逼来。

    整座小岛,在这时候似已被道道无形气机交织网住,严实的封锁了起来。

    便犹如大势,随时落下,将方原绞杀。

    这些隐在了暗中的高手里,起码也有四五位元婴,而这四五位元婴里,又起码有一位神婴存在,他们本就一直盯着方原,倘若刚才方原直接随红鸾入了南海深处,他们也没办法,但谁曾想方原居然在这里便落了下来,却是无疑给了他们一个最好的机会,威逼过来。

    “这么快便找到了向我出手的理由,不得不承认你本事不浅……”

    而方原见到了这等模样,也是心间微嘲,然后淡淡道:“但你们拿得下我么?”

    他说着话时,双手便轻轻负在了身后,抬头向着半空之中扫了过去。

    而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身上却自有一股无形气机出现,沉沉涌向了四方。

    这一霎,天地未变,却又像是转动了起来。

    整片天地,都以方原为中心。

    那位陆姓的修士,脸上虽然仍是挂着笑,却忽然显得有些不自然,那是一种神魂上的压制,毕竟方原是至尊元婴,因此,哪怕这位陆姓修士,已经是元婴中境的修为,但面对着方原时,也会有一种潜意识的敬畏,这种感觉,便像是野狐遇到了幼虎,若当真舍命搏杀,野狐不见得不是幼虎的对手,但对方那种与生俱来的威势,却让野狐心生忌惮之意……

    与此同时,感受到了这种感觉的,还有周围虚空里的一众修士,他们从四面八方,缓缓聚拢而来,本也是织成了一种大势,要将方原绞住,困于其中,但如今,方原气机浮现,却将他们那淡淡的大势绞碎了,倒好像不是他们围住了方原,而是方原如今盯住了他们一般。

    这倒让他们醒悟了过来。

    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还总是将方原看作是一个金丹小辈。

    但实际上,方原已经化婴成功了。

    哪怕他刚刚化婴成功,算来还不到半天时间,但也是一位元婴了……

    或许真个动手,他们不见得会输,毕竟如今的方原刚刚结婴,还需要炼化一身法力,并适应这新的境界,但那种结婴之后,便自然而然生出的神性与威慑力,却让他们犹豫。

    若是不得已,他们当真不愿与一位至尊元婴交手。

    但是再想想,如果现在不拿下方原,那又什么时候才能将他拿下呢?

    他毕竟已成了至尊元婴,再给他一点点时候,他就会成为一位便是中州古族也无法忽略的高手,若是给他的时间再长一点,他甚至可以触摸大道,踏入化神境界,到了那时候,便是他们古族想要动他,也需要掂量掂量了,总不能指望老祖宗们到时候联手围杀他吧?

    因此这样算起来,如今倒又是对付这小儿的最好时机了。

    倘若这时候不动手,那依着各世家与古族的处世原则,便该与他化敌为友了……

    因着这等复杂心思,场间诸修,倒一个个的有些迟疑了起来……

    但还好,也就在这时候,东边海上,忽然传来了一阵轻轻的牧笛之声。

    场间诸修听了这笛声,脸色便都现出了几分轻松之意:“道子来了……”

    那一阵笛声来自海上,显得极是悠扬。

    只是这笛声却非渔曲,而像是山间牧牛儿吹的曲调。

    更重要的,则是那声音来的极远,也不像是运转了法力,但听在了众人眼中,却像是在身边吹奏一样的清楚,就连方原听到了这笛声,也是眉头微微一皱,转头看向了海上,眼间精光一闪,便已破开了天地之间的云气,看到了数百里外。

    然后便见得东方海面之上,有一片青云铺展,云上有一头青牛慢慢的走了过来。

    看似悠闲,实则云气汹涌,来的极快。

    从笛声响起,也不过数息功夫,那头青牛,便已经来到了小岛之上,也不按落云头,便在半空里停了下来,伸头去吃树梢的枝叶,而在牛背上,则坐了一个身材单薄的年青人,他从从牛背上低下了头来,居高临下扫了众人一眼,放下竹笛,淡淡道:“谁是方原?”

    见到了此人,陆姓中年修士脸上露出了一抹宽松之色,轻轻向着那年青人点了点头。

    那青牛背上的年青人不理,只是目光看向了方原,道:“你就是方原?”

    方原抬头看了此人一眼,只见他生得俊俏,一脸的雍容,偏生穿了草鞋布衣,瞧这打扮,倒像是一个牧牛儿也似,一身气机,看在这时候的自己眼里,居然有种深不可测的意味,尤其是那身边若有若无的神性光华,更是不停的搅动虚空,影响到了天地运转一般。

    与他目光对视,方原点了点头,道:“正是!”

    那牧牛儿听了他的话,便轻轻抬了抬下巴,道:“我是昆山陆少伯!”

    方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牧牛儿等了一会,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道:“你没听说过我的名字?”

    方原点了点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