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炼神化婴
    十年风雪铸心剑,而今一试破封天!

    一剑破开了洗剑池封天剑阵,方原便坐在了红鸾之上,一路直走。

    出雪原,入雪州,那伴了他十年的雪原风雪,渐渐抛在了身后,而在周围,狂风消止,那平和而温驯的灵气也渐渐充沛了起来,犹如温暖的海水一般将他包围,他的肉身几乎像是有些饥渴一般的将这些灵气吞了进来,然后滚滚如流,运行于经脉,游走于四肢百骸。

    而这,也使得他久无变化的修为,渐渐活络了起来。

    这十年之间,身在雪原,灵气被风雪搅得一片混乱,难以吐纳,再加上方原专守于剑,便也一直没有考虑过修为,倒是使得他这一身修为,还是和以前一样,金丹七重……

    直到如今,离了雪原,迎着了充沛灵气,这修为也开始了涌动。

    压制了太久,如今居然像是火山一般,汹涌难止。

    感受着体内法力的变化,方原凝神暗忖:“当初九姑说我起码要结成了至尊元婴,才有资格进入南海,而今南海已现红云,时候到了,我却还只是七重金丹,虽然我自忖磨砺了这一道心剑出来,也就有了进入南海的资格,但既然曾经答应她们要以元婴之身前去……”

    他慢慢睁开了眼,脸上现出了一抹淡然:“那就在路上结了元婴吧!”

    ……

    ……

    心间有了此念,便深呼一口气,周围灵气,开始狂涌入体内。

    早在琅琊阁读书三年,他已领悟极多,道心通明,再加上他根基浑厚,本来就有了修炼到金丹巅峰的底蕴,如今回到了灵气充裕之地,便直接有了提升修为的基础和条件。

    自从他端坐于红鸾背上,开始吐纳第一口灵气开始,法力便开始飞速提升,每吐纳一次,便有滚滚灵气涌入四肢百骸,平时修为,便像是开渠引水,天地之间,灵气无边,但肉身可融却有限,总要达到了足够的境界,才可以纳入这许多灵气,但如今方原却是不同。

    他在雪原呆了十年,肉身便如无底之洞,可吞噬无边灵气。

    而这,便也使得他每一次吐纳,修为便暴涨一节,像是完全没有极限也似飞腾起来。

    ……

    ……

    自雪原出来,进入雪州之时,他还只是金丹七重境界。

    但在横跨了雪州,抵达了雷州边界时,方原便已经法力升腾,达到了金丹八重的境界。

    而从雷州穿过,抵达了中州之时,方原便已是金丹九重境界。

    过了中州,从皇州边缘经过时,他已达到了金丹巅峰境界。

    而后,方原潜心明悟,任由红鸾带着他飞向了南海,自己凝神潜思着,道道念头,在他心间浮沉,玄黄一气诀推衍到了极致,开始出现无数的变化,而这无数的变化,直在方原身周涌现,渐渐引动了天象,使得方原所过之处,天地云气,都相应的出现了无数变化。

    轰隆隆!

    在他身边,有乌云凝聚,电闪雷鸣,交织如剑。

    时而,方原玄黄一气化作了水相,乌云之中,便有狂暴的雨水浇落,从北至南,时而,方原玄黄一气变成了火相,漫天虚空,便出现了片片流火,横亘数百里,犹如火烧云。

    再有时,方原引动了剑意,十年风雪磨炼,蕴含了无尽寒意。

    天地之间,便有大雪纷飞,扬扬洒洒。

    又时而,方原化作了木相,一身生气充沛,随风而过,所过之处,光秃秃的野山之上,开始生长出了一片一片的青苗,本就郁郁葱葱的深林,在这时候则疯狂生长,那些百年巨木,都在这时候长高了一截,便像是有人拿了画笔,重重的在这一片天地里涂抹了过去一般。

    而后,他的法力化作金相,引动山间矿藏,嗡嗡齐鸣。

    ……

    ……

    一路向南,方原挟着天象变化而来。

    “当初我入雪原,本是为了找到那一颗不动不摇之剑心,好承载玄黄一气无穷之变,结成至尊元婴,但最后,我却发现剑心不必结成,倒是修出了一道无物不斩的心剑,以前的结婴之法,不可用了,但是,心剑起自道心,无论如何,我也算找到了自己的这个‘一’!”

    “以修行道理而论,这一道心剑,同样可以帮我成就元婴!”

    “只是,若以不动剑心结婴,当成至尊元婴,而若是心剑结婴的话……”

    无边天象变化之中,方原心间分出一缕神念,运转天衍之术推衍。

    过了半晌,方原睁开了眼来,望着周围飞快向后退去的云气,渐渐有了明悟。

    “剑心可以结婴,心剑同样也可以结婴!”

    “只是,方法略有不同……”

    他深呼了一口气,清晰而明了的道理便已浮现在了他眼前,犹如一副画卷。

    剑心与心剑,已然走上了两条不同的剑道之路。

    但大道相近,剑理相通,他修炼出来的心剑,同样也是那个“一”。

    而以修行之理相论,剑心可以助他结婴,心剑便也应该可以帮他结婴,只是结婴的方法,却有些不同,只不过,这些修行的细节,以方原而今的学识,再加上他的天衍之术,很轻松便可以找出一条路来,同样也是可以让他破境,也同样可以可让他成就至尊元婴……

    “既如此,那便不拖了……”

    心间静静领悟,明了修行的方法,方原深深呼了口气。

    “万变之变,凝炼为一!”

    随着一声低喝,他左手以指作笔,在空中划下了道道奇异而复杂的符纹,右手却捏起了一道剑诀,而后双眼圆瞪,一身法力鼓鼓荡荡,从天灵盖冲宵而出,直冲九宵。

    那一身法力,一入得半空之中,便呈现出了无穷变化。

    遇风化风,遇水化水,遇山入土,遇木而生,遇金而成金……

    便好像,他这一身法力,要融入天地之间,散于无形。

    这种状态,便好似散功一般。

    若有常人在此,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方原如今的修为,在飞快的消退,自金丹巅峰,飞快的降到了一重二重,然后又退到了筑基境界,最后时,甚至变成了练气境界,那气息还在不断的消散,飘入天地之间,居然使得最后成为了一个凡人也似,只剩一具肉身。

    甚至那一具肉身,生机也在不停的消退,越来越虚弱。

    但到了最后,方原已介于生死之间时,他却眉心微微一皱。

    忽然间,一道剑光飞起,于他头顶之上盘旋。

    而到了此时,那些散入了天地之间的法力,便开始疯狂的聚拢了回来。

    一丝一丝,一缕一缕。

    凝聚在了那一道剑光周围,越聚越多。

    因着此前这些剑光都散入了天地,而今回来,倒像是将天地带了回来。

    整片天地,都在方原为中心,不停的旋转。

    “天地如洪炉,为我炼神化婴!”

    就在周围的法力疯狂聚拢了回来,引动了整片天地,使得方原周围已是一片狂暴天象之际,方原左手的符指,与右手的相诀,慢慢在身前聚拢,最后时,轻轻触到了一起!

    轰!

    他的动作很轻,但变化却很大。

    在二指接触的一霎,他天灵盖上,忽然有一道灵光浮现。

    一个淡淡的影子,出现在了半空之中,眉眼袍服,皆如方原一般的模样。

    而这,正是方原的神魂。

    神魂以肉身为宿,只是一股子灵气,若是凡人,神魂离壳之后,风一吹便散了,修行之人壮大肉身,滋养神魂,使得神魂远较凡人强大,但也不可擅自离壳,否则一旦离开了肉身,无论是风雨雷电,还是光影冷暖,都可以对神魂造成一些可怖的伤害,难以养回。

    但元婴,却是要专以神魂出壳,接受磨砺,寻求变化。

    而随着这种变化的不同,元婴亦有不同品阶。

    最下者,元婴如鬼,畏光畏火,甚至可以被强烈的血气逼散,此乃鬼婴。

    鬼婴之辈,与剑修类似,元婴都几乎不敢出壳。

    便是出壳了,力量也不足,甚至还不如藏于肉身之中时强大。

    再次者,元婴如凡间传说的灵体,可出壳神游,掌握了强大的力量,亦不会被光焰与寻常刀兵所伤,更不惧人气血,保命守本之能多了许多,还可以施展神通,只是,元婴出壳之后,却与元婴在肉身之中时施展神通差不多,实力提升也算有限,便是因此只算作灵婴。

    而灵婴之上,便是神婴。

    修成了此类元婴者,便已经可以一念游四野,纵横天地间,犹如神明。

    可以说,世间修行之人无数,大部分皆是灵婴,少部分为神婴,而鬼婴,更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存在,只有一些天资不足,寿元将近,不甘心就此身死道消,想要多得那么一点可怜的寿元之人,才会试炼修炼成鬼婴,而这等元婴,有近于无,所以也被人称为伪婴。

    神婴境界,在元婴修士里面,才能算得上是天骄高手。

    只不过,神婴自然还不是最强的。

    最强的,便是至尊元婴,又有人称之为“仙婴”!

    这等元婴修炼成功,便近乎不死不灭,上可入九宵虚空,下可入地府黄泉,离身周游十万里,一念之间神通起,非神兵利器不可伤,非神法仙阵不可困,甚至因为太过强大,可以直接影响别人心神,使之见之俯首贴耳,便如下阶凶兽见到了仙兽,气机上便使人臣服。

    这等元婴,才可称得“至尊”二字。

    更重要的则是,元婴之后,尚有化神境。

    据传,除至尊元婴与少部分神婴之外,几乎无可触及此境者……

    也就是说,只要不是结成了至尊元婴,那么这条修行之路,也就走到了尽头了。

    只有至尊元婴,和一小部分幸运的神婴,才有机会触摸后面的路。

    方原要结婴,当然要结至尊元婴。

    毕竟,他天生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