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南海的天变红了
    “南海的天,变成红色了?”

    一动不动在这剑庐之中坐了不知多久,整个人都已几乎变成了石头方原,慢慢睁开了双眼,向南方看去,于此剑庐之中,眼前风雪弥漫,实在是看不出多远。但也不知为什么,他仍然可以感觉到南方,不知多少万里之外的南方天空,这时候变成了红色,那一抹绚丽的红,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力量感觉,哪怕他身在极北雪原之上,都可以看到一道淡淡的红线。

    与此同时,方原忽然觉得腰畔似乎有一物在微微发烫。

    他心里一动,急忙取了出来,便见那是一个青皮的葫芦,上面有着淡淡的云纹,那云纹呈微红色,雕成了一只红鸾鸟的模样,在方原将这葫芦取了出来之时,便只见周围忽然涌起了大团的红雾,周围掀起了大片的漩涡,仿佛周围数千里之内的灵气,都被强行扯了过来。

    犹如长鲸吸水,这葫芦里积累够了灵气,而后一片红焰凭空而生。

    在那一片红焰里,那青皮葫芦上面,忽然传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叫,而后便看到那一只红鸾鸟,居然从葫芦上面飞了出来,疏展筋骨,抖擞翎羽,面向南方,清脆的叫了三声。

    “葫芦上的红鸾鸟,活过来了?”

    方原看着眼前这一幕,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心里有一个在很早之前做下的约定,如今清晰的浮现了出来。

    “方原师兄,将来有一天,我也不知道是多久,许是十年八年,也可能是几十年,总之在那时候,南海的天会变成红色,在那时,这葫芦上的红鸾鸟儿会活过来,带你飞向南海……”

    他那因为悟剑十年,似乎已经变得有些僵硬的思维,渐渐活络了过来。

    眼前倒浮现出了一张巧笑倩兮,双眼灵动,总是带着些狡黠之意的女孩儿面孔。

    很快的,那张面孔又变得有些担忧与焦急:“……你可一定要来啊!”

    ……

    ……

    “到时候了么?”

    方原想起了与洛飞灵的那个约定,仍是纤毫毕现。

    距离那一场约定,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年了,因为洛飞灵当时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方原心里自然也不知道,久而久之,方原都几乎会以为那是一场梦,只在偶尔之时,取出了那个葫芦,看着上面似乎永远也不会活过来的红鸾鸟,才会确定,还有这么一场约定。

    倒是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将要为了剑忘记一切的时候,这个约定来了。

    那一只从葫芦上飞了下来的红鸾鸟,翅膀轻轻展动,嘴巴叼了一下方原的袍角,似乎在催促着他到自己背上来,但方原微一沉吟之后,道:“你且稍候,我需要处理些事情!”

    说罢之后,出得剑庐,回到了无生剑冢之中。

    层层破开了大阵,便看到了大阵里面的金寒雪。

    如今两人虽然近在咫尺,却也已数年未见,方原仔细感应了一下金寒雪的气机,心里也是微微一松,却见她气机凝炼,早已结成了紫丹,而且一身修为,也已提升到了金丹中境,出人意料的高了。

    这个女子,终究还是走到了成仙之路上!

    她本是五行筑基,却生生打破了那一层壁障,修成了紫丹。

    就连方原,见到了这一幕,也不禁心间微叹。

    倘若她一开始便是天道筑基,然后又结成了紫丹的话,虽然不俗,但在方原眼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特别,毕竟方原自己也是这样的,也见过不少有这样成就之人,但毕竟金寒雪是从成仙之路下面,走了上来的,便显得她更为不凡,放到了修行界里,怕也是段佳话。

    在方原破开了层层大阵进来之时,金寒雪便也已经升出了感应,她睁开了双眼,看着走进了无生剑冢之中来的方原,脸上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叫道:“方原师兄,我……”

    方原笑了笑,拱手道:“恭喜雪师妹,你心愿得偿了!”

    金寒雪脸上有着掩不尽的笑容,似乎也攒了一肚子的话要说,但一时居然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只好用最普通的话道:“方原师兄,我也没有想到居然真的会有今日,我心里欢喜,也无比的感激你,我……我如今的修为,可以说都是你给了我的……”

    “是你自己勤勉!”

    方原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道:“雪师妹,我要走了!”

    金寒雪还不知准备了多少话想说,却忽听得方原说了这句话,脸色微微一愕,似乎觉得有些不舍,但还是立刻站起了身来,道:“那你稍等我一等,我收拾一下东西……”

    方原摇了摇头,道:“你初涉大道,还需要更多磨炼,这里的环境,很适合你!”

    金寒雪有些诧异,道:“可是你不是说要走么?”

    方原沉默了一会,道:“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金寒雪脸色微变,抬头看着方原。

    方原道:“很多年前,我与一位朋友定下了一个约定,如今到了我去赴约的时候了!”

    金寒雪忽然沉默了下来,脸上似乎有些窘迫,又有些木木的表情。

    看着她这模样,方原心里也有些复杂。

    犹豫了一下,他低声道:“雪师妹,有些事情……”

    金寒雪忽然抬起了头来,认真的看着方原,低声道:“你那位朋友,很漂亮吧?”

    方原不知如何回答,便只能沉默以对。

    他又不是个真的傻子,平时的呆气,也多半是别人产生的错觉,内心敏感,又怎么会感受不到金寒雪对自己的情义,想想这一次在雪原之上,她也着实帮了自己不少,当初为了唤醒自己的初心,不惜忍受剑意凌迟之苦,望着她一身血淋淋的样子,心里如何不动?

    可就算是动了,自己却又能如何?

    剑只一念,人只一心!

    ……

    ……

    方原张了张口,想要多说些什么,居然说不出来了。

    但没想到,金寒雪忽然笑道:“能让方原师兄如此牵肠挂肚,数十年都不忘了当初的约定,那姑娘一定是非常漂亮,方原师兄赶紧去吧,这样的大事,可是耽误不得呢……”

    方原看着金寒雪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怔,皱起了眉头来。

    金寒雪笑了起来,道:“你留给我的神法,已经让我顺利结成了紫丹,倘若不出什么意外,不再松懈,那么我结成至尊元婴也有日可期,如今这雪原上的环境,正好助我修行,况且我修为有成之日,也要早些赶回天来城金家,好好做些事情,准备应对大劫之事……”

    说着轻轻摇了摇头,道:“所以,我是没有时间陪你去赴约啦!”

    方原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欲言又止。

    “方原师兄……”

    看着方原的样子,金寒雪忽然唤了他一声。

    她的脸上也似有些决然之色,又沉默了一会,才抬头看着方原,笑道:“你不必担心我,我知道你真是一个特别好的人,我也想跟你多走一走,每一次跟你在一起,心里总是无比的欢喜,在雪原上这十年里,虽然咱们见面不多,但知道你在左近,我便心里踏实!”

    方原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眼底似有些愧色。

    “只是……”

    金寒雪微一沉默,便声音微转,望着方原笑道:“比起你来,我还是更喜欢修行……”

    她笑的很轻松,脸上也似有着一抹隐隐的坚定之色,笑道:“你知道以前在金家的时候,他们都唤我作‘道痴’吧,就因为,我只喜欢修行,只想着有一天,可以触摸大道……”

    说到了这里,她低低一叹,道:“我这样的人,注定是不会和人有什么缘份的了!”

    听了她的话,方原表情微变,起了几分敬意,心里也松快了许多。

    看了金寒雪一眼,他道:“若大道有形,那希望我们可以在大道之上,见着彼此!”

    金寒雪用力点了点头,道:“我会不惜一切!”

    “曾经答应了还给你们金家的东西,也该给你们了!”

    方原便不再多说,将一道卷轴放在了金寒雪前面,里面正是完整的天罡五雷引之法,金寒雪脸色微变,郑重的接过了这一道卷轴,轻轻抱在怀里,低着头,一时沉默了起来。

    方原道:“金寒雪师妹,你凭自己的本事取回了此法,很了不起!”

    金寒雪抬头看着他,笑道:“毕竟我可是道痴啊……”

    方原点头,然后便向剑冢之外走去。

    离开了剑冢之后,他脸色微微有些感慨,但很快便被雪原上的风雪吹去了。

    而在剑冢之内,金寒雪抱着那卷卷轴,慢慢的坐了下来,她脸上还残留着些笑意,想着刚才自己跟方原说的话,却忽然间有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将她的笑容也变得苦涩了起来。

    金寒雪急忙伸手去抹,但却越抹脸上的泪水越多。

    到了最后时,她忽然放下了卷轴,压低了声音呜咽了起来。

    似是怕惊动了什么,她的哭声很低,被茫茫雪原风雪一吹,便已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