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剑意不去三百年
    “前辈,不知你……”

    在这雪原上看到的怪人,实在古怪,方原微一犹豫,便也顾不得无理,八荒身法都施展了开来,身形如电,直向前赶了过去,数步之间,便已堪堪追到了这个人的身后,但正要伸手过去扳他肩膀时,那个怪人却转过了身来,向着方原笑了笑,与此同时,忽然间周围虚空里一阵狂风大作,雪花席卷,遮蔽了方原的眼帘,再向前看时,那个人已经看不见了。

    “就这么不见了?”

    方原站在了空无一人的茫茫风雪之中,兀自在凝神思索。

    也不知为何,他见到了这个人,心里便觉得有些奇怪。

    无论是对方的模样,还是那玄妙的神法,与天地间的共鸣,甚至还包括了对方那残缺到了极点的肉身,都让他感觉非常的古怪,想要与这个人交谈一番,只可惜,对方便像是在风雪之中忽然间出现一般,又忽然间消失了,似乎从未存在过,却让方原有些束手无策。

    他在雪地里面,辨查了半晌,委实找不到对方消失的原因,在这第九道雪线之后,施展神通极难,而且场间也没有施展过神通的痕迹,而对方若真是单凭肉身速度,在一霎间消失的干干净净,让自己连个影子都无法看到的话,又绝无可能,那已超出了常理范畴。

    无奈之下,方原只好先回到了剑庐,只是心里却仍然在苦苦思索。

    细想之下,他发现对方的话,也说的非常古怪。

    “你居然能看到我?”

    “你的剑练的还不错……”

    这简单的话里,似乎有些独特的意思,但自己却一时间想不明白。

    倒是他那说的那句“但还不够好”,让方原心里隐隐有些渴望,如今自己已是达到了无缺剑经之中堪称前无古人的“半步剑心”,那若是自己的剑练的还不够好,什么才算好?

    如是又过了几日,方原仍是每日练剑,只是心思有些不宁,一直在想着这个人的事情,到了七八天后的一日,剑庐之内,存粮已断,方原便再次去猎杀雪兽,刚刚准备妥当,便见白猫在雪地里跑的飞快,撵着一只比它大了数十倍的雪犀牛顶着雪风大雪冲了过来。

    方原做好了准备,在那头雪犀牛到了自己身前,忽然间暴起出剑,一道剑光从斜刺里穿了过来,直将这雪犀牛脑袋贯穿,一腔热血激发了出来,方原急忙用法器盛了起来……

    这些生存在了雪原深处的雪兽,那可一身是宝。

    这些血液,皆是上佳药材,可不能浪费。

    见到方原干脆利落的斩杀了雪犀牛,白猫便有些满意的蹲在了旁边,等着方原将这雪犀牛身上最好的肉割下来给自己,这些却已经是约定俗成的惯例了,方原和金寒雪这两个没什么用的,在这雪原上,全凭了猫大爷养活着,每次猎杀了雪兽,它当然都要吃最好的。

    方原也已经习惯了,便将雪犀拉到了一处背风的雪坳里,剥皮剔骨。

    但也就在此时,白猫忽然间微微一怔,两只耳朵都竖了起来。

    一双漆黑的眼睛里,瞳孔直竖,死死的盯向了某个方向。

    方原在这一霎,也生出了一种极为诧异的感觉,便好像天地之间的风雪消弥了许多,心里忽然一动,顺着白猫看着的方向望了过去,便见到一个人一瘸一拐的从远处走过。

    “是那个人……”

    方原心里一动,把雪犀牛扔在了地上,急忙起身赶了过去。

    “前辈恕罪,晚辈有事请教……”

    这一次他可不想放过机会,追的极快,同时高声唤了起来。

    远处那在雪原之上慢慢走着的身影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了方原,一张略有些清秀的面孔,静静的看着方原,没有被冒犯的感觉,也没有不耐烦之意,道:“你又看到我了?”

    方原忙道:“晚辈有事请教,望前辈拨冗一叙!”

    那怪人看了方原一眼,道:“你剑道虽然不错,但还不到家!”

    说着话时,便又转过了身去。

    方原大急,忙道:“前辈稍等……”

    还未赶上去,周围已再次风雪大作,那个人怪人便自此失去了踪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立身于茫茫雪地之中,方原满面不解。

    肩上微微一重,却是白猫跳上了他的肩头,和他望着一个方向,似乎也有些疑惑。

    回到了剑庐之中后,方原仍是不解,不知此人从何而来,又往何处而去,为何两次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看起来对自己也没有敌意,却连句话也不愿说,便又忽然消失了?

    如是几天,便又时时留意,终于又在一个月里,见到了这人几次。

    隐隐的,方原察觉到,似乎他每次出现,极北天空之中,便都会有天光出现。

    但天光出现之时,方原却不见得都能看到他,这也就是说,他出现的地点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每一次出现,都只是极短的时间,方原每次看到了他,都急急赶了上去,多者也只是说了一两句话,少的时候,只是看到了他一眼,然后他便已经消失了,又古怪,又诡异。

    初时方原一直摸不清他出现的规律,直到一个月后的某个夜里,方原忽然间从沉思之中惊醒,飞快的取出了一物,却正是那一道当初指引他找到了无生剑冢的地图。

    如今他已经找到了无生剑冢,但这地图却还有一部分未曾解开,那便是最后几道线条,分布在了无生剑冢周围,不知道是何意义,之前方原既然已经确定这无生剑冢是空的,也就把这地图望在了脑后,可是如今,他苦思许久,却忽然间灵光一闪,猜到了一个可能。

    把这地图上面的几道线条,交相对比,然后方原的脸色慢慢凝重了起来。

    这一对比之下,异常明显,那个怪人出现的地点,正好与这地图上的那些线条相符。

    也就是说,这上面的线条,画的其实是这个怪人行进的路线图?

    只是,这地图可是数百年前的,为何会与这怪人行走的路线有关?

    倘若天光出现之时,这怪人便会出现,而他出现的地点,都正是这地图所示的话……

    ……那么这个怪人的行踪,便已被自己掌握了。

    虽然还不确定,但方原却决定试上一试。

    此后都等了半个月有余,方原看到了极北天际,有绚丽天光出现,便立时赶到了这地图之上的某道线条旁边,等了许久,正当他心里怀疑自己的猜测是真是假时,忽然周围风雪消沉,一道淡淡的影子从远处走了过来,一瘸一拐,不急不徐,正是他之前见过数回的怪人。

    方原一颗心提了起来,静静的等着他过来。

    就在这怪人来到了自己身前三丈之时,方原没有立时说话,而是忽然间将一身剑意运转到了极致,犹若龙吟响起,周围虚空微微震颤,然后他就看到那怪人抬起了头来。

    “剑练的不错!”

    那个怪人看了方原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道:“但还不够好!”

    方原这一次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跟在了他身后,慢慢走着,时时运转着一身剑意,走出了几步之后,见这怪人果然没有消失,他才略略放下了心来,道:“晚辈虽然一心练剑,但天资拙笨,自然入不得高人法眼,只是不知前辈究竟是从何处而来,又往何处而去?”

    那怪人不停步,也不回答,似乎对这个问题没有反应。

    方原心间起了某个猜测,忽然之间,掌中剑一振,散发出了一声清越龙吟。

    那怪人果然转头看了过来。

    方原忙问道:“前辈可识得此剑?”

    那怪人道:“此乃无缺剑!”

    方原心里微动,继续跟着他,道:“不知前辈可还记得青阳宗?”

    那怪人道:“吾剑起处,便为青阳!”

    “果然是他……”

    方原心里微微一沉,心间生出了某种复杂的情绪,确定了这怪人的身份。

    青阳剑痴!

    一生痴迷于剑,后来亦毁于剑的青阳剑痴,无缺剑经的创始人……

    早在此前看到了他一身残缺,但一身剑意却与天地共鸣之时,方原便已经有了这个猜测,只是一时不敢确定真假的,如今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心里的疑问却立时有了一个答案。

    只是,这也只是解答了方原的其中一个问题而已。

    “前辈在这雪原里多少年了?”

    方原思虑半晌,问出了这一句话。

    那怪人,或说青阳剑痴,有问必答,道:“从他离开,该有数百年了!”

    方原沉默了半晌,道:“前辈说的,可是指那原本的你么?”

    青阳剑痴似乎有些难以理解这个问题,过了半晌,才慢慢的道:“我当年进入了雪原,想看看三生剑魔的剑道有多强,但这剑冢已经空了,不过我从剑冢深处,找到了一块破碎的石碑,那上面有一些剑痕,我从那块石碑上面看到了三世剑魔的剑道真意,然后我发现他也不过如此,剑道之路,终还要自己走,便留在了这雪原深处,悟剑百年,最终离开了……”

    “最终离开了……”

    方原心里生出了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

    但他没有再问他:倘若你已经离开了,那么现在的你又是谁?

    因为他已经猜到了这个怪人的存在了……

    眼前此人,并不是真正的青阳剑痴,而是他数百年前留下的一道剑意。

    当时这青阳剑痴在这雪原之上悟剑三年,剑意浸染天地,留下了影子,便与他当年在青阳宗练剑,看到了一个影子,后来自己又逐着那个影子,找到了无缺剑经一个道理。

    只是,来到了雪原时的青阳剑痴,剑道无疑更精深了。

    这一次他留下的影子,不仅可以偶然被自己看到,甚至还可以对自己的剑意生出反应。

    如今自己看起来在与这青阳剑痴说话,但实际上,这只是剑意之间的一种交流,这并不是真实的存在,便与方原当初险些入魔,在识海之中被血海包围一样,真实无比,却是幻象,倘若方原剑意不到,若是没有这般偶然的接近了这一道剑意,那么便不会看得到他。

    不过,越是如此,却越是让方原觉得震惊了。

    想当初,洗剑池元婴剑仙闵长老在第三道雪线斩出一剑,久凝不散,便让方原惊为天人,而如今,这青阳剑痴留下的一道剑意,却在这雪原之上,盘恒数百年,历经风雪而不散,甚至还可以对自己的剑意生出反应,和自己作出一些意念上的交流,这又是什么境界?

    而由此推测,虽然还不知那名唤凌昭的剑师当初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那一道有关无生剑冢的地图,重点并不在于剑冢,而是这一道剑意……

    ……又或者说,那凌昭剑师,毕竟是数百年前得到的这一份地图,因此他那时候见到的,很有可能不是这么一道剑意,而是真真正正的青阳剑痴。

    到这时,方原只觉剑意已在衰退,无法继续保持这种状态,急忙问道:“晚辈亦是青阳宗弟子,无意中得到了前辈的无缺剑经,诚心修炼,只是苦无门径,如今剑意虽成,但却迟迟无法迈出下一步,今日得见前辈剑意留影,也是造化,不知前辈可否教我成就剑心之法?”

    说到了这句话时,他一颗心都紧紧的提了起来,不敢松懈分毫。

    他不知这道剑意会对什么样的问题生出反应,惟恐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但还好,青阳剑痴只是沉默了一会,便忽然道:“什么剑心?”

    方原一颗登时如坠冰窑。

    但也就在此时,便又听得青阳剑痴道:“无缺剑道何时需要成就剑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