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一剑分清浊
    不可能,也没道理啊……

    就算是承天少主,也被方原这一剑吓了一跳。

    死死琢磨不通。

    他还以为方原根本就没有修炼剑灵,但却没想到他这一剑斩出,根本不止一道剑灵,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啊,他的剑意在承天剑修里面已是得天独厚的,因此才炼出了九道剑灵,而后来拿到了元婴剑仙闵长老的剑灵,更是不惜一切代价,使用秘法将她也给炼化了……

    到了这一步,便已经是达到了极限。

    甚至说,这在承天剑道的修行者里面,都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历的。

    便是他的父亲,也不过只炼化了十几道剑灵,最关键的是,他父亲可没有元婴剑仙的剑灵,因此真个算了起来,那也是不如他的,但他又如何能想到,方原一下子有这么多?

    虽然方原修炼的这些剑灵,看起来并不像是上佳的神魂炼制,但耐不住数量多啊!

    成千上万条,说起来就吓人好嘛!

    他简直不懂,就算方原能够炼化得了这么多剑灵,又是如何操控的?

    ……

    ……

    “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却也就在别人都满心震惊的时候,方原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其实也不知道这一剑斩出的后果。

    实际上他只是在识海之内,渡过了道心之劫,剑意大涨,这魔印剑也养成了,再加上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虽然剑意大成,但面对着承天少主,怕也胜算不大,因此便直接施展了此剑,可这一施展之下,才发现,这一柄邪剑,被自己养了这么久,居然如此恐怖了……

    那魔印之中,本来就有着无数道冤魂,此前他识海之内血海浮沉,无数血尸,其实每一具血尸,都是魔印里面的一条神魂,而在他将这魔印剑镇压,并以自身剑意摧动之时,便立时出现了这么一幕让他意料不到的结果,千万冤魂裹挟了剑气飞出,声势无边恐怖!

    更可怕的是,这还远远没有达到极限……

    方原甚至能够感觉到,在这邪剑之中,还有数道异常可怖的气息。

    “哗……”

    那位承天少主脸色大变,想也不想,便急将背后的闵长老神魂摧动了起来,一霎那间,闵长老神魂之上,一团白色剑光凝聚了出来,而后轰隆一声铺展开来,犹如一匹白练,横展在了他的身前,前前后后,遮掩的滴水不漏,硬生生的防御住了这千万剑灵的侵蚀。

    元婴剑仙,便是元婴剑仙。

    这时候虽然只是一道剑灵的存在,但在承天少主全力摧动之后,也异常可怖,那一团剑意,便如中流砥柱,任由怒浪汹涌,我自巍然不动,生生将那万千剑灵分开了两部分。

    而在这一霎,方原的眼神,也落到了那闵长老的神魂之上。

    这时候的闵长老,剑意摧动到了极致,也就显得无比真实,看起来栩栩如生,犹如生人一般,但却与之前有着明显的不同,面上没有半分的表情,就像是木偶一般,自身也不懂得如何利用力量,只是将自己生前养出来的剑心剑意,随着承天少主的意思随意挥洒。

    “唉……”

    想起了她万里追杀自己时的威风,方原心里低低的叹了一声。

    于此同时,眼神也坚定了起来。

    “哗……”

    他一剑斩出之后,立时身随剑走,脚下踏着八荒步法,瞬间绕到了承天少主的身边,剑意大涨,手中邪剑化作一道红光,直直的向着承天少主的脖子斩了过去,杀气四溢。

    “嗯?”

    无论是那承天少主,还是周围观战诸人,见到方原动作,都是微微一惊。

    “他有万千剑灵,只消站在远处,摧动剑灵攻袭,便是不胜,亦立于不败之地,为何却要舍近求远,偏要冲到了承天少主身前去近战,这不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么?”

    心里都有些难以理解了起来。

    “唰”

    方原这一剑,已是玄奥至极,灵巧到了极点。

    但却没想到,刻不容发之际,那承天少主却忽然间横过了剑来,堪堪将这一道剑光拦下,而后黑剑一抖,激起了数道乌光,诡异的向着方原身上缠了过来,同时目光低沉,口中冷笑:“你这等剑道对付别人还可以,但是我?呵呵,别忘了咱们都是修炼的承天剑道!”

    “我修炼的是无缺剑经!”

    方原望着他的眼睛,低声回答,身周剑意大涨。

    那数道乌光到了他身前,居然都被他宛若有形也似的剑意给吞噬,瞬间绞碎。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鬼话?”

    承天少主看到了方原那强盛的剑意,眼中便显出了几抹贪婪之色来,陡然之间咬牙大喝,身边闵长老的神魂剑光大盛,手中都出现了一道宛若实质也似的光华,急急飞舞在了空中,向着地面划了一圈,周围层层剑气荡开,便如同将这一方区域与世界分割了出来一般。

    而方原与承天少主,则都在此圈之中。

    方原那一道邪剑之上,摧生了出来的千万剑灵,却被阻在了圈外。

    “你剑灵虽多,但论起对剑灵的驾御,你要学的还很多……”

    承天少主目光森森看着方原,低声冷笑,同时黑剑之上,骤然飞出了九道黑影,犹如九道灵蛇也似,分别从各个不同的方原向着方原身上游了过来,居然要将他缠在里面……

    只这一霎之间,方原居然陷入了无边凶险之中。

    不远处的金寒雪也不知是担忧,还是失血太多,脸上都已没了血色。

    但承天少主没想到的是,方原等的也就是这一刻,牙齿紧咬,忽然间身周剑意大盛,横扫向了四周,同时身形游走,难以形容的玄奥,居然堪堪从九道剑灵的空隙里转了出来,而后瞳孔陡然间缩起,然后奋起一身力量,横贯邪剑,狠狠的向着一个地方斩了出去。

    面对这一剑,就连承天少主也大吃了一惊,急忙后退。

    但他很快,便意识到,方原这一剑,居然斩得不是自己……

    那一剑,是斩入了虚空之中。

    “轰……”

    有极细,极尖,极微的声音响起。

    那一剑只是扫过了虚空,但半空里的闵长老身影,忽然黯淡了那么一瞬。

    承天少主大吃了一惊,立时反应了过来,又气又好笑,喝道:“你想将这一道剑灵与我之间的联系斩断,这可是做梦,此灵已被我炼化,神魂相系,凭你剑道再强,如何斩得断?”

    说着话时,黑剑再抖,九道剑灵再次转向了方原,剑气激发,汇聚如网。

    与此同时,甚至挑衅一般的,将闵长老的剑灵也摧动了起来,在生生守住了外面千万道剑灵的侵蚀同时,化出了数十道白色的剑光,犹如雪原风雪也似,铺天盖地的朝着方原迎头笼罩了下来,看起来,身左身右,身前身右,皆是凶险,居然已将方原逼入了死角……

    “斩不断么?”

    但也就在这一霎,方原咬紧了牙关。

    眼中闪过了一抹凶悍的恨意。

    脑海里,似乎也在这一刻想起了闵长老当初看自己的那一眼!

    自从六绝宫里出来之后,那眼神便一直在他心里盘恒不去,时时影响他的道心。

    然后他眼中也现出了一抹狠意。

    ……

    ……

    “我这一剑,连世间清浊都要分开,又如何斩不断你这区区邪术?”

    低声大吼之中,他忽然间不躲不闪,直向着半空之中掠去,狠狠一剑再次斩向了虚空,这承天少主于剑道之中,毕竟是未得无缺三昧,如今的方原周围皆是剑灵盘恒,他这般直冲向前,倒恰是一个破绽,由得他冲到了半空之中,然后凝聚一身剑意,直直斩落了下去。

    但这一剑,若是无法奏功,他也就陷入了绝境里。

    承天少主已面生冷笑,鼓荡了一身剑意,准备将方原制住。

    但他没想到的是,方原这一剑斩落之际,忽然身周剑意尽皆缩了回来,无止境的凝聚到了一处,随着这一剑斩出,那剑意便仿佛化成了凝炼到极点的一条线,分开了天地!

    “嗤……”

    随着那邪剑一道红光划过,虚空里便出现了一道黑线。

    那是虚空都已经被他这一剑斩开的征兆。

    而后这一道黑线不停的变长,霎那之间,横过了他与闵长老剑灵之间。

    “嘎绷……”

    有种只有承天少主听到的细微声响。

    然后他便惊诧的看到,闵长老那一道神魂,居然忽然间与自己失去了所有的联系,犹如断线风筝一般向外飘了出去,而他自己,则因着这突兀的一变,神魂剧痛不已……

    “这怎么可能……”

    他下意识里便失声大叫了起来,直觉得满心惊恐。

    虽然闵长老的剑心神魂,是他用了某种秘法,强行炼化的,而且炼化的时间不长,尚不如其他几道剑灵一般如臂使指,与自己的神魂融作了一处,但也毕竟是炼化成了自己的剑灵,某种程度上讲,这道剑灵,如今便像是自己的一个念头一般,千变万化不离其宗……

    可自己的一个念头,怎么却被人斩掉了?

    心间惊恐,一时难以形容,可说自从学剑以来,便没有这么失态过!

    “对剑灵的驾御,我是不如你……”

    而方原一剑斩断了闵长老的剑灵与承天少主之间的联系,那由闵长老布下的剑域自然便也消失不见,他趁机从里面冲了出来,身形如影,霎那间到了十丈之外,横剑于胸,然后望着承天少主满面惊愕的表情,他低声道:“但论起无缺剑道,你们实在都不到家!”

    说这一番话时,口吻实在有些傲气。

    不过这一刻,看着脱离了承天少主掌御的闵长老神魂,直觉心间畅快,念头通达,狂一点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