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千万冤魂汇一剑
    掌心一展,一缕剑意流转,如一朵小小的云,变幻莫测。

    方原感受着自己剑意的变化,心情实在有些复杂。

    经历了这一番道心之劫,剑意便随之暴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细细回思一番,却又有种理应如此的感觉。

    这一路上,他横跨九道雪线,直入雪原深处,实不知受尽了多少磨难,尤其是地宫之事,被元婴剑仙追杀万余里,屡次险死还生,这磨炼实在已经达到了极致,无论是一身法力,还是对剑道的领悟,都已经上了一个台阶了,其实早在地宫之时,他便已经有了剑意大成的契机,只是在那时候,他已道心不稳,反而未曾察觉这契机,不曾发现这份收获。

    直到如今,斩去心间魔意,道心坚稳,剑意便也随之大涨。

    也正因此,倒让他心里更畅快了些,心想果真是苦心人天不负,自己道心受损,但最终还是坚定了道心,未曾入魔,而渡过了心劫之后,便也立时收到了上天赐予的大礼!

    同时,心里隐隐推敲回去,也渐渐明白了无缺剑经剑意难成的原因,无非此剑道太过绝然,要求修剑之人一心痴于剑,心意坚守到了无暇外物之时,才能成就大成剑意,而不管外人怎么说,自己在剑道之上,下的功夫是远远不够的,自然无法获得剑意的提升。

    直到这一次,自己自己在雪原的经历,功夫却是够了。

    某种程度上说,甚至是已经磨炼的太过了,自己会在这无生剑冢之中,因为看到空冢失望,险些道心失守,便是因为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以致于道心险些崩溃,被魔意所侵!

    但在自己渡过了此劫之后,却立时功得圆满,已近乎大成……

    当然,只是近乎大成而已,还缺了一点东西,未曾得到剑意圆满大成。

    承天少主却不理会方原心间的感慨,见他若有所思,心间便生出了一缕森寒之意,道:“方道友,自从你我相见,我便以礼相待,当初这位洗剑池元婴剑仙,追杀你万里之遥,便是我救了你,适才这些洗剑池弟子要杀你,也是我救了你,此前不久,为了你的修行之路,我更是连承天剑典都大大方方给了你,如今我想求你一道修炼剑意的法门,不过份吧?”

    这时候,不仅是他,就连是那四位承天长老,都已满面狂热。

    对旁人来说,实在难以想象他们这时候的心情。

    洗剑池弟子只是见到了方原剑意大成,有些诧异而已,毕竟他们与修炼承天剑道的人见得多了,其人剑意有强有弱,虽然修炼到方原这个境界的不多,但也不足以让他们太过关注。

    但承天剑道弟子却截然不同,看他们的狂热模样,这仿佛恨不得直接将方原抓过来逼问。

    “你这般关心我修炼剑门的法门,是因为你们的修行有问题吧?”

    方原看向了承天少主,沉吟着道:“我看过你们承天剑典里面的法门,虽然有绝心绝性修炼剑意之法,但却与剑灵之法相同,也是一条邪路,不可能修炼得到剑意大成,而后面的路,你们是直接修炼了剑灵之法,看起来,实力极强,甚至不输于洗剑池的法门,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修炼到了深处,却是会生出一些无法解决的隐疾吧,这与剑意有关?”

    听着他轻轻松松说出来的话,承天少主与四位长老皆是大惊。

    已有人忍不住大喝道:“胡说八道些什么,但将修炼剑意之法交出来便是!”

    方原不理他,仍是皱眉推敲:“啊,是了,你们提升修为之法,乃是用的剑灵,但剑灵毕竟是别人的神魂炼成,就算你们以秘法修炼,也需要时时压制他们自身的残念,但是你们剑意不足,初时能够压制,时间过得越久,剑灵对你们造成的威胁便越来越来大,如此恶性循环下去,总是会形成一个死循环,将自己逼到再无退路的程度,事实可是如此?”

    他看过承天剑典的法门,如今又领略到了无缺剑意之妙,自然不能猜到一些真相。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四位承长老听了此言,却都已面色惊恐,厉声大喝。

    彼此对视了一眼,便如见了鬼一般,他们很确定如今的方原并没有修炼过承天剑典,可是他为什么却将承天剑典最深处的秘密轻轻松松的说了出来,而且说的如此准确?

    这简直有点吓人了好么!

    更重要的是,如今当着洗剑池弟子的面,将他们的这个秘密说了出来,这岂不等于是将他们的弱点暴露于天下人面前?倘若洗剑池的人知道了承天剑典之中的这个大弱点,那么谁能保证不会有洗剑池里的高能大德,借此推敲出一种特别针对他们修行的法门?

    “不必多言了!”

    承天少主听了,也是脸色一沉,寒声道:“方道友,还是将修炼剑意之法拿来吧!”

    众长老也立时明白了少主的话。

    便是承认了这个秘密也没关系,事后将所有人都杀掉便好了。

    方原道:“此法我可以给你们,但总是需要你们付出一点儿代价……”

    承天少主森然道:“你说!”

    方原道:“将自身剑灵斩掉吧!”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诸位长老听了,立时勃然大怒,面露杀机。

    方原却非常认真,道:“将剑灵斩掉,自然就没有了此后的隐疾!”

    几位承天剑道长老几乎都要气的笑了,对视一眼,森然冷笑:“是你自己找死!”

    他们又何尝不知道方原说的是真的,但这真话,却无异于废话。

    剑灵已经被他们炼为一体,怎么可能斩得掉?

    再者说,对他而言,这一身的剑灵便如道基一般,就算能斩,谁又舍得来自废修为?

    “那便没有别的办法了!”

    方原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些什么。

    “看样子,本座如此诚心待你,你最终还是要与我作对!”

    承天少主也不再多言,慢慢的走了上前来,身上已然杀气浮沉,却是不打算再和方原啰嗦下去了,在他看来,方原就算是剑意大成又如何,剑道修为上还是比自己差了一境,更重要的是,自己如今炼化了洗剑池元婴剑仙的神魂,他又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与其说这么多,自然不如直接动手来的痛快了!

    “我并不想与你作对,也不讨厌你这个人,更何况你确实救过我的命……”

    方原直迎着他,淡淡道:“但只可惜我们走的路还是不一样的!”

    “都是修炼承天剑道,你却跟我说走的路不一样?”

    承天少主大怒,忽然之间一步踏出,手中黑色长剑轻轻一振,道道阴森气息渲染了开来。

    “不过是比我等多修了些许剑意,便敢在本座面前说嘴?”

    他森然望着方原,低声厉喝,随着剑道施展,周围便忽然间狂风大作,七八道黑色的影子悬在了半空之中,各自激发出了一道可怖的剑气,弥漫在了空中,便犹如一片大雾,直向着方原笼罩了过来,声音阴沉:“就算你剑意大成又如何,本座这几道剑灵,还斩不得你?”

    雪原深处,施展神通不便,剑道倒成了御敌的最好法门。

    而承天少主在这一剑之中,便已展露出了他足足高出了方原一个大境界的剑道修为。

    某种程度上讲,这根本就不必斗了。

    实力的差距,太过明显……

    你有剑意我也有,我有剑灵你没有啊……

    ……

    ……

    “剑灵么?”

    可方原迎着这一剑,却只是深呼了一口气,也就在那无边剑气向着自己涌来之时,他忽然间右手向着旁边虚空里一按,掌心之间,顿时有雷光闪耀,凝聚出了一团雷瀑……

    旁边众修,心间已有些诧异:“到了这雪原深处,他还要以神通御敌?”

    不过他们很快便眼睛都瞪圆了。

    方原右手虚按而下,便见到那一团雷电之中,居然出现了一只丑陋的蛤蟆,呆呆的蹲在了地上,而后随着方原手掌按落,那蛤蟆便忽然间抬起了头来,嘴巴里居然吐出来了一个犹如鬼头一般剑柄,而方原则顺势握住了那剑柄,反手将一柄剑拔了出来。

    于此一霎,方原一身剑意爆涨,凝炼无比,犹如大河大浪,汹涌可怖,更重要的是,这剑意里面,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浩然之气,鼓鼓荡荡,仿佛要荡开世间的一切污浊。

    可偏偏,在此浩然剑意之下,摧动出来的剑光,却无比的邪性。

    那一柄长剑本身便透着一股子邪气,色呈黑色,上面布满了血色纹路,似乎像是人的血脉一般,而在剑柄处,居然还生了一只邪眼,此时虽然闭着,但却也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邪异之感,随着方原剑意摧动,这一柄剑上,便忽然间飞出了无数道诡异无比的黑色影子。

    轰隆隆……

    那些影子简直就是铺天盖地,浪潮一般直向前冲了过来。

    “剑灵?”

    旁边有承天长老忽然间失声大叫了起来:“他何时修炼出了剑灵?”

    其他人,无论是承天剑道的长老,还是洗剑池弟子,这时候也都惊的睁大了双眼。

    那真的是剑灵吗?

    看那模样与气势,倒像是剑灵,可关键是……

    ……妈的,谁见过一剑斩出,便飞出了这么多的剑灵啊?

    你说好的走正道呢?

    就算是承天少主,也不过是驾御了七八道剑灵而已,四位长老,分明是元婴修为,但炼化的剑灵也才四五道,而方原这一剑斩出,黑压压的铺天盖地,怕不是有成千上万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