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我不负道,天不负我
    洗剑池弟子第一眼看到了方原时,本以为他在入魔,一身邪气尤为可怖。

    而那一方白色骨坛,更是他们洗剑池最为深恶痛绝的东西,再加上先入为主,认定了他会入魔,便立时不再有分毫的犹豫,哪怕碍于剑首之命,不打算直接将方原斩杀,但也是毫不客气的剑气击窍,打算强行将他的行功打断,不论伤残,直接带回洗剑池里去。

    但没想到的是,如今见到了方原身上邪气渐消,浩然正气渐涨,才终于明白他们看错了。

    若方原当真是在入魔,那么看他刚开始之时邪气大盛,如今必然已成功了,就算是入魔失败,那也只会是剑意萎靡,身死道消,绝对不会出现道心坚守,浩然正气暴涨的一幕。

    这么一来,他们如何还能看不明白?

    方原没有入魔,恰恰相反,方原正是在行功逼退那一身邪气!

    而这一变化,就连那决意一死的元婴剑仙,也大出意料,念头受阻,没有继续自毁。

    而比起他们是因为心意变化,邪剑修则更是满面惊恐。

    身为承天剑道修行之人,他们皆知自身的剑道提升剑意有多难。

    虽说理论上绝情绝性,也可以助他们凝炼剑意,但真正做到的人却不多,而这,也就导致承天剑修在剑意一道的修行之人,基本上没有太成功的,大多只是七七八八的程度。

    但在这时候,他们却惊恐的发现,方原分明没有修炼承天剑典里面的法门,但剑意却轰隆隆暴涨,而且与他们的剑意截然不同,居然堂堂正正,蕴满了一股子浩然正气,这简直就像是平时习惯走小路,攀悬崖登上山巅的人,忽然发现有人在顺着一条大路登上山峰!

    那种意识上的冲击,无法用言语形容。

    “少主,倘若我们也可以拥有这等剑意,那我们的隐疾……”

    一位长老想到了这个问题,急急大叫了起来。

    “拿下他!”

    承天少主也是一脸的凝重,似乎带了许多诧异之色,想不明白。

    但眼见得那只白猫绕着方原与金寒雪跑了两圈,他们两人的影子便越来越淡,似乎即将消失于这一方空间,便也顾不得再多想了,忽然间一声大喝,摧动了闵长老的剑灵扑来。

    与此同时,那四位长老,也都将洗剑池弟子忘到了一边,只是拼了命也似,急向着方原出手,他们本来认为无论方原行功如何,都一定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如今却形势大变,方原居然没有入魔,而是在抵御魔念,更恐怖的是,他居然养出了如此雄厚的剑意……

    倘若他们也可以得到这养成剑意之法,岂不是便医好了自身的隐疾?

    因此,这时候也顾不得别的了,先要将方原拿在了手中,有了保证再说!

    “怎么办?”

    而在这一霎,一众洗剑池弟子也皆神情复杂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也没想到,方原身上会出现这等变化,更没想到,在这等变化出现的一瞬,承天剑道居然弃了他们,转而向方原攻了过去,这时候,却无疑让他们有了一个机会,那就是趁着承天剑道攻向方原,自己这些人赶紧逃将出去,虽然冰天雪地,但能走一个是一个。

    可刚刚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这些人误解了方原,难道如今又要一走了之?

    “你带他们先走……”

    一声大喝响起,但却是两个人说的。

    如今洗剑池弟子里,还有一战之力的,便只有那位元婴剑仙和剑子宣迟,他们两个几乎都是在瞬间做下了决定,同时向对方喝出了这句话,然后便也同时向方原冲了过去。

    直到出手之后,他们才发现对方都攻了过来,表情都有些苦意。

    只是既已出手,自然也无法收回,这时候只能死拼到底了。

    一团剑意,一片风雪,同时攻到了邪剑修众人身后。

    承天少主与四大长老大怒:“到了这时候,还有心思来多管闲事?”

    轰隆!

    他们也不敢以后背接下万年冰魄剑和一位元婴剑仙的攻势,只能急急转过了身来,十数道剑灵在半空之中剑意大涨,犹如一片波涛,狠狠的向着元婴剑仙和宣迟冲击了过来。

    “哗啦……”

    他们两人强弩之末,迎着这一片剑意,直接向后摔了出去。

    宣迟呕出了一口鲜血,元婴剑仙也是神魂濒临崩碎,被迫回到了肉身。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正道?”

    承天少主面带冷笑:“为了这些无所谓的事,把彼此都害死?”

    说着话时,他转身一剑斩下。

    “喵……”

    这时候白猫已经绕着方原与金寒雪跑了两圈半。

    眼看着再有半圈,就可以将这两人带走了,但承天少主的一剑毕竟还是斩到了眼前。

    这只白猫也很愤怒的叫了一声,打从心底讨厌起了这些低等的生灵。

    不过,毕竟人家的剑比较快,它还是机警的“嗖”一声跳到了旁边。

    方原与金寒雪本已变得有些模糊的身形,再次变得清晰了起来。

    那位元婴剑仙与剑子宣迟,毕竟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承天少主仍是有足够的时间阻止那只白猫将方原带走,但他们却是消耗掉了惟一逃走的机会,若说起来,确实非常愚蠢!

    但这么片刻时间,某种事情,却也够了。

    ……

    ……

    “这……这是什么?”

    那金色经文的出现,大放光明,使得方原识海之内,一片明亮。

    而与此相对的,则是那无边的血海,忽然间像是冰雪骤消,飞快的化去。

    藏身于血海之中的意志,根本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明明是绝途的方原,偏偏因着这么两句莫名其妙的话,道心便再度坚定了起来,比起他之前一根筋时还要坚定……

    可就算它想不明白,却也意识到了此时的凶险,那种力量,可怖至极,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它能够抵挡的。

    此前他还有庆幸,因着方原道心受损,自己提前苏醒了,如今却开始后悔。

    这倒楣催的啊,提前苏醒,力量不足,与方原这等怪胎作此道心之争,那是找死啊!

    他不甘心这么糊里糊涂的就被镇压,拼了命的掀起了无边血海之力,还想要强行的炼化方原的真灵,但在此之前,它趁着方原道心失守,势若无敌,可在这时候,方原身边却是金色经文光芒大作,如骄阳横空,在这等金光面前,它的血海之力,居然全无抵御之能。

    “不可能……不可能……”

    那意志拼命大叫着,但血海还是褪了回去,露出了方原识海之内的一柄剑。

    那正是方原当初为了温养剑意,养在了体内的魔印剑,后来他修成了天罡五雷引,此剑便到了雷灵蛤蟆的体内,养在了血池之时,似乎时时与他有着某种联系,但又在尽可能的远离他,前后数年,此剑始终未成,方原的剑意,也一直都没有增涨,一直到了今日。

    如今,这一柄剑,却终于出现在了方原面前。

    而低头俯视着那柄剑,感受着剑上的残余意志的不甘怒吼,方原却只是淡淡一笑,道:“这些都是圣贤之言,人间大道,你若是能够明白,那你便不会只是一件魔物了……”

    他说话之时,显得很冷漠,甚至有些鄙夷之色,只是冷冷一把向那魔剑抓了过去。

    论起力量,此魔印狂暴无边,诡异无比,可谓难言的恐怖。

    但论起道理,它实在差了不只一分半点……

    “你会失败的……”

    “你会失望的……”

    那魔剑在方原的手底之下颤抖,愤然大叫:“你早晚还有道心崩溃之时!”

    “不会再因此而崩溃!”

    方原则是声音平静,稳稳将此剑握在了手中,随着他将这一柄剑握住,那剑身之上的残余意志,神念波动便也愈来愈弱,最终完全失去了声息,遁入了魔剑深处,沉沉睡了过去,而方原脸上倒是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轻声回答起了它的话,在识海之中,自言自语。

    “大道残缺,但逐自身圆满!”

    “人间丑陋,愿守一线清浊!”

    轻轻说完了这两句话时,他猛然间睁开了双眼。

    ……

    ……

    也在这一霎,正是那承天少主摧动了闵长老的神魂向着方原扑来之时,方原只觉得周围虚空之中,皆是无尽的狂暴剑意,犹如雪原风雪一般裹着自己,他面色不变,忽然间伸手揽住了金寒雪,在虚空里急急的踏出了几步,身形便诡异至极的到了这剑意笼罩之外。

    然后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身边脸上兀自有着晶莹泪痕的金寒雪肩膀,道:“谢谢你!”

    再之后,他便在金寒雪惊喜的眼神里,慢慢向前走去。

    白猫看着他这模样,倒是觉得有意思了,舒舒服服的卧了下来看戏。

    一剑落空,承天少主倒是没有什么失望之色。

    先前也只是担忧方原会莫明其妙的逃走而已,这时候见他没能逃走,便略略放心。

    先是眼神惊疑的看了那只白猫一眼,然后便又冷冷的看向了方原,身周涌现出了森然寒意,似笑非笑的道:“方道友,本座自忖一直待你不错,前后仅是你的性命便救了两回,如今我也不说什么别的话了,你是如何养出了这等剑意的,痛快告诉我,咱们便扯平了!”

    方原听了他的话,出乎意料的一怔,诧异道:“我剑意养成了?”

    自己略一感受,脸上倒是慢慢浮起了一抹恍然。

    他的剑意停滞已久,没想到经历了这么一番心劫,倒是提升了起来。

    沉默了很久,他才明白了过来。

    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抹笑意,低声自语道:“我不负道,天不负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