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看错了
    方原身上正发生的变化,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除了金寒雪,也没有任何人关注,洗剑池与邪剑修之间这一场恶战,却是已到了关键时候,那四位承天长老,在这一刻已积攒了不少的力量,自然谁也不会留手,剑灵摧动到了极致,狠狠向着一众洗剑池弟子斩落。

    但虽然承天剑道之人提前偷袭,占尽了便宜,论起修为来,四大长老也皆是元婴,比洗剑池众弟子高了一境,但一众洗剑池弟子临危之际,还是发挥出了超人想象的潜力,以那名唤宣迟的弟子为首,剑意激荡,居然堪堪接下了承天剑道诸人的压力,苦苦支撑着。

    “呵呵,洗剑池七大名剑之一,果然名不虚传……”

    而在这一场酣战之中,承剑少主也在冷眼旁观,心间盘算。

    他们一上来,偷袭之时的重点,便放在了那元婴剑仙身上,本以为除掉了此人,便万事大吉,却没想到洗剑池居然舍得派了一位剑子到第九道雪线上来,更没想到的是,这位剑子分明只是金丹修为,但却已经修炼到了剑心境界,更是拿到了洗剑池的七道名剑之一。

    这么一来,倒是使得他在这时候发挥出来的实力比那元婴剑仙还是可怖了,再加上那些洗剑池弟子也拼了命,这时候动起了手来,居然没有像想象中那般轻而易举的解决他们!

    “夜长梦多,迟则生变……”

    他心里很快浮出了此念,目光幽冷了起来。

    既然占了优势,又何必继续和这些人缠斗下去?

    每一位承天剑道的邪修,都被洗剑池追杀过无数次,心里也就相信一个道理。

    只有死的洗剑池弟子,才是好剑修!

    “唰!”

    他念头一定,便直接一步踏了出去,脸上露出了一抹森然笑意,陡然之间,倒转了黑色长剑,在自己眉心轻轻一刺,沾染了一滴本命精血,而后口中默念,一身剑意便在此时忽然间暴涨,而后身边唰唰连声,浮现了足有七八道黑色的影子,静静的悬浮于虚空之中。

    “杀了他们!”

    承天少主淡淡一笑,捏起了剑指。

    他身边的七八道黑影,便同时荡起了道道剑意,便犹如七八位实力不输于洗剑池弟子白袍一般,同时向着围绞了过去,这么一招出现,一众洗剑池弟子身上的压力顿时增大。

    而守在了最前面的剑子宣迟,见到了这一幕,则是眼睛一红,一咬钢牙,直迎了上来,狠狠摧动了剑心,掌间万里冰魄剑上,便立时涌出了耀眼的寒光,凝缩一处,便如同一堵墙般抵住了那一群黑色的影子,而后寒意流转,便要将这些影子荡开,一剑斩将回来。

    可也就在此时,那承天少主已开心的笑了起来,而后黑色妖剑轻轻一指。

    轰隆隆!

    他身边便浮现出了那一道闵长老的影子,虽是虚体,却是一身剑意暴涨,化出了无边风雪,犹如雪倾一般,轰隆隆直向着那位剑子宣迟倾落而下,剑意强到了可怕的程度。

    那剑子宣迟,一剑接下了七八道剑灵之攻,尚可以承受,但闵长老剑灵出手,却直接便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身前的寒光寸寸破碎,整个人也被弹了出去,后背重重的撞在了剑冢的石壁上,沉息半晌之后,忽然间脸色一白,“噗”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杀了他们吧!”

    承剑少主满意的看了一眼闵长老的剑灵,轻松的摆了摆手,道:“小心别伤了神魂!”

    周围几位承天剑道长老对视一眼,呵呵一笑,同时扑将了出去。

    在他们出手之时,也皆摧起了剑灵,每个人身边都浮现了数道黑影,看起来倒像是足有数十个人一般,邪气森然,剑意荡荡,相互接连,便如一片潮水也似卷向了洗剑池弟子。

    “唉,道消魔长,如是奈何……”

    一声叹息忽然响起。

    也就在他们即将扑到了那群洗剑池弟子身前时,那位已经被承天少主偷袭,受了重伤的元婴剑仙,却忽然间猛得睁开了双眼,眼中一片华彩涌出,却是赫然出现了一个便如他一般模样的小人,手持一道剑光,直直的跳到了半空之中,而后猛然向着前方挥去。

    那一道剑光,可怖至极,直接将那一片黑潮绞碎,而且直接冲向了承天少主。

    “不好,元婴出壳……”

    场间众修皆是大惊,无论正邪都失声叫了出来。

    谁也没想到,这位元婴剑仙,在这关头,居然不惜元婴出壳来御敌。

    剑修很少有擅长元婴出壳的,更有许多,根本无法出壳,强行出壳的话,虽然也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发挥出极强的力量,但能不能回到肉身之中,都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而这位元婴剑仙,却明显是因为肉身受到了重伤,实力不济,干脆拼命了。

    出壳之时,他便已没有抱着再回到肉身的希望。

    “唰!”

    元婴出壳,直接便是一剑斩到了承天少主的身前,犀利可怖。

    就连承天少主,也明显吃了一惊,还好他已炼化了闵长老的神魂,于此一霎之间,那闵长老的影子直接冲到他身前,与那位剑仙的元婴一撞,而后两方同时向后退开。

    就连那位承天少主,也出了一身冷汗,恨声道:“强行出壳,我看你能撑多久……”

    说着话时,摧动闵长老的剑灵护体,自己则后退了一步,大手一卷,轰隆隆一声,却是从那剑冢的缺口处,将一大团外面的风雪引了过来,便如神通一般,大手一挥,直接向着那位剑仙的元婴冲了出去,整个剑冢里面的温度,便在这么一霎那间,忽然降了下来。

    “在这雪原之上,普通元婴都不敢出壳,更何况你一个剑修?”

    望着被风雪裹住的剑仙元婴,承天少主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同时挥了挥手。

    那几位长老根本不等他吩咐,便已向着那群受了重伤的洗剑池弟子狂攻了过去,他们毕竟是元婴修为,虽然因为没有异宝护体,硬闯第九道雪线的风雪,实在是冻的不轻,但如今在这剑冢里面,呆的时间越长,恢复的法力便越多,这时候却已经是愈战愈猛了。

    在这种情况下,便是那位元婴剑仙也支撑不住,直觉堂堂一位剑仙,一位剑子,再加上这么多精英白袍,在这剑冢之内,居然处处受制,翻盘无望,心间立时绝望了起来。

    他不惜一死,也要元婴出壳,想为众弟子搏得一线生机,但没想到的是,承天少主也不是傻的,居然直接将雪原风雪引了进来,恰好克制了他的元婴,如今便已濒临崩溃……

    而那位名唤宣迟的剑子,自身实力本来甚是可怖,便是对上了承天剑道四大元婴长老,也足有一战胜之之力,但却偏偏被承天少主压制了下来,此前便已受了伤,这时候更有些支撑不住了,至于其他几位洗剑池弟子,在承天剑道四大元婴的压力下,又能支撑几分?

    “老天,你终究还是助长妖邪,灭我正道么?”

    一声悲叹沉沉响起,这元婴剑仙心思一横,散发出了一道隐隐的神念。

    “呵呵,最讨厌便是你们这些自命正道之人……”

    承天少主感受到了此念,却是森然冷笑,眼中闪过了一抹讥诮之意。

    “正道不灭,我便是毁掉剑心,也要强行为你们……”

    低声叹息里,那元婴之上,便已散出了一种灰暗的光芒,难以形容的可怖。

    “师叔不要……”

    洗剑池弟子皆是大惊,飞身而起,欲来阻止。

    而那四位承天长老,却是神情大怖,同时祭起无数道剑灵攻将了上来,也是意图阻止。

    也就在这千均一发之刻,忽然一道剑意直冲穹顶。

    于此关键时候,这突如其来的一道剑意,却是让他们所有人都为之心惊。

    急忙间一转头,便看到了盘坐在地上的方原,此时他仍是稳坐不动,对面坐着金寒雪,她一直紧紧的握着方原的手掌,自身被无数道剑光割的血淋淋的,可出人意料的是,她这么做,居然是有用的,看起来本已入邪甚深的方原,头顶之上,竟有隐隐的金茫亮起。

    那种邪气,正在飞快的消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子浩然正意。

    就连那只一直坐在了他们旁边的白猫,这时候眼睛里也似乎露出了惊喜的神色,精神了许多,忽然间跳了起来,开始绕着方原与金寒雪不断的转圈,每转一圈,那两个人的身形,便模糊一分,气机弱了一分,似乎正在这一方空间里消失,也不知即将跑到哪里去……

    望着这一幕,尤其是感受着方原身上的气机变化,一众洗剑池弟子忽然间满面惊惶。

    剑子宣迟脸色惨白的看向了元婴剑仙:“师叔,我们刚才看错了……”

    他的声音里,似乎夹杂着无比苦色:“他刚才不是在入魔,而是在抵御魔念!”

    “他修炼的不是承天剑典……”

    而邪剑修则是更为惊怖的大喝了起来:“没道理啊,为何他的剑意提升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