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六十一章 赐我道心,还你初意(三更)
    此时的方原,道心受损,魔念丛生,这等状态之下,整个人也显得十分危险。

    尤其是他身上涌动的血气,更是显得邪异可怖,在这时候,就算是白猫,都拿他没有办法,也不愿靠近他,只能坐在了一边等着,看他自己是否可以渡过这一道心劫……

    但谁也没有想到,金寒雪居然在这时候冲了上来……

    她感受到了方原身上的可怖血气,但还是义无返顾的握住了他的手。

    “唰”“唰”“唰”

    就在她握住了方原手掌的一霎那,方原身上,便有血气鼓荡了开来,那血气里面,居然还有着道道微不可见的剑意,几乎霎那之间,便将金寒雪身上的棉衣割得破破烂烂,手臂与前胸、脖颈,甚至是脸上,都出现了道道可怖的伤口,殷红鲜血,淅沥沥淌了下来。

    望着这一幕,白猫都已呆了,瞳孔紧紧缩了起来。

    但面对着这凌迟也似的痛苦,金寒雪却全然不顾,只是死死的握着方原的手。

    她只知道,这时候的方原应该正处于十分凶险的境地,忍着无边的疼痛道:“方原师兄,你究竟是怎么了,你忘了自己当初教给我的话吗?是你告诉我世间无绝路,只看自己道心,所以我才到雪原上来历经磨炼的啊,我一直在努力做到了你教我的,你怎么却忘了?”

    方原似乎听不见她的话,只是身上的剑意越来越浓烈。

    那种剑意,发自他心底,肆虐无端,狂暴可怖,隐而不发,只是一些泛到了外面来的剑意,便已将金寒雪伤的不成样子,谁也不知道,倘若一下子暴发出来,会不会直接将她斩杀!

    金寒雪也恐惧,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没有用。

    但她天生便是这么一股执拗性子,既然做了,又如何肯放弃?

    “方原师兄,我知道你这一次入雪原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也知道你没有找到,很痛苦,也很失望,我不懂那是什么,但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啊,那些在雪原修筑地宫的人让你失望了,但你和他们不一样的,正因为了有你这样的人,他们的事情才不会成功啊……”

    她不停的说着,看得出来,方原身周的血气,似乎越来越浓郁。

    金寒雪根本不理解方原出现了什么状况,她能感觉到此时的方原身上,似乎有一股子她感觉很陌生,而且很危险的气息,这股子气息越来越浓,剑意也越来越强,让人心惊……

    但她还是紧紧的握着方原的手,不让他去触碰那个白色骨坛,同时口不停的说着:“当初在我们金家,你便是宁可断了修行路,也不肯稍作妥协,便是明知不可能凝聚出第五道雷灵,也绝不想接受那等邪法,你那时候的傲气呢,你那个时候一直在坚持的东西呢?”

    她能感觉到方原的道心很脆弱,似乎是处于崩溃的边缘,但是自己没有足够的领悟与智慧去点醒他,因此她只能将方原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再说给方原听……

    而方原听着这些话,也微微发怔了起来。

    此时的他,心间魔念四起,道心濒临崩溃,便是世间大德,以言语点化,也不见得可能渡过此劫,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金寒雪这一番言语,却奇异的打入了他的心底,几乎毫无障碍,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本来就是他内心里的东西,是他一直坚守的道理……

    曾经,你赐我道心。

    如今,我还你初意!

    ……

    ……

    方原的识海之中,已是一片血海。

    有一尊如同方原一般的灵性化身,便盘坐在了这血海之上,紧闭着双眼。

    周围的血海里面,有无数的冤魂、触手探了出来,在拼命的向着他涌了过来,将他紧紧的缠绕在了里面,似乎要将他撕碎,或是将他那一尊灵性化身,直接扯入血海之中。

    与这种力量相比,金寒雪的话,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这些话,甚至都无法清晰的传递入此时的方原心底。

    但也不知怎么的,随着这些话不停的想法,方原的真灵却出现了略略的变化,似乎不再那么消沉麻烦,也不再任由着血海的魔念在自己的识海里翻腾,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念头。

    “初心么?”

    心里念着这几个字,他整个人都已入神,想到了小时候,因为尤其想讨厌自己的处境,害怕自己会永远在那个环境里一直生活下去,因而拼命抓住了一个读书的机会,废寢忘食的自己,也想到了一开始跟着朱先生学识之时,他教给自己的第一个字,第一句话……

    再到后来,他又想起了如何在一朝之间,由仙榜榜首,变成了仙门杂役,又想起了如何苦读,苦练,最终由杂役再一次成为了仙门弟子,又最终夺回了真传之位……

    一幕一幕,在眼前闪过!

    自己是如何走到如今的,如何应对那么多的坎坷的,如何提升修为的……

    这些路,着实不怎么好走,但自己终究还是坚持了下来了……

    是因为自己为了成功不择手段吗?

    不是,能够走下来,就是因为自己心里一直存着一股劲啊……

    ……

    ……

    “想要变强,是不需要理由的……”

    识海之内,有魔念幻化,成为了曾经的方原模样,说着他曾经在青阳宗时他说过的话,那也是他本心的话,然后以为这句话为引,又滋生出了更多的念头:“兵为凶器,不得已而用之,无论是何等神通武法,皆是凶器,自身本无善恶之分,全看一念而已,何必如此迂腐?”

    “你本为追求更强大的力量而踏入修行之路,你本是一个天性冷漠,不愿理会俗事之人,只消可以让你踏上修行之路,你可以吃苦,可以受侮,如今又何必被俗念所束缚,修行路断,以邪法续之,也本是合理之人,只消运用得当,即便是邪法,不也一样可以行心间之事?”

    “世间并无邪婴正婴,只有元婴与废物啊……”

    “别人眼里,只会看到你是否成就了至尊元婴,谁会在意你用什么方法成就?”

    “……”

    “……”

    那些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疯狂,撼动着方原的最后一缕念头。

    但眼看着他们就要成功,方原那一尊灵性化身,却在此时缓缓睁开了双眼。

    双眼之中,带着一种冷漠之色,平静问道:“你说够了没有?”

    那无边血海,在这一霎,忽然间波滔汹涌了起来,而在这血海之中的某个强横意志,更是于此一霎,变得无尽羞恼,掀起了万丈巨浪,而那些此前便像是方原自身生出的念头,在这时候,也忽然间像是化成了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人:“你……你怎么会……”

    “血海魔印,你已沉睡了这么多年,如今居然想趁我道心失守,夺我神魂?”

    方原的声音,在这时候显得很冷静,甚至带了些嘲讽之意:“但你未免也把我想得太简单了,如此轻易便被你夺去了道心的话,你当我这么多年圣贤书是白读的?”

    ……

    ……

    那血海波涛,似乎在这时候微微一凝,旋及掀起了更为狂怒的血浪,这一次却不是在升起什么魔念了,而是直接向着方原当头卷了过来:“说什么狗屁圣贤书,你道心崩溃,心生邪念,才唤醒了我,如今就算不能扯你入魔,我也一样可以强行炼化你的神念……”

    无边血浪滚滚而来,似要将方原彻底淹没。

    于此血浪面前,方原直显得异常渺小,周围皆是肆虐血浪,挟着无边魔念向他涌来。

    “人心本就残缺,你却要追求圆满剑道,就不怕最终失望么?”

    “世事本就经不得看,你却要坚守正邪,就不怕最终看到更丑陋的事情么?”

    所有的魔念,最终汇聚了起来,也无非便是两句话。

    而这两句话,也正是方原这一次入雪原之时,最终影响到了自己道心的两句话,若以他的道心而论,这便是他的破绽,周围血海正是以此念为攻,想要将他强行吞没。

    “宁可千年不得法,不修一日野狐禅……”

    但迎着这无边的血海,方原一颗心却奇异的沉了下来,声音淡淡,响在了识海之间,而随着这声音响起,周围则出现了无数金色的经文,那些皆是他曾经苦读十年,深深印入了自己心间的道元真解里面的文字,在这时候,居然一个个大放光明,护住了他的真灵。

    “追不到圆满剑道,也不见得就非要走上邪道……”

    “见不得丑陋人心,也不见得就要比他们更丑……”

    方原望着那一片血海,低低的叹了一声,似乎有些疲惫,但这疲惫,却已没了此前的颓丧之意:“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我第一天读书的时候,朱先生便教给我了……”

    在他说着这句话时,周围无数的金色经文渐渐开始融化在了一起,最后化作了两句话。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