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元婴剑灵(一更)
    一道剑气,绕过了金寒雪,直周方原周围大穴法窍,于此血气弥蒙,法力紊乱之际,若被这么一道剑气直击法窍,其中凶险实在无法预料。但事出突然,金寒雪修为不足,难以抵御,白猫虽然本事通天,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却也同样是束手无策,一个个都焦急起来。

    也就在这时,就在洗剑池众弟子身后,忽有一道诡异的黑影慢慢浮现。

    那黑影恍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剑冢之内,洗剑池众弟子身后,居然无人察觉它的存在,然后便见得这黑影身上,剑意凝聚愈来愈浓,仿佛一柄剑,积蓄了越来越多的力量……

    “不好……”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那位洗剑池元婴剑仙,忽然失声大叫。

    周围人闻言一惊,急急转身。

    但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一道黑影便忽然之间直冲向前来,在这一道黑影之后,更多的黑影出现,一个个犹如黑色闪电也似,带着难以形容的诡异剑光,同时冲到了身前。

    剑光一现,呼啸而至,异常的歹毒与恐怖。

    这群洗剑池剑修,正处于刚刚发现了无生剑冢,又在此冢之内看到了方原,还认为方原正在入魔的时候,心间注意力自然被分散,全未想到在这空荡荡的地宫里会有这等杀机。

    饶是他们也算是反应极快,但在这么一霎那间,也不免有些措手不及。

    对方是早有准备,又是全力而发,待到他们反应了过来时,剑光便已经到了身前。

    那位元婴剑仙反应最快,但奈何他受了伤,却是反应比平时慢了半拍?

    大喝之中,他身边便已有仙剑掠起,要拦下这突如其来的攻袭。

    但仙剑只起到了一半,对方那可怖的剑光便已经到了。

    呼喇喇,一片剑气浮动,绞乱虚空。

    在这元婴剑仙身边,那一众洗剑池弟子本就在风雪里面赶路许久,法力运转不畅,这时候反应却是更乱,出其不意之下,纷纷中招,身上被剑气撕开诸多伤口,鲜血喷了一片一片。

    “妖魔敢尔……”

    这位元婴剑仙则是又惊又怒,恨恨然御剑而起,将要还手,但却忽然间一愣,在他的身前,居然出现了一个熟悉至极的影子,身穿白衣,神情清冷,淡淡看着他。

    “闵师姐?”

    这位元婴剑仙察觉到了这女子身上那熟悉至极的气息,不免一惊,剑意稍阻。

    待到想到闵长老已经遭遇不测之时,闵长老的影子已陡然间振剑而出。

    “唰……”

    一道犀利可怖的剑气陡然间出现,自他心口一穿而过。

    这位元婴剑仙大叫一声,踉踉跄跄退了回去,脸上露出了痛苦而又悲哀的神色。

    谁能想到,自己一个照面之下,也受了伤……

    ……而伤了自己的,居然是闵长老?

    ……

    ……

    只一瞬间,洗剑池弟子居然人人带伤。

    而受伤最重的,居然还是修为最高的元婴剑仙。

    他们不由得也是一脸惊恐,看向了剑光袭来之处。

    然后他们就看到几个一身寒气的人掠了进来,后面跟着的,乃是四位身穿黑袍的长老,模样看起来很是凄惨,一身的冻伤,有人丢了半条胳膊,有人失去了大半个脑袋,还有人身体残缺不堪的,伤口都是冻出来的结晶,若论起凄惨,倒实在是雪原之上最凄惨的人了。

    走在了他们前面的,却是一个身穿白色袍子,笑意盈盈的男子,虽然看起来也有些风霜之色,但比其他几个人倒是好得多了,手里持着一柄黑色的长剑,剑上布满了诡异的符纹,而在他身边,则飘着一个淡淡的影子,眉眼栩栩如生,正是闵长老的模样。

    “哈哈,有趣,有趣……”

    此人一边笑着,一边轻轻松松的走上了前来,笑道:“有了元婴剑仙化作的剑灵,果然好用了许多,剑道气息掩遮,连你们这些精明如鬼的家伙都发现不了,出其不意之下,更是足以一剑斩伤元婴剑仙,平时被你们追杀了无数回,这一次,我也总可以扳回一城了!”

    “邪剑修?”

    那几位洗剑池弟子见到了这白袍男子,眼神变得又愤恨又惊恐。

    更有人看到了他身边飘着的淡淡的影子,眼中几乎要流出火来:“那是闵长老的神魂,可恶,闵长老一生仗剑除魔,居然……居然真的被这些邪剑修士炼作了剑灵……”

    承天少主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是已经夸了她很好用吗?”

    说着看向了方原,愈发满意,笑道:“你这份大礼,我实在太满意了!”

    旁边的洗剑池弟子见到了这一幕,眼神更是愤恨了,更有人心里生出了一丝惊恐之意:“这六道魁首果然与邪剑修士搞到了一起,难道说,这其实是一个针对我们的陷阱?”

    “……”

    “……”

    “哈哈哈,你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坚守的正道……”

    “正道之人,不问青红皀白便要杀你,他们在意你坚守的道吗?”

    “反倒是邪道救下了你,你还要与他们争斗到底吗?”

    “事已至此,修行路断,你又何必在做一只绝途命丧,苦海里挣扎的可怜虫呢?仙有仙道,魔有魔道,仙有逍遥,魔亦有大自在,天道无情,又在意什么正邪?何必让那世间俗人的善恶影响到了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别人眼中的魔道,又何尝不是吾等所求的仙道?”

    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方原一直没有反应,但实际上,却已尽收于心底,其中包括了洗剑池弟子一上来要对他痛下杀手,也包括了有人阻止了那一剑,然后却又不分青红皂白,不辨真伪,直接便要趁着自己行动不变,直接废掉自己,又被邪剑修士偷袭受伤的一幕……

    这一幕,让他心里,也生出了些许悲凉之意。

    而这种在悲凉与失望,则又更使得他识海之内,魔意更强……

    这时候的他,整个识海,都已快要被血海淹没,魔意纵横,天昏地暗。

    他的真灵盘坐其中,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血海吞没,只是因为某种无法形容的犹豫感,使得他哪怕是在痴怔之中,也一直下意识的拒绝着血海的侵蚀,因此尚未完全沦现。

    那血海察觉了他心底的这种坚守,便鼓动了更强的力量向他侵蚀。

    那种感觉,异常的可怕,这不是真正的你争我抢,而是一种心意的变化,那血海的力量,引发了无数的魔念,不停的影响着他的心志,却又使得这些魔念,像是他自己生出来的……

    ……

    ……

    “少主,这六道魁首,看起来有些不对劲啊……”

    而在外界,那位承天少主身边,一位身体残缺了半边的长老恨恨的看了方原一眼,目光不善的打量着方原,倒是也发现了他一身的邪气,冷意了一声,向少主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如今他们已然找到了无生剑冢,留着方原也没用了,而他们横渡雪原,死了无数人,活了下来的他们几个,也是肉身受损严重,也是将一腔恨意都发到了方原身上。

    承天少主看了他一眼,笑道:“既是我辈中人,杀他做什么?”

    目光缓缓的扫过了方原身上,也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邪气,虽然细细辨查,觉得他像是与承天剑典上面记载的略有不同,但也分明便是一路,脸色也有了几分好看,低语道:“你说你搞这么多弯弯绕绕做什么,端了这么久的架子,最终不还是要走到我们这条路上来吗?”

    不再多想,吩咐周围的一众长老:“搜索一下这剑冢!”

    那几位长老闻言,便急忙四散了开来,虽然想杀方原泄愤,但更重要的当然是剑冢。

    然后很快的,那几位承天剑道的长老,便脸色惊恐的回来了。

    “剑冢是空的……”

    “这里……这里居然什么也没有……”

    他们的声音里,居然已带了些惊恐之意,远比失望之色更重。

    “剑冢是空的?”

    承天少主听了,也是大吃了一惊,脸色沉到了极点。

    亲自去看了一圈回来之后,满面皆是疑惑:“不对啊,若这剑冢早就被人搬空了,那位凌昭剑师又是从哪里得到的那些剑理?不过话说回来,那凌昭剑师若真是早早便入雪原,进入了无生剑冢,凭他们御剑宗那点子微末本领,又怎么可能承受得住这雪原风雪?”

    心里却是越想越觉得诧异了。

    实际上,这无生剑冢事本来就有很多让人疑虑之处,就连他们这等修为,准备如此充足,一路赶入了雪原之中,都死了无数人,元婴境界的四大长老都狼狈不堪,险险欲死,他也是靠了朱雀神卵这等异宝才撑到了如今,当时那位最高不过金丹的凌昭,又是如何进来的?

    只是他们确信那御剑宗的凌昭剑师是曾经进入过无生剑冢的,也从方原手里看到了那一道剑经里面的剑理,才相信这里定有解决他们隐疾之法,不惜一切的闯了进来……

    “少主,我们该怎么办?”

    旁边的几大长老脸色都有些惊恐,向承天少主急急问道。

    “怎么办?”

    那承天少主眉心凝成了疙瘩,忽然转头看向了方原:“难道你还有事瞒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