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个玩笑
    “终于还是找到无生剑冢了……”

    方原立身于无生剑冢之中,许是身心皆已被冻僵,心里居然没有生出什么激动之意来,过了半晌,才开始打量周围的一切,却见自己落下来的地方,乃是这座石宫的正殿位置,上面似是因为时间久远,被风雪腐蚀,因此碎裂了一块,也不知道这剑冢是本来就没有什么禁阵,还是时间太久,所有的禁阵都已经朽化了,总之他们就这么简单的掉了下来。

    剑冢墙壁森严,倒是将外界的风雪挡在了外面,让人感觉好了很多。

    方原恢复了些许力气,才慢慢的向前走去,在这森然而宽广的地宫里面,慢慢的走着,沿途打量着那些破旧的道殿,蒙尘的石床,朽烂的壁画,斑驳的剑堂和无数的石室等等……

    也不知是这剑冢之中本来就没有禁制,还是时间太过久远,禁制都已朽化了,倒是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让他得以好好的打量着这地宫里的一切。

    这一座地宫很大,或者说很空旷,周围都是结了冰的玄钢岩,看起来十分的古老,可以看得出来,这一座地宫曾经的森严与辉煌,但如今,却只剩了空荡荡的森冷之意。

    走到了一方巨大的道殿之时,可以看到这里有着长长而高大的书架;

    而在道殿对面,还有一处高大的丹室,丹室中间,能够看到一座黑色玄石雕就的丹炉,十分的古老,里面有着早已结成了硬石的丹灰,而在周围,则有一排一排的石雕丹架。

    剑冢最深处,更是有着一块宽达数十丈的试剑石,玄石雕就,剑意尚存。

    金寒雪也在一路跟着方原看这地宫,心神渐沉。

    可以看得出,这无生剑冢,确实存在过无数的异宝和传承。

    但如今,却什么也没有了……

    那道殿里的书架子上,也不知道上面存放过什么典藉,但如今,却是显得空荡荡的,只有稀疏的几根竹简,散乱的留在了角落里,上面的字迹也已模糊不清,根本看不真切。

    那巨大的丹室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座孤伶伶的玄石丹炉,此外毫无一物,只是偶尔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一些似乎质地不菲的丹瓶碎片,除此之外,却是一颗丹药也没剩下。

    而在最后面的试剑石上,有着许多的孔洞,看那痕迹,似乎曾经有无数把剑插在了上面,但如今却只剩下了这些孔洞了……道卷、异宝、藏剑,什么都没有了。

    剩下的,只有些许它们曾经存在的痕迹!

    金寒雪眼神都变得有些惊恐了起来!

    她想到了一个问题,难怪她与方原一路过来,这么的顺利,途中也看到了几处痕迹,像是原来布下过禁制之处,但他们直接这么走了过来,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之前他们还以为,这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所有的禁阵都已经腐化了,但实际上,这是被人破掉了啊……

    早在他们之前,便已经有人来到过这无生剑冢了!

    早就有人将这些的东西都搬空了。

    如今他们找到的,只是一座空空荡荡,毫无剩余的空冢……

    其实不用太耗费太多的心神,金寒雪便想明白了其间的缘由。

    其实这本来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倘若不是有人来过无生剑冢,世间又怎么会有地图流传?而三世剑魔,毕竟是数万年前的人物,自那时至今,不知多少聪明人物出现,又怎么会真个把这么大的传承留到如今?

    至于为什么没有人知道无生剑冢已经被搬空的消息,就更简单了。

    若非迫不得已,谁会公然宣称自己已找到了无生剑冢?

    闷声发大财才是正确的选择!

    这些问题容易想,但金寒雪却有些担忧的看向了方原。

    这一路赶来,她与方原交谈不多,却也能够感觉到他心里那一股子希翼,也知道他一直在寻找着什么,心里一直有种难以言喻的疲惫感,尤其是深入雪原,便像是为了躲开外面的一些麻烦也似,但如今,他们终于找到了无生剑冢,却发现这剑冢居然是空的……

    她难以想象这对方原对形成什么的打击……

    ……

    ……

    这时候的方原,已面无表情的坐了下来,坐在了这空空荡荡的大殿里,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疲惫,又有些自嘲之意,沉默了许久,才喃喃自语:“最后一道希望也没有了么?”

    “老天,非要跟我开这么一个玩笑么?”

    “……”

    “……”

    他的声音显得很平淡,甚至很冷静,但金寒雪却从中听出了某种极度的失落之意。

    她忽然十分担心,蹲在了地上,握着方原的手掌,道:“方原师兄,你不要太过失望,这里是空的,但还有很多其他的办法啊,我们先回九州去吧,这世间典藉无数,剑道如鲫,总是可以找到一些办法的,世间有神诀,有仙法,甚至天功都有无数,你不要……”

    “其实,没用的!”

    方原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笑了笑,低声道:“寒雪师妹,你知道么,其实我早就知道这条路走不通了,只是不愿承认而已,我只是用这无生剑冢吊着自己的心念而已……”

    说着话,他脸上的神情愈发的疲惫,但声音里,却似乎多了些激动之意:“早在发现了那些人搞得地宫之时,我便已知道这条路走不通了,哈哈,无缺剑道,便是要结成一颗无缺剑心,可是人心本来就是残缺的啊,这是多么简单的道理,人心残缺,又怎么可能结成无缺剑心?我其实早就知道了这是一条死路,无生剑冢里面不管有什么,都解决不了的死路……”

    “你……”

    金寒雪听了他的话,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有些听不懂方原说说的话,只是看出了他十分的失落,十分的绝望。

    心里难以言喻的担忧升了起来,但却只能看着。

    方原笑声越来越大,眼中似乎也出现了些许疯癫之意,自言自语着:“或许,一开始错的就是我,我认为道心足够坚定,便可以走出别人走不出的路,但倘若本来就没有路呢?”

    “我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不惜甘冒大险,险死还生,但我又是做给谁看的呢,谁又在意我做的呢?我自一心要扶正除邪,但倘若天道本就如此呢,人心有缺,因此世人便有正便有邪,这都是天道注定,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评判这一切,有什么必要去扶正这一切呢?”

    “千千万万年过去,人还是会这样……”

    “无论是九州还是雪原,又或是魔边,妖域,世间万千生灵,无论妖魔鬼怪,神仙修儒,都是这样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有灵之物,便会有邪念恶念,变不了的……”

    “因为大道五十,遁去其一……”

    “只有残缺的,才是大道啊……”

    “……”

    “……”

    他的声音的声音越来越低,脸上一片疲惫,落寞的便像是一张苍白的纸。

    金寒雪已全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却能感觉到他心里那无痛苦的感觉,甚至隐隐的,还能够察觉到在他这落寞与痛苦之间,隐隐升出来的疯魔之意,心神都已绞到了一起。

    就算是白猫,在这时候,也认真了起来,瞳孔直竖,紧紧的盯着方原。

    “上天,让我追逐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就是为了让我明白这个道理吗?”

    方原低声苦笑着,眼神里的疲惫已达到了极致。

    就连他自己也没发觉的是,便在他识海之中,于此颓丧之际,忽然间有淡淡的血色涌了出来,那是一柄剑,一柄一直埋藏在了他的蛤蟆雷灵体内,被无尽血气滋养的邪剑,此剑一直未曾苏醒,但如今,那柄剑里,却隐隐有一个沉睡了很久很久的意识,渐渐苏醒。

    而随着这意识的苏醒,便有淡淡的血气流露了出来,爬进了方原的识海之内,缓缓荡开。

    而如此一来,方原的意识,便更趋向了一个可怖的边缘……

    内心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郁气!

    “满怀希望,却总落得一场空……”

    “受尽磨难,也只看到自己像是一个笑话……”

    “所以老让我走上的,终究只是这么一条路吗?”

    他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将腰间的乾坤袋取了出来,直接倾在了地上,这乾坤袋里的东西,本来就已经不多,而方原那已经充斥了淡淡血雾的目光,更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很快的落到了其中的一个纹着诡异花纹的白色骨坛上面。

    这是他在穿越第三道雪线时,承天剑道邪剑修送给自己的见面大礼……

    他知道那里面放着的是什么!

    在这时候,他身上浮现了若有若无的血气,心神绝望,万念俱灰。

    心间居然生出了无尽的渴望,慢慢伸出了手……

    ……他向着那白色骨坛伸出了手!

    脸上露出了一抹失落至极的表情:“既然大道本就残缺,我又何必固守于什么正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