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无生剑冢
    飞盘山、琉璃雪、云下峰……方原越过了第九道雪线之上,一点一点对照着地图之上推敲出来的地势,确定自己是在向着正确的方向走去,当然,做这些,也只是在反应缓慢到了极点的情况下,第九道雪线之后,那种可怖风雪,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那似乎根本就不是人可以抵御,每一丝风雪,都可以直接将人贯穿,仿佛被凌迟,千刀万剐,只是不死。

    就连方原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被冻死,或者说他已经无暇去想这些小事了,只是心间抱有了一丝希翼,便存了一口气,迈动着自己麻木的双腿,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一身的法力,似乎都已经凝固,不过好在,方原一身修为扎实至极,他筑基之时,本就是五行筑基,其中有水行之力,可化风雪,而后来所修炼的玄黄一气诀,更是将变化推衍到了极致,如今运转风寒之法,也可以勉强护住自己的心脉,使得他撑得更久一些。

    不过这种做派,便相当于时时在承受可怖的神通攻袭,压力大到了难以想象……

    方原自己,都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又或者说,他不再想这个了。

    置生死于度外,眼前只存在了大道。

    哪怕思维已经流于僵化,但本能还在摧着他向前迈步。

    ……

    ……

    一点一点,一步一步,在雪原之上,留了一行深深的足迹,风雪之后,又变得很淡。

    渐渐的,他也不知深入到了雪原多远,抬头看时,在某一刻看到了一抹绚烂的光华,好像天光,又似仙意,盘亘在天边,凝久不散,在那一刻,他痴痴的盯着那抹光华看了很久,直到一声猫叫将他唤醒了过来,才低下了头,继续在这似乎没有尽头的雪原之上跋踄。

    其实过了第九道雪线,距离地图上所指的无生剑冢便已经很近了,只是如今他这般踽踽独行,速度却是慢到了极点,而这段路途,便也显得无比的漫长,长到似乎走不完。

    但方原如今已经忘了时间与周围的一切,心里抱了一个念头,要么走到死,要么走到终点,因此他便这般硬撑着,从来没有停下,修行之人在这时候的优势倒是显现了出来,若是凡人,在这时候早就冻死累毙了,但修行之人却可以强行操控自己的肉身。

    只要一念尚存,哪怕是肉身已死,也可以让它继续迈步。

    方原不知道自己死了没有,但他知道自己还未走到终点,便一直没有停步。

    之前他还会每隔一段路便休息一下,如今却连休息也省了,因为他知道,此时的自己,一旦停了下来,便立刻就会是彻底消亡的状态,也就再也不会再有走到终点的可能了。

    ……

    ……

    “方原师兄……方原师兄……”

    耳边似乎传来了幻音,方原神识都已被冻僵,因此模模糊糊,像是隔空震鼓,过了很久,这声音才清晰了起来,他定了定神,意识到是金寒雪在唤着自己,如今她那张也被风雪冻的已经不怎么好看的脸上,此时正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一边抓着自己,一边向后面指着……

    方原目光呆滞,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视线转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断崖!

    断崖深不可测,不可见底,空中风雪狂舞,断不可能飞跃,而在断崖之上,则有一座黑色的石门,石门之后,却是一条只容一人通过的玄铁吊桥,横跨了数百丈的距离,另一端探入了苍茫不可见的风雪之中,在风雪之中,摇摇晃晃,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嘎”声。

    “玄剑之门?”

    方原废了很大的劲,才反应了过来。

    心间微微生出了一丝苦涩的喜悦之意。

    无生剑冢的那一道地图之上,最后的标识,便是这么一道断崖。

    也就是说,依着无生剑冢地图所指,看到了这一道断崖,便等到已经找到无生剑冢了。

    自己这一条路,即将走到尽头了。

    “走吧!”

    方原艰难的说出了两个字,然后缓缓向前走去。

    ……

    ……

    找到了这道断崖,还不值得欣喜,无生剑冢之前,不可能没有试炼,这一座桥,也应该只是试炼之一,不见得如此就能轻易过去,只是到了如今,方原也没有更多的心神去思量推敲了,他只是凝聚起了最强的心神,推衍一番,确定这桥上没有什么禁制后,便走了上去。

    风吹桥动,摇晃不已。

    下面是深不可测的断崖,空中皆是狂乱罡风。

    不可飞掠,只能走过去,而若是跌了下去,也一定会被下方的罡风绞成碎片。

    方原收回了心神,便直接向前走了过去。

    以他的修为,还看不出这上面的禁制来,那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毕竟,这桥立在这里,便是为了让人通过的。

    心里抱了此念,方原可以说做好了迎接一切的心理准备,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他走在前面,金寒雪走在了后面,二人一前一后,提心吊胆,但一直走到了铁桥的另一端,也没有出现什么异状,直到穿过了半空中的迷茫风雪,双足踏上了踏实地面,还有些难以想象。

    “难道是岁月太久,这吊桥上面的禁制都已经朽化了?”

    方原也只能这般想,然后便继续向前走了过去。

    穿过了一片弯弯绕绕的雪道,绕过了一方倚立如剑的山壁,方原眼前出现了一条河。

    早在第一道雪线开始,便是滴水成冰的寒冷,但在如今的雪原之上,第九道雪线之后,却忽然间出现了一条河,宽阔无边,哗啦啦作响,自遥遥东方奔来,直向西方流去!

    河水清澈,幽寒,十分美丽,也十分诡异!

    “这是第二道试炼么?”

    方原立身于河边,觉得这肯定什么试炼存在了。

    金寒雪望着这一条河,也怔怔的想:“难道这就是我们金家典藉上记载的永不结冰的幽河?这可是能够助人成就天道筑基的道种啊,居然就这么存在于这里,就在眼前……”

    然后她眼神惊恐了起来:“这么条河在这里,肯定有什么古怪吧?”

    白猫感觉到她的心跳加剧,便有些鄙视她的胆小。

    然后它懒懒伸了个懒腰,它准备出来做点什么。

    但方原没有等到它出来,便已然摇摇晃晃的向着河边走去。

    看着那一条宽阔的冰河,他用如今所剩不多的思维考虑了一下,但他实在看不出什么来,只是目光远远扫去,向着周围打量了几眼,便看到十几丈之外,居然有一艘石雕的怪舟浮在了这河水之上,泊在了岸边,河水清澈,石舟如墨,看起来更是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既然有船,那便划船过去吧……

    方原直接走了过去,抬步上了怪舟,采冰作浆,慢慢划了过去。

    “方原师兄,你……”

    金寒雪急的大叫,吓的浑身冰冷。

    那怪舟就这么放在那里,一定是有什么玄机的啊……

    你怎么就直接上去了呢?

    想要阻止,但在这冰天雪地里,她自己都没有多少生机可言,又如何能阻止得了?

    因此她也只能呆呆看着方原划了怪舟,向着对岸漂去。

    不仅她愣住了,刚刚从她胸口处探出了头来的白猫也呆住了。

    ……这个傻子,要淹死了吗?

    不过在他们惊愕的眼神里,就见到方原老老实实的划到了河对岸,跳了下来,然后怪舟便又顺着河水,自动漂了回来,方原回头看看他们,似乎是在等他们也划舟过去……

    金寒雪彻底愣了,百思难解,只好也踏上怪舟划了过去。

    再后面,他们又一路向前,过铁剑林,穿火灰谷,又走了一片被风雪蚀出的山洞,每一处,看起来都似乎无比的凶险,让人不敢冒然穿过,但他们偏偏就无风无波,用最安全的方法通过去了,不仅是金寒雪,就连缩在了她怀里的白猫两只眼睛也瞪得溜圆了。

    一点一点向前走,最后穿过了一片蒙蒙雪雾,来到了一片雪谷之前。

    走在前面的方原身形忽然站定了,呆呆的看着前面,久久不动。

    金寒雪也急忙跟了上去,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心间起了一阵复杂的情绪。

    空生五世,葬剑于此!

    在方原的面前,是一个黑色的石碑,上面有剑痕划出来的字。

    那石碑看不出有多么古老,似乎数万年来一直在此,但字迹却依然清晰。

    “这里就是无生剑冢?”

    金寒雪心间生出了一番喜悦:“这里就是三世剑魔的传承地?”

    她直感觉如在梦里,几乎不敢想象,这传说中的无生剑冢,真的就这么找到了?

    方原脸上明显没有太多的喜悦之色,甚至若是仔细看去,似乎还有一丝忧色,但注视了这石碑许久,才绕过了石碑,向前走去,没走出几步,便觉得地下冰雪松软,然后他直直的陷落了下去,跌倒在了同样松软的积雪之上,废力的抬起头来,便看到了一方洞府。

    那是一座幽深黑暗,而又显得古老的洞府。

    又或者说,这是一座石宫,一座宽广无边,而又古老苍茫的石宫。

    很难让人想象,在这酷寒无比的极北雪原之上,是如何建起了这么一座石宫的。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若真是没点神异之处,还算什么无生剑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