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深入雪原不回头
    三位老魔离开之后,法舟启程,继续向北而去。

    穿过了第八道雪线之后,寒冷更是加剧,天地之间,满是如席大雪,如刀狂风,到了这时候,就连法舟都已无法飞行,强烈的罡风呼啸,几乎将法舟都要撕成碎片,因此方原和金寒雪,只能将法舟留在了一处雪坳里,然后带了所有的暖玉和禁阵,在雪地里徒步而行。

    这一走,便是月余功夫,每日只能行走很短一段路,便要挖出一个雪窟来休息。

    雪原之上,有数可计的九道雪线,本来便是天堑。

    传说中,第一道雪线,便是凡人禁地,因为凡人进来,便受不住那无边风雪了。

    而第三道雪线,便是筑基禁地,后面的风雪,筑基也承受不住。

    第七道雪线,则是金丹禁地了。

    当然,这个划分并不那么精准,只是一个粗略的计量,用来形容雪原之上的风雪之寒.

    若是带足了御寒之宝,又做好了准备,没有碰到什么凶险的话,那么便是凡人,也未尝不能深入雪原,筑基修士,也是有可能在第三道雪线之后活下来的,而若是没有什么要紧之事,便是元婴修士,也不愿轻易的跨越第八道,甚至是第七道雪线,给自己找罪受。

    到了这第八道雪线之后,狂风暴雪,几乎比前面强烈了一倍,在前面,还只是会吹散灵气与神识而已,到了第八道雪线之后,那几乎是可以将自己外放的法力也吹散了,也就是说,元婴别说出壳,神通都使不得,因此元婴,也只是比金丹境界多了一口内息而已。

    这就像是一个身体虚弱的老人和一个壮硕的年青人闯进冰天雪地里一样,虽然壮硕的年青人确实更能扛一些,但也比老人没有太大的优势了,大家都不是这一方天地的对手。

    第八道雪线,有不归路之称。

    意为穿过了这一道雪线,便再也没有人可以回来。

    不过方原与金寒雪没有考虑这么多,直接就一头扎了进去。

    方原将这当成了自己的磨炼,也将这天地,当作了一位越来越强大的对手。

    进入了这第八道雪线之后,他便无时无刻,不在与天地对抗着,一身所学,尽皆用了出来,在前面磨炼自己时,他还刻意的取下身上的御寒之物,尽量的施展剑道来对抗风雪,但到了这时候,就不必这么麻烦了,一切的方法,一切的法宝,都尽可能的用了出来……

    活下来,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与方原倒是不同,金寒雪入了第八道雪线之后,反倒显得轻松的多。

    在第三道雪线时,她便已经快要扛不住的样子,如今穿过了第八道雪线,还是一副快要扛不住的样子,身上裹了厚厚的白熊皮裘,里面前胸,后背,双膝,双肩处,都垫上了上佳的暖玉,每隔半个时辰,便要服一颗火丹,摇摇晃晃的跟在了方原身后艰难的行走。

    而白猫就缩在了她的心窝处,只露出个脑袋,一副观光的模样。

    天地如此艰难,倒也有些好处。

    那便是第八道雪线之前,他们还遇到了几波对手,经历了数遭恶战,但入了第八道雪线之后,却是一下子绝迹了,别说看到人,就算是雪兽都没看见个影子,清闲了许多。

    在这里,只需要对抗天地就成,不必考虑其他的事情了。

    如此,艰难得渡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筋疲力尽的方原与金寒雪,终于堪堪赶到了一片冰棘林之前,这里乃是雪原之上的一道奇观,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宽约三四里的冰棘,道道直指苍穹,仿佛是乱剑一般,沿向了远方不知处,也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天地奇观。

    而这冰棘林,便是第九道雪线了。

    望着在天光之下,散发诡异光芒的冰棘,方原都几乎晕眩了过去。

    他都不明白,自己这一个月,是如何过来的。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他甚至大脑都已停止了运转,只为了留住任何一丝微弱的精力,好使得自己可以对抗更多一分的严寒,肉身早已疲倦到了极点,法力更像是已经不存在了。

    他想起了小时候太岳城下过的一场大雪。

    在那酷寒的严冬里,因为干活不麻利,打碎了一只碗的他,被婶婶丢到了冰天雪地里大半夜,身上只穿了一件露着洞的单麻衣,也是这般看着眼前孤寂而沉静的积雪,四面八方,都是无边严寒向自己涌来,他感觉身体在一寸一寸的失去知觉,感觉到一种无边的恐惧。

    那一次,终是叔叔心软,后半夜将他抱回了屋子里。

    但这一次,又有谁来将自己抱回去呢?

    方原呆滞了许久,才缓过了神来,发现自己居然走神了。

    意识如丝,似乎在悄悄的从自己识海里流走。

    他晃了晃,苦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冻僵的脸上表情有没有变化,但他感觉自己好像是笑了……然后便继续向前走去,踩着光滑的地面,一点点穿越冰棘林。

    仅仅是穿越这不过数里之遥的冰棘林,便用了方原四天的时间。

    然后他面对着第九道雪线之后,那遥遥无尽的风雪,没有犹豫,继续向前走去。

    ……

    ……

    “那小儿居然真的越过了第九道雪线了,还要追么?”

    方原不知道的是,也就在他身后不足十里之处,便存在着一批人。

    这批人约有五六个,身上都背了一柄半透明的冰剑,此剑极是神异,便是在天寒地冷的雪原深处,似乎也比周围的风雪更寒冷,将其缚在了背上,便使得这几个修行之人整个的气机,都融入了风雪之中一般,天寒地冷,罡风呼啸,却有大部分寒意,都被抵挡住了。

    当然,这毕竟是接近了第九道雪线之地,哪怕有这等神异的冰剑护体,这几个人也并不轻松,从他们被冻的铁青的面孔,以及几乎要凝滞不动的法力来看,他们也快到了极限,脸色十分憔悴,远远看着那一片乱剑一样刺向了天空的冰棘林,脸上都露出了惊怖之色。

    “咱们洗剑池三十六位弟子,两位元婴长老,一路追踪这贼子,结果在这风雪之中,不断有人掉队,就连魏长老,都为了救两位跌入冰崖之中的弟子受了伤,被迫返回,如今只剩了我们六个,也是靠了仙门赐下的万年冰魄剑,才勉强赶到了这里,再往前去的话……”

    有人青着一张脸道:“恐怕就算是万年冰魄剑也帮不了我们了,此剑能够帮我们抵御严寒,护住我们的心脉,但第九道雪线之后,风雪太恐怖了,恐怕我们撑不住啊……”

    听了这话,就算是那位元婴长老,脸色也有些沉吟了起来。

    他是元婴,修为高过了众人,但越过了第九道雪线,一样不知道有没有命可以回来。

    “咱们毕竟还有万年冰魄剑护体,那个人却不见得有此异宝,他都敢进去,咱们还能弱于他不成?”一片沉寂里,一位个子矮小的年青人,双手用力搓着,呵了口气,冷笑道:“况且,既接了剑首之令,要带此人回去,又岂可畏惧雪原寒冷,裹足不前?”

    一边说着,一边目光扫过了众人:“我打算继续跟上,你们呢?”

    “宣迟,你……”

    听得了这话,那位元婴剑仙也是脸色一变,欲言又止,看着那名唤宣迟的弟子背后的冰剑,心想,你那一柄,才是真正的洗剑池七大名剑之一的万年冰魄剑,或许可以抵挡这雪原风雪,但其他的弟子只是那伴随了万年冰魄而生的玄冰之剑,却不见得抵挡得住啊……

    但周围几位洗剑池弟子却是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闪过了一抹冷意,沉声道:“宣师兄既然这么说了,我们又岂会畏惧,都说九道雪线之后有三世剑魔的传承,呵呵,咱们也正好进去看看,那位上古时期的大魔头,在剑道一途,是不是真的比我们洗剑池更强……”

    风雪呼啸,这位元婴剑仙便也不好再说什么,齐齐举步,向着冰棘林走去。

    ……

    ……

    “真有种啊,居然就这般冲过去了?”

    而在另一厢,距离洗剑池弟子们约三四里的地方,也正有人进行着同样的对话,承天少主将一块火红色的玉盘扣在了心口位置,又将七八粒如龙珠一般大小,洁白如雪的丹药吞进了肚子里,迎着风雪长长吁了口气,望着那一片耀眼生辉的冰棘林,淡淡笑了起来。

    “少主,这第九道雪线,比传言中还恐怖啊,我们真要过去吗?”

    在他身边,四位长老,以及另外三四个黑袍的邪剑修士,都脸色微变,忧心忡忡。

    “事百里者半九十!”

    那位承剑少主冷冷一笑,道:“一路追赶,故意不向他真正的下杀手,甚至还帮他冒着险阻挠了一番洗剑池的人,不就是为了让他在前面引路,好将我们引入无生剑冢么?如今无生剑冢便在眼前,你们却畏惧了这雪原风雪,不敢再继续向前走了不成?”

    迎着这位承剑少主的话,周围诸修,顿时皆面露难色。

    尽皆心想:你有那朱雀神石护身,我们可没有啊……

    有心不去挑战那第九道雪线之后可以要人命的风雪,但一想到了自身修为上的隐疾,还需要无生剑冢里面的传承救命,便也只能狠下了心来,咬紧牙关:“那就一起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