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五十二章 风寒雪冷,一意孤行
    在洗剑池大片弟子赶来之前,谁也没有想到方原的想法……

    这个似乎一腔热血,只因发觉了地宫存在,便甘冒大险,潜入地宫调查,又为了传递这个消息出去,不惜被元婴剑仙追杀万里的六道魁首,直像是一个愣头青一般的存在。

    而到了后来,他借承天剑道之力,又以无生剑冢为饵,挑动了雪原众修的贪念,冲破了地宫大阵,疯狂掠夺起了物资,冲这种执着与疯狂,又像是已经疯了,彻底疯了,他为了毁掉这地宫,已不惜将如此之多的资源便宜承天剑道,助长这邪剑之势,似乎哪怕道消魔长,惹得雪原再无宁日,也一定要将地宫诸人的心血打碎,将他们的事情暴光天下……

    但最终,洗剑池弟子的出现,忽然使得很多人明白了过来。

    原来他想的还不是这么简单……

    他不是真个送给了承天剑道一份大礼,只是借了承天剑道的手打乱了地宫之中的布局,也拖缓了他们清理手尾的速度,更是借此将这地宫的存在暴光于天下,确保仙盟会收到消息,但又偏偏不想让承天剑道得到这些物资,所以又给了一个洗剑池弟子收尾的机会……

    “这小儿,心肠怎地如此歹毒?”

    虽然还没有完全明白这一切,但承天剑道与洗剑池弟子、地宫高手,皆恨死了方原。

    站在他们每一方的角度,都意识到方原在与他们为敌。

    对于洗剑池弟子与地宫高手来说,这地宫已然瞒不住,大势皆去,后果难料,自然将这首作甬者恨入了骨头里面,一面大喝,一边狂暴出手,只想着将方原斩于剑下。

    “如此做派,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承天剑道的那位长老,也是恨意深沉,自暗处一剑袭来。

    难以形容这一霎向着方原涌去的剑光有多可怕,洗剑池三位白袍,还有一位承天剑道的长老,仅仅是这四剑,便已经达到了一种难言的可怕程度,更何况周围还有很多人?

    浩浩荡荡,如潮水一般向方原卷了过来。

    “轰……”

    就算是方原在这一霎,拼尽了一切力气,将剑意提升了起来,就算他对这一刻,早有准备,祭起了身上几乎所有的玉简禁阵,护在自己身周,但还是被这股洪潮击飞了出去,身边道道玉简,在这时候一个接一个的崩碎,犹如烟花,无数硝烟散落,弥漫在了半空之中。

    “噗……”

    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背后出现了黯淡的不死柳,维系着他所剩不多的生机。

    而他也借着对方那强横的力量,借着周围硝烟的遮掩,身形飞遁,冲进了周围人群之中。

    此时的地宫周围,早已一片大乱,人流如织,宝光如雨,再加上自己所身处的位置,恰是方原刻意挑选过的,因此他在这时候,却是直接被混乱的人群给淹没了,黯淡的气息,也被他施展玄黄妙法掩去,就像是一条鱼跃入了海中,瞬间消失不见,只有淡淡波纹。

    “这贼子……”

    周围的洗剑池弟子急要赶上前去,却被周围人拉住了。

    在这时候,只见那一片洗剑池弟子皆已赶到了地宫近处来,人还未到,便遥遥有无数道剑光飞来,直在这地宫周围的虚空里,呼喇喇布下了一片剑阵,将那一片正在混乱之中的地宫封索了起来,而后众剑修汇聚如云,急赶向了周围各个方位,已将成天剑大阵之势。

    其中更有一些人,远远的便将目光投向了他们,眼中皆是嫌弃之意:“弃剑!”

    这群洗剑池弟子眼神绝望,屈侮的将长剑插在了地上。

    “还想逃走么?”

    而那位承天剑道长老,正在火头上,也是兀自不甘,正想要追赶,却听到了旁边急急传来一道传音:“那小儿身上还有无生剑冢真正的地图,你难道还真要杀了他?快走!”

    他被这一声提醒,急忙举目四望,见到了这么多洗剑池弟子赶来,心间顿时胆怯,这时候更不敢停留,同样也急急忙忙遮掩了一身的气机,与其他的承天剑道修士们一起,悄无声息的混在了周围混乱的人群里,借着人流大势,急急的向着地宫之域外面逃去。

    而对洗剑池修士来说,自然看到了地宫之中的雪原修士都在拼命的向着逃窜,也知道他们或多或少都抢走了一些资源,甚至猜到了这里面可能有一些承天剑道的邪修,只是他们那虽然来了来了数百人,但总不能真把这无数人都杀光了,而且以他们的人数,也无法立刻就将这偌大地宫周围完全的封索起来,只能大势为主,皱着眉头,任由这些人散了开去。

    不论如何,这些人带走的只是小部分,地宫里面的大部分物资,倒是及时保住了!

    “你们,究竟做了什么啊……”

    半空之中,诸弟子都已经在冲向了各处位置,布守四方,封锁地宫。

    而人群里面,却走出了一位身穿蓝袍的元婴剑仙,他踏着空中风雪,剑识一荡,扫遍了这地宫上下,看到了那无数散乱的物资,也看到了刚才一片大乱里死伤的无数人,脸色愈发的难看了起来,最后时,目光冷冷扫过了那些坐镇地宫的中州修士,面无表情,眼神冷冽。

    而在看向了那些夹杂在人群里的洗剑池弟子时,却是升出了无尽的杀意:“亏你们也是洗剑池弟子,居然能够做出这等卑鄙之事来,你们对得起你们手中的剑吗?”

    “哗!”

    说到了怒处,他抬手一挥,一道剑罡呼啸,将那些洗剑池弟子插在了身前的剑尽处扫过,一道道崩成了碎片,厉声大喝道:“若不是白猫衔书,将一封信放到了剑首案上,我们还不知道你们居然瞒着剑池,做出这等恶事,更不知道你们究竟要将这等事,做到什么程度!”

    一众洗剑池弟子脸色灰败,眼神绝望。

    他们不知道那白猫衔书是什么鬼,但却知道这次麻烦大了。

    见到了元婴剑仙这等怒意,他们便意识到,等待他们的惩罚,或许比入剑狱更为严重!

    这件事毕竟是他们瞒着剑首所做,既然已经被仙门知晓,便也等于大势已去,事到如今,也不确定这究竟是不是那六道魁首一手安排的,但他们只是不明白,若真是那六道魁首所为,他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你把我们所有人都害惨了,恐怕再无翻身机会,可你呢?

    你做出了这等事,承天剑道还能容下你么?

    为什么明明井水不犯河水的事情,非要搞到了这等惨淡收场?

    ……

    ……

    之前众修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一片大乱。

    如今众修皆逃,又是一片大乱!

    洗剑池弟子赶到了地宫一带,便像是冲进了蜂巢,惊起无数马蜂,惊惶失措的奔向了四面八方,冲进了茫茫风雪之中,就像来的时候一样,消失在了四面八方的雪原之上。

    而在这一片乱象里,方原也伺机逃了出去,向着雪原最深处飞掠。

    他这时候伤势已然极重,此前虽然借了一身剑意,以及那提前炼好的无数道玉简之威,勉强接下了那可怖无比的一剑,但还是引得重伤发作,这时候已经虚弱至极了,在这第七道雪线之后的茫茫雪原之上,感受到了无比的寒意,似乎一丝一丝,浸入了自己骨髓。

    只是勉强掠出了百余里,他便停了下来,实在是驾驭不动云气了。

    落地之时,一阵寒风吹来,他居然险些站立不稳,险些摔倒,周围的风雪如沙,重重的自四面八方呼啸而来,打在身上,方原脸色更显得苍白了起来,急忙服下了几颗宝丹,只是如今风寒雪冷,罡风呼啸,没有时间和地方好好的炼化,这几颗宝丹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勉强走了几步路,他便又呕出了一口鲜血。

    无奈之下,他只好暂且找了一处雪坳,静静的等了半晌。

    周围无边风雪席卷,大地一片苍茫,显得他身形有些疲惫,也有些孤寂。

    休息了很久之后,他转头向地宫方向看了一眼。

    “李白狐以本命道剑为我作保,让我愿意再相信一次洗剑池还是有底限的……”

    望着那风雪之中,似乎若隐若现的剑光,他慢慢起身,向着雪原深处走去,此时心神俱疲,什么事都不愿想了,只是心里暗暗的叹:“……这件事我做到了这种程度,也已经尽力了,剩下的事情已不是我可以掌控的,只希望你们最后的处理结果不要让我失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