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五十章 一片乱象
    “哈哈,发大财了……”

    “天啊,这么多的灵精,这是发现了什么至尊灵矿了吗?”

    “这里居然还有一座藏经殿,太好了……”

    地宫周围,如今已然是一片大乱,被无生剑冢足足的吊起了胃口,累死累活冲进了地宫的他们,心里已如同有火在烧,见到了灵精神矿什么的,顿时一个个的红了眼,兴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直觉得这一趟当真没白来,看到了这么多好东西,光这个眼福也够了。

    此前他们想找这无生剑冢,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异宝,神药,道卷什么的么?

    如今一入了这地宫,居然发现都有,虽然没有什么那些传自上古的异宝,但是有无尽的灵精啊,这紫萦萦的灵精看起来可比异宝耀眼的多了;

    虽然没有一些传说中长到了人腰那么粗的神药,但是有无数的宝药与神丹啊,品质或许差些,但是数量却多了无数倍啊……

    道卷什么的,倒也没有看到,可是那藏经殿里居然放了这么多的神法玄法?

    天啊,当初那上古剑魔抢过琅琊阁吗?

    ……

    ……

    也正因此,入地宫之前,就够疯狂,入了地宫之后,便更加疯狂了。

    在这么多人里,当然也有不少人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想这地宫与他们设想中的无生剑冢完全不一样,可是那又能如何呢,遍地都是宝贝,你在这里思考人生,别人就抢完啦!

    轰隆隆!

    本来防御森严的地宫,如今彻底乱了套了。

    一众族卫,皆已眼神绝望,提不起战意来。

    相比起这疯狂了一般,人数众多的修士,他们气势上便弱了一筹,尤其是御宫大阵已毁,更是差不多毫无还击之力,如今只能急急的护住了一些关键资源,而其他的,根本就已经顾不上了,倒像是放在了那里让众修去抢一般,这么一来,倒是更激发了他们的疯狂劲头……

    不过他们也别想抽身出来,一些精明的老怪,修为高,眼光也高,偏偏就看中了被他们紧紧护着的紧要异宝,一个个的抽冷子在旁边偷袭,非要搞明白里面是什么才罢休。

    一片疯狂里,若说惟一还有些冷静的,便是承天剑道的一些人了。

    就在地宫之中的某一处洞府里,望着里面堆积如山一般的灵精,承天少主脸上也挂着笑意,但却分明没有旁人眼中的狂热与兴奋之意,手指缓缓从灵精里面穿过,感受着那冰凉光滑的触感,他低低的叹了一声,抓了一把在手里看着,轻声笑道:“都是好东西啊!”

    旁边的飞游长老却是脸色阴沉,低声道:“少主,这里的确有不少异宝,但绝无可能是无生剑冢,倒像是什么道统的库仓,看样子,那位六道魁首,在我们面前未说真话!”

    承天少主笑吟吟的站起了身来,道:“这里当然不是无生剑冢了,刚才在地宫外面,我便已经猜到,如果这里真是无生剑冢,洗剑池又怎么可能只派这么少的人在这里驻扎,他们用来阻挡我等进入地宫的大阵,又怎么可能是残破不堪,经不得轻轻一击?”

    见到了承天少主这等镇定模样,那位飞游长老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道:“我们就是相信了这小儿,才动用了一切关系,将这雪原上的各方老怪,以及我们所藏身的道统都鼓动了起来,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如今大势已成,这无生剑冢却是假的,我们该当如何?”

    “什么该当如何?”

    承天少主淡淡笑了笑,道:“就算这里不是无生剑冢,但好东西却是实打实的,这些跟我们来的道统每一个都会大发一笔横财,不见得比真正的无生剑冢差吧,先拿到再说!”

    到了这里,旁边的幽冥长老实在忍不住了,道:“可是……我们的剑道隐疾……”

    承天少主淡淡看了他一眼,幽冥长老立时闭上了嘴。

    飞游长老也警觉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在左近听到他们的对话,才返了回来,向着承天少主道:“少主,这些资源,固然是好,但对我们来说更为重要的,还是如何解决我们隐疾的问题啊,那小儿在六绝宫里,将那凌昭写下的剑经默写了下来,少主可参悟透了?”

    一听此言,周围几位长老,皆是人人关切。

    “没什么可参悟的!”

    承天少主却只是淡淡笑了笑,不置可否的道:“那剑经我已看过了,里面不过是一些空话道理而已,虽然也有一些理念,似乎可以解决我们的问题,但没有具体的法门,终究还是废话,不过这倒也更加确定了我们的猜想,那位名唤凌昭的御剑宗修士,当年确实进入过无生剑冢,甚至看到过三世剑魔留下来的传承,所以才有了那些感悟,否则凭他自己……”

    他微微一顿,摇了摇头,道:“他断然没有那本事!”

    其他诸位长老听了,脸上的表情更加焦迫了,一个个欲言又止的模样。

    “现在你们不必着急,先将到手的肥肉吃了再说!”

    承天少主笑了起来,道:“反正那六道魁首在我们手中,还愁他不交出真的地图来?”

    几位长老对视了一眼,皆暗自点头。

    “不错,那小儿如今需要我们保护,更是无路可走了!”

    “对了,可得看着他点,可不能让人把他给宰喽……”

    “……”

    “……”

    “方原,你惹下这番大祸,可满意了?”

    而在如今的地宫之外,一片乱象之中,着实有人在奋力追杀着方原。

    其中有陆家的金袍老妪,镇守地宫的虎真人等元婴大修,也有洗剑池的数位白袍,各大家族的高手,一个个看着方原,皆是痛恨无比,如今大势已去,他们反倒不着实防守地宫了,只是心里怒火难消,这时候恨不得把方原寢皮噬骨,一个个祭起了法宝狂攻而来。

    而方原在这时候,重伤未愈,却也只能咬紧了牙关苦苦支撑。

    承天剑道与他共同商量下了这番计划,但却一定要让他来挑动此事,他知道这里面有承天剑道的小心思,为了大局,便也一力担当了下来,不过没想到的是,明知自己在地宫外露面,必然惹来无数追杀,承天剑道,却也没有派出太多人来助已经重伤的自己一臂之力。

    那位陆家的金袍老妪,镇守地宫的虎真人,倒皆被承天剑道的两位元婴缠住了,无暇向自己出手,可洗剑池的白袍剑师与各大道统的高手等等,却无人提防,直向自己冲来。

    方原心里明白,这应该是承天剑道故意让自己吃些苦头。

    或许,自己忍受不住,大声求救之时,才会有人出面来救下自己。

    可是他如今,却只是咬紧了牙关,独自苦撑着。

    好在如今周围来来往往,皆是各路修士,一片乱象,帮他分担了些许压力。

    “哗……”

    有洗剑池陆姓白袍远远一剑斩来,恨声大喝:“当初在第三道雪线,我便劝你爱惜羽毛,莫要与这些妖人混在一起,如今你果然已经入魔,勾结妖魔惹出这等大乱,真以为踏上了那条邪路,有了这些妖人与你沆瀣一气,就可以安然无忧了,就可以逍遥自在了吗?”

    轰!

    方原荡起一片青光,将那一道剑光击溃,整个人也却忍不住后退了数步。

    低头喘了几口气,他抬起了头来,脸上也露出了一种难言的惫色,拼命起剑,荡开了数道剑光,咬紧了牙关,低声喝道:“你们一直叱我为妖魔,与妖人勾结,那你们所做的事情又算是什么,我若不借他们的力量,又如何揭得了你们的丑事?”

    这还是他被围攻半天,第一次开口回答,倒使得那些人一怔。

    “你……”

    有人微微一顿之后,再次沉喝:“已经到了这时候,你哪里还有底气来说我们,我们便是想留一线生机,也是人之常情,而你呢,偏要致我们于死地,却便宜了这些妖魔?”

    更有人大叫了起来,飞身而起,于半空里祭起了一道飞剑,狠狠的向着方原迎头斩了下来,声音伴随着飞剑传来:“邪剑一脉得此资源,必将壮大声势,到时候又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在他们剑下,方原你记住,到那时候,这些冤魂的哭嚎声里,必有你一份因果!”

    听了这一番话,方原沉默了下来,只是祭起了数道玉简保命。

    而在玉简防御之下,他抬头向周围看了过去,能看到一片片的修士从远方赶来,冲入地宫,又有无数的修士从地宫里欣喜若狂的冲了出来,便如蚂蚁一般,在将地宫这一只庞然大物分食,而且他也明白,看起来这像是所有的资源都落入了雪原修士手中,实际上这里面都有承天剑道的安排,最早一批赶到了地宫来的,以及实力最强的人,都是承天剑道的人。

    也就是说,这些物资,的确大部分都到了承天剑道手里……

    也难怪这些人会这样说自己,在他们看来,自己确实是在帮承天剑道谋取利益!

    只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自己……

    方原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度接下了一剑,只觉胸口发闷。

    “应该快来了吧……”

    他顾不得自己旧伤发作的隐兆,转头向南方看了一眼。

    心里,却是也有些焦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