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四十九章 漫山遍野来夺宝
    “他居然还敢来?”

    “他哪里来的胆子,率人攻我地宫?”

    地宫内的诸人到下面人的禀报,同时大吃了一惊。

    飞身而起,冲到了地宫之上,立身于地宫之外的一道雪峰向远处看去,便见得南方密密麻麻,竟是大片的人马来袭,一个个服饰各异,明显不属同门,但却各擎法宝,气势汹汹,起码也有近千人之多,在修行界里,这已经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而更远处,还有更多的修行之人正不停的赶来,在这地宫看了起来,简直犹如潮水一般,漫着雪原卷将过来!

    “方原小儿,果然是那方原小儿……”

    无论是虎真人还是陆家老妪,见得了这一幕,皆已又惊又怒。

    目光森然,直向着那一群散修之中,立身于一头缠绕了雷电的朱雀背上的方原,眼神里透出了无限杀机,此子敢在这里现身,那自然便说明,这些人皆是他引了过来的了……

    只是他们一时还想不明白,怎会有这么多人敢强攻地宫?

    短短几天里,这小儿是如何聚集起这等人马的?

    到了这时候,他自然不难看得出来,方原聚集而来的众修士,分明不属于同一个仙门,大都是一些雪原上的野修,还有雪州各大门派的长老等人,实在能算得上是一群乌合之众,只是,越是这等乌合之众,越是难以驾驭,如今怎么就被他一下子全引了过来?

    “待老身出去亲手宰了那小儿……”

    陆家老妪没想这么多,一见之下,便已无比愤怒,大喝一声,便要将冲出去。

    但也就在此时,虎真人却是脸色一变,伸手按住了他,喝道:“不对劲!”

    陆家老妪微微一怔,循着他的目光向一扫,眼神也立时变了,他们已然察觉,来的不仅仅是远方那些乌合之众,居然还有不少修为高深的老怪,此时正躲在了周围虚空里,暗暗窥视这一座地宫,居然是隐隐被人包围住了,自己若一旦冲了出去,不定会遇到什么事。

    “快,运转地宫大阵,不可放任何一个人进来!”

    虎真人沉声大喝,急急吩咐。

    本来将要被毁掉的地宫大阵,立时便有人急忙摧动了起来,四面八方,阵光萦绕,这时候也不担心被人发现端倪了,直接便摧动了极致,以三大雪山为阵角,层层若有若无的阵光交错而起,交织成了一个巨大的保垒,南方雪山之上的两大元婴,也皆现出了身来。

    而在地宫之上,数道通道打开,全副武装的族卫,亦皆赶了出来。

    只不过,那地宫大阵本来就是要毁掉的,许多紧要的阵枢已经被拆去,如今勉强摧动了起来,看起来威风凛凛,但却也处处破绽,而各方族卫人数,也明显比外面的散修少多了。

    虎真人又惊又怒,心间发沉,目光狠狠向着方原扫了过去,厉声大喝:“方原小儿,你勾结魔道,害死袁家四爷,洗剑池闵长老,罪无可恕,早晚是粉尸碎骨的下场,如今居然胆大包天,还敢带人过来,可是不知死活了吗?真不怕受那万剑穿心之苦?”

    这一番话说了出来,震荡四野,连风雪声都压了下来,遥遥传遍了四域。

    而刚刚冲了出来,鼓噪不安的众人,也被这声音慑住,稍稍安静。

    而在这时候,位于众修之间,脚踏朱雀雷灵,浑身裹满了雷光的方原,只是冷冷抬头向前看了过来,声音不大,却也足以让众人看得清楚:“你们自己做了什么,心里当真没数?”

    虎真人听了此言,眼神更为冷厉。

    只是在他心里,却忍不住深深沉了下来,这小儿当真是胆大包天,居然将地宫消失泄露了出去,只是心里却始终有些不明白,他究竟是如何让这些雪原野修有了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聚拢过来强夺地宫物资的?

    难道说这些雪原野修,一听说了此事,便愤愤不平了?

    这些人什么时候有了这等骨气与胆量了?

    就算这些人知道了地宫之事,愤愤不平,也没有这胆量前来围堵吧……

    这是要与各大道统和洗剑池为死敌不成?

    退一步讲,便是这些人真有这等胆量,那小儿又是如何在短短三天时间里,便将众人鼓动了起来,一起来围攻地宫的,须知这地宫里的物资虽多,还没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吧?

    让这些人正面对抗洗剑池与各大道统,总要有足够的诱惑才行!

    愤懑之间,正要再说话,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在方原那一句话落下之后,涌到了地宫之前的各门派散修们,立时便跟着一阵鼓噪,纷纷大叫了起来:“对啊,无生剑冢是我雪原传承,凭什么你们外地修士来此霸占?”

    “便是洗剑池,也不可能将无生剑冢独吞……”

    “如此传承,洗剑池只顾着吃独食,就不怕被撑着吗?”

    “……”

    “……”

    “无生剑冢?”

    听到了这四个字,虎真人、陆家老妪,以及后来赶到了地宫来的各路高手,皆是齐齐一惊,初时有些诧异,但在看清了众修的那无比愤慨的神情时,心里却忽然间恍然大悟,目光扫过了人群之中,方原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渐渐的就把一应原委慢慢想明白了过来……

    “这小儿好毒的计谋啊……”

    “他居然将我等建下的地宫,说成了是无生剑冢?”

    “移花接木,挑动众修贪婪之心,这下子,无论如何都说不清楚了……”

    想到了这一着,一个个登时心间发沉。

    这一下子麻烦了,众修涌来,这地宫的事情便再也不可能隐藏得住,就算他们是借大阵之力,再将一切力量都抽调过来,防住了这些人的进攻,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将物资运走,将这一切手尾打扫干净了,换句话说,仙盟是早晚都会听到这雪原上发生的事情的……

    这小儿,将各大世家,逼到了绝路上了……

    明明他们只需要三天时间,就可以解决这麻烦,偏偏三天时间都没有得到!

    ……

    ……

    “这回可怎么办……”

    陆家老妪一张脸铁青,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就连她们这等修为与身份,在这时候,也感受到了一种恐慌之意。

    这些雪原野修,若只是听说了地宫之事,说不定还将信将疑,不见得就敢大张旗鼓过来查探,而且就算来查探了,只要没有大批人马赶来,他们也一样有时间将一切清理干净。

    可如今却一切都完了!

    这些人平时不敢招惹他们,招惹洗剑池,但在误以为这一座地宫便是三世剑魔的传承之地无生剑冢时,胆子就大了起来。修行界里,还有什么比前辈遗藏更吸引人?

    而在他们都聚拢了过来之时,他们想要打扫干净手尾,简直就不可能。

    更重要的是,眼见得周围纷纷赶来的修行之人越来越多,层层围住了地宫……

    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什么都做不了啊!

    ……

    ……

    “天啊,上古道卷,无尽宝藏,就在里面,凭什么让他们独享?”

    “对啊,大家一起进去拿,分到我们那一份……”

    就在地宫诸位高手神色各异,苦思对策之时,外面的众散修们却已忍不住了。

    他们可以及时赶到这里来,本就是因为他们早早的进入了雪原,都在顺着那副地图上所指的路线行进,而今,忽然得到了一些人在暗处的推动,得知这无生剑冢就在此处,心里又如何能按捺得住?

    有胆子跑到雪原第七道雪线来寻找宝藏的,胆子自然不会小到哪里去。

    再加上,而今他们人多势重,胆子就更大了。

    更重要的是,远远看去,还正有无数人在赶将过来,对于他们来说,那些人也都是来与他们抢宝贝的,这时候自然是谁先入了地宫谁占便宜,因此心里一个个急的不得了。

    眼看着远处赶来的人越来越多,而三座雪峰之内,防御的人也越来越多,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一声大叫,向前丢了一道符,谁也不知道这一道符是谁丢的,威力更是可怜,都没有飞到大阵边缘就已经熄灭了,可这仿佛是一个信号,一下子就将众人怒气激发了开来。

    轰隆一声!

    宛若开闸泄水,巨浪滔天,直向着前方卷了过去!

    很快的,各式法宝,便直接轰在了那大阵之上,震得阵光一阵颤抖,而在虚空之中,也早就有些按捺不住的老怪物们,发出声声怪笑,直向前扑了出去,那一座大阵,本来就只是勉强摧动了起来的,看起来威风,却防御不足,如今又如何能够应对这么多的疯狂之人?

    未过多时,便已有部分被打破,疯狂的修士都冲了进去。

    而守在了大阵之中的族卫们,急忙上前来拦,可是各大家簇、道统,为了掩人耳目,本来就没有派太多人来地宫镇守,如今又一个个心间忐忑,哪里能提起来昂然战意来……

    就算是地宫之人坐镇的各路高手,也意识到了那些老怪物的存在,不敢冒然出手。

    而这么一来,却是更拦不住这些一心求宝的修士了。

    不过数息之间,便已有人冲进了雪峰之间,地层掀裂,找到了入口,然后纷纷冲了进去,这一座隐藏极深的地宫,已经在这一股子疯狂之势下,完全的曝露在了众人眼前……

    诸位镇守地宫的高手都有些万念俱灰,只剩了一股子狂怒……

    “完了,全完了……”

    “大势已去,我们……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

    “做什么?”

    有人无奈苦笑:“事已至此,除了杀掉那小儿泄愤,我们还有什么可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