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上门来了
    “什么?”

    “袁四爷神魂俱灭,闵长老剑息变色?”

    第七道雪线,雪女山一带,避劫地宫之内,听到了这个消息的两大元婴长老皆是一脸震惊,甚至难以置信。

    当初他们四位元婴冲出宫去,将方原阻下,但因得地宫之内大阵有变,他们二人不敢耽搁,怕各大家族数年心血毁于一旦,急忙回来镇守地宫,严查大阵,结果倒也确实发现大阵有不少地方被人做了手脚,一番辛苦,才总算稳住了局势,但到了完全严查过了一遍大阵,便已经大半天时间过去了,便也没有时间再追出去镇杀方原。

    他们倒是觉得,虽然只有两人追杀那位六道魁首,但这两位毕竟都是元婴修为,尤其是洗剑池闵长老,更是元婴剑仙,实力可怖,远超他们几人,有这二人在,那位六道魁首便是插了翅膀也逃不出去,自己也就不必再赶过去帮忙了。

    事实上,仅这二人追杀他区区一个金丹,便已经是给足了他面子,他们只需坐镇地宫,等这两位带那小儿人头回来就是。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等便是两天时间。

    然后,便是外出巡查之人,发现了袁家四爷已然神魂皆空,只剩了一具空壳子的肉身,到了这时候,便已然震惊无比,但好歹还有闵长老,闵长老的实力远胜袁家四爷,她总不会失手的吧?

    可等来等去,没等闵长老回来,却等来了洗剑池弟子送来的加急文书……

    书内言辞激切,急问闵长老留存在了洗剑池内的剑息,为何忽然变了颜色?

    然后听到了这个消息,坐镇地宫的两大元婴,也直觉浑身发冷。

    剑息,便是洗剑池弟子的命灯,与洗剑池弟子神魂牵系,可及时将洗剑池弟子的遭遇反应到仙门之中,便是雪原风雪,也无法阻融这种变化,而剑息颜色既然已变,那便昭示着闵长老必然已经出事。

    甚至说,出的有可能是所有人都预想不到的事!

    倘若闵长老剑息直接消失了,那也只代表闵长老遭遇到了不测,但是直接变了颜色……

    这要么代表闵长老遁入了邪派,修炼了与洗剑池截然不同的功法。

    要么就代表着……

    ……噩梦!

    洗剑池这数百年来,已经有不少弟子剑息变成了这种颜色,但这些弟子,大多数都是黑袍弟子,只有为数不多的白袍弟子,而堂堂元婴剑仙变成这等颜色,还是头一回!

    这也未免太可怕了!

    坐镇于洗剑池,第一个发现了闵长老剑息变色之人,乃是闵长老这一脉,知晓地宫存在的一位大修,他立时将此事暂且瞒下,谴弟子送书来地宫,追问此事,实在不敢直接将这件事上报仙门,不然的话,一位元婴剑仙横遭惨祸,那是足以惊动整个洗剑池的大事。

    一旦暴露,洗剑池上下都会知晓地宫的存在,定会引起许多意外的变故。

    “那个小儿……那个小儿……”

    身上披着金袍的元婴老妪,到了这时候,已然是一脸惊疑,大叫道:“……那个小儿再怎么有本事,也只是一位金丹,他怎么可能在两大元婴的追杀之下活下来,又怎么可能将袁家四爷和洗剑池剑仙都给害了,这不可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其中必然有诈!”

    面如病虎一般的元婴大修,也是脸色阴沉,森然道:“没看到信中说闵长老剑息变了颜色么,据我所知,只有一种人有这个本事,嘿嘿,此前洗剑池众同道便说,那六道魁首是为了得到雪原邪修的剑道秘法,才深入雪原,如今看闵长老的下场,恐怕他们早就勾结上了!”

    “这小儿自甘堕落,堂堂六道魁首,居然入了邪道!”

    金袍老妪猛得拍案而起,厉声大喝:“我们这就出去宰了他……”

    面如病虎一般的虎真人低声道:“闵长老都死了,你觉得我们过去有用?”

    陆家金袍老妪气势受挫,沉声道:“那你说们该当如何?”

    虎真人沉沉叹了口气,将那封案上的书信拿在了手里,道:“文长老暂且压下了闵长老剑息有异之事,先谴亲传传书给我等,便是为了告诫我们闵长老已经出事的消息,而闵长老既然出事,地宫的秘密便藏不住了,当务至急,是防着有人过来查看才是……”

    陆家老妪微微怔,脸上露出了一抹沉色:“你的意思是……”

    虎真人面无表情,道:“能运走的运走,能藏的藏,剩下的都毁了吧!”

    陆家老妪脸色大变,急道:“这可是数年的心血啊,才打造出了这座地宫,如今眼见得成形,却要说一声弃便弃掉?我们不见得还有机会再打造第二座地宫了,如今谁也不知道仙盟推迟大劫到来的计划会不会成功,倘若大劫很快降临了,我们也没了后路……”

    虎真人脸色冷了下来,沉喝道:“还有别的选择吗?”

    陆家老妪登时闭上了嘴。

    她心里固然不舍,但却也是明白的……

    没有别的选择了!

    她们这几大世家,几方道统联手,布置的这一番地宫,本就是仙盟所最不能容忍之事,若是一旦被人发现了端倪,一定会引发轩然大波,后果可怕,相比起来,这几年的心血固然重要,但事已至此,赶紧打扫干净了手尾,以免把柄落到仙盟手上才最重要啊……

    “方原……”

    但心里终是不甘,她恨的咬牙,眼里宛若喷出火来:“这小儿该死,罪无可恕!”

    ……

    ……

    一道仙旨落下,地宫里面立时忙乱了起来。

    此前方原在六绝宫之内猜测的不错,早在布置这一番地宫之时,各大世家与道统,便做好了各种准备,应对一些突发的状况。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一旦消息暴露,如何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扫清手尾,以免被人拿住了把柄,如今虽然这消息走露的措手不及,但他们却也早有对策,各路高手,都召集了回来,一应物资,挑紧要的运往雪原深处提前选好的地方。

    至于这一座地宫,和一些相比之下,价值略低的物资,则都将随着这座地宫,一起被毁灭,然后沉入深深的地下,与岩浆为伴,再被风雪覆盖,最后失去一切的痕迹……

    而做好这一切,只需要三天时间而已!

    经营容易毁掉难,数年的心血打造的地宫,三天时间便可以抹去。

    他们估算着,雪原外围,同样也有他们的人,无论是方原还是邪剑修士,想要将这里的消息传递给仙盟,都不会太容易,而要等到仙盟的人赶过来时,这里除了一片雪谷,便已经什么也不剩了,风雪会将他们存在过的一切痕迹清理干净,也将地宫完全遮掩……

    就算有心人深入地下,找到某些痕迹,也完全没有办法指责到他们头上。

    毕竟,他们这些人的话语权和底蕴,也不是旁人可以随便动摇的。

    当然了,虽是这般想,但地宫诸人,心情还是异常的沉重,虽然说是一些紧要的物资,都是可以运走的,留下的只是一部分普通物资而已,但事实上,这些物资真的普通么?

    灵精倒是普通,人人都有,随处可见。

    但若是数十万斤的灵精呢?

    这些被迫毁掉的物资,无论怎么算,都让他们这几大世家伤筋动骨了……

    而这一切,则让他们都将怒火投到了方原的身上。

    若是诅咒可以死人,此时方原想必已经死的渣都不剩了……

    ……

    ……

    当然了,心里恨归恨,但该做的还是要做,深知此事重要性的地宫众人,都不眠不休的投入了到了整理之中,很快的,各种物资,各类计划,各方族卫,都已安排妥当,只等着一应运送出去,然后留人逆转大阵,将这一座地宫与无法短时间内带走的物资都毁掉了。

    “毕竟是数年心血啊,谁能想到,居然被一无知小儿毁了……”

    虎真人以及陆家老妪做好了准备,来到了地宫中枢之地,低声叹惜。

    旁边的陆家老妪已经几日过去,火气不减,恨意更浓,低喝道:“待到老身此间事了,回到了九州,必然全力斩杀此小儿,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虎真人冷笑:“恐怕,此小儿再也没有回到九州之日了!”

    陆家老妪道:“就算他躲在雪原,也不好过,洗剑池一共才有多少元婴剑仙,居然被他勾结邪修,斩了一个,实在是奇耻大侮,谁也不知道洗剑池会做出何等行径来,呵呵,雪原风雪也护不住他,天下之大,将再无他容身之处,而这,就是他需要付出的代价……”

    骂归骂,两个人还是慢慢沉默了下来,便要上前逆转大阵。

    心里是明白的,他们很难以泄这道恨意了,那个六道魁首,怕是再敢不敢在人前露面……

    可也就在此时,忽然有陆家族卫满面惊惶的来报:“不好了,出事了……”

    虎真人听了一惊,急道:“仙盟的人来了?”

    那族卫急忙摇头,结结巴巴的道:“不是,是那六道魁首……”

    “……他……他带人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