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七分真,三分假
    “嗯?”

    “什么?”

    “真的假的?”

    方原这一番几乎没有起伏变化的话,却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大殿之内都变得鸦雀无声,数息之后紧跟着起来的,便是一番震惊议论,四大长老里,都有数人站了起来,眼神如钉子一般向方原脸上刺来,犹如野兽择人而噬,似乎方原说的但凡有一个字是假,便要立时冲上来将他分尸而食一般,一个个都变得鬼气森森。

    而迎着这一片目光,方原只是面无表情,目光坦然,不为所动。

    坐在了主位的承天少主,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过了半晌,他轻轻抬手,周围的骚动便立时止息了下来,然后他目光淡淡,落在了方原的脸上,道:“你说的话可当真?”

    方原抬头迎向了他的目光,道:“方某一身之伤,便是凭证!”

    周围便有不少人都下意识看向了方原的身上,暗中揣测着他这一身伤是如何来的。

    承天少主沉默了一会,忽然笑吟吟的问道:“那无生剑冢是何等模样?”

    方原道:“具体是何等模样,我也没有看到,我只知道那应该是一方极大的地宫,便位于东方万余里之外,第七道雪线附近,旁边有三座巨大的雪山,将那一域夹在了中间!”

    旁边那位飞游长老,听了此言,心间顿时微动,低声向承天少主道:“他说的应该是雪女山一带,那里便有三座山峰起于平原,犹如神将,镇住了一域,往来风雪,酷烈罡风,都被那三座山峰挡住了不少,因此那片地域也算暖和了许多,倒是一方不错的立冢之地!”

    微一犹豫之后,便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御下弟子们来报,在那一域附近,确实有不少洗剑池弟子出没,此前我们还以为他们是想在那里修筑剑庐,如今看起来的话……”

    承天少主听了,不置可否,轻轻抬手,旁边便有妖姬,将一道卷轴送了过来。

    他在身前案上打开了卷轴,却见里面是一副地图,已推衍出了许多地势,抬头看着方原道:“照你说法,这地宫应该是位于第七道雪线附近了,可你看这道传说中的无生剑冢地图,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推衍出它的原貌,但也可见,此图终点,是在第九道雪线之后!”

    周围众修听了,脸色顿时稍显愕然。

    这承天少主之言,倒是说到了点子上,如今这一道散布于雪原之上的地图,已是公认的无生剑冢地图,与他们私下里掌握的一些线索都能对得上,可无论如何,这地图虽然需要大量的推衍,才能确定它的真实原貌,但从整体上来看,却可以确定它是直指雪原最深处的。

    而方原却说无生剑冢位于第七道雪线附近,又是怎么回事?

    “少盟主所言极是,但你知不知道……”

    方原听了这个问题,脸色却分毫不变,淡淡道:“这地图本就是我放出来的?”

    周围众邪剑修皆安静了下来,目光冷淡,看着方原。

    这件事,本就是他们心间怀疑的,因此一点也不感觉意外。

    方原则接了下去,道:“此前我便说过,我在琅琊阁读书之时,发现了那卷由一位名唤凌昭的前辈剑师所写的剑经,初看粗略,无甚道理,惟有最后一页这张地图引起了我的兴趣,为此我专程赶到了雪原来,当时为了突破洗剑池对我的围追堵截,不得已将地图放了出去,引动众修突破防线,只不过,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凭白将真正地图给了旁人?”

    说到了这里时,微微一顿,才指了指自己,道:“所有放了出来的地图,皆是七分真,三分假,能让众修为我所用,成就大势,却不会让人找到真正的无生剑冢,真正的地图,只在我心里,不过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洗剑池是如何抢在我头里找到了那座地宫,否则的话,无生剑冢里面的传承与异宝,我本就没有打算与任何人分享,就算你们承天剑道……”

    他顿了一顿,才道:“我初时与你们接触,也只不过是拿你们当个幌子而已!”

    听他说罢了这番话,整座大殿之内,又立时安静了下来……

    太实在了吧?

    这可是原本那位名声极佳,前途无量的六道魁首啊……

    这样的人哪个不是满口道貌黯然,礼义仁德?

    许多承天剑道之人刚刚入此道时,还都会每天把一些漂亮话儿挂嘴上呢,怎么这位倒是不客气,把自己心里所有的阴暗想法都说出来了,甚至连想利用承天剑道的事都承认了?

    不过,感叹之余,倒也有不少人暗暗点头。

    在承天剑道众修看来,人的内心本来就是黑暗的。

    那么,方原自然是把自己的内心说的越黑暗,真实性就越大……

    就连承天少主也沉默了下来,看了方原一眼,眼神有点复杂,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心里暗自推敲了一遍方原的话,慢慢抬头道:“洗剑池发现那无生剑冢多久了?”

    方原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承天少主皱了皱眉头,道:“他们有多少人驻守在那里?”

    方原再次摇了摇头,道:“也不知道!”

    周围众邪剑修,眉头却忍不住皱的更紧了。

    而那承天少主,则是笑吟吟的看了方原一眼。

    方原叹了口气,道:“实言相告,我当时费尽千辛万苦,才到了那一座地宫,但刚赶到了那里,便发现有很多人在往外运送物资,心就凉了半截,才只是在旁边窥视了几眼,便被几位洗剑池弟子发现了,其中一位名唤萧琴,乃是我曾经见过的白袍,较量之下,我将她杀了,但这一番动静,却也惊动了地宫之内的高手,元婴剑仙便一路追杀过来了!”

    “洗剑池白袍?”

    旁边一位长老听得心里激动,关切的问:“她的神魂呢?”

    方原看了他一眼:“在那时候,我还有时间考虑这个?”

    那位长老羞惭的低下了头。

    旁边几位长老,也都瞪了他一眼,然后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不难发现彼此眼神之间,满是又喜又忧之意,喜的自然是无生剑冢居然有了确定的消息,忧的却是谁也没想到洗剑池居然捷足先登了,当然,他们也都是老艰巨滑之辈,暗中交流了一番,便又继续发问。

    “真正的地图是什么样的?”

    “你是如何逃脱了元婴剑仙追杀的?”

    “你在琅琊阁是如何找到了那卷剑经的?”

    “……”

    “……”

    再缜密的谎言,问多了细节,也总有暴露的时候,想必他们心里便是抱着这个念头,只不过,在方原心里定下那个计划的时候,便也已经考虑到了方方面面,许多地方都已顺畅的圆了起来,却不是这些人可以随便发现破绽的,倒是越问,越觉得方原所言是直了。

    毕竟,方原看起来便是一脸儒雅,也不像是会随便说谎的模样。

    当然,这些人不知道的是,读书多了的人,看起来不像是会说谎,那只是因为他们不屑于说谎,如果他们真的决定了要说谎的时候,那却是会将谎言说的像真的一般……

    “若这样说起来,也就难怪这段时间洗剑池弟子在雪原上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对啊,明面上说是封山,暗地里却在闷声发大财……”

    另有人疑惑:“他们是如此抢在所有人前面发现了无生剑冢所在地的?”

    但很快便有人冷笑着回答了:“呵呵,当年咱们听说了无生剑冢被人发现的事情,杀进了雪州御剑宗寻找线索,那时候不是还有洗剑池弟子前来多管闲事吗?说什么路见不平,实际上,我看他们也是奔着这个目的去的,御剑宗最后覆灭了,咱们拿到了他们所有的典藉,寻找线索,结果所获不多,说不定早在咱们之前,就已经被洗剑池完全拿过去了……”

    你一言,我一语,倒是越说越对上号了。

    就算方原之前说的话里,某些没有想到的点,也被他们自己解释了出来。

    而说到了最后时,却忍不住有一人长叹了一声,正是飞游长老,他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苦笑道:“就算我们知道了这件事又能如何呢,洗剑池势大,我们还能跟他们硬拼不成?”

    一句话说的场间诸位长老人人心里沉重,默不作声。

    这一句话,还真说到了点上。

    世人眼中,承天剑道与洗剑池对抗数百年,让洗剑池吃了不小的亏,也始终没有被覆灭,似乎承天剑道与洗剑池是足以分庭抗礼的存在一般,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些年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若真可以分庭抗礼,他们又怎么会直到如今,都只能在雪原上躲躲藏藏的?

    一片低声议论里,有人看向了方原:“方小友,看你说了这么多,可有好办法?”

    方原眼观鼻,鼻观心,淡淡道:“我有一个办法,但我不必说!”

    众邪修闻言,都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而方原却在这时候,抬头看向了承剑少主。

    那承天少主见状,便也笑了一声,叹道:“我知道你说的那个办法!”

    随一沉默之后,也是暗自揣测了一番,却是笑道:“老讲实,你那个办法,委实不是一个好办法,但似乎也是惟一的办法了,不过在这之前,我倒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说罢了,他微一沉吟,道:“你在琅琊阁发现的那卷剑经,如今在何处?”

    一听了他的话,周围众邪修也人人来了精神,关切的看着方原。

    “那卷剑经,自然还是在琅琊阁,谁也不可能轻易从琅琊阁带经书出来!”

    方原皱着眉头回答,周围众邪修顿时脸色微黯。

    但方原想了想,又道:“不过那剑经上面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

    众邪修听得一惊,顿时面露喜色,急道:“那快写下来啊,千千万万,一个字错不得!”

    方原点了点头,考虑了一下,看向了承天少主,道:“剑经我自可以写出来,但少主起码也要拿承天剑道的至高秘法来与我交换吧?”

    承天少主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道:“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