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元婴又如何?(三更)
    阴云密布,法力滔天,龟背老者元婴出壳,速度何其恐怖,犹如一道闪电自从天空这头划向了另一头,挟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锐气直直的向方原冲了过来。

    这一次他也知道将方原逼出来不容易,尽了全力,直接以元婴赶来。

    到了他们这等境界,炼出了元婴,可以神游万里,瞬息杀人,而他们的肉身,起码在速度上,便成为了他们的累赘,此前他们都不敢随便元婴出壳,是因为雪原与别处不同,这里天寒地冻,罡风可怖,元婴在此等风雪之中游走,倒是很容易一不小心被伤到!

    而如今,则顾不得了,在他们两人手下,方原已逃脱了数回,使得他们心里也有些没底,因此便一个施展了剑心,一个元婴出壳,倾刻赶至,想来若只是出壳这么短短的时间,斩了方原便立时回到肉身的话,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毕竟那六道魁首这时候已经达到了极限,气机不振,似乎连动也动弹不得了。

    他之前身受重伤,还要强行借五行遁法而走,极其消耗法力,能够撑得这么久,已经是他紫丹丹品,根基浑厚的原因了,更重要的是,洗剑池元婴剑仙剑心一振,又岂是等闲,他被逼出来的同时,也同样被那剑气浸蚀,整个人其实都已经达到了承受极限了。

    自己堂堂元婴,难道还拿不下这样一个强弩之末的金丹小辈?

    ……

    ……

    “若是一个元婴就好了……”

    在这一霎,方原感受着半空中那狂暴无边的力量,心里也是一阵发紧。

    他甚至都忍不住升起了一些没太有必要的念头来。

    若只是一个元婴的话,若来的只是普通元婴的话,想必自己现在还是有机会逃走的吧?

    但可惜,来的是两个元婴,其中一个还是实力不凡,远超普通元婴的洗剑池长老,修出了剑心的元婴剑仙,在这等实力的人物面前,自己与元婴之间的差距,便体现的很明显了……

    可很快,他便又觉得可笑!

    想这些有什么用?

    若是这么想,那自己若是不来雪原岂不是更好?

    若自己明知他们在搞某些事情,却直接装作不知道,远远逃开岂不是更好?

    ……

    ……

    世事没有如果!

    自己要求剑心,当然要来雪原,遇到了这等阴暗之事,当然要查个清楚。

    那些人将一些见不得光的丑事做到了极致,那便必然要有自己这样的人将他们的事情查个底朝天,将他们那见不得人的秘密撕烂在天底下,哪怕这里面会有无尽的凶险,自己也要这么做,哪怕事后会有人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多管闲事,无谓作死的人,自己也要这么做。

    因为,自己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再来一百次,还是要这么做!

    而如今,则是不论局势多艰难,都想办法活下去就是了!

    ……

    ……

    迎着那龟背老者元婴出壳,急急逼近了自己的气息,方原沉沉吐出了一口满是血腥味的气息,然后咬着牙关坐了起来,拼尽了全力,捏起法印,在他身边,青气流转,一株缠绕着雷电的柳树出现在了他身后,万千柳条儿挥舞,犹如一群灵蛇,向着半空迎了过去……

    “哼,这等微末伎俩,也敢用在老夫面前?”

    那龟背老者冷笑,遥遥挥掌,一道灵光击了过来。

    “啪啪啪啪……”

    两道气机于半空之中相交,那千百道柳条儿瞬间便被震的四分五裂。

    对于他这元婴境界来说,不死柳着实太弱了……

    他不将这一道神通放在眼里,甚至都算不上狂妄,而是理应如此!

    当然了,若是天来城金老太君施展的这一道神通,那还有些和他交手的资格。

    法力通天,仍是直直向着方原击落了下来。

    只不过,他好像有些误判了形式……

    方原祭起不死柳,却不是为了抵挡他的攻势的!

    “神柳不死,肉身不灭……”

    祭起了不死柳的同时,方原都没有去考虑这柳条儿能不能稍稍阻得龟背老者分毫,便已咬着牙关,沉声大喝,得那雷光耀眼的不死柳,忽然快速的黯淡了下去。

    有种难以形容的生机,飞快的从不死柳涌入了他的体内,使得他这时候几乎已经算是千疮百孔一般的肉身,生机暴涨,无数细微的伤口都在这时候快速的复原,法力也跟着提升。

    不死柳,本来就不是用来强攻的雷灵!

    此柳本身便是一株神物,乃是当初天来城金家的镇族之宝,若不是金老太君确实看上了方原,要将他拉入金家,最后窃取他一身造化给自家子孙,那么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舍得将这么一株神物强行栽进了方原的体内,白白便宜了这个不相干的外人的。

    而这一株神物的潜力,随着方原修为提升,也渐渐掌握了其中玄妙。

    “玄黄一箭……”

    倾刻之间,不死柳已变得黯淡无光,而方原则借着这强行提升的生机,急急运转一身法力,身周便已经是青气滚滚,又飞快的凝结,在身前化出了一张古怪而玄妙的大弓!

    “生机瞬间增涨了许多?”

    方原身上的变化,就算是龟背老者,也忍不住略略心惊。

    但他心里只是闪过了一念,仍是急急冲了过来,对他来说,便是状态圆满的方原,都不会放在眼里,更何况只是如今这强行提升自己一身生机的重伤之人?

    虽然那一把神通凝炼而成的大弓之上,带着些许让他也不敢小觑的气息,但他还是有足够的自信一击将方原打死。

    “小儿,胡闹的够久了,受死吧!”

    他这时候已经赶到了方原身前百余丈内,化作了一个三尺大小的龟背老者模样,眼神直盯着地上的方原,露出了一种愤然恨意,直接提升了一身法力,化作狂暴一击,身前虚空都变得层层叠叠,宛若波纹一般,在积蓄无穷力量后,猛然颤抖,直向方原倾落下去……

    “死的,是你!”

    但也就在这一刻,方原忽然间沉声低喝,将一物搭在了箭上。

    玄黄一箭,本就是玄黄之气为弓,天罡雷力为箭,但在这时候,方原也知道对于这元婴强者来说,玄黄一箭伤不得他,因此他没有选择雷电为箭,而是搭上了一杆黄金杵。

    正是他在第一次遇到了袁家那些押运物资的人时,从他们手里夺来的神器。

    这一霎,他直接将无尽法力都灌入了此宝,破坏了这神器里面的核心法阵,然后借着玄黄大弓的力量,将这一神器打了出去。

    在此神器离弦之时,便已经闪烁起了某些诡异的光芒,有道道湮灭一般的气息在凝聚,在剧烈的收缩,然后释放出了一种恐怖的金光……

    ……

    ……

    “镇世宝杵?”

    龟背老者看到了这黄金杵的第一眼,整个人也立时瞪圆了眼。

    他又如何能够不识得此宝来历,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们袁家的镇族神器之一啊!

    这一道神器,此前交给了族中子弟防身,去押送那些事关重大的物资,后来袁小婉回来,则告诉他这件神器已经在混战之中遗失了……

    ……她绝对没有提任何一个字说这宝杵落入了六道魁首手中了!

    “这该死的混账啊……”

    龟背老者心神大惊,运转了全力止住身形,急急后退。

    来时有多快,这时候退的便更快!

    但是方原以玄黄一气为弓,将此杵打了出来,短瞬之间,却比他的元婴更快。

    躲不掉!

    这龟背老者的元婴急诵隐咒,要将此杵控制住,但方原若只是摧动了这宝杵,用来打他的话,他还可以用袁家秘术控制住,但方原却是直接将这宝杵引爆了,他以毁掉这神器为代价,换来了狂暴一击,也就使得,无论是他自己,还是龟背老者,都控制不了这宝杵了。

    然后龟背老者开始后悔……

    自己不该以元婴前来的,自己该肉身前来。

    肉身前来的话,他还可以祭起某些法宝来抵御,但偏偏,元婴出壳的情况下,是带不了法宝的,除非是他将某些法宝炼入了自己神魂之中,但自己没修过这等秘法啊……

    无尽的纠结与悔意,都只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轰隆!

    那黄金杵被方原一箭射了出来,瞬间便跟着龟背老者疾逃的元婴到了数百丈之外,然后猛然之间崩碎了开来,无边的毁灭气息充斥了方圆数百丈的虚空,直将虚空震碎,将风雪激得倒卷向了九天,狂暴的乱风呼啸而来,也将数百丈之外的方原击得远远飞了出去……

    “我……”

    而在这神器自爆中心之中的龟背老者,则只发出了一声短暂而愤怒的声音,便被那无边光芒包裹了进去,整个被淹没。他是没有方原那等可以用来在关键时候保命的蛤蟆雷灵的,因此那神器自爆的无穷力量,便都结结实实的由他的元婴承受了下来,一点也没浪费。

    本来在这雪原的特异环境之下出壳的元婴,就显得有些脆弱,如今可倒是好……

    声势惊人的神器自爆,一团狂暴的毁灭气息达到了极点,轰隆隆荡开,笼罩了方圆三百丈范围,摧毁了周边的一切,甚至将大地化作了琉璃,然后才慢慢的散去了……

    而在这时,那一片虚空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谁也不知道龟背老者最后想说什么。

    方原也不知道,更不想知道,他只是用尽了全力,站了起来。

    望着已经空无一物的虚空,他重重的啐了一口,然后踉踉跄跄,继续向前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