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八荒步法与闭天门
    元婴剑仙,一剑之威,何其浩大?

    那位闵长老只是随手挥剑,天地之间,便出现了一道细细的雪线,看起来好像是漫天风雪都在这时候凝固成了一幅画,然后这一幅画又被她这一剑从中间割成了两半。

    而这一道裂隙所指之处,正是急急逃遁的方原。

    难以形容那速度,倾刻间到了方原身前。

    元婴与金丹之间,看似一阶之差,而且以方原的修为,结婴本是必然,某种程度上,在修行界里,他的地位,在别人眼里的重视程度,甚至比普通的元婴还要高,但他毕竟还不是元婴,对于神通与天地法则的领悟,都不在一个境界里,这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差别!

    纵然方原是公认金丹境界的佼佼者,闵长老这一剑也没尽全力,但在这一剑斩出之时,她便已经预料到了方原无法躲避,心里已在盘算着他是直接被斩杀还是重伤……

    但她没想到的是,眼看着这一剑到了方原身后,看起来似乎像是都没有察觉一般的方原,忽然之间横地里踏出了一步,只是这一步踏,便似乎他周围的地域与空间都变了。

    闵长老那一剑,本来就是不怕对手闪避。

    一是因为这一剑太快,很难有人能够反应过来及时闪避。

    再一点,便是闪避了,剑意充斥四野,对方也躲不过去。

    可在这时候,却出现了让闵长老始料未及的一幕,方原一步踏出,便似踏入了另一个空间也似,身形直接消失,再出现时,居然玄秘至极的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继续向前逃……

    他的身法难以形容的诡异与巧妙,偏偏将这一剑躲了过去。

    “这是什么步法?”

    闵长老心间一瞬间生出了无尽的疑惑,眼神古怪到了极点。

    “是中州太合门的龙游天下?”

    “漠北苍澜山的缥缈云身?”

    “还是说……东皇山的步步升仙?”

    “……”

    “……”

    闵长老见识不浅,再加上剑修皆修身法,剑道强的人身法也一定不差,因此她对天下各大道统的玄妙身法,就算未曾亲眼见过,也都有所耳闻,在这时候见到了方原的步法,却一时感觉有些诧异了起来,只觉此法玄妙至极,但偏偏不像自己以前听说过的任何一门!

    轰隆隆……

    方原这时候自然不知道闵长老心里的想法,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元婴剑仙一剑之后,他也是后背生凉,出了一层冷汗,毫不犹豫大步踏出,依巡阵理,急急的向着西方遁逃。

    这时候,便更可以看得他身法之奇妙来。

    分明是一个人,但身形所过之处,似乎方圆百十丈之内都有他的影子。

    而他,也给人一种似乎可以到达百余丈内任何一个地方的感觉。

    而这,也正是方原自阵法之中悟出来的步法。

    早在他进入琅琊阁之前,这步法便已有小成,后来他入琅琊阁三年,除了剑道,其他各种修为与领悟都大有进益,这一套步法也是同样,方原将一身对于阵道的领悟,玄黄一气诀里面对各种变化的领悟,以及在剑道的苦修之中养出来的身法结合到一起,成就此法。

    因得此法以阵法为核心,而阵法又称八荒之术,因此他将此法命作八荒步法。

    这时候是为了逃命,躲过了一剑之后,方原便将步法摧动了极致,犹如一道青烟在风雪里面穿行,若隐若现,急急若电,倾刻之间便已逃出了数十里地去,似要直接消失。

    “哇呀呀……”

    但也在此时,此前冒然出手击阵,险些被方原以大阵给坑了的龟背老者便也再次赶了上来,一眼看到方原遁逃的影子,面上更生怒意,厉喝道:“我们堂堂两位元婴,难道还能被这小儿逃了不成,闵长老,追上了这小儿,老夫可就不会再手下留情啦……”

    厉喝声中,他挥舞拐杖,身周狂风大作,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而虚空里,则可以看到一道气机如离弦之箭也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方原逼近。

    如今方原逃的速度可不慢,可以说已经将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再加上他的八荒步法玄妙,更提升了他几分速度,但这龟背老者呼啸而来,却仍是没费多少力气便堪堪赶到了他的身后,而后这老者冷笑开口,自半空之中扑将了下来,拐杖抬起,便要敲向方原脑袋。

    但也就在这时候,方原步法一变,陡然急转,飞快折向了南方。

    这一个弯拐的毫无征兆,那龟背老者又来得及,居然没反应过来,一下子赶过了头。

    这却像是被戏耍了一般,气的龟背老者哇哇大叫,收住身形,再追了过来。

    但眼看着他就要再度赶了上方原之时,方原却是再度向左一折。

    老头一个不留神,又冲过头了……

    “哇呀呀,你是属耗子的不成?”

    龟背老者真生气了。

    凡俗间的顽童经常这么玩,戏耍同伴,但自己是顽童么?

    这可是一个元婴一个紫丹修士啊,你在这里跟我开什么玩笑?

    最关键的是,方原的步法太巧妙,暗合阵理,他这般逃来窜去,还真个滑不溜手,自己虽然仗了元婴修为,速度快如闪电,但每每逼近,连抓了几把,居然都没捞住方原,这却使得本来就脸上有些无光的龟背老者更难堪了,幸亏没人看见,不然这老脸往哪搁?

    ……不对,洗剑池闵长老看见了,不知道她会不会说出去?

    远远的,闵长老也驾起仙剑,急赶了上来,她远远的冷眼旁观,看到了方原这近乎戏弄那位龟背老者的一幕,但眼下却没有什么嘲笑之心,反而眼神愈发的沉着了起来。

    在她看来,方原那看似戏谑的身法之中,却每一步都暗合阵理,变化无双,实在称得上一声玄妙,更关键的是,他的身法看起来左转右折,绫乱不堪,慌不择路,但却隐隐的,一直在保持着一个不变的总方向,这一点,就连龟背老者都似乎未能察觉,就更显得可怕了。

    “身怀这等身法,此儿若是当真入了邪修之门,夺了剑灵,成就元婴……”

    闵长老心里,也忍不住生出了一番担忧来。

    抬头看去,只见方原此时左转右折,赫然已经冲到了南方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山之前,她心里也生起了几分懒意,心想两大元婴,确实不能再陪着这么个小儿胡闹下去了……

    暗暗做下了一个决定来,便凌空一步踏将了出去。

    木剑轻摆,凝聚风雪气象,一道剑气如银河,自半空之中垂落。

    “呵呵,小儿,你这般垂死挣扎,又有何用呢?”

    而在这时,龟背老者也再一次追到了方原身后,这时候他也学乖了,不求一步追上,只是慢慢逼近,而后忽然间提起了一身法力,头顶之上,都顶顶出现了自己的法相影子,一身法力滚滚自半空中向下罩落,凝结成了一个法印模样,结结实实的向着方原砸了过来。

    方原急要躲时,身前剑气如银河垂落,已封死了他上下左右的退路。

    这一次,是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了。

    八荒步法再玄妙,也没强到可以同时闪过两大元婴高手攻击的地步……

    于是也在这一霎,方原咬紧了牙关,愤声低喝:“闭天门!”

    沉喝声中,人在半空里,便急急的转过了身来,然后双手用力紧紧的合在了一起。

    而随着他这个动作,一身法力也随之狂涌,紫丹在体内滴溜溜旋转,每一丝法力都摧动了开来,在他的身前,居然化作了两扇近乎于虚无的青铜大门模样,随着他的双只手合在了一起,这两扇青铜大门,也沉缓的,挟着难以形容的巨大力量,轰隆隆闭合了起来!

    这一式神通,便是闭天门!

    方原在琅琊阁读书三载有余,神通大进,变化无穷。

    而这变化推衍到了极致,最强之术,也不过是一攻、一守、一变,三式神通而已。

    其中的变,是方原领悟了如意仙典里面的某些法门得来,融入了玄黄一气诀里,则变化无端,巧妙无双,他得以混入地宫,不被大阵与地宫里面的高手看出破绽,便是仗了此法;

    而其中的守,便是这一式神通:闭天门!

    天门一闭,人鬼殊途,仙凡永隔……

    龟背老者那一方大印,呼啸而来,挟着无边风雪,重重的击在了那青铜大门之中。

    轰隆一声,大门剧烈颤抖,气机紊乱。

    方原在这一霎脸色发白,牙龈出血,合在了一起的双手颤抖不已。

    但那一扇青铜大门居然还没有破碎。

    只不过在下一刻,无边剑气滚滚而来,如长河大浪,一重接一重的拍击了过来,那一扇天门终于还是坚持不住,在撑到了第四波剑意袭来之时,轰然破碎,方原的身体,也像是断了线的纸鸢一般,周身都喷出了殷红的鲜血,重重的跌入了那一座巍峨雪山之中……

    两位元婴大袖飘飘,欺了上来,沉声低叹:“小儿的确有些本事,但还是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