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三十八章 逃不了
    雪原地宫一事,牵扯到了如此之多的物资,又有这般重要的作用,那些背后的家族自然不敢大意,只不过,他们做事也小心,更不想引起仙盟的关注,因此派谴到了这雪原上来的高手也不多,除了一些守着各种机要,并不在雪原上的,如今留在地宫里镇守的,也只有这么四位元婴,相对于这一方地宫的重要性来说,四位元婴着实不多,但也毕竟是元婴啊……

    而如今,四位元婴都赶出来了,将自己给围住了……

    方原低低叹了口气,本应该惊慌失措的时候,他却奇异的冷静了下来。

    到了这时候,惊慌已经没用了。

    “你……好大的胆子啊……”

    说话的是东面那位元婴,只见此人身穿高大,却又枯瘦,像是一头病虎一般,身上的气机却很是沉浑,风雪吹打,他的衣袍哗啦啦作响,可见他确实是真身过来的,这些元婴修士,本可以借元婴出壳,凝聚法相,一念千里,可是在这雪原之上,他们却不敢轻易这么做。

    因为雪原之上,太过寒冷,狂风呼啸,法相出洞,容易被阴风吹散。

    这位元婴大修的目光缓缓扫过了下方,看到了袁小婉等人的尸首之时,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一道神念落去,将那几个人的尸首罩在了里面,阻住了风雪,然后看向了方原。

    那眼底,分明带了些难以形容的愤恨之意。

    “胆子大的是你们才对!”

    方原立身于法阵之中,脸上没有任何一分表情。

    好像已然忘掉了恐惧与担忧,剔除了所有负面情绪,在听到了对方的话后,他甚至直接抬头向那位元婴大修看了过去,迎着他的目光低喝:“大劫将至,天地危若覆卵,你们却在这个关头冒天下之大不违,心生二意,筑此地宫,以避大劫,谁胆子能大过你们?”

    那位病虎也似的元婴大修听了这番话,也忍不住眉头一皱,冷冷看着方原:“蝼蚁尚且求生,又何况是人,我等世家,为仙盟出力数千年,帮着仙盟成就了这等大势,立得功难道比你这小儿少么?如今我们于雪原筑此地宫,也只为人间留一线香火,又算什么?”

    “为人间留香火?”

    方原心间暗怒,抬头望着他沉喝道:“你们是在窃人间气运!”

    他说越说愤怒,这几日憋的在了心间的话都说了出来:“大劫不是乱世,乱世来临,总会过去,介时龙蛇四起,逐鹿天下,是为权谋,可如今我们是在渡劫,大劫若渡不过去,一切皆空,你们在雪原上留了再多的资源又有什么用,不过是比在魔边的人晚死几分而已……”

    “连这天元都不存在的时候,你们那一身权谋,又要用到何处?”

    这一番话,当着这位元婴的面问了出来,倒是觉得爽快。

    而听了他的话,场间诸位元婴脸上,皆闪过了一抹暗怒,甚至是羞恼,西边一位身穿金袍的老妪踏上前了一步,低叱道:“无知小儿,你才多少修为,也敢指点天下?”

    方原转身看向了她,森然道:“我虽修为不高,但也知天下兴亡,在之匹夫!”

    他的声音激愤难当,在风雪里传出了很远。

    说罢了之后,他气息都有些紊乱,眼神低沉,等着这几个人的回答。

    可对方明显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只是脸上羞恼之意更盛,南方一位龟背老者明显已有些不耐烦,狠狠一挥拐杖,冷笑道:“与这读书读傻了的小子废什么话,直接杀了吧!”

    场间几位元婴皆有此意,便向前踏出了一步。

    风雪在这一霎间更盛,漫漫呼啸。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一声剑音响起,清越至极,却见弹剑的是北面的一位女子,正是洗剑池元婴剑仙闵长老,她淡淡的看了方原一眼,道:“我实在没想到你这小儿胆子这么大,不让你入雪原,你非要进来,四处缉拿于你,你却换身衣裳跑到地宫里面来了……”

    她一边说着,声音低了下去,似乎在考虑,过了一会,才抬起了头来,道:“这一次,我们都没有任何理由饶过你了,但我不想直接斩了你,你就乖一点,束手就缚吧!”

    场间其他几位元婴听了,都有些不解的向她看了过去。

    似乎有些不明白,已经到了这时候,干嘛不直接一剑斩了,还要带回去么?

    而方原听了这话,则是迎着风雪,直起了身来。

    他认真的看着那位元婴剑仙,低声道:“你拿得下我吗?”

    ……

    ……

    周围诸位元婴听了此言,倒皆是一怔,旋及呵呵大笑了起来,这笑声不是作伪,真是真觉得有趣,倒像是看到了一个刚学会跑的小孩子在威胁大人一般,南面的老妪咯咯咯笑了几声,才打量着方原,低笑道:“你这小儿被人称为六道魁首,便真个没了自知知明么?”

    “如今我们四人在这里看着你,你觉得你还能逃得了?”

    他们都觉得像个笑话也似,无奈的一叹,便已准备出手将方原拿下。

    但也是在这时候,方原反而显得无比的冷静,只是低着头,默默的计算着,数息之后,他抬起了头来,看着那些脸上带着笑意的元婴修士道:“现在算算,时间差不多了!”

    那几位元婴见他说的认真,登时微微一怔。

    也就在此时,忽然间听得一连串“轰”“轰”作响,自东方地宫位置传来,紧接着,便忽然间见到地宫方向,无数道红光升空,然后化作了片片光雨,铺满了半边天空……

    场间几位元婴登时大惊,齐喝道:“你做了什么?”

    方原守在阵中,神情不变的道:“这几日我一直在地宫里,被你们的人安排去修缮大阵,既然你们知道我是六道魁首,便该知道我所学不少,尤其是阵道,更是我下过苦功夫参研的学问,既可以布阵,也可以破阵,更是可以暗中改变一些关窍,毁了你们的大阵!”

    这几位元婴听见了,已勃然大怒,有人直接便愤起一掌,向下拍来。

    但也就在此时,那龟背老者却是急喝道:“地宫大阵要紧,那是命脉,陆师姐,虎真人,你们二人快快回去,坐视地宫,万不能被他毁了大阵根基,我们二人在此将他拿下!”

    听了他的话,那金袍老妪还有虎病一般的男子也只是微一犹豫,便立时转身就走。

    他们心间也着实担心,对那地宫而言,最重要的自然便是那一方玄天御宫大阵,可以说那是地宫的命脉,如今听说出了问题,又见地宫释放的信号如何之急,怎能不担忧?

    而且如今那六道魁首自困阵中,有两位元婴,也已足够将他拿下了。

    当务至极,最紧要的,自然就是先将地宫里的麻烦解决了再说,省得真被破坏了太多。

    “闵长老,咱们也不要跟他客气,先将这小儿的龟壳敲碎了再说……”

    而剩下的两位元婴里,那位龟背老者也更不客气。

    他也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直接飞身而起,重重的向着方原所在的区域敲了下来。

    元婴出手,全力一击,威力何其可怖?

    一杖击落,直将半边虚空搅得狂风肆虐,肉眼可见的灵光充斥了大半边天空,仿佛一座山重重镇压了下来,与这一杖引动的天象变化相比,方原的法阵简直就是黯淡无光。

    元婴剑仙闵长老在这时候则是冷眼旁观,隐隐的守住了南方虚空。

    她虽然也看得出来,方原仓促之间布下的大阵十分不俗,但却也知道在元婴高手全力一击之下,这大阵委实没什么用处,龟背老者都不必去分析方原这一道大阵的阵理是什么样,阵脚又在哪里,直接凭一身蛮力重重敲下去,也足以将这一座大阵给敲成碎片……

    ……

    ……

    这个道理方原自然也懂,望着那龟背老者一杖敲了下来,他保持了绝对的冷静。

    也就在这一杖敲到了大阵之上时,他沉沉呼了口气。

    陡乎之间,这一座仓促之下布下的大阵瞬息间逆转,所有的力量都朝着一个中心缩了过去,龟背那老者那一杖敲了下来,本来已做好了这大阵阵光抵抗的准备,却没想到这大阵居然忽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引力,反而要将他这一杖给吸引过去,心底之下也顿时大惊。

    心神一变,运转神力,将拐杖狠狠拉了回来……

    而在下一息,这大阵收缩到了极点,又陡然扩散了开来,这老者回拉之力太重,居然一时收身不住,倒是直接向着虚空里退了过去,眼前却是出现了一片滚滚风雪销烟……

    “嗯?”

    这么突如其来的异变,就连那位半空之中的闵长老都微微凝眉,暗留了神。

    她本以为方原苍促之间布下了这么一方法阵,是想负隅顽抗,撑得一会是一会,没想到他知道抵挡不住,便直接将这大阵破开了,倒险些让元婴吃了亏,还顺手搞乱了局势,这份魄力与反应,她倒是有些高看了方原一眼。

    目光向下看去,只见下方那滚滚销烟之中,一道青气急掠出来,离弦之箭般逃向了远空,这位闵长老剑识一探,便知道那是方原的真身,心底微叹,慢慢的摇了摇头……

    “绝对的实力差距之下,做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低叹了一声,陡然间拔出了腰畔木剑,自半空之中,一剑斩了下去。

    霎那之间,剑气迷蒙天地之间,直斩到了方原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