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离开地宫
    心里带着一股子郁郁之气,方原离开了这收拾卷宗的洞府,虽然心间有怒气积攒,却还是强行让自己保持着平静,在这地宫里面慢慢走着,一边暗暗留意着周围自己所能看到的任何一副场景,听到这些人的任何一句话,一边慢慢的向修缮大阵之地走去,他已知道,自己必须要在这地宫里呆上几日了,好歹把一些关窍都搞清楚了,才算不冒死入此一行。

    当然了,未虑胜,先虑败,身在险境,方原自然也要多做些布置,而且不论最后能否用得上,一些相应的后手也必须做好,毕竟在这种环境里,保命确实算得上是第一要务。

    好在刚才一路过来的路线他还牢牢记着,一路上低着头,缓缓而行,回到了大阵修缮之地,只见那些与自己一同回来的族卫都还在这里做着苦力,见到他回来,却都有些意外,调侃着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难不成见了洗剑池女剑师的一身剑气,便给吓得萎了?

    “那边的东西已经整理好了,回来帮帮你们……”

    方原嗡声嗡气的回答了一句。

    忽然觉得周围众人向自己看了过来的眼神有点不对,方原心里立时起了警兆。

    会不会自己表现的太仗义了?

    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又故意问了一句:“萧师姐没有回到这里来么?”

    周围一众族卫顿时哈哈大笑,气氛为之一缓。

    还有人拍着方原的肩膀笑道:“你小子还真敢这么痴心妄想啊……”

    “萧师姐没回来,说不定和那个谁……”

    “……”

    “……”

    一番调笑之后,总算将这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是危机的小问题化解,方原便与这些人一起布置起了在阵,约用了三四个时辰的时间,总算将丙字号区域布置完备,又等那几位阵师过来检测了一番,重新调整了几个地方之后,才总算是高抬贵手,放了他们回来休息。

    如此回到了赵家族卫所在的洞府,休息了数个时辰,便又被一位灰袍的老执事过来下令,继续去修缮大阵,一群族卫倒是挺开心,虽然布置大阵也不轻松,但总比跑到了外面的冰天雪地里顶风冒雪的舒坦,而方原则也不动声色的混在了这些人里,只是心里却在想些其他的。

    对他来说,混入了地宫是第一大难关,那么离开地宫便是第二大难关了。

    倘若这些族卫还是会被安排出去巡查,他便可以轻松的找机会离开,不过他们若是一直留在了地宫里修缮大阵的话,那方原想要逃离这地宫就十分的困难了,需要再等机会。

    当然了,方原心里倒是不着急,只是老老实实的留了下来。

    连续数日时间,他留心听,仔细看,暗探查,也已民渐渐的将这地宫里的一切都摸了个清楚,包括了参与进来的各大家族、道统,也包括了一些家族派谴过来,驻扎于此地的高手,还有他们的实力安排,整体实力,以及各种物资的存放位置、数量,甚至是来历等等……

    惟一的问题是,方原直到现在,还没等到一个跟随着这些族卫离开地宫的机会。

    但方原也不着急,虽然与这些族卫在一起厮混的时间越久,越容易露馅,但他却也想了一个办法,那便是将自己扮成了一个对萧琴痴心入骨,茶不思饭不想的人,这样一个人,平时倘若呆在了角落里不说话,甚至说话犯迷糊,口不应心,当然也就不那么突兀了……

    而眼看着自从自己与金寒雪等人分手到现在,已近乎一个月,也快到了他们约定的时间。

    方原平时做事便很小心,宁可多做些看似无用的准备,也不会让自己陷入束手无措的困境。

    如今便是如此,他虽然一直得不到离开地宫的机会,心里也不慌张,知道时间一到,金寒雪等人便会在外面散布他出没的消息,到时候地宫想必会派人出去巡查,而地宫里最缺少的便是人手,想必到了那时候,各家族卫也都会被抽调过去,他也就有了离开的机会。

    如今只是耐心些等着便是。

    不过方原没想到的是,还未等到自己和金寒雪约定的时间到来时,却有另一个人找上了门,已消失了数日的萧琴,再一次出现在了他们修缮大阵的地方,脸色静静的打量着。

    周围几位族卫见了,便立时朝着方原挤眉弄眼。

    方原无奈,便只好作出了一种痴痴的模样,向萧琴脸上看了过去。

    “你跟我来……”

    萧琴目光扫了一片之后,忽然指向了方原。

    旁边几个族卫脸上的表情立时变得精彩了起来……

    方原心里则有些无奈,只好跟着她走了出来,本以为又是去整理卷宗什么的,却没想到萧琴直接带着他向赵家的执事通禀了一声,然后便又亲自陪着他去领取了一应的暖玉火丹等物,方原心里顿时觉得有些诧异了,这些东西,可都是在需要外出的时候才领取的啊……

    毕竟,如今这地宫所在已是第七道雪线边缘,寒冷无比,便是普通的金丹修士,冒冒然出去,也很快要被冻僵,因此他们这些族卫外出之时,便需要大量的御寒之物,才能勉强在这冰天雪地里穿行,至于筑基修士,那基本上就无法露面了,瞬间就会冻成了冰坨子。

    “萧师姐,我们……”

    方原有些诧异,面露迟疑的看向了萧琴。

    “洗剑池弟子皆已派了出去,我手底下缺人,借调你来帮着做个任务!”

    萧琴脸色显得十分淡漠,随口解释了一句,方原也只好闭上了嘴。

    洗剑池弟子在地宫里地位超然,更何况是这位白袍剑师,他可没有拒绝的资格。

    当然了,若是借这个机会得以离开地宫,却也不错。

    离开地宫之时,又经历了一番大阵查验,方原便又提心吊胆了一回,不过还好,这大阵还是未能发现异处,想来这也是因为那玄天御宫阵还没有完全成形的缘故,否则的话,那座大阵一旦启动了,凭着自己的修为想要混进来混出去,便都成为了一件极难的事情……

    萧琴祭起飞剑,方原与另外两位洗剑池黑袍踏上了上来,顶着风雪,遁入了高空之中。

    再次感受到了地宫之外的风雪,方原也是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成功进去,再成功出来,对他来说便成功了大半,只要找个机会溜走便可以。

    不过,才刚刚离开了地宫约百里左右,萧琴便停了下来,淡淡吩咐了那两位剩下的黑袍一句,便让他们向着另一个方向遁去,待这些人走远之后,她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急着动身,而是带了方原,斜斜的飞向了附近一处雪坳,缓缓的落了下来,沉默不语。

    方原看着这女人的表情,眉头也不仅皱了起来……

    萧琴沉默了一会,忽然低声向方原道:“你与他们不同,我还有一件事要交给你!”

    方原打从心底便有些不乐意,但面上还是装作客气的模样,道:“师姐请讲!”

    萧琴沉默的看了他半晌,道:“你且发个誓来,一定要帮我做到!”

    方原心里不悦,但斟酌了一番局势,还是依言立誓。

    直到这时,萧琴才将一道玉简递到了他手中,道:“我带你出来,只是因为我现在可以相信的只有你,这一道玉简,我希望你可以帮我送到东方流亭山的一座剑庐里去,那里有一位洗剑池的长老,他名唤玄鸣,你需要亲自见他,然后将这玉简亲手交给他,他自然明白!”

    方原微怔,脸上故意露出了一抹茫然之意。

    萧琴低叹了一声,轻轻按住了他的手掌,道:“我只能相信你,希望你可以帮我!”

    方原心间大异,看了萧琴一眼。

    谁说洗剑池弟子只会拿剑斩人来着,这女人居然还会使美人计?

    而萧琴做出了这番举动,心下也明显有些不舒服,只是强耐着心间的不适,平静的看着这个已经出了名的迷恋自己之人,只希望自己这个动作,确实可以让他提起劲来……

    可是等了一会,却不见方原有特别的反应,便又忍不住道:“你不愿意么?”

    方原心里无奈,暗叹道:“你就不能离地宫远点再将这玉符交给我吗?”

    萧琴没有在方原脸上看到应有的激动之色,心里更觉得有些诧异。

    张了张嘴,正要温言宽慰几句,便听到风雪里传来了一个声音:“萧琴萧师姐,不知道有什么机密的事,非要这么巴巴的离开了地宫之后再特意找个爱幕自己的人来做呢?”

    听到了这句话,方原低低一叹。

    而萧琴则是脸色大变。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忽然间周围一道巨大无比的力量横空袭来,直直的击向了萧琴与方原中间,他们二人脸色皆是大变,同时飞身后退,眼前立时搅飞了无尽的风雪……

    “你们……”

    萧琴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

    举目四望,便见周围茫茫风雪里,数道身影慢慢浮现,袁家小姐袁小婉,陆家的白面青年,孙家的紫衣中年男子,以及姜家的大执事等人,将这一方区域,牢牢围在了里面。

    “萧师姐,你不知道透露地宫之事,便是死罪一条么?”

    袁家大小姐淡淡笑着的开口,一边慢慢的向前走来,眼睛望着萧琴,似乎带了些玩昧之色:“哪怕你是洗剑池的白袍剑师,哪怕你只是想将此事透露给另一位池剑池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