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心间不懂
    三千年有大劫降世,毁灭一切。

    三千年有破旧立新,于废墟之上重建法则!

    三千年有轮回现,会涌现无数的英雄天骄,也涌现无尽的黑暗之事……

    冒死进入了地宫走这么一遭,方原也差不多印证了自己心间的猜想,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东西,然后,他心里却没有什么满足之意,恰恰相反的,却是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凉。

    他宁愿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切,或是自己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意了,可是结果,他确实猜的没错,他看到了眼前这一座囤积了无尽资源的地宫,也就明白了自己的猜想是对的。

    自从百知叟对他说“雪原是大劫最后淹没的地方”这一句话时,他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后面所做的,只是在印证在这个猜想。

    如今,事情便已经很清楚了……

    大劫很快便要到来!

    事实上,若依着历史上的记载去看,如今大劫本来就应该到来了。

    只是因为千年前昆仑山那一场浩劫,死去的强者太多,使得修行界实力大损,几乎达到了有史以来最虚弱之时,因此这一次的大劫,谁都没有太多的信心,便没有选择直迎而上,而是用尽了一切方法,去推迟大劫的到来,希望可以多给人间几分恢复元气的时间……

    不过就算如此,人间实力还是异常不足的。

    与以往的大劫对照来看,这一次的应对之力很弱,为此,仙盟以及九州、魔边,无数道统,都在拼了命的准备、对抗,一波一波的斩杀着魔边那些似乎永远也斩杀不尽的怪物,绞尽了脑汁,试图争取每一分有可能获胜的希望,但在这时候,在这一片雪原之上……

    ……居然有人已经在考虑,甚至实施着避劫之法了?

    在世人都准备着该如何渡劫之时,他们却在考虑着如何在雪原上躲过这一劫?

    当然了,倘若只是考虑着避劫,也就罢了。

    因为方原在琅琊阁读尽史书,知道这种避劫之人,每一劫都不会少,甚至传说在如今的雪原上,都还有不少老怪物沉睡,他们便是躲在了这雪原之上,只想长生不老的……

    但这些人只是在渡劫而已么?

    若只是在渡劫,他们又准备这么多的物资做什么?

    方原心里其实十分明白的。

    每一次大劫过后,都是世间百废待兴,重塑规矩之时!

    也是枭雄天骄出世,争夺天下之时!

    如此一来,他们囤积这么多物资的目的便很明显了……

    他们根本就是在准备大劫之后,出来争夺天下的啊……

    这么多物资,就是他们到了那时候击败群雄,逐鹿天下的资本……

    韬光养晦,坐视鱼蚌相争,然后伺机而发,而是人间王朝常见的权谋之法,方原也在史藉之上读到了不少,可关键在于,这根本就不是人间的逐鹿天下啊,这是在对抗大劫!

    大劫若是对抗不过去,那么谁都不存幸理!

    就算雪原是最后被大劫吞没之地,也不代表雪原不会被吞没,只是会晚一些而已,如果魔边抗争不利,九州与南海等地也相继崩溃的话,那么躲在了雪原又有什么用?

    尤其是在这一劫千年之前曾经出了这么多的大事,人间实力大损的情况下。

    还要玩这么一手权谋,这些人就不怕与世皆毁吗?

    还是说,他们宁愿坐视世间毁灭,也要去赌这么一个机会?

    ……

    ……

    在这么一霎,站在了人群穿流不息的地宫之中,方原只觉得一颗心压抑的难受。

    唇亡齿寒,巢覆卵倾!

    他简直不明白……

    为什么自己这么一个年青人都能懂得的道理,这些人却不懂?

    ……

    ……

    “小乙,把头低下来啊……”

    旁边有人悄声的提醒了方原一声。

    这时候他们已然进入了这一座宫殿,内中布置的极为考究华丽,廊柱之上布满了灵纹,绣成了灵龟模样,为首之人上交了令牌,也算是完成了这一次外出巡查的任务。

    在这时候,却可以看到宫殿正殿之内,玉榻之后,正盘坐着一位面白无须,穿着考究的中年男子,气机悠深,看起来实力不弱,身上带着一股子大世家才能养得出来的贵气,而在他左首的蒲团之上,则盘坐着一个模样清冷而娇丽的女子,却正是洗剑池白袍萧琴。

    方原在这时候,有些走神,看起来神情便有些呆滞。

    他是心里在想事情,但在这些人看来,却似乎是忽然看到了萧琴,便发起了愣来。

    如此无礼的凝视,周围众人自然觉得又好笑又荒唐。

    心里暗想:“这陆小乙真是色胆包天了……”

    就连那位盘坐在了玉案之后的中年男子,脸色也有些不满的扫了方原一眼,然后轻轻咳了一声,道:“萧剑师,仙盟盯得紧,如今我陆家只抽调来了百余人,还让我这个不中用的过来坐镇,实在汗颜,不过修缮大阵乃是正事,各族都自然好生配合,这几个人,便是刚刚巡查回来的,一共八人,再加上后面的十一人,便是我们赵家能够抽调出来的人手了!”

    那萧琴面无表情,淡淡道:“能多几个,便算几个吧!”

    说着话时,便站起了身来,道:“你们直接跟我走吧!”

    这些刚刚巡查回来的修士,本想着好好休息一番,却没想到刚回来便又要被人调走,心下都有些不悦,但也不敢抗命,只好磨磨蹭蹭,倒是方原不说别的,直接跟了上来。

    周围人见了,便都冷笑了一声,暗骂道:“果真色胆包天!”

    一行人随着萧琴出来,很快便到了地宫边缘地带,却见这里已经有很多人在铺设玉柱、火岩一类的东西,往周围看去,便可见这岩窟周围,皆布下了庞大的架子,兽禁等物,方原的目光缓缓从周围扫了一遍,心里便已然明白,原来这些人是在设立一方玄天御宫大阵。

    发现了这一点,他也不禁有些心惊。

    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这才是他们这一方地宫真正的主阵,只是如今还没有铺设完备,外围那些,本来就是临时性的大阵而已,所以自己才有机会混进来,若等到这玄天御宫阵运转了起来,恐怕自己进也进不来,出也出不去了,如此一想,心里也不免有些庆幸。

    “快,你们去丙部第七禁域,依着阵图布置大阵,但凡错了一毫,都要拿命来赔!”

    旁边早有数位阵师在忙碌,见到了萧琴带这些人过来,便毫不客气的吩咐了起来。

    这些赵家的族卫无奈,也只能一个个走上了前去,在那几位阵师的安排下布置起了各种玉符与火石,方原也混在了其中,默不作声的干着活,只是脑袋却飞快的转了起来,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倾听着这些人的对话,然后将这地宫之内各等布置都记在了心里。

    如今他已下定了决定,既然来了,便要将这所有一切都搞清楚,带出去。

    ……相对而言,更重要的目的是出去!

    ……

    ……

    他很确定,这件事是仙盟绝不知情的。

    因为仙盟四大律令里,便有这么一条,独针对临劫脱逃之辈。

    况且,这些世家,倘若真是中州那些古世家的话,那也一定受到了上古盟约的束缚。

    这上古盟约,便是针对大劫而设,世间各古世家、道统、仙门,在大劫来临之际,都要将自家的底蕴供献出七成来,输送魔边,以供那些奋战于御劫第一线之人使用,而如今,他们却偷偷将这么多的资源运到了雪原上来,那就有一件事必须要搞清楚,这是从哪里来的?

    另一点就是,都有谁参与了?

    ……

    ……

    铺设大阵,便讲究一个精准契合,毫发无差,不解阵理之人做起来费劲,但对于方原这等修为与阵术造诣来说,做这等下阶杂活实在没有难度,不过方原也很小心,不能曝露了身份啊,一缕神识在蛤蟆雷灵体内逼着那真正的陆小乙问了一句:“你阵术水准如何?”

    那陆小乙迷迷糊糊的道:“还不错……”

    见他如此自信,方原也就放下了心,拿出了一成的水准来慢慢的做事。

    宁可做的比那陆小乙的速度更慢一些,也不能让别人起了疑心。

    不过,事情的发展好像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萧琴将他们带了过来,也没有立时离开,而是冷淡的打量着他们。

    过不多时,目光倒是落到了方原的身上。

    此前这陆小乙见了她便发痴,凭着她的剑识,自然不可能感应不到,而被这么一个身份的人偷偷的看,在她心里,便也难免会有些受到了冒犯的感觉,因此对他,着实有些不喜,但这时候看着他布置大阵,却渐渐对他观感好了一些,只见这赵家的族卫布置大阵之时,非常的缓,看样子不通阵理,但做事却是非常的专注,认真,倒让她对此人观感好了些。

    而在此时,腰间的玉符无声亮起,似是有人在催促。

    她便也无奈的一叹,向方原道:“你不必在这里做事了,随我来吧!”

    正依着自己本能,将两块火砖对的严丝合缝,不留一点缝隙的方原顿时皱起了眉头……

    “怎么还是被挑了出来……”

    忍不住想:“究竟哪里模仿的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