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万里追踪
    三千年一度大劫降世,自西方荒原始,漫漫而来,荼毒生灵,毁灭一切。

    世人皆知大劫之可怖,也知大劫之下无安卵,不过大劫降临之后,究竟是从哪个地方开始祸害,又从哪个地方结束,却没太多人想过,或说很少有人留意,不过若仔细翻阅典藉,倒是确实可以发现这一个规律,总是自西方荒原开始,然后浸染妖域,南海,九州……

    历史上最严重的两次大劫,都是整个九州都被大劫摧毁了。

    不过,史藉上最少提到的,确实便是雪原……

    这或许是雪原人少的缘故,但也或许确如百知叟所言,那是因为雪原总是最后一个被大劫浸染,而因为屡次大劫,都被人抗过来了,所以雪原也一直没有被完全摧毁过……

    百知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悄然退了下去。

    这与他平时对方原毕恭毕敬的模样大有不同,不过,这倒不是因为他还想在方原面前刻意隐藏什么,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说出了这句话,方原便应该已经可以明白过来了……

    方原也确实想到了很多事。

    然后他平静的在石台上盘坐了很久,暗暗做下了一个决定来。

    这时候,他的眼睛分明有些红。

    外面仍是如既往一般的平静,但心里却像是有火在烧。

    沉吟良久之后,他起身,将严老魔、飞鬼儿、金寒雪等人都叫了过来,冷静的吩咐他们小心的躲在这里,然后说自己准备出去转一转,确定一些事情,把这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飞鬼儿忍不住道:“公子,这时候外面那么多人在找你啊……”

    方原淡淡道:“不必他们找我,这一次我要去找他们!”

    严老魔见了,便忍不住道:“那公子你若是与人交手,可千万不要只运用剑道了,管他什么神通秘法的,统统施展出来,这些人可不是雪原上的几个可笑魔头能比的……”

    方原听了,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笑容,低叹道:“这时候,还有心情用剑?”

    ……

    ……

    又将金寒雪唤回法舟里,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方原便慢慢从大阵里面脱身出来了。

    立身于雪原之上,向远方眺望。

    不久之前,这一片上空里,才刚刚过去了一队修士,却正是稍稍安全些的时候,在这第五道雪线的凛冽寒风里,就连方原也忍不住感觉有些寒冷,低低一叹,呵了口气,然后将一身法力都摧动了起来,滚滚青气浮现,覆着于他身体表面,然后一丝一丝的变化着……

    法力出现了淡淡的金光,看起来像是一位金色丹品的高阶修士,身上的青袍,也在这时候换了一袭白袍,整个人的气质模样,完全大不相同,像是直接变成了另一个人。

    这是他在琅琊阁苦读三年多,修炼出来的神通。

    这三年时间里,他的修为,从刚刚步入金丹中阶,修炼到了如今的金丹高阶,玄黄一气诀,也从最一开始刚刚融入了些许的变化,到了如今的无穷变化,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神通如今高到了什么程度,只是偶尔运转,会觉得自己有种无所不能之意……

    类似于这等变化,对他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他的玄黄一气诀融入了无尽变化,他也就有着无尽变化。

    抬头扫向四周,观察着周围的地势,脑海里则闪过了这一片雪原之上,自己记在了心里的诸般地图,重新过了一遍自己的计划,然后他就抬步而行,缓缓融入了风雪之中。

    狂风呼啸,他像是一个幽灵一般消失在了风雪之后。

    ……

    ……

    一道雪峰之上,方原隐于风雪之中,化身成为了一块普普通通的雪岩,就这般简简单单的立于雪峰巅之上,远远的看着那些修士在这半空之中逡巡,穿风冒雪,这些人大概都是被派了出来寻找他的,可是谁也不知道方原此时就在他们身边不到十里的地方注视着他们。

    方原在这里呆了三天,计算着他们出现的频率,逡巡的路线与消失的方向。

    ……

    ……

    一处隐匿的雪谷,临于冰湖,地形如漏,可阻寒风。

    方原从那些四处逡巡的修士行进路上推算出了这一方雪谷,认为这些逡巡的修士很有可能会选择这里作为休憩之处,于是他便悄悄的摸了过来,身形沉于冰湖之内,借着水相雷灵之力,将自己气息完全遮掩,化作了与冰湖一体的模样,然后静静的等人来上钩……

    他在这里藏了三天,全靠自己吞下的一颗火丹来维系着生机。

    不过他也没有白白等在这里,这三天时间里,他等到了三批在这附近经过,并留在了这里休息的巡查修士,然后将他们在休息之时说出来的话,一个不落的牢牢记在了心里。

    ……

    ……

    第五道雪线之后,一处因为进入了雪原里的人越来越多,都需要一些歇脚之后,因而临时搭建起来的行宫里,人多嘴杂,都是想进入雪原寻找到无生剑冢,发一笔横财之人,方原在这里呆了两天,遇到了两拔进入了这行宫之中,向人打听他行踪的洗剑池弟子。

    那些人并不知道,方原就在临窗之地坐着,将他们说的话都记在了心里。

    ……

    ……

    第七天时,方原依着飞鬼儿打听出来的消息,以及在行宫里听到的片言只语,确定了众修士口中所提到的一处被人视为禁地的雪谷,猜到了那里应该也有自己想找的人。

    于是他便一路摸了过去,但到了这里,却只见早已人去谷空,只剩了一些有人曾经在这里被杀的残骸,以及有人曾经在这里呆过的痕迹,不过好在,方原对追踪之术也看过,记在了心里,于是他便凭着些许蛛丝马迹,一点点寻找,终于找到了那些人新的藏身之处。

    不过这一次,方原知道这些人看起来实力不强,但却都有些大杀器在手,因此也没有冒然冲进去,而是耐心的找了个地方,将自己埋于雪谷,等了两天,才捉到了一人。

    然后他立时带了此人,远遁五百里,施展小清梦术,逼问他们来历。

    只可惜,此人虽然说出了一些话,但还没有说到重点时,便忽然间神魂焚灭。

    方原意识到,这些人恐怕都已经在识海里下了禁制,不能说出这个秘密来的……

    但他也没有放弃,又奔向了另一个有可能存着这些人的地点!

    ……

    ……

    在这一段过程里,方原将自己一身所学,尽皆运用了出来。

    不光是他的神通变化,阵道身法,阵术、丹术等等,还有他在琅琊阁里看到的无数杂学。

    这无尽的东西,在方原认真对待了这件事,并将所学尽皆运用了出来时,便使得他像一只幽灵也似,出现在了这些四处寻找他踪迹的中州修士与洗剑池弟子身边,掌握他们的一举一动,又从他们的片言只语之中,寻找着可能对解答自己疑惑有用的每一句言语……

    前前后后,他用了整整十余天。

    最后他找了一处雪窟,仔细汇总过了自己搜集到的一切线索,然后对比,整理,在雪原地图上划来划去,最终大体上确定了某一个区域,此地位于雪原深处,第七道雪线附近,再往里面去,第八道与第九道雪线之后,已是传说中的人类禁地,很少有人进得去。

    而这第七道雪线附近,无论是地势,还是阵理,又或是其他的一些需求,都正是很符合方原心里那个猜想,更关键的是,方原搜集到的线索来看,这些人也是在那里有交集。

    他如今掌握的或明或暗其他几个押送物资之人,以他们的路线交叉,也是指向那里。

    如此说来,那便应该是自己要找的地方!

    ……

    ……

    做足了心理准备之后,方原直接独身赶了过去。

    一路上顶风冒雪,潜行匿迹,借助阵理、身法、神通、法宝,心若提在了弦上。

    方原也不知道自己避过了多少眼线与凶险、暗禁,才终于慢慢接近了这一片神秘的地域。

    这时候,他倒有些感激自己见了什么都想学的臭毛病来……

    能够一路寻到这里,可不仅仅是只懂得神通与剑道就可以做得到的啊!

    躲在了一座高大的雪山背后,他偷偷向前看去。

    只见这一片雪山之后,乃是一方巨大的洼地,看起来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但方原可以从周围隐隐的灵气运转方向判断出来,那洼地下面,必然有一座厉害的大阵……

    在这雪山后面,方原隐去了气息,足足等了七八天时间。

    在这过程里,他看到了十几队修行之人,悄无声息的从这周围不同的地点进入出没,看得出他们的规矩很森严,进出往来,走的路线都不一样,似乎也有法印与暗号一类的区分。

    方原一直没有等到机会,便只能继续在这里蛰伏,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犹如僵死的虫。

    在等到了第九天时,他看到了一个坐在黑猿背上的女子进入了这一片区域,倒是怔了一怔,认出了这个女子的身份,心里也就隐隐明白了当初自己为什么会受到雪兽袭击。

    但他现在还没找到机会,于是只能按捺着。

    直等到了第十二天时,方原才遇到了一队修士从自己身边不远处飞过。

    这时候,远处恰好起了一阵狂风,卷起了无边飞雪,白茫茫一片向着他们罩了过来。

    方原在这一刻,忽然间飞身扑身,将那一队修士里面的最后一位打晕,运转玄黄一气诀,化作了他的模样,披上了他的雪氅,挂上了他的佩剑,然后将他塞进了蛤蟆嘴里……

    等到这一阵狂风过去,他便和其他人一样,说说笑笑,向着那一片区域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