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三十章 雪原异变
    狂风呼啸,大雪苍茫。

    一群身穿黑袍的修士成群结队而来,仗剑而飞,掠过了一片平整的雪原上空。

    他们的速度不快,更是不停施展神识,一遍又一遍的从雪原上空扫了过去。

    神情严肃,似乎一丝丝隐秘的空间都不会放过,可见他们异常认真。

    而这样的修士,半个时辰之前,刚刚才从百里之外过去了一批。

    从第四道雪线墨蛹山一带开始,这方圆万里,都被人查了一遍又一遍。

    只是这些人不知道的是,也就在他们集中了精力搜寻的地域之外百余里处,第五道雪线边缘,一片看起来一无所有的平整雪原之下,却已经被人掏出了一个巨大的石窟。

    这石窟方圆数十丈,一半是天然岩洞,如今方原以及四艘法舟,如今便都在这石窟之中,周围布上了方原仔细布置的防御大阵,不仅从上空里看不出什么来,便是贴地了地面,以神识扫视,也无法发现这一片石窟的存在,上面那些人一遍遍的找,本来就只是徒劳。

    “唉,这一次的事情,看样子果真惹的不小啊……”

    石窟里面,严老魔一边嘴里絮絮叨叨,一边煮着茶,面上有着掩不去的担忧之色,忍不住向方原道:“公子你猜的不错,果然很快便有人找过来了,咱们躲在这里,倒也安全,但终究不是个长久之计啊,等于是将我们困在了这里了,总不能一直躲起来不动吧!”

    方原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盘坐在了一块石台之上,闭目养神。

    在他心里,也正思索着这一点。

    此前他预料到会有人过来,也猜到可能会有人依着自己此前的路线去追踪自己的方位,因此他便挑选了这么一方雪原,让三位老魔挖洞,然后自己一路赶向前去,诛杀了不少雪兽,误导别人追向前方,自己却折了回来,在这石窟周围布下了大阵,掩印着自己的气机。

    然后也就在他完成了这一切时,便调头赶了回来,藏在了这石窟之中。

    从他所在的位置,恰好可以看到有多少人顺着自己布下的迷阵向前追赶,这个结果却是让他有些心惊,前前后后,甚至数百名修士找了过去,其中大半是洗剑池弟子,还有不少,却不像是雪原修士,比起洗剑池之前寻找自己的力度来,怕是强了数倍不止……

    看样子,自己果然是卷入了某件事之中了。

    之前洗剑池明明不愿自己入雪原,但在自己混了进来之后,也一直没有调谴太多的人过来追踪自己,似乎有些分身乏术,但如今,却是大批的剑徒派了出来,一拔又一拔……

    这只能说明,对洗剑池来说,自己如今遇到的事情,比自己入魔更重要。

    “那么……”

    他忍不住看向了那三艘法舟:“究竟是什么事情?”

    本来他的计划,便是自己在这雪原上慢慢历炼,然后寻找无生剑冢的下落,可如今,却是被迫不得不暂留了起来,静观事变了,否则,怕是一露面,便会立时被人盯上……

    “笃笃笃……笃……”

    不知过了多久,石窟之上,忽然响起了沉闷的敲击之声,石窟里面,立时安静了下来,严老魔仔细的听了一下这敲击声的规律,然后才松了口气,向方原点头道:“飞鬼儿回来了!”

    方原摧动了大阵,这石窟上空,便出现了一线裂隙,只见飞鬼儿正在上面探头探脑。

    这却是方原做下的一方隐秘布置,他这石窟,便在雪原之下,表面上一无所有,下面却是暗藏乾坤,而在上面的雪堆里面,有一块不起眼的大青石,只有依着他们商量好的暗号敲击那块大青石了,身在石窟之内的方原,才会将这大阵开启一隙,容得外面的人进来。

    飞鬼儿裹了一身寒气,飞入了石窟之中,小跑着到了方原身前,道:“打听出来了!”

    看他冻的嘴唇发紫的模样,方原让他不必着急,先让严老魔倒了一杯茶丹给他喝。

    飞鬼儿一口喝个干净,身上出现了些许的暖意,才轻轻吁了口气,道:“公子,现在外面雪原上已经乱起来了,我出去打听了一番,发现雪州修士为寻无生剑冢深入雪原,只到了第四道雪线附近,便已人数大减,有人传说是承天剑道的邪修出来夺人神魂了,有人传说是雪原深处的老怪物们受人打扰,大开杀戒,但可以确定的是,很多人都莫明消失了……”

    “消失了?”

    严老魔提着茶壶凑了过来,一脸发懵。

    飞鬼儿点了点头,道:“对,虽然深入了雪原,确实会有很多没有经验的修士被严寒冻死,被雪兽围杀,但也不该消失这么多才对,我觉得有些古怪,便多跑了几个地方,细细的打听,发现还是有一些幸存者的,听说了些流言,好像是有不少人都碰到了一些来历不明,押送了一批物资的修士,有很多人都是不小心撞见,但刚一打个照面,便被人诛杀了……”

    方原听了这些话,脸色已忍不住一沉,道:“还有么?”

    飞鬼儿把茶碗递给了严老魔,示意他再给自己倒一碗,然后才压低了声音,沉声道:“有,公子您也知道,这雪原之上,最不缺的就是魔头,我就认识一批,他们是向来都躲在在这第三四道雪线附近杀人夺宝,我这次出去试着找他们,却发现他们大部分都消失了,只找到了一个重伤在身,躲起来不敢露面的,若不是他想找我讨几样伤药保命,都不会见我……”

    说到了这里,他缓了口气,压低声音道:“我听他说,他们那批人马,半年之前盯上了一批看起来像是中州修士的人,似乎押送了一些宝贝,他们见得眼馋,又见那批修士实力不强,便想要动手抢夺,却没想到这些人身怀神器,这却倒了大楣,他们这些人,尽数被诛,只逃了他一个,躲到了第五道雪线之后不敢见人,说是一直在被洗剑池的人追杀……”

    方原神情微冷,沉默了一会,才道:“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

    飞鬼儿道:“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了,当时他们也算是在这雪原上势力最大的一批魔头,修为不弱,又身怀血宝,又见那些人下手狠辣,只能搏命,一番拼杀之下,虽然大败亏输,但对方也受损不少,还被他们打破了一艘法舟,里面……居然全都是各种宝药!”

    旁边的严老魔顿时呆了一呆,失声道:“那岂不是跟我们一样?”

    飞鬼儿点了点头,道:“差不多的,不过咱们是比较幸运,将这些东西夺下来了,而他们却是比较倒楣,直接被人杀了灭口就是了,如今细细算了起来,怕是有十几批人马都是因为撞见了这些事情,才会被人灭口的,这也证明了,雪原上这些押送物资的人不少……”

    严老魔听得,忍不住呆了一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下手这么狠……”

    而在他们身后的百知叟,则是在这时候,悄悄的缩起了脖子,似乎有些惊恐。

    方原盘坐不动,心里却在飞快的转运了起来:“是因为我才惹出了这么多事的么?”

    他忍不住想到,这片雪原,平日里数万里不见一人,最合适做些隐秘勾当。

    便如飞鬼儿那个朋友,会撞上这种事,概率实在是小的很。

    但就在不久前,自己为了顺利突破洗剑池的阻拦,散布了无生剑冢的地图,引得无数人冲进了雪原,这却使得,平时方圆数万里见不到一个人的雪原之上,人数忽然多了无数倍,自然也就使得一些不愿意被人发现的事物被人撞破的概率忽然间变大了无数倍……

    而那些撞破了这些事的人,最终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直接被灭口……

    虽然听飞鬼儿说,也是有几个漏网之鱼的,可是死了这么多的人,却只是逃脱了如此寥寥几个,便可见对方下手之狠,保密之严,已经达到了一种超乎人想象的程度……

    “这些事情,会不会和承天剑道有关?”

    严老魔琢磨了半晌,忍不住问出了这么一句。

    但飞鬼儿听了,却是苦笑了一声,道:“承天剑道,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严老魔顿时闭了嘴,不再说话了。

    而方原也只是沉默不语,静静的坐着盘算。

    这些忽然间押送了如此之多的物资赶到雪原上来的人,实在太过神秘,也太难以想象他们究竟是在做什么,外面搜寻自己的人这么多,则更是让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子诧异……

    金寒雪抱了白猫出来,看了看几个人正在商量,便又转头回去了。

    如今她只是顾着修行,别的事却不管,也知道方原嫌自己笨,便很聪明的不来添乱。

    “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方原想了半晌之后,便低声的吩咐。

    飞鬼儿与严老魔对视了一眼,心想现在就在地下,能跑到什么下面去啊,这明显就是想让我们赶紧避开的意思啊,两个人悄悄的看了百知叟一眼,然后提着茶壶走开了。

    百知叟也想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但感觉到了背后方原的目光,只好站住了脚。

    “公子……”

    他慢慢转身,嗫嚅的唤了方原一声。

    方原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淡淡道:“你若想活着,就不该瞒我!”

    百知叟闻言神情大恐,忙跪地道:“天地明鉴,小的绝不敢欺瞒公子,只是我虽然也听说过某些小道消息,但这事太离谱了,而且影响太大,不知究竟,不敢告诉公子啊……”

    方原道:“说吧!”

    百知叟沉默了许久,才鼓足了勇气,道:“公子,小人只能说一句……”

    方原点了点头。

    百知叟沉叹了一声,才豁出去了也似的道:“不知公子有没有听说过大劫降临之时的事情,小人却是听说过一些,据说每一次大劫来临,雪原都是最后一个被影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