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三舟异宝
    “噢……”

    “啊……”

    看到了第一艘法舟里的惊人景象,另外两艘法舟,便也都打了开来。

    每打开一艘法舟,三位老魔便叫一声,声音很是销魂。

    第二艘法舟里,装载的乃是大批的丹药,数量一时无法统计,但品质却高的吓人。

    其中三分之二乃是灵丹,剩下的三分之一,则皆是难得一见的宝丹。

    整体数量,怕不得有数万枚?

    以方原和三位老魔的见识,自然不可能没有见过宝丹,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宝丹。

    论起这宝丹的价值而论,恐怕这整整一法舟的宝丹,不输于第一艘法舟里的灵精!

    而第三艘法舟里,则是偌大一块神铁……

    便是那经过了无数匠人锻造,已然超脱了玄铁范畴,专用来炼制法宝的神铁,就算是在炼制普通的兵器与法器之时,只要融入这么一小块儿神铁,也立时可以锻炼神兵利器!

    当初在六道大考上,方原以紫丹之身,拼上了老命,挥舞超重大锤,锻打十个时辰,也只炼出了拳头大小的那么一块神铁,而如今在这法舟里这块,却赫然有若小山也似……

    “这究竟是要做什么啊……”

    别说三位老魔头了,就算是方原,这时候也忍不住一颗心都沉了下来。

    这三艘法舟里的东西,实际上对他个人修为用处不大,这也是他可以保持冷静的原因,不过,其间价值却是不可小觑,不说别的,仅仅是这三艘法舟,那便已经是可以买下数个中小仙门了,换个说法,这三艘法舟里的资源,已经足以组装起一支上千人的修界仙兵……

    ……而且是实力强大,可搏金丹的那种!

    三位老魔在这时候已几乎要满面流涕,抱头痛哭,他们三人跟着方原深入雪原是为了什么……当然是因为身上有方原逼他们吞下的毒丹了……不过除了毒丹之外,那也无疑是因为他们心里明白方原身上有那传说中无生剑冢的地图,想要跟着他去混混看有没有油水了。

    可如今,一下子看到了这三艘法舟,还去什么无生剑冢?

    带了这三艘法舟的东西回去,就足够他们敞开了挥霍个数百年了……

    甚至以此为基,创下一方传承数千年的仙门来也不是难事!

    ……

    ……

    “公子啊,您运气太好了……”

    他们都几乎要对方原感恩戴德,感慨不已。

    还会有人的运气比方原更好吗?

    本是好好的在雪原上磨砺,没招谁没惹谁,忽然间就有人要设下了圈套害他,但这圈套吧,还没什么用,轻轻松松就给破了,然后循着踪迹过来,就看到了这么一群想要寻死的修士,也没费多少力气就给杀了,然后就凭白的捡了这么满满三艘法舟的至宝……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了啊!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资源出现在了雪原上?”

    但方原看过了这三艘法舟之后,也难免出现了一抹怦然心动,但很快的,便冷静了下来。

    取而代之的,则是难以遏止的疑问……

    倘若这三艘法舟运送的,乃是一些雪原上的异宝,那还罢了,雪原之上生有一些异株宝药,以及各种稀缺的神矿宝石,经常有商队从雪原之上收购了运将出去,并不少见,也不稀奇,可是这么多的灵精、丹药与锻造法宝兵器的神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茫茫雪原上?

    可以确定,这些东西不是要从雪原上运出去的,因为雪原上几乎没有炼制这些灵精与丹药还有神铁的条件……

    另一点就是,雪原之上也没有什么可以吞得下这些资源的大道统吧……

    从第三道雪线开始,雪原的气候便已恶劣到连普通修行之人都无法承受,没有哪些疯子会选择在雪原之上建立道统,就连洗剑池的山门,那也是位于雪州,最多他们只是在原雪深处建了几处剑庐,方便一些门中弟子磨砺而已……

    然后除了这些剑庐,还有邪剑修士之外,偌大雪原之上,便只有一些因为某些原因隐居在了雪原之上,千百年不出世的老怪物了……

    这些人,统统不像是这批资源的接收者!

    再加上,方原还记得与这些人交手之时,分明不像是雪原的路数,而像中州修士。

    “对啊,他们押送这么多资源到雪原来做什么?”

    三位已经红了眼的魔头,见了方原皱着眉头苦思的模样,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然后三个人对视了一眼,神色都有些古怪。

    能够混迹于雪原之上这么久,他们三个当然不是傻子,恰恰相反的是,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的存在,只不过平时怕引起方原的警惕,才有时候故意插科打诨的装傻卖乖而已!

    方原能够想到的问题,他们三人,也很快便意识到了。

    然后就四个人一起面对着这三艘法舟里面的海量财宝沉思了起来……

    ……

    ……

    “公子,这些宝贝,说不定真的很扎手……”

    过了半晌,他们四人倒是同时回味了过来一点什么,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严老魔小心的看向了方原,低声道:“能够拿得出这么多资源的,一定不是什么小门小派,而能够将这么多的东西运送到雪原上来,也说明他们所谋不小,异常重视,所以我们……”

    他犹豫了一下,想到了家里的八十一位小妾,便咂咂嘴道:“只拿一半吧?”

    “只拿一半,和全拿了有什么分别?”

    飞鬼儿摇了摇头,警惕的扫了一眼四周,道:“重点是有没有人知道是我们拿了……”

    “一定有人知道!”

    方原看了飞鬼儿一眼,淡淡道:“刚才这些人,怕是没有那驱动雪兽围攻我们的本事,也就是说,陷害我们的另有其人,而这些人见了我们,一言不发便上来拼命,便说明他们是知道那个人是谁的,如此想了起来,可以猜想,我们来之前,那个人便已经逃走了……”

    飞鬼儿听了,愤愤的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叫道:“我去追他回来灭口……”

    另外两位魔头都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对方走的这么干脆,能追回来才见鬼了。

    “那……”

    严老魔有些不甘心的道:“就把这么多宝贝全扔在这不要了?”

    一听此言,飞鬼儿也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方原。

    “没用,麻烦已经惹下了!”

    方原听了,却摇了摇头,道:“全都带上吧,相信对方很快会找回来!”

    飞鬼儿与严老魔闻言立时大喜。

    虽然明知这是烫手的山芋,但他们见方原允许带上,也是兴奋的不行……

    ……毕竟这个可是个金山芋啊!

    在这时候,倒是惟有那百知叟没有露出太多欢悦之色。

    眼神悄悄扫过雪谷,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似乎有些隐忧……

    ……

    ……

    三艘法舟里面的资源,都露出来了不少,三位老魔七手八脚,将所有溢了出来的灵精与丹药都塞回了法舟之中,重新加固了封印,这才用捆仙索连接在了一起,然后摧动了法舟自身的法阵,慢慢的掌握着方向,一路顶风冒雪,贴地滑行,向他们的法舟所在赶去。

    四个人如今心里乃是四种想法,获得异宝的喜悦之意渐渐消退,愈想愈是心惊。

    而在他们四人将这三艘法舟带走之时,此前骑在了黑猿背上逃走的婉儿小姐,这时候也已经逃到了数百里之外,然后她取出了一道玉符,急要与某人联络,只是雪原之上,寒风大作,吹乱了灵气,连修士的神识,都会被压制到极低,这玉简自然也没有这么好用。

    她连续换了七八个山头,才终于见得玉符亮起,有了动静。

    然后她酝酿了一番情绪,才惊惶的通过玉符传起了音来,哭道:“四叔,不好啦,出大事啦,我与几位族卫运送物资赶到了第四道雪线墨蛹山一带,本来奉了洗剑池之命在这里按兵不动,等他们来接,没想到无意中撞到了那位六道魁首方原,他见到我们押送的物资,起了疑心,要问究竟,我们也只好祭起神器,依着家族吩咐的立时要斩其灭口……”

    “可是没想到,此人夺了我们的神器,又有压制神兽之法,我们和猿祖宗都拿他没办法,最终被他斩杀了我们所有的族卫,我们的物资也落入了他手,只有我和猿祖宗逃了出来……”

    玉符接下来便是长时间的沉默。

    这婉儿小姐则默不作声,只是神情平静的坐在了这里等着。

    盏茶功夫过去之后,那玉符再度亮了起来,然后便听见里面传出了一个愤怒到难以形容的声音:“什么?这种事也是能如此胡闹的?”

    “废物,你们统统都是废物,他若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们尽可灭口,既然斗不过他你还灭什么口?你们可知道这件事被人发现的后果吗?可知道这些物资的重要性吗?”

    “你现在立时跟上去,无论如何都要盯住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那物资夺回来,都要在这件事传出去之前斩杀此子……”

    “是……是……”

    这婉儿小姐抽泣着答应了下来。

    然后她闭上了玉符,转头向黑猿看了过去,道:“猿叔叔,咱们真要盯着他吗?”

    那黑猿想起了之前感受到的凶威,脸色大变,连连摇头。

    “我也是这么想的!”

    婉儿小姐深感赞同,道:“刚才离着那么远,都被他发现了,现在更不能凑上去了!”

    说罢了,脸上倒是露出了几分解气的表情,道:“反正四叔们来了,他就死定了,哪还需要我冒这个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