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混账东西
    这一群雪兽委实出现的太过突兀,场间谁也没有还过神来。

    在这第四道雪线之后,雪兽的数量本来就已经没有这么多了,便是平时,方原也要驾御着法舟,在这茫茫冰天雪地里走上一天半日的,才能遇着一次,谁会想到忽然有这么多的雪兽居然同时出现,更关键是,他还是在与这三条雪蟒拼杀的精疲力竭之际,遇着了此危,自然就更为凶险。

    “嗡”“嗡”

    那一群毒蜂,看起来最为不眨眼,却是来的极快,尖尖蜂尾,映出了一抹诡异的红色,狠狠的向着方原身上叮了过来,而在这时候,方原半个身子,还被雪蟒卷着,竟已逃脱不及。

    这种毒蜂,一看就极为厉害,方原这一刻头发都有些发麻了起来!

    毕竟……不厉害的毒蜂,怎么可能生在冰天雪地里?

    “唰!”

    急切之间,方原已不及解开神通封印,强烈的生死危机之间,他心脏猛得跳动了一下,本已力竭的剑意陡然出现,倾间刻绕身一周,将那数十只到了面前来的雪蜂化作了齑粉,而后整个人急急从雪蟒裹卷之中抽身出来,飞退了十余丈距离,而后一剑横胸,拦于身前。

    到了这时候,他忽然间微微一怔:“我刚才的剑意是不是微微提升了一丝?”

    不过在这时候,也只是闪过了这么一念。

    只见得那一条和自己较了半天劲的雪蟒,已被剩余的雪蜂叮上,身躯之上,立时泛出了一层黑气,而后蛇皮飞快剥落,那毒性之烈,当真难以想象叮住了自己会是怎样!

    也就在此时,头顶之上,狂风袭卷,却是那一只雪鹰也已从天而降!

    方原心里这一惊非小,立时便要召唤蛤蟆将自己吞下,但心里却是微一犹豫,只见得那一群雪狼已然包围上了法舟,而大地之下,也是一阵地皮翻裂,足有数百只白猫大小的老鼠钻了出来,犹如一个个滚动的雪球,呼喇喇散落四方,露出尖尖铁牙,凶残莫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原脸色也沉了下来,心怀一念,便要摧开自身封印。

    不过也就在此时,那法舟之上,惊惶失措的三位魔头与金寒雪,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异变给吓了一跳,三位魔头调头就跑法舟里面跑,但金寒雪却是急急跳下了法舟,似要前来相助方原,只不过她刚刚跃下了法舟,身边便是腥风扑面,却是三头雪狼急冲了过来。

    依着她的修为,本身直接暴露在了这第四道雪线之后的风雪之中,便已有些难以承受,再加上这三头堪比凶兽低阶修为的雪狼扑来,更是毫无还手之力,眼看命丧狼吻之下。

    幸亏的,她怀里还抱着那只白猫。

    察觉到了周围异象,那只白猫两只耳朵也竖了起来。

    它似乎心情有些不悦,冷冷的抬头看向了虚空之中,那里有一种人类无法察觉,但对它们来说却清晰无比的气机,而那一道气机,对它而言,更是一种难以接受的存在……

    “喵……”

    它从金寒雪怀里探出了脑袋,低低的叫了一声。

    这一声叫唤,声音极小,隐在了风雪之中,更是几乎听而不见。

    可也就随着这一声叫唤响起,忽然间周围的雪兽,都同时愣了一下,有种大梦初醒也似的意思,然后一个个惊愕的看了一眼彼此,忽然间眼中同时升起了一种又忌惮又恐惧的感觉,口中嘶吼连声,极尽凶恶,但脚下却都在缓缓的后退,半晌之后,更是直接抽身急逃。

    “哗啦啦……”

    头顶之上的雪鹰,振翅远走。

    满地乱跑的老鼠,又重新钻回了地缝之中。

    围住了法舟的雪狼,更是呆呆看向了那只白猫,然后夹紧了尾巴就逃。

    那一群雪蜂,则更是裹在了狂风之中,很快消失不见了……

    ……

    ……

    来的快,去的也快!

    周围霎那间只剩了一片白茫茫大地,与死状凄惨的三条雪蟒。

    “出了什么事?”

    直到周围安静了下来,那三个魔头才缓缓的从法舟里面探出了脑袋来,一个个眼神惊诧的看着周围,若不是那条明显死于蜂毒之下的雪蟒,他们还以为刚才那都是幻觉……

    “这些雪兽,怎么会同时出现,围攻我等?”

    方原也深吁了口气,来到金寒雪身前,抬手扶住她,目光却看向了她怀里。

    “喵……”

    那只白猫轻轻的叫了一声,神情似乎有些不屑。

    “这些雪兽,好像是被人驱来的啊……”

    法舟之上的百知叟,这时候被吓的一脸老黑脸都泛白了,颤声道:“咱们行踪如此隐秘,怎么还是被人发现了,难道……难道是洗剑池的人终于发现了我们,追上来了?”

    方原摇了摇头,道:“洗剑池只会用剑杀人,不会用这等手段!”

    说着话时,他仍是看向了白猫。

    白猫却只是懒洋洋的晃了晃脑袋,长长的尾巴轻轻一抬,指向了一个方向。

    “我知道了!”

    方原脸色阴沉了下来,转头向那三个魔头低喝道:“你们跟我来!”

    那三个魔头期期艾艾,委实不敢拒绝,还是跳下了法舟来。

    然后方原便长吁了口气,杀气腾腾,跳入了半空之中,循着白猫指的方向冲来。

    ……

    ……

    也就在数息之前,三百里之外的雪谷之中,那婉儿小姐说动了凶猿,帮她报仇,见得周围众修士都一副担忧而又沉重的模样,便冷笑道:“我都已经说了做事会小心,你们还怕什么,呵呵,若是换了别的地方,便是猿祖宗也不好对付他,但在这雪原上,他却死定了!”

    在她说话之时,那头黑猿,已然直立起来,重重捶了自己胸口几下,沉声低吼。

    那吼声里,充满了威严之意,就连周围风雪,都混乱了许多。

    而在它这吼声之后,这山谷周围,便忽然间响起了悉悉碎碎的声音,居然有许多蛰伏的雪虫,都在这时候从隐藏极深的地底钻了出来,似乎有些迷茫一般的原地打着转转。

    “这是……”

    那一众修士见了,脸色大惊,惊疑不定的抬头看来。

    婉儿小姐低声笑道:“你们以为老太公让我和猿祖宗赶到这雪原上来是做什么的,有猿祖宗在,这雪原之上的所有凶兽,倒有大半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甚至会在关键时候成为我们的助力,对付那个六道魁首,我们根本不必露面,只需要这些雪兽就已经足够了……”

    “这是……兽王之威吗?”

    那几个修士也说不好是惊是喜,望着那黑毛凶猿的眼神,却是敬畏了几分。

    婉儿小姐点了点头,有些得意的道:“但凡神兽,皆是兽王,一念既出,便可慑伏所有的凶兽与妖兽,驱使它们做任何事,不过猿祖宗如今蜕变为神兽不久,兽王之威尚未完全养成,如今每三天里,也只能摧动这么一回而已,不过,哪怕只有一回,也足够了……”

    也就在她这般得意的解释着,转过了头去,要看镜子里方原被雪兽分尸的惨状时,却忽然间发现有些不对,那一头黑猿,双腿直立,冷冷看着远方,分明便是在凝神摧动兽王之威,但这只持续了不到盏茶功夫,便忽然间哆嗦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惧的东西……

    也是在这么一瞬间,这雪谷里面,那些状若迷茫的雪虫,忽然纷纷钻入了地底。

    “猿祖宗,出了什么事?”

    婉儿小姐也是心里一惊,急忙问道。

    那头黑猿有些惊恐的看向了北方,大脑袋摇了摇,噔噔噔后退了几步。

    就连它浑身那钢针一般的黑毛,都在这时候平伏了下来。

    与此同时,婉儿小姐目光急急扫过了那一面铜镜,然后就看到铜境之上,忽然间出了方原杀气腾腾,向着虚空急掠的影子,而且这个影子,只是一闪而过,似乎是刚才他收敛了神识,没有发现被这铜镜捕捉了身影,但如今神识展开,便立时将自己身形隐去了。

    便只是刚才那一眼里,便分明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直朝着这方雪谷而来了。

    她惊的脸上脂粉都掉了:“他怎么可能活下来……他怎么可能发现我们的藏身地?”

    旁边的黑猿,低低吼了一声,也可以看得出,它满面惊恐。

    “猿祖宗,你……你能搏杀这个人吗?”

    婉儿小姐又想到了一件事,急向黑猿问道。

    那黑猿想起了方原,本来想点头,但又立时想起了那一抹让它打从心底感觉诧异,甚至是不明白的凶威,脸色却又忽然的变了,满面惊恐的摇了摇头,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

    “婉儿小姐,出了什么事?”

    周围那几位修士心生惊惧,急忙向着女子问道。

    那婉儿小姐低头思虑了半晌……实际上只有一息功夫,只是看她的表情,好像是经过了很复杂与纠结的思考,再抬起了头来时,她满脸都挂着歉疚之意,甚至眼眶里还涌出了些许水雾,眼睛红了,颤声开口,向那稳重修行者道:“乔叔叔,是我不对,我……该听你的!”

    那稳重修行者呆了:“倒底咋了……”

    婉儿小姐擦了一把眼睛,咬牙道:“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请叔公帮你们报仇的!”

    周围几位修行者有傻眼了,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惊恐。

    而在这时候,那婉儿小姐已经飞身跳到了黑猿的背上,又转头看了这些修行者一眼,低低的叹了一声,黑猿便迫不及待的低吼一声,捶地而起,一跃数十丈,消失在了风雪之后。

    雪谷之中,只留下了一群修行者面面相觑。

    过了良久,才有一人长吁了口气,带着些无奈又愤怒的情绪,低骂道:“混账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