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家族大事
    雪原之上,恶劣的气候,倒是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雪兽诞生,实在难以想象它们是如何在这风雪酷寒之地生长了起来的,不过这茫茫风雪,倒也造就了这些雪兽的强大……

    从雪原外围开始,愈是往里面行,雪兽的数量便越小,但相应的,实力却是一个比一个强大,便在这第四道雪线之后,就已经出现了一些顶尖凶兽的存在,每一只都是可以力搏金丹强者的存在,而在雪原里面,传说还有更厉害更可怕的,可以生吞元婴为食。

    当然了,这些雪兽对普通修行者来说,乃是不啻于风雪的恐怖存在,但对方原来说,却只是如今他的试剑石。

    一路向雪原深处赶来,遇到的雪兽越来越可怕,但方原却也一直都没有解开自己神通的封印,不论遇到了何等凶险,也一直是以单纯的剑道御敌,拼杀雪兽。

    如今他心里憋着一团火,也有种豁出去了的架势。

    虽然他现在已确定了这等磨炼,对自己的剑意提升作用不大,但还是在拼了命的去修炼,哪怕不能提升剑意,对剑道多领悟几分,使得自己剑气更凝炼几分也是好的……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也老老实回思过了自己修炼剑意的过程。

    当初他就是在离开青阳宗时,一路被人追杀,却又被青阳弟子,其中还包括了自己的座师朱先生,舍命相护,一时心间触动,最终在与甘龙剑生死战时,无意间成就了剑意,如今他便也忍不住会想,难道说,如今自己也是需要那样的触动,才可以再度提升剑意不成?

    可那样的触动,某本来就是无意中感受到的。

    如今刻意去想,怕是没有什么用处……

    那就罢了!

    这条路既然艰难,便一步一步的走好了!

    当然了,他这样一步一步的走,雪原上的凶兽可就遭了殃了。

    通过第四道雪线时,遭遇了一群雪狼,每一只都有低阶凶兽的实力,胜在数量极多,足有上百只,在一头中阶凶兽实力的雪狼王率领下,呼喇喇搅动风雪,向法舟围了过来。

    方原单人仗剑,冲入了雪狼群内,斩杀雪狼数十只,与雪狼王遥遥相对视。

    雪狼王被他的眼神吓到,缓缓的带了剩下的雪狼退入了风雪之中。

    在到达了第四道雪线之后中域之时,遇到了一群雪甲虫,这是一种比普通雪兽更恐怕的存在,不将人噬成白骨,绝不罢休,方原单人仗剑,拦在了法舟之前,足足杀得七八个时辰,杀得法舟之前,雪甲虫尸首堆起了一片高山,自己也成了血葫芦一般,满满都是血迹。

    但到了最后,方原还是拼着一口气,找出了虫母所在之处,一剑诛杀。

    然后便是第五道雪线之时,碰到了一头壮硕的雪熊……

    ……然后那雪熊一见方原这不要命的样子,带了孩子就跑了!

    ……

    ……

    而也就在方原缓缓赶路,一路搏杀雪兽磨砺自身之时,距离他不到三百里之外的一片雪谷里,却也正有低声议论着什么,在这雪谷里,停着三四艘通体雪白的法舟,上面皆打上了严苛的法印,保护的严严实实,不畏风雪刀剑,可见法舟之上的东西十分紧要。

    而在法舟旁边,则还有十几位披着雪色大氅的修行之人,以及一头浑身生满了钢针一般的黑毛,身形足有小山头那么大的黑色凶猿,这时候正神情严肃的盯着一面宝镜。

    那宝镜此时飞在空中旋转,镜内有一抹微弱的灵光飞了出来,淡淡的扫过了周围,而在这个过程中,镜内的景色,则是在不停的变化着,似乎是在借此宝,寻找着什么。

    “不能摧动的更强一些么?”

    那只黑猿的肩上,坐着一个披着雪氅的女子,等了半晌,忍不住催促道。

    “这千里流光镜虽然可以用来找人,但却不能摧动的太快,倘若那个人真是你说的六道魁首的话,那么神识一定强大,摧动的镜光太强,会在照到了他时,被他发觉……”

    旁边有人低声解释,一边说一边看了看那披了雪氅的女子。

    那女子不再多说,但态度却很是对定。

    于是掌镜之人,便也只能继续这么找下去。

    “哗……”

    又过了半晌,忽然间镜面之上,如水纹一般颤了一颤,露出了一个面画来。

    只见境中映了出来的,乃是一个身穿青袍之人,此时赫然单人独剑,恶战三头长十余丈,粗如魔盘一般的雪蟒,剑光凌厉,激风荡雪,凶猛无比,在三条雪蟒面前居然不落下风。

    “正在北方,二百里外……”

    掌镜之人神色一凝,向黑猿肩上的女子看去:“婉儿小姐,是他吗?”

    “没错!”

    那坐在了黑猿肩上的女子,死死打量着那铜镜之内的人影,眼神里射出了两道恨意,过了一会,才森然道:“就是这个人,这个卑鄙小人,当初老太公亲自为我向琅琊阁求取了一个传承仙法的机会,付出了无数代价,最终他却将我这个机会夺了,害得我挨了老太公的训斥,说我不争气,还将我逐到了雪原上来历炼……我化成灰也不会忘了这个人!”

    “果然坏了小姐机会的,就是那四年前的六道魁首!”

    周围修士对视了一眼,沉声道:“不必小姐也不必愤慨,这一次惹出了麻烦的也是他,正是他引动了万千雪州修士赶赴雪原,搞得此地人多眼杂,也害得我们不得不等在这里,洗剑池如今恐怕是最想要他命的,待我们通知了洗剑池,那便一定会有人来找他……”

    “通知洗剑池?”

    那黑猿肩上的女子愤然道:“等洗剑池的人赶过来,他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茫茫雪原,如何找他?还是趁着这时候他没有发现我们,先将他留在了这雪原上再说……”

    “万万不可……”

    周围的修士大吃了一惊,急忙劝道:“婉儿小姐切莫冲动,咱们是奉了家族之命,来雪原上做这件关乎家族命运的大事的,千万不能暴漏了行踪,如今雪原之上到处都是人,我们也是担心被人发现了行踪,才只能龟缩在这雪谷里面,等洗剑池清理出一条安全的道路再继续行进,如今洗剑池消息还没来,如何能在这关键时候招惹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

    说着这些话,其他一众修士的脸上,也都露出了担忧至极的表情。

    纷纷道:“是啊,小姐,现在我们还是守着这些物资,等洗剑池信号比较好!”

    “对对对,私人恩怨,如何也比不得这家族大事重要的……”

    “……”

    “……”

    可迎着周围众人的劝,这女子脸上的表情,却是微微一变,似乎有些不悦,但半晌之后,便已经恢复如常,脸上倒是露出了些温驯乖巧的表情,向着周围人笑道:“几位前辈,实在太小瞧我啦,我又不是个不懂事的,岂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坏了家族大计呢?”

    听了这话,那几位修士便都松了口气,可也就在此时,那婉儿小姐却忽然间低声一笑,道:“你们担心会泄漏了行踪,可是啊,我不过想随手取了他性命而已,又何需露面?”

    一边说着,眼中倒是现出了几分快意来,叹道:“真是老天给我的机会啊,在这雪原之上遇见了他,别的地方,我还真拿他没办法,但这时,我好歹有猿祖宗在身边啊……”

    其他几位修士听了,眼神又担忧了起来,还想再劝。

    但那婉儿小姐却冷冷一摆手,道:“你们放心,他死了都不会知道怎么死的!”

    说罢了,看向了身边那头凶猿,撒娇道:“猿祖宗,这一次你还不帮我?”

    “吼……”

    那凶猿捶了捶胸口,表示义不容辞。

    婉儿小姐立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

    ……

    “嗤……”

    方原正施展剑道,堪堪将两条雪蟒斩杀,自己也落得了一身的伤,不过却不敢松懈,打起精神对上了最后一条雪蟒,这时候他们两个,倒是半斤对八两,这雪蟒受伤不轻,方原也一样是精疲力尽,正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的时候,于雪山之下游走,都想使出致命一击。

    “唰……”

    两人找到了一个机会之后,同时扑将了出去。

    那雪蟒身躯一缠,便已将方原卷了起来,蛇口大张,喷吐毒雾,笼向了方原,但方原也是急振长剑,剑气摧动,将那毒雾搅向了四方原,然后伺机斩向雪蟒之七寸所在。

    “这一战,终还是险胜,不过以后可得劝劝他,不能再这么杀下去了!”

    法舟之上,慈眉善目的严老魔叹道:“里面的雪兽太强悍,已不是他能以剑道对付的了!”

    其他几个人也尽皆点头,表示认同。

    方原这股子疯劲儿,从过了第三道雪线开始便没减少过,但如今也是时候了。

    这一路上,都是雪兽倒楣,但他若再这么杀下去,倒楣的就是他了。

    “哗啦……”

    只是众人没想到的是,也就在方原这堪堪一剑便要斩杀雪蟒之时,忽然间有一股子无形的力量自天边袭来,也是在这一霎,周围雪地忽然间大变,一篷犹如雪粒也似的白色毒蜂,忽然间纷纷从雪地里窜了出来,挺起蜂尾,犹如利剑,狠狠的向着方原身上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周围雪浪滔天,却是一群雪狼,远远奔袭而来,攻向了法舟。

    头顶之上,更是风雪为之一滞,却是一头巨大无比的巨鹰,遥遥飞来,扑击向方原。

    ……

    ……

    这一幕起的突然,场间众人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严老魔愣了半晌,“嗷”一嗓子就叫了起来:“不好了,报应果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