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一路历练
    随着三世剑魔的传承之地,无生剑冢地图在雪原之上流传了开来,整个雪原以及雪州都沸腾了起来,毕竟这三世剑魔传承地在雪原的消息,其实已经在这里流传了很久,数千上万年都不止,只是一直没有人找到而已,而且就在数年之前,还曾经闹起过一场风波。

    雪州北域,便曾经有某个山门坐落于雪雁岭的小仙门弟子,传说因为发现了无生剑冢,而实力大进,不过后来,也是因此被灭了门,无论仙门都想要拿到他们关于无生剑冢的消息,,连承天道剑与洗剑池都卷入了这场风波里,这小仙门也被寻找线索的人搜了无数遍了。

    之所以会如此,便是因为,雪原上的人确实相信无生剑冢的存在!

    正因此,随着这一道地图的出现,立时又使得整个雪原与雪州都对这件事关注了起来。

    最初拿到了地图的人,自然心间生疑,不知真假,不过这地图毕竟是雪原之上,靠着消息灵通,售卖各种秘密起家的百知叟传出来的,因此勉强相信了此事,暗中印证。

    众相检验之下,自然也有一些此前曾经得到过某些御剑宗里流传出来的线索的人发现,这地图上的山形走势,居然与御剑宗当初派弟子进入雪原时的路线相通,于是便更信了几分,此外还有一些精通阵理之人,借用阵术仔细推敲过后,认为这地图暗合雪脉,精妙至极,也确实符合三世剑魔这等上古大能的身份,对这地图的真实性便又增加了几分信任……

    而再后来,进入了雪原的人越来越多,那么信不信的便已经不重要了。

    地图都是一样的,别人既然进入了雪原,自己为什么不去,若有人说这是假的,若是有什么阴谋啥的,那难道其他进入了雪原的人都是傻子不成,他们为什么会上钩呢?

    也正因此,这件事已经按捺不住了,不知多少红了眼的修士,皆杀入了雪原之中。

    “快快,去得迟了,毛都不剩一根了……”

    “天啊,这么多人过去,咱们还能抢到什么?”

    “就算是抢到一柄上古神剑也是好的啊……”

    “你们放心,我听人说,无生剑冢里面的好东西,多的让人难以想象,这位三世剑魔,可是上古剑道大能,他的传承之地,又号称无生剑冢,里面想必少不了剑道秘卷吧?”

    “传说之中,这位剑魔修行有成之前,无恶不作,不知抢了多少门派的秘卷道法,说不定那些秘卷都在里面呢,甚至连当时的黑暗皇朝都被他刺杀了不少人,那些人的传承法宝,自然也在他手里,不说九重天那让人眼馋的天功秘法,各种皇朝古宝,想必少不了吧?”

    “三世剑魔那等通天修为,气机改变天地,他的葬身之处,有他临坐化前的最后一口气机散溢,必会催生一些灵株宝药,数万年光阴蕴养,那得成长为何等宝药神草了啊?”

    “走走走,赶紧走,去晚了被人抢光了……”

    “……”

    “……”

    在这等疯狂念头之下,数不清多少修士进入了雪原,疯了也似的赶往雪原深处,漫漫风雪酷寒,都阻止不了他们的脚步,就更不用说措手不及的洗剑池了,洗剑池高手无数,难道还能将这些人统统斩杀不成,而且一道雪线,绵延十万里,他们便是想拦,也拦不下来。

    在这样一片乱局里,洗剑池想找到方原的踪影,自然也不容易。

    事实上,他们这时候,几乎已经顾不上方原了。

    而第三道雪线之后,第四道雪线之前,茫茫风雪里面,方原也正驾驭了一艘法舟,缓缓而行,法舟周围,有他精心布置的法阵与伪装,使得这一艘法舟,几乎隐藏进了风雪之中,便是有元婴大修,从半空之中掠过,怕是也没这么容易发现它的存在,除非当面撞上。

    而在这法舟里面,方原则一边推衍着地图,一边明悟心间的剑理。

    当初散发了出去的,还只是他尚没有完全推衍了出来的地图,想要推衍此图,一是要对雪原地势极为了解,更是要有极高的阵道造诣,因此方原倒也不着急,那些拿到了地图的人,便是里面有些聪明的,可以通过一身本领将这地图还原出来,恐怕速度也不会比他快。

    况且在他心里,对剑心的领悟,也比无生剑冢更重要。

    “吼……”

    方原如今暗自潜入了雪原,也要防止被人盯上,因此法舟为免别人发现,不敢行在高空,一直贴地而行,但如此一来,却是少不了麻烦,在经过了一方冰湖之际,看起来寂寥无声,一片雪白的湖面之上,便忽然之间,冰层破碎,一头通体冰皑的雪鳄跳了出来。

    那雪鳄足有三十余丈之长,一身气血被这天地冰霜凝结成了铅汞一般,实力凶悍,赫然已经是凶兽里面的中阶存在,这一跃了出来,便扬头甩尾,直向着法舟咬了过来。

    看着它凶状,怕不是要直接将这法舟咬成两断。

    不过见得它出现,法舟里面却响起了一声欢呼:“有雪鳄肉吃了……”

    声音未落之时,便见到法舟里面,一团青影飞掠出来。

    方原手持青色长剑,衣衫单薄,飞身扑出,掌中剑光大作,直直的斩在了这雪鳄脑袋上,但出人意料,这雪鳄浑身生满了冰铠,居然斩之不透,眼见得它便要一口咬在了法舟上,方原便眉头一皱,改斩为挑,一身剑意摧发,生生将这雪鳄的巨大身躯挑飞了丈余。

    “喀……”

    这雪鳄一口咬空,也是大怒,猩红双眼直盯向了方原,疾冲了过来。

    而方原则是面无表情,手持长剑,直向雪鳄迎了过来。

    他这时候没有施展半点神通,甚至一身法力都封印了起来,单凭着一身剑意与剑气御敌,如今迎上了这么一只天生生长在了冰天雪地里面的凶兽,可谓凶险万分,但他却是一言不发,哪怕屡屡遇险,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若仔细看,便可见他眼中暗暗隐藏着的狠意。

    “我还道自己在雪原磨砺了几年,很是辛苦,但方原师兄这才真叫磨炼……”

    法舟这时候已趁机走远,在百丈之外观战,金寒雪怀里抱了白猫静静的看着,眼中却是有着难以化去的敬意,又或者说,到了如今,便是她自己也分不清这是敬意还是什么了。

    “哎呀,雪仙子莫要自卑,他什么修为,你什么修为啊?”

    旁边的严老魔面带和善微笑,充当着知心老爷爷身份,开解她道:“你可以是筑基之身翻越了巫雪山,如今生生将自己的五行道基,融入了一缕天地寒气,若再继续磨炼,说不定真有可能创造奇迹,而公子他本身剑道便不弱,对上了这雪鳄,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的……”

    “喵……”

    白猫懒洋洋的叫唤了一声,似乎在附和他的话。

    倒是金寒雪,默默的看了严老魔一眼,有点生气。

    轰隆隆!

    方原与那雪鳄缠斗盏茶功夫,终于还是寻到了这雪鳄的罩门,凝聚一身剑意,狠狠刺入了这雪鳄颈下三寸之地,搅碎了它的兽丹,便见得这雪鳄喷出一缕生气,偌大身躯缓缓倒地,溅起了无边冰碴,法舟里面一声欢呼,飞鬼儿便跳了出来割这雪鳄身上最肥的肉了。

    而方原则是缓缓收剑,皱眉半晌,心里思忖:“这第四道雪线附近的雪兽,已远比第三道雪线之外的更强,但还是差了一些,给我的压力不够,希望后面的雪兽不会让我失望!”

    虽然巫雪山时,他历炼失败,发现无法凝炼出更多的剑意,但却还是不想放弃磨砺。

    毕竟在他心里,那苦功之下出造化的念头已根深蒂固。

    因此进入了雪原之后,他也时时未忘磨炼自身,哪怕不能提升剑意,剑道更纯熟些也好!

    毕竟,他自己也检讨过,这几年里,自己在剑道上下的功夫确实不够多。

    或许,不能凝炼剑心,就是因为自己功夫不到的缘故!

    ……

    ……

    雪鳄被杀,身上最肥美的肉被飞鬼儿割走,晚上自然就会成为了他们三个魔头再加上白猫的下酒菜,而这雪鳄的残躯,则直接沉入了冰湖之中,很快便会被冰雪覆盖,法舟则继续向前驶去,继续着方原的磨炼之路,天地风雪加剧,呼啸不已,掩去一切痕迹……

    但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雪湖边上,响起了一声怒吼,却见一头身材高大的黑猿跃过了两个山头,跳到了这里来,而这黑猿的肩头之上,却还坐着一位模样俏丽的女子,后面更是跟了两三位身穿黑袍的男子,腿脚皆异常的轻辨,在这雪地里走过,悄无痕迹。

    他们来到了雪湖前,那黑猿嗅了嗅,似有些愤怒,一声咆哮,拳头狠狠捶在了地上。

    哗啦……

    雪湖之水被震飞了数十丈高,一具惨白的雪鳄肉身被震出了水面。

    见到这雪鳄已然死去,肉质变坏,而且好肉尽被取走,剩下的只是一些零落残骸,这黑猿立时更为愤怒了起来,双拳提起,不住的捶打自己心口,愤然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那黑猿肩上的女子也皱起了眉头,有些愤然的道:“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把这周围的雪兽都斩杀了,猿祖宗最喜欢吃活食,剩的这零零碎碎可怎么吃?”

    旁边的人几人眉头皱起,冷声道:“看看是什么人,会不会给我们造成威胁……”

    说着话,便有几人到了鳄尸附近,围成一个圈,施展了某种神通。

    周围虚空渐渐变化了起来,很快便摧动了场间的残余气机,犹如时光回溯一般,隐隐形成了一个人与雪鳄恶斗的残影,虽然很不清晰,但也可以看出对方的身形,这几人看过了之后,心间便是稍松,低声道:“应该只是偶尔从我们周围路过,对我们形不成威胁的……”

    其他几人听了,便要准备回去时,那黑猿背上的女子忽然吃了一惊。

    她死死打量着那一道残影,半晌之后,森然道:“这个人,我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