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出大麻烦了
    “堂堂白袍剑修,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你给我到山下站着去!”

    客栈里面,响起了闵长老不悦的声音,把个陆泊远听得一愣。

    然后便见到,闵长老与萧琴正款款从客栈二楼走了下来,其他的洗剑池弟子,也被他惊动,从各个地方冒出了头来,眼神都有些古怪的看着他,似是觉得堂堂白袍剑师,居然如此失礼,实在有些不对住这洗剑池的名头。

    不过陆泊远却管不了这么多,只是愣了一愣,便急向闵长老道:“您看一下吧!”

    那闵长老皱了皱眉头,也懒得往外走了,随手便是一剑。

    一道剑气自客栈里面直接向外飞去,从里至外,将这客栈斩成了两半,各种椽木草灰落将下来,又被她残余的剑气扫了个干净,只剩了她所在的楼梯还是完整的。

    眼前的视野倒是直接打开了,一览无余,她皱起秀眉,冷冷的向着南方扫了过去。

    然后这么一看之下,也是脸色微变,诧异道:“他们是要做什么?”

    萧琴等人,也跟着看了过去,然后心里都觉得有些诧异。

    他们终于知道陆泊远是为何这么失措了。

    只见遥遥南方,茫茫风雪之后,可以看到正有无数道剑光法舟远远的遁来,其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独自急急赶来的,也有携家带口飞遁而来的,这一眼望去,怕不下有数百,在这人烟稀少的雪原之上,当真是极其罕见的一幕。

    那等气机之森严,看起来倒像是这么多人连成了一片攻了过来也似,陆泊远刚才无意中看见了,还以为是方原带了人冲杀过来了。

    “闵长老……”

    看到了这么多人,萧琴很快便想到了一个问题,心底微沉,急向闵长老说道。

    闵长老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脸色沉了下来,点了点头。

    萧琴立时冲天而起,手腕一扬,一柄淡红色长剑出现在了她手中,向着虚空里斜斜一划,剑意滔天,卷飞风雪,在这巫雪山前,形成了一道若有若无的雪线,枭枭而散。

    这么一剑,自然比不上闵长老当初的那一剑,但却也显得十分惊人了,虽然还不至于可以将那么多人拦下,但却足以引起南方而来的众修注意,冲在了最前面的一众修士,脸色皆是一变,急忙按住了云端,停止了飞掠,脸色有些惊疑不定的向这巫雪山看了过来。

    “前面怎么停下了?”

    “刚才是谁在出手拦路?”

    “好像是洗剑池的白袍,她出手拦我等作甚?”

    “……”

    “……”

    前方一停,后面立时拥堵,有些急急赶路的,甚至撞到了一起,怀抱怀的摔落了下来,一群乌压压的人群,立时喧闹不已,巫雪山前,形成了一片乱象,倒如一锅粥也似。

    “敢问洗剑池的白袍,拦我等去路做甚?”

    最前面的一位紫须老者,脸色惊奇不定,代表众修问了出来。

    萧琴面若寒霜,凝起眉头,喝道:“你们这么一窝蜂也似的赶来,是要做什么?”

    那紫须老者面露难色,犹了一下,才道:“我等有要事赶往雪原深处,倒是不知洗剑池弟子在此,若有冒犯,还望恕罪,我等这便绕路而行,不敢冲撞了洗剑池弟子仙驾……”

    话说的客气至极,但却分明没有回答萧琴的问题。

    而且一边说着,一边便要调转云头而行,身后之人也急急跟了过来。

    尤其是后面的虚空之中,还正有源源不断的人赶了过来,越积越多,有些人看到了前面被人拦路,想也不想,便立时朝着东西两方急掠了过去,争先恐后要赶在前面来。

    “你们……”

    萧琴脸色顿时不虞,甚至还有些担忧,厉喝道:“都给我停下!”

    她这一番话,远远的传了出去,但在这一帮人群后面的,却都不理他,还是蒙头向着别的方向走,倒是最前面的几个人,实在不敢置她的话于不顾,有些尴尬,又有些焦急的停了下来,向着萧琴与洗剑池众弟子连连作揖,道:“我等有事在身……不知仙家还有何吩咐?”

    萧琴看着他们这焦急模样,心里更有些不解,低喝道:“我问你们去做什么!”

    那位紫须老者面色更难看了,分明有些不愿加答。

    倒是在后面,有些胆子大,心里着急的人,忍不住躲在了人群里喝了一声:“我们想去干什么,你们洗剑池还能不知道嘛,若是不知道,又怎么会在这里拦着我们?”

    “对啊,洗剑池好大的胃口,想要独吞那宝藏吗?”

    “我们平时皆奉洗剑池为尊,但到了这时候,洗剑池再拦着我们,就太过了吧……”

    “……”

    “……”

    就连萧琴,也没想到自己这么一问,居然激起了这么大的众怒,心里顿时一惊。

    隐隐的,担忧想道:“难道是那件事暴露了?”

    望着众修群情激奋的模样,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去问,以自己这洗剑池弟子的身份,更不好去向这些人解释什么了,那太掉价,因此她被众人这么一问,倒是一时显得有些哑口无言,而这么一来,倒更像是证实了众修心里所想也似,更多的怒气升腾了起来,乱轰轰的。

    “走走走,大家绕道走……”

    “冯老怪他们早就从西凉沟那里过去啦,我们再拖下去,汤也喝不到……”

    “以前我还不确定这消息真假,连洗剑池都在这里拦着,更说明是真的啦……”

    “……”

    “……”

    也只是这么一愣神间,便见到巫雪山前的修士越来越多,数百,甚至上千,而且还正有源源不断人赶来,便是萧琴这等见识,也从来没有在巫雪山前见到过这么多的修行之人,她甚至怀疑,这雪原之上有这么多的修士吗?是不是连整个雪州的修士都赶过来了?

    “住口!”

    到了这时候,那位闵长老也受不住了,忽然间低喝了一声。

    “哗……”

    她身形陡然之间冲上了半空,身边剑气向着四周一扫,立时狂风大作,方圆几十里之内横卷了过来,犹如天塌了下来,正吵吵闹闹的众修士,人人灌了一嘴的风雪,满腹的怨言也在这时候咽下了肚子里,一时变得安静无比,人人惊恐的抬头看向了半空之中。

    “元婴剑仙?”

    “洗剑池为了独吞那宝藏,元婴剑仙都派出来了吗?”

    “也对,为了那宝藏,别说一位元婴剑仙,派出十位来都值得……”

    这些话却只是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了。

    而闵长老则只是目光一扫,忽然间抬手一抓,那位紫须老者,便直接被她捉到了面前,她冷冷扫了这老者一眼,声音森然道:“你们究竟是为何来到这里的,速速讲来!”

    那紫须老者吓的心神皆空,倒豆子一般倒了出来:“雪原深处现出了无生剑冢,百知叟高价将无生剑冢地图卖了出来,只是这老儿心黑,一图卖了七家,不小心泄露了出来,甚至有人一口气拓印了几百份,地图直接就给公开了,大家都是去往雪原深处探宝来的……”

    “无生剑冢?”

    闵长老听了,也是微微一怔:“那是传说中的三世剑魔传承地,在这雪原上流传了没有几万年也有数千年,却从来没有人真个找到过,你们怎么就这般确定,那是真的?”

    那紫须老者快急哭了出来:“若不是真的,怎么这么多人相信?”

    闵长老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急道:“都有谁知道了这消息?”

    那紫须老者叫道:“怕不是整个雪州都知道喽,我们倒楣,偏选了这么一条路……”

    闵长老的脸色都变青了。

    她忽然间再度冲天,直到了千丈之处,身于层层雪云之中,手指弹剑,一道剑吟之声飞快的扩散了开来,剑音清越,一传数千里,而在剑音所到之处,雪原之上的光景也皆映入了她的识海,然后这么一扫之下,她却是惊的一颗心都沉了下来,几乎有些稳不住剑识。

    ……

    ……

    茫茫雪原之上,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急急往雪原深处赶了过来。

    如今这巫雪山前,还只是一部分,其他地方更多。

    犹如蚂蚁一般,从四面八方聚拢了过来,连绵数万里……

    她整个人都愣住了,若只是几个人,甚至是几百人,她还能借一剑之威将这些人拦下,但这么多人一发儿赶入雪原,自己又能如何阻拦,又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开始阻拦?

    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她身边剑光一颤。

    “嗖”的一声,一道剑光破空而去,直斩到了数千里之外。

    那已然是这雪原之上的第二道雪线,白尸河附近,在那白尸河附近,某个较为隐秘之处,还停着一艘法舟,这一剑遥遥飞去,便直接将那法舟斩成了两半,只是,在法舟里面,并没有她想看到的人,整个法舟都慢慢的消失了,化成了道道青气,然后消失在了风雪之间。

    “果然是你搞的鬼……”

    闵长老的脸色,在这时变得异常沉重了起来:“小儿,你可知自己惹下了多大麻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