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一十六章 一剑斗十魔(三更)
    剑意,便是无缺剑经第二卷里面所记载的法门,亦是修炼剑道所必经的过程。、

    这个过程,便是苦练剑招,打下基根,然后领悟剑中变化,摧动剑气,而在剑气成长到了一定剑意,便需要领悟剑意之妙,细心温养,最后剑意达到大成,凝炼出一颗剑心!

    方原最初修炼剑道时,可谓突飞猛进,刚刚筑基之时,便心有所悟,踏入了剑意境界,放诸于世,这也当真是一个值得夸特赞的成就了,可后面问题就出现了,他修为进境虽快,剑意却无法成长了,为此他先是养剑于体内,沉心静气,后来又屡番以剑御敌,希望有所领悟,可直到他修为渐涨,紫丹已成,神通过人之时,剑意的增涨,仍显得十分可怜。

    而这,也正是他如今故意迎向无边风雪,挑战群魔,迎接磨炼的用意所在。

    他亦是坚信,剑道的修炼没有捷径可走。

    既然当初自己少了磨炼,那便加倍的将这磨炼补足回来!

    不过这样一幕看在了众人眼中,却是不一样了,他们只是觉得方原根基不弱,剑气亦强,剑道修行,也颇为精妙,以一剑之力,对抗大阵、群魔、风雪,每每看着要撑不住,却总是坚持了下来,剑道上的成就,也着实已经展露无疑了,可这实力,却还是有些不够的……

    “此人的剑道实力,至少也达到了洗剑池白袍剑师的水准,当真不弱了!”

    童老魔直看了半晌,才不得不承认了这个事实,但眼神却变得更为深沉:“不过也正因此,却是留他不得,你们三个也不要在这里看戏了,一起出手斩了他,省得夜长梦多!”

    他身后的三人,都看出了童老魔心间的忌惮,便同时笑着答应了。

    在一初始,他们还以为这雪公子只是平平无奇,但到了如今,却发现此人不弱。

    起码这剑道修为就十分可怖,四大护法,再加上了雪孩儿与雪狼剑两个高手,居然一直都无法将他拿下,便已经证明了这位雪公子着实有争夺童老魔这雪原霸主之位的资格,更何况,他擅长的还是剑道,万一被承天剑道的人看上了,那童老魔岂不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那就联手将他拿下吧,此人神魂,说不定可以卖出数万灵精的高价……”

    那三人呵呵一笑,同时飞扑了出来,三个人分别占据了三个不同的方向,挟着无边风雪之威,向着方原击落了下来,他们三个人,赫然都是金丹高阶修为,一身法力凝炼无比,虽然丹品不高,三人都是青色丹基,却是那种用邪法将修为提升到了金丹巅峰之人……

    这样的修士,此生化婴无望,但在金丹境界,却都有着不容小觑的力量!

    “杀!”

    与此同时,四大护法,雪孩儿、雪狼剑等人,见到三位供奉都出了手,脸色也是一变,心里有着些许想要抢功的念头,也同时施展了最强的攻势,向着方原镇压了过去。

    而在周围驾御着这一方大阵的魔徒,也都识趣的很,同时掀起了大阵。

    轰隆隆!

    简直犹如潮水,自九天倾泄而落。

    方原便在这庞大的压力最中心,若在平时,他还可以躲避,但如今,金寒雪便在他护佑之下,却使得他根本无法闪躲,又或是他本身也没有闪躲的意思,便只能摧动所有剑意,犹如一片流云冲天而起,硬生生撑开了一方苍穹,将那无边的攻势同时都挡在了外面……

    “嗤!”

    那强大的力量袭来,便是他,也忍不住双腿一颤,陷入了地面一尺有余。

    而他的脸色,更是隐隐变得苍白。

    金寒雪心生感应,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不忍。

    “上山!”

    方原沉喝,神情已然绷紧。

    金寒雪用尽了力气,低声道:“我听你的……”

    然后她便再度转过了身去,拼命撑起了一身法力,迎着风雪,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

    这时候,她距离巫雪山巅,已只剩了百余丈的距离,也是最难走的一段距离,而她的承受力,也几乎达到了极限,整个人脸上,都已经出现了可怖的裂痕,这是修为不足所导致的肉身崩裂,但她的眼神,却是前无未有的坚定,缓慢,却一刻不止的向山上走去。

    而在她身后,一剑撑住了九大魔头强攻的方原,则是眼睛都隐隐的呈现出了红色,这是因为他的剑意不足以支撑这强大的压力,而出现的某种程度上的血变,代表他快到了极限!

    “只凭这一柄剑,便要撑住我们所有人的攻势,你也未免太狂妄了?”

    而半空里的群魔,见到这一幕,则同时冷笑,攻势接连落下。

    轰!轰!轰!

    一波连着一连,如重锤自天而降,锤打着方原。

    “这等压力之下,难道剑意还不能提升么?”

    可方原虽然感受到了周边传来的无尽压力,却还是死死咬牙撑住,金寒雪在慢慢的登山,他也将双足从深雪里拔了出来,一点一点随着她登山,看起来,他们两人便像是同时在进行这一道试炼,登的是同一座山,就算速度也差不多,只不过承受的压力,却如天壤之别。

    当然了,针对他们不同的修为来讲,这压力又似乎差不多……

    金寒雪步步接近山巅,哪怕手脚都已僵硬麻木,哪怕肉身都已冻成了裂痕,哪怕血脉都似乎已经停止了流动,但她还是坚定不移的向前走,事实上,她这时候也感觉自己很庆幸,因为她从来没有爬到过这么高的高度,也就从来不知道,原来到了这里,风雪如此之寒。

    她不知道,如果不是此时方原便在自己身后,那么自己还能不能再走下去。

    但如今,她就是要走!

    她要走上那个高度,给自己身后的这个男人看……

    而也因着她的这份心思,隐隐的,她的肉身之上,却出现了些许的变化,她修炼的是冰刀霜剑诀,一身法力,也是冰雪一脉,这法力,在她于雪原之上磨砺的数年时间里,本来便已经凝炼至极,达到了极限,但如今,却开始有了些许的变化,开始突破那个极限……

    而这突破,便是她开始有一丝一缕的法力,与这天地严寒相融合。

    到了这时候,她终于觉得,随着巫雪山山巅出现在眼帘之内,她也像是突破了某个桎梏,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那是五行筑基时候她所从没有看到过的,某种天地的力量。

    而这种力量,让她心间狂热,更多了几分走下去的动力。

    一丈……三丈……十丈……数十丈……

    眼看着,距离那山巅越来越近了!

    因着这一场群魔大战,此前无人注意到她,但如今,却也有不少眼神投向了风雪之后,她那单薄的身影,细想下来,便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一个筑基女修,居然要翻越巫雪山?”

    第三道雪线,向来都是筑基修士的禁地。

    便如那个客栈里的店小二,在客栈被方原托上了山巅之后,不过盏茶功夫便冻死了。

    若是金寒雪可以登上此山,那么她便是数百年来,第一位跨过了第三道雪线的人。

    而在她慢慢接近了山巅之时,方原身上的压力,也几乎到了极限。

    他手里那柄青色的长剑,在这时候都已经弯出了一个弧度,脸色更是变得苍白,牙关咬紧,但无论如何,他却还是在撑着,用他那早就已经施展到了极限,如今只想着在恐怖的压力之下实现蜕变的剑意,撑起了一方苍穹,护在了金寒雪头顶,一步一步的登上山去……

    “哼……”

    西方天空里,童老魔眼睛眯了起来:“剑道虽未登峰造极,但根底却是极佳……”

    他死死的盯着金寒雪,也盯着分明要败,但始终没有败的方原。

    过了许久,他终于沉沉一叹,自语道:“终还是要老夫亲自出手才行……”

    他的声音响了起来,整个人也动了。

    初时缓慢,但愈来愈快,轰隆一声,引动了整片沉重的铅云,挟着无边狂风,直向着巫雪山上的方原镇压了下来,他这一人出手,带来的压力,某种程度上,甚至还超过了那此时正围住了方原狂攻的四大护法,三位供奉,以及雪孩儿和雪狼剑九大魔头的联手……

    这看起来,便像是天塌下来了!

    “难道还突破不了那个桎梏么?”

    方原在这时候,眼中也现出了一抹冷意的狠意。

    童老魔都已出手,在这巨大无比的压力之下,难道自己的剑意还无法蜕变吗?

    他不相信,内心沉喝:“……我就不信这等凶险之势,还无法助我凝炼出更强的剑意!”

    ……

    ……

    轰隆隆!

    那一片铅云遮天蔽日,狂涌而来,第一缕云气,在缓缓接近了他撑起的一方剑围之时,方原手里的青色长剑,还是终于达到了极限,陡然之间化成了丝丝缕缕的青气,散入了四面八方之中,与此同时,方原的一身剑意,也在这时候片片撕裂,犹如冰雪遇火消融……

    方原在这一刻,猛然间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古怪:“龟孙孙的,真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