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欺负我朋友的代价
    金寒雪昏迷之后,一觉醒来,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温暖干净的舟舱里了,身上的伤似乎已经完好,更关键的是身上的衣服居然被脱得干干净净,换上了一件分明是男人的袍子,这一惊可不小,想到了这几年在雪原上的遭遇,几乎吓的魂飞魄散,急忙跑出了舟舱之后,便看到一个生得极丑的老怪物迎面走了过来,看到了她,还咧开嘴怪笑了几声……

    ……后来严老魔发了无数回誓,自己真没有怪笑,那就是自己的正常笑容!

    然后金寒雪便疯了,想过了无数可怕又恐怖的事情,心里一时悲愤欲死,也顾不上这个老魔头那分明高出了自己好多的修为了,化出了一柄霜剑,便要冲上来和严老魔拼命!

    然后就在这时候,她忽然看到了从另一间舟舱里走了出来的方原。

    她也听到了方原的话。

    想到了在自己昏死过去之前,看到的幻象……

    “当啷”一声,手里的霜剑坠在了地上。

    她整个人便怔住了,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而方原看着她的脸色从惊愕,变得欣喜,然后又从欣喜,变得通红,眼眶更是亮晶晶的,似乎有什么在里面打转,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只是叹了一声,道:“进来吧!”

    ……

    ……

    回到舟舱里,收起了玉简,方原看着坐在了自己面前,神情憔悴,又似乎有些伤神的金寒雪,沉默了许久,才低声道:“你修炼的是金家的冰刀霜剑诀,来到这雪原之上磨砺根基倒也没错,但你将这风雪历炼想的太简单了,借风雪磨炼自己的意志,并不是来找死,你既无灵丹宝药养身,又没有人护道,如此磨砺,只会坏了自己的根底,甚至搭上自己的命!”

    “我……”

    金寒雪抬起了头来,想要说些什么,却沉默了下去。

    方原皱了皱眉头,端了一杯丹茶给她,道:“你家中长辈就没有给你护法么?”

    “我是自己出来的……”

    金寒雪低着头,过了一会,才低声道:“老祖宗被逼去了魔边,家中十位老祖都吵得不可开交,我不愿这样下去,就离开了家族,想到雪原来磨砺一番自己……我毕竟不是天道筑基,也没有很高明的传承,只有借风雪历炼,补足了根基,才有可能走到……那条路上!”

    方原听了,微一沉默,道:“即便如此,那也该多准备些资源给自己!”

    “我是准备了的……”

    金寒雪有些倔强的顶了句嘴,然后话却说不下去了,只是狠狠揉了下眼睛。

    面对着方原的训斥,她似乎感觉到了一种委曲,自从来了雪原,遇到了无数凶险,每日里顶着风雪磨炼自己,再多的苦难,都没有让她低过头,但这时候,却只是想流泪。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这么几年的历炼,却还是如此软弱。

    “唉,公子也不要骂她……”

    在这时候,守在了门边,终于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严老魔忍不住开了口,劝道:“这倒也怪不得雪仙子,她一个单身的姑娘,到了这雪原上,那还不是狼入虎口啊,再多的资源也被人哄骗走了,平日里受欺负那都是轻的,没被人连皮带骨头吞了,这就是走大运啦……”

    这严老魔是方原在刚入雪原之时抓来的,平时总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但实际上却是个老艰巨滑的怪物,雄踞一方,称宗作祖,修炼了一身的邪功,据他自己说自己有八十一个小妾,每日修炼双修之法,方原倒是没见过八十一个,但二三十个却总是差不多的……

    这么一个老***,当然不能放过,不过在方原找上了门,准备要杀他时,那些小妾居然都跪了下来求方原饶他一命,最关键的是方原看过那些人的神智,没有被控制……

    也就是说,这些小妾居然都是真心的。

    无奈之下,方原也只好饶了他一命。

    如今他跟在了方原的法舟之上,心里想着只是尽快赎罪,好回去和八十一个小妾团聚。

    方原没有理会他,他已经看到了飞鬼儿带回来的玉简了,自然知道金寒雪这几年吃了不少苦,但是看她低着头,也不说话的倔强样子,心里却总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只是不好再训她,过了一会,才轻轻的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道:“这几年吃了不少苦吧!”

    金寒雪还是低着头,也不回答,自有一股子不讨人喜欢的固执。

    方原叹了口气,将几粒宝丹放在了她面前,道:“你身上的伤治好了,但肉身还是非常虚弱,我不阻止你追求自己的路,但想要历炼,总得养好了自己的身体才可以……”

    听着他的话,金寒雪的脑袋更低了,有种难以启齿的自卑感。

    见到了方原时,她感觉到了惊喜,但很快便又被一种无法形容的失落感淹没。

    尤其是听到了他话里那隐隐的失望之意,便更让她不敢抬头。

    ……自己,终究还是没有让他满意么?

    而望着她这模样,方原则叹了口气,站起了身来。

    金寒雪见他要出门,便有些害怕,急忙抬起了头来,紧张道:“你要去哪里?”

    方原淡淡道:“你毕竟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你受人欺负!”

    金寒雪听了这话,眼神顿时呆住了……

    ……

    ……

    方原说罢了话时,便已直接飞身到了法舟之外,身形如电,从巫雪山之上向下掠来,人在半空中,青袍猎猎,便如一大片迎风展开的大幕,挟着浩浩荡荡的青气,呼啸而落。

    远远的便看着山下那家客栈,他二话不说,直接从半空中出了剑。

    轰隆!

    剑意如丝,恐怖之极,斩入了这一座客栈的周围。

    那巨大的力量,直接将这客栈,连同着周围的地面,都给挖了出来,然后顺势一提,偌大一个客栈,便直接飞到了半空之中,连同着下面的泥土,便像是一座小山也似,被他的一身玄黄气包裹了起来,飞到了半空之中,又沉沉落下,然后被方原单手稳稳的托住了。

    “怎么回事,雪崩了吗?”

    “为何我们都动不了了,有大修用法力压制我们吗?”

    客栈里面,响起了一连串惊慌而恐怖的声音。

    方原也不回答,只是单手托着这一座客栈,慢慢的向着雪山之上走去。

    这里才只是第三道雪线,风雪之强,还远远没有达到方原的极限所在,他此时运转了一身的法力,更是强横无边,直接便单手举了这一座客栈,一步一步,迎着飞雪向山上走去,不仅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甚至还有些健步如飞的意思,很快便已走到了山巅之上了。

    然后他沉声吐气,将这客栈直接扔在了山巅上。

    周围的无边风雪聚来,围绕着这客栈飞舞,狂风如刀,几乎要将它撕裂。

    虽然只是山上山下的分别,但这风雪之大,酷寒之烈,却简直是两个天地。

    在这山巅,便连方原,都会感觉严寒刺骨,更保况这客栈里人?

    他推开了客栈的门,走了进去,便只见所有的食客,与店小二,掌柜,跑堂等等,都一个个冻的哆哆嗦嗦的,整个客栈里,那维系着客栈里面温度的法阵,已经在他托着客栈上山来时,顺手给破掉了,这便使得客栈里温度极具下降,整个大堂里,都已结满了寒霜。

    那本来煮得热气腾腾,炖着雪羊肉的大鼎里面,也直接结成了冰。

    至于灶里的火,更是直接被寒霜铺满了。

    “雪……雪公子,我们……我们不知有何处冒犯……”

    掌柜的乃是金丹修为,在这时候都说不利索话了,不停的哆嗦。

    周围的店小二、跑堂以及众食客等等,更是眼神惊惧无比的看着他,满面的不解。

    方原坐在了那张还没有被撤掉,铺着白熊皮的太师椅上,目光缓缓扫过了这些人,平静道:“人生于世,就算没有恻隐之心,也该守些规矩,我那位朋友,灵精没有少了你们的,也从来不曾生事,但你们,只因见她修为浅薄,举目无亲,便心生恶心,欺负于她?”

    他压着心底的怒意,沉默了片刻,才又道:“我不管你们是得了别人的吩咐也好,天性薄凉也罢,做下了事,便要认,因你们没有直接伤她,所以我也不会直接要你们的命,好好从这山上走下去吧,是死是活靠你们的本事,也算给你们个机会,尝尝她尝过的滋味……

    “我们……我们……”

    掌柜等人结结巴巴,不知是风雪太寒,还是方原身上的杀气太浓,居然说不出话来了。

    而方原则站起了身,在柜台旁边,将金寒雪用来换取酒食的雪参拿了回来,转身出门。

    大门被击飞,更狂野的风雪呼啸着灌了进来,充斥了整座客栈。

    风雪如刀,将客栈里面的桌椅还有酒坛子都击打得四分五裂,结起了厚厚冰霜。

    “魔头啊……”

    掌柜的等人,眉眼之上,皆结起了厚厚的冰霜,颤巍巍的哭嚎了起来。

    “就知道这种在雪原上养猫的人不会是个好人啊……”

    ……

    ……

    远处山腰里的法舟之上,三位老魔头,还有金寒雪,这时候都已经看得呆了。

    尤其是金寒雪,已不知有多少次想要翻越巫雪山,最终却一直失败。

    坚持了这么久,这巫雪山在她心中,已成为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高山……

    可如今,看到了方原单手托了一那一座小山模样也似的客栈上山的模样,这高山的形象,在她心中失去了那无法攀越的印象,但方原却在她心中,种下了一个无法磨灭的影子……

    心头那难以形容的阴影,终于缓缓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这个人现在……比那山还要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