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百零七章 雪原苦修
    早知雪州混乱,邪修出没,但方原也没想到雪州居然会混乱到这种程度,倘若这些人只是劫个道,抢些东西,不过略施惩戒即可,但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凶狂,要劫掠金丹神魂,拿去售卖,这却不是他所能容忍的了,哪怕是因为自己的食言而道歉,也要杀了他们。

    于是,御剑宗残墟之上,便闪过了淡淡剑光,道道雪痕,几声响动后,渐渐归于了平息。

    方原从残墟之中走了出来,踏雪无痕,心里在暗暗的琢磨。

    “御剑宗因得无生剑冢的消息而覆灭,那这剑冢的存在难道是真的?”

    如此想着,他心里便又忍不住起了一片涟漪,难道说,琅琊阁中,自己看到了剑经最后一页上面绫乱的线路,却不是什么鬼画符,而是一道通往那无生剑冢之地的地图?

    脑海中缓缓闪过了那地图上的道道痕迹,方原心脏微沉……

    若此前不往这方面想,也倒罢了,但如今心里有了这个念头,却是越想越觉得那些古怪的线条里面大有文章,因为他已将那些线条牢牢的记在了脑海之中,如今回想了起来,更是隐隐觉得那些线条,与这段时间自己看过的雪州乃至雪原的一些地形图隐隐的契合……

    这却使得他也无法继续淡定了……

    三世剑魔,那是何等人物!

    倘若这无生剑冢,真是他的埋骨之地,那又何等的珍贵?

    对于这位存在于五劫之前的绝世强者他的传承,又有谁不会垂涎三尺?

    更让方原思虑的愈发深远的是,倘若那位御剑宗剑师真的曾经进入过无生剑冢,又在出来之后,剑道大进的话,那么他留在了那卷无名剑经之上的奇思妙想,以种种种不可思议的行功之法,难道并不是他自己凭空幻想出来的,而是三世剑魔的传承里面留下来的?

    若是这样,那么自己,或许真有必要往雪原深处走一遭儿……

    ……

    ……

    如此想着时,方原已缓缓走回了法舟旁边。

    在这时候,法舟之上,那位方原雇来的引路修士正翘首以待,满面期待,依着规矩,自己引来了这样一来看起来身家不菲的金丹修士,那也是可以分得不少好处的,只是奇怪的是,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曹老大那一伙子人居然还没有发信号过来,却让他等的心焦。

    然后就在他等的万分不耐烦时,便见到有道影子从远处的雪地上走了过来。

    那人身材修长,穿着青袍,似缓实疾,轻飘飘掠了回来。

    “他居然没死?”

    这引路修士顿时大吃了一惊,想也不想,祭起一道法器,转身便逃。

    但是那位青袍修士一边皱着眉头,想着某些问题,一边轻轻抬手,一道长约百余丈的柳条儿,上面缠着些雷光,便飞快的窜了过来,直将他的法器缚住,扯了回来……

    这引路修士心下生寒,跪在了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了。

    方原走回了法舟之上,便取了一道法轴,轻轻在上面画着,一直没有理会这引路修士。

    足过了半晌,他才抬起了头来,道:“还等什么,上来驾御法舟!”

    那引路修士呆了一呆,有些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方原。

    足过了半晌,他才反应了过来,道:“仙师……想去哪里?”

    方原抬手一指,道:“一路向北!”

    那引路修士忙跳了起来,点头哈腰的道:“好,好,小人知道了!”

    望着他温驯老实,却眼底暗藏凶光的模样,方原却也忍不住又考虑到了一个问题。

    雪州这边太乱了,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设下埋伏,掳人神魂,然后转手高价卖给邪修,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恶行啊,别说在中州,便是在偏远的云州,阴山宗这等没有底限的存在,都不敢做出这等事来,难以想象越过了雪线,进入了雪原之后,又会乱成什么样子。

    而面对着这乱象,自己总得想些应对之法才是……

    在琅琊阁读了几年的书,方原学问大幅涨进,做人做事也考虑的更为周全,在这时候,窥一斑而知全豹,想见了雪州乃至雪原的乱象,他便也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对策……

    虽然自己是个讲道理的读书人,但到了这等乱地,讲道理有用吗?

    如果讲道理没用,那也就只能做一个更不讲道理的人了!

    ……

    ……

    雪州边缘,便是雪线。

    穿过了雪线,便进入了茫茫雪原。

    若说在雪州之地,因为有着洗剑池的存在,还能讲些规矩的话,那么过了雪线之后,便真的成为了环境严苛的无法之地,在这里,到处都是严寒酷烈的冰天雪地,便是岩石,也能被冻成裂痕来,便是坚冰,也能被风吹出刮痕来,堪称寸草不生,犹如白色的地狱。

    不过,再严苛的环境,也阻止不了修行者的步伐。

    就算是可以冻死人的冰天雪地里,也一样有着修行之人的踪影。

    他们甘心在这里斗雪兽,受到冰天雪地的洗礼。

    一般情况下来说,这都分为三种人。

    一种人,便是邪修,他们不容于九州,只能在这里谋取生存空间。

    一种人,是苦修者,他们追求的便是这等严苛环境,磨砺道心,追求进境。

    最后一种人,则是寻宝者了。

    雪原之上,虽然难以生存,但也有着无数只有这种环境里才会生长的天材地宝,每寻到一株,都可以卖出天价,而且那些蛰伏在了冰天雪地里,凶险万分,动辄要人性命的雪兽,也同样也是一种宝贝,浑身都是宝,每击杀一只,血肉鳞角,都可以卖出很高的价格。

    另外,在雪原之上,也有着无尽的传说,据说有很多大修,坐化之前,都会来到雪原,借着天地严寒,将自己的肉身封印,期待着可以有一天醒来,而他们的传承,便也随之留在了雪原之中,但凡找到了一个,那就是撞了大运,从此一朝崛起,也不是个空想了。

    也正因此,在这茫茫雪原之上,倒也不是完全没有人类存在的痕迹。

    从冰霜一线天跨过雪线,一路向北,有一条较为平缓的道路。

    这条路便是被无数修行之人走出来的,算是这雪原之上难得一见的道路,而在这条道路的尽头,便是巫雪山,在这高耸入云,与天地一线的高山之下,则存在着一座客栈,这客栈不大,却是方圆万里之内惟一的客栈,因此在这雪原之上的人,无论是邪修,还是苦修者,又或是寻宝者,都会将这里当作自己的落脚休整之地,于茫茫雪海之中,寻一线安慰。

    此时这一家客栈的门,正被一个看起来瘦弱而干瘪的人用力的推开了,外面肆虐的风雪,立时疯狂的灌了进去,这个瘦弱的身影一跤跌倒地上,似乎用尽了力气,半晌爬不起来。

    “他妈的,又让风雪灌进来了,快关门!”

    客栈里面,数十张粗木大桌子上,正有不少人围着吃喝,顿时喝骂起来。

    那伏在了地上的瘦削身影,喘了几口气,才要爬起来关门,不过在这时候,客栈里的店小二,一个筑基高阶的修士,早就已经骂骂咧咧的跑了过来,用力将风雪关在了门外,然后踢了这伏在了地上的人一脚,愤愤骂道:“叫花子一样的人,居然还没有死在天山之上!”

    那个瘦削的身影爬了起来,才可以发现她脸上虽然有着不少污浊,但居然是个五官清丽的女子,只是脸上脏兮兮的,嘴唇干裂,脸上也有冻伤,着实掩去了不少她的妩媚。

    挨了店小二一脚,她也默不作声,只是默默爬了起来,慢慢向一张空着的桌子走了过去。

    还未坐下,店小二便推了她一把,道:“这是你坐的地方吗?”

    那瘦削的女子抿了抿嘴唇,像是习惯了,便默默的走到了靠近着角落的一张小泥台前,扯了一个小角凳垫在屁股下面,声音嘶哑的道:“我要一壶冰草酿,加三斤雪羊肉!”

    那店小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好啊,一百两灵精!”

    这瘦削女子有些不解的抬起了头来,道:“以前不是只需要三十两灵精吗?”

    那店小二冷笑道:“现在就是这个价,不要滚出去!”

    瘦削女子沉默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乾坤袋,脸色显得有些黯淡,过了一会,她狠了狠心,将一株白身红叶的宝药放在了泥案上,道:“我的钱不够了,但这一株雪参是我从一条雪蟒口中抢过来的,应该能值得三百两灵精了,你需要再找还给我二百两……”

    “你居然还有这等运气?”

    那店小二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拿过了雪参,冷笑道:“倒是可以抵得你一顿饭钱!”

    瘦削女子急道:“这足值得三百灵精……”

    店小二冷笑道:“若在九州,这还值得三千两灵精呢,可是在雪原,就值三斤雪羊肉!”

    瘦削女子似乎隐隐生出了些怒意,抬头看着店小二,沉默不语。

    店小二只是居高临下,得意洋洋的看着她。

    周围的食客,这时候三五一群,也都停了下来,笑嘻嘻的看着她。

    最终瘦削女子点了点头,妥协道:“酒要醇一些,雪羊肉要肥一些!”

    店小二冷笑了一声,拿了雪参走了。

    “啪”

    没过一会,一个脏兮兮的铁盘子,一个瘪瘪的酒壶,扔到了这女子面前。

    酒一下子就撒出来小半,而且看那酒液只有微微蓝色,明显是兑了很多的水。

    而那盘子肉,更是零零碎碎,分明不足三斤,还有很多骨头渣子混在了其中,黏兮兮一盘,别说不肥,甚至都不是新鲜的雪羊肉,而是其他食客吃剩下了之后,混在了一起的。

    瘦削女子望着那盘子猪食一样的肉,沉默了很长时间。

    然后她开始用力的往自己的嘴里塞肉,大口嚼着,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

    周围的食客见了哄然大笑:“怎会有这等猪狗一样的人?”